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6 18:48:20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未来修仙者
  4. 第三十八章 反噬

第三十八章 反噬

更新于:2016-05-18 07:43:25 字数:2921

字体: 字号:
  来到一个山坳里,李荒原一把抄起昏迷在地的白素素。

  白小妖几乎原形毕露。仅能维持着人形头颅,用一条干枯的手臂,死死攥着一把黝黑鸟铳和一个御兽环,丈余长的白玉蛇身上黑斑遍布。

  “原哥,她这是咋了?”李荒原速速扫视一番,发现她不是受伤,而是灵能严重枯竭,将要威胁到生命。

  “咋了?你说咋了?现在想起我来了?”沙哑的声音在李荒原脑海里轰轰作响,很是愤懑,“你是被小娘皮迷了心,被情.欲蒙了眼啊!你一走了之,把我们全抛弃了。是谁在闭关时发誓来?什么不离不弃,全是屁话。”

  “把酒馆弄炸了,不得赔偿啊?要不是素素有金叶子,我们咋弄?要不是她被迫露了一手神通,我们也出不了通辽城。她现在是元婴修为,灵能全靠你给一点滋养,这么死命地追你们,还不累死了?可是她到死也没抛弃了我们。”原哥怨怒难消,恨声连连。

  李荒原难得红脸了,低声下气说道:“原哥骂得是。其实,我倒是想带上原哥来着,可是转念一想,嫣然脾气难料,万一发现你在场,来上一剑,你说我是该挡呢?还是该逃呢?当时情急,思虑不周,原哥容我改正错误。”

  一边道歉,手上没闲着,灵能狂涌而出,但是在白小妖体内转了一圈,仅能留驻少许,大部分又回归了自身。

  “你真是被爱情冲昏头了,她要纯粹的星核能量才能快速恢复,你用融合后的灵能救她,没个三五月完不了事。”原哥又吼起来。

  “是我昏头了,她在我体内本是要沐浴星核之光的。”李荒原讪讪笑着,沉下心神,内视着星核元婴,欲提取一些本源精华。然而星核变化的娃娃元婴却抗拒了他意念,不为所动。

  他登时大惊,全部心神进入元婴,便体会到一种想把白小妖摄入、进行吞噬的欲望。在克制住欲望后,元婴娃娃又传递出不屑一顾,甚至厌恶的情绪。

  “你要干嘛?你这是什么表情?”原哥惊叫起来。

  “好险,好险啊,我现在表现的就是元婴的意思。原哥,我明白了。”李荒原一脸漠然,说的话却是另外的意思,“真正进入无尽星空的外来者,只有那渡劫修士和弭虹霓,一个是走不了被吞噬,另一个也不是全身而退。”

  “而白素素他们守护落星湖多年,肯定知道进入星核空间的危险,不知用什么办法在我体内另辟空间,既不是进入无尽星空出不来,还能偷偷地窃取滋养。所以星核很烦恼,传递的意思白小妖就是寄生虫,不愿意帮助她。”

  “不帮也得帮!没她帮助,你能得到机缘?”原哥怒声高声叫:“要说寄生虫,星核更是一个寄生虫。落星湖守护者被坑死了多少?现在它逃出生天,落脚在你体内,转脸就把守护者抛在脑后了。”

  “原哥别生气,这是元婴的模糊表达,可不是我的意思。”李荒原依旧脸色冰冷,嘴里却歉声连连。知道寄生虫一词恐怕会让原哥联想到他自身,着实被刺痛了。此事多说无益,不若行动起来赶紧救治。

  双眼一闭、盘膝而坐,掐起一个指诀,祭起元婴法身。眨眼间,在若有若无的彩色氤氲里,李荒原的身体缩小了一大半,如同一个婴儿打坐静思。

  缓缓漂浮到白小妖对面,相距半尺有余。眼眸微睁,就有红光射出,逡巡于彼;周围更有无数星芒,自虚空诞生,闪闪烁烁,若雪洒落,笼罩了斑驳蛇身和乌黑兽环。

  白素素迅速恢复着,在数息之间,从白玉蛇身变化了婀娜人体,只是半身裸露,无限美好,令李荒原眼眸爆睁。

  这一下,红光如注如瀑,喷薄而出,把御兽环里的小鸟逼迫成一道白光,直冲高天,爆散成半空烟云,在一片绚烂里,硕大白雕双翼一展,如垂天之云。

  白素素的半截蛇身也瞬间枯萎了,在“噼噼啪啪”一阵轻响中,崩碎成尘,显现洁白晶莹的修长玉腿。

  “不要了,足够了,受不了啦。”她蜷缩在地,颤巍巍呼喊着,羞涩到全身粉红,却是满脸慌张。

  李荒原赶紧闭眼,嘭一声轻响,身体恢复常态,但是有些控制不住,倒头自虚空跌落,结结实实摔了满嘴泥。

  呸呸!看了不该看的东西立马遭报应。

  他吐着嘴里的泥沙,摇摇晃晃站起来,从元婴上抽回全部心神才敢慢慢睁开眼睛。发现自己一臂挂在修长脖颈上,被一双白玉般的素手紧紧搀扶着,而眼前是一对椒乳巍巍而动,两点嫣红刺目惊心。

  李荒原一箭鼻血呲出,仰头就倒。

  “你怎么了?不要吓我啊!”白素素紧紧抱着他,惶急叫道:“你只是元婴修为,怎能全神贯注于它?若早知如此,我宁肯不要你救我,你可不能有事啊。”

  铮铮叮叮一阵响,却是黝黑鸟铳在满地打滚。

  枪尖刺刀不停碰撞岩石发出连贯声响,细听之下,似乎是在放声大笑,还夹杂着一句话——穿上衣服!你穿上衣服他就好。

  白素素顿时大羞,身体一晃,已经白衫蔽体,却还是紧紧搂抱着他。

  李荒原察觉手上有丝绸滑过,才敢偷偷睁眼。迎上白素素焦灼关切的眼神,心里暖暖的,怪怪的。刚要说点什么,腹中一阵翻江倒海,忙扭头,“哇”一声吐了出来。

  这回可不是假装的,呕吐势头猛恶,发作起来竟然没完没了,“哇哇哇”一声接一声,后来胆汁合着血水齐出,吐了一地红绿相间的恶臭之物。

  这一番折腾,就是大半天,到呕吐势头渐止之时,李荒原脖子间鼓起一个大鼓包,出不来下不去,竟然是胃袋卡在了那里。若是常人如此,早完蛋了,得亏他是元婴修士,此等伤势还不致命,但也是白眼直翻,气如游丝。

  “怎么会这样?他可是火池炼过体的,竟然折腾成这样?”黝黑鸟铳敲击着岩石,叮叮作响,大为震惊。

  白素素一直在旁边给李荒原抚胸捶背,甚至给他回渡灵能,只是没有作用,只好陪着他在满地污秽里打滚。

  “这是反噬,落星湖神物的反噬啊!即便他们融合为一体了,逆势运作,必遭劫难。”白素素摇着头,泪水涟涟,“落星湖神物以吞噬为本,鲜有反哺之例。曾经有守护者凭奇技窃取过神魂通道的神光,自以为得手,炼化时反噬便至,烧蚀得魂飞魄散。后世之人便知,得落星湖滋养尚可,一旦贪心攫取,必有奇祸。”

  “原来那玩意是个无底洞,我倒是该感谢他了。”黝黑鸟铳响了一声,不再动静,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良久,李荒原脖子间的鼓包滑落体内,呻嘤出声。

  “难受死了!这回罪受大了,可领教了星核的厉害。”李荒原轻叹一声,看看在高空翱翔的白雕,又怔怔地盯着白素素,苦笑道:“我终于明白你为什么把机缘让给我了,与其说你们是守护者,还不如说是囚禁者。”

  “你总算熬过去了。”白素素轻轻地给他抚摸胸口,点头苦笑道:“一旦通过神魂通道,必定成就是强者,通不过,形同囚徒。我的运气比前辈们好太多了,能碰上绝世之才,得获自由。”

  “是自由了吗?”李荒原哑声反问,若有所思。

  素素仰望着苍穹,幽幽叹息,目光渐渐垂落李荒原脸上,已经蕴含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意思。“得此次疗伤贯注,我已达元婴巅峰,有余力自我修炼,不用困在你身边,较之以前自由多了。我的好意终究没有白费,你毕竟是个有情有义之士。”

  李荒原心中一惊,暗道不好。自己才跟嫣然发誓一心一意,相伴终生,可不敢和这个艳妖纠缠下去。否则凭自己那点定力,闹不巧会先和她来个大功告成。

  “如此甚好,我们彼此都自由了,你可以纵横天地了……”他巍巍站起,悄然摆脱她的搀扶,但一句话未说完,脸色大变,手捂心口弯下腰去。

  “向西,快去,出事了。”李荒原一脸痛楚嘶吼着。

  白素素脸色本已僵住,突见变故,花容失色,也顾不得了,合身抱住他。拾起鸟铳,飞身而上。

  天上盘旋的白雕急速缩聚成几丈大小,迎了过来,翅翼猛扇,呼啸而去。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