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6 12:28:21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未来修仙者
  4. 第四十二章 弹杀

第四十二章 弹杀

更新于:2016-05-23 07:08:59 字数:3201

字体: 字号:
  经过戈壁荒漠中的长途奔袭,在第三天的晌午,估摸着离那片胡杨林不远了,李荒原蓦然消失,只剩下白素素背着鸟铳孤身前往。

  天空里的尊者神息渐淡消散,白素素便神识大放,毫无忌惮地笼罩树林,传音过去——我是来谈判的,弭虹霓出来!

  连续传音多次,才有一个隐晦的神识波动回应——你过来!

  白素素也不迟疑,不急不缓降落林间,立刻被一群黑衣人包围,蠢蠢而动,有群殴之势。

  “我是受人之托来谈判的,你们要想抓我,唯有自爆修为,同归于尽!”白素素挥舞着黝黑鸟铳,逼迫一些近前的黑衣人后退,高声叫道:“我若出事,李荒原立刻逃逸,放弃救援,你将永远找不到他!”

  然而一股幽暗之力悄然袭来,登时令她僵住。

  黑衣人立刻迅猛侵近,却猛然一顿,攻击立止。犹如奔涌的海浪撞上了礁石,四散飞窜、逃了开去。

  “好了,停下!你果然有必死之心。”一个袅娜身影排开黑衣人众,缓缓而出。眉目如画,古铜肤色,又是一个弭虹霓的傀儡分身。

  白素素脸红如血,喘息几下,“哇”一声,吐出一口燃烧着的鲜血,身上自爆之火才渐渐熄灭。神色很是惊慌,颤颤巍巍地端平了鸟铳。

  “那人自己不敢来,却叫你来送死,实在卑鄙无耻,胆小如鼠。”弭虹霓冷冷一笑,“他不是好色如命吗?怎么舍得你这个娇滴滴的小美人?”

  “他说实在怕你了,愿意把宝贝拱手送上,换回师门众人,但是地点不是在这里。”白素素哆哆嗦嗦指着几颗大树,说道:“你的武器不是人间之物,尊者都受不了,何况是他。”

  “他知道那是武器?”弭虹霓明显大吃一惊,皱起了眉头,“几千年前的东西,我将它们改头换面了,还是有人看破?

  沉吟片刻,终是挥了挥手,金属棒尖端跳跃的黝蓝电火花熄灭下去。冷冷道:“他都知道什么?要在哪里交换?”

  白素素长长呼出一口气,微笑道:“他说,你看到这个,一切都懂了。”说着,轻飘飘抛出一个乳白珍珠,紧接着手中的鸟铳打响了。

  乳白珍珠甫离素手,冲天暴涨,化为庞巨虚影,吼了一声:“何方宵小坏我道统?”威慑当场,一众黑衣人等皆成泥塑。

  枪声一响,流光乍现,以雷霆之势射出,眼见骇然僵立的弭虹霓额头开了个小孔,脑后却炸去了半瓢。

  异彩流光去势不减,把一颗胡杨树打成漫天碎屑,又反弹而回。击中弭虹霓后背,炸开前胸而出,又击中一个黑衣人,再反弹而回,打断弭虹霓的脖子,又反弹……如此往复不休。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流光弹跳纵横,咻咻利啸不绝于耳,仿佛白素素不是开了一枪,抑或一枪打出上百个弹丸。

  几息之间,遍地碎肉,血流成河,满地狼藉。

  白素素飞扑到扣押人质之处,刚刚拗断几个黑衣看守的脖子;雪白金雕刚抓碎两个脑袋,一切就结束了。

  始作俑者的那道流光,在没有目标后,于半空中滴溜溜翻滚乱转,“嘭”地爆散成漫空红光,一个人影仰面朝天跌落在血泊中,生死不明。

  原来鸟铳射出的不是铅弹,不是枪气,而是铜豌豆一样的李荒原。

  “小子如此凶悍!”祖师爷的庞巨虚影连连摇头“啵”一声轻响,溃散成半空星芒。

  白素素愣怔半天才醒过神来,忙奔过去,发现李荒原没有昏迷,却是满脸痛楚,死死咬着牙关。

  一道道裂纹不时在他脸上蔓延,透射着红光。褴褛衣襟之下,裂纹更甚,好像从身体内部钻出来若干光蛇,想要撕裂限制,崩溃身体,却被强悍的自愈力死死控制着,愈合着。

  “我们占尽优势,何苦拼命如此?”白素素蹲在旁边,满眼清泪,想扶不敢扶,想摸不敢摸,生怕就此弄碎了他。

  “我,我没事……”李荒原含糊呜哝着,“救,救人……”

  “好,好,这就去。”白素素连忙点头,给金雕使个眼色,自己却没动,一张嘴,吐出满地芥子袋,一一打开,挑挑拣拣。

  “你看看,哪个能缓解伤势?大还魂丹、渡劫丸、凝华露……”打开盒盖,拧开瓶口,捧着一堆灵丹妙药凑到他脸前。

  “凝,凝露,洒,洒,抹上…..”李荒原五官都挤在一块,刚疼昏过去,又被更剧烈的痛楚疼醒过来。

  白素素大喜,忙用手指蘸了一点凝华露抹在脸上裂纹处,立刻见效。一再蔓延的裂纹就不在涂抹处复生,李荒原的表情松弛不少,人也昏昏沉沉的了。

  这下白素素心中大定,把凝露涂满双手,在他脸上抚摸起来,从脸颊到耳后,再穿过黑发揉摸头皮,一瓶用尽,将够把头部伤势控制了。再往下的裂纹宽而且长,有时一瓶凝华露还不够,得亏她有千年的积攒,不虞告罄。

  脚底、双腿涂抹完毕,只剩下臀腹,就有些不知所措。不止是她犹豫,半昏迷半清醒的李荒原也低声呻嘤着,不要……不要……只是重伤之下,动弹不得。

  白素素一咬牙,解除了他的破烂衣服,手上沾满凝露,细细涂抹。心中虽无杂念,手里的感觉却很是异样,不由羞得脸颊通红如火。哆哆嗦嗦处理完毕,浑身已是香汗淋漓,如同经历了一场苦战。

  “我是看到了什么?落星湖的小妖怪动了春心吗?”一个娇嗲的女声幽幽响起,不知从何而来。

  白素素大惊大羞大恼,抬手一件衣衫覆盖住李荒原,作势欲起,就发现如陷沼泽,身体迟滞,无论怎样挣扎,移动不了半分。

  这一惊非同小可,连连呼唤小鸟。却见雪白金雕扑打着着翅膀,缓缓漂浮,几经努力,才勉强靠拢。一双金睛火眼滴溜溜乱转,焦灼万分,显然也是身不由己。

  “不,不是弭虹霓……”李荒原一惊而醒,说了半句,“哇哇”连声,呕吐开了。

  “真是晦气,满眼血腥,一地秽物!”女声已经响在耳边,一个虚影在不远处浮现,快速凝实为雍容艳丽的中年女子。一身宽袍大袖,束带飘飘的盛唐装束,乌发倭堕髻,横插明月钗。

  “是上古尊者击杀了傀儡吗?他为了自己的道统也是够拼命的。”女子峨眉微蹙,轻轻摇动一把轻罗小扇,看着李荒原,满眼厌恶之意。

  “禀明前辈,我们借助上古尊者神息压制住对手,得以击杀。”白素素弯腰行礼,恭谨回答。

  “如此才对,薛道光要是亲自出手,才是不想活了。”女子微微一笑,看向白素素和雪雕的眼神柔和起来,“把怀中之人放下,你俩可以走了,有时间去极东之海找我,会有一道机缘。”

  “多谢前辈厚爱。但是此人我们视逾生命,万难割舍。”白素素深施一礼,缓缓挺直腰身,把李荒原挡在身后。

  身边雪雕“啾——”一声长鸣,也是目光湛湛,眼神坚定。

  “如非顾念落星湖的一点渊源,我不会多费口舌。罢了,你们不识好歹,怨不得别人。”雍容女子神情渐冷,手中轻罗小扇一挥,把挡在面前的一人一鸟扇向高空。白素素更是在翻滚中,从美女退变成了白蛇。

  那女子再次扇向李荒原的一下,却被一道突如其来的金光化解无形。

  在李荒原身前,无声无息出现一个老和尚,半尺白眉无风飘舞。“阿弥陀佛,东照何故起杀心?小妖怪镇守落星湖多年,没有功劳有苦劳,你为什么将她打回原形?”

  “杀徒之仇,怎能不报?小妖怪不维护他,会被打回原形?”

  “东照临,你徒弟击杀神龙厂卫,惹下大麻烦,后来被他击毙了,却是无意中给你解了因果。”老和尚双掌合十,一股通天正气弥散开来,“他得上古尊者庇护,又得云扬青睐,你若一意孤行,后果难料!”

  “禅师护他一时,不能护他一世。薛道光能耐我何?暮云扬出关后,有本事来东海找我!”艳丽女子冷笑起来,身形一晃,渐淡消失。

  “禅,禅师,救,救她。”李荒原竭力呻嘤。

  “东照未下狠手,小蛇、小鸟调养三五月就能恢复,但是你师门众人浑浑噩噩,宛如僵尸,显然中了某种剧毒,我现在只能暂时封住毒力,徐徐图之。”老和尚佛掌轻挥,三清观众人这才满地翻滚,呼痛之声此起彼伏。

  “小檀越以元婴修为行渡劫之能事,便如幼儿舞大锤,稍不留意便伤及自身。这反噬之伤,小妖已经处理得很好,这罪却只能生受……”老和尚摇头不已。

  “孽障哪里走!”猛然间怒斥一声,跳上半空,无影无踪。

  “我有要事,带不得他们,你随后护送他们去嵩山禅院。得自落星湖的东西,不止孽障觊觎,东照亦眼红,为徒报仇借口而已,你好自为之!”余音渺渺而绝。

  “多谢,多谢禅师尊者!再造大恩,荒原铭记五内。”李荒原竭力喊了一句完整的话,挣扎过去,抱住一个颌下山羊胡须的枯瘦老者,热泪长流。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