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9 05:44:42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未来修仙者
  4. 第三十七章 意迷离

第三十七章 意迷离

更新于:2016-05-17 07:14:54 字数:3065

字体: 字号:
  李荒原在高空飞行,神识全放修为全开,循着若有若无的气息奋力直追,也顾不上什么忌讳了。

  时近黄昏,发现了素白身影。掐指一算,自己大半天里已经飞行千里,从辽北追到了吕梁山,再往西不远就是贯穿南北的滚滚黄河。

  前面的纤纤素影忽然按下云头,降了下去。

  李荒原也减缓速度,紧跟过去,看清了落脚处的详情,心里油然而生异样的感觉。

  下面的山巅,有一处山亭,乃是吕梁胜景观龙亭。在天气晴好的落日余晖下,九曲黄河蜿蜒而去,形同神龙,壮阔雄奇,实在美不胜收。去年夏天,李荒原曾经在此流连数日,对酒当歌,豪饮烂醉,感叹造化神奇钟毓于此。

  暮嫣然在降落中,指诀连连,施展了法术。山巅上所有的游人晕迷过去,被飘飘悠悠送下山了。

  眨眼间,偌大的观龙亭里焕然一新。软榻桌椅、美酒美食被鲜花绿枝围簇在当场,很有些在船舱时的样子。一切布置妥当后,她冲着远处踟蹰缓降的身形轻轻招手。

  李荒原大喜过望,一步跨入亭内,满脸堆笑迎过去,轻咳几声,正在不知如何开口。暮嫣然却满面娇羞,主动来了个乳燕回巢的投怀送抱。

  “去年,我路过这里,忽然有强烈感应。无论如何没料到那个烂醉如泥、蓬头垢面的小子竟然是我渡劫的有缘人。”暮嫣然虽然娇躯颤抖,却是紧紧搂抱着壮硕的身躯,臻首无力垂落在他肩头,美眸紧闭,喃喃轻语:“今年,故地重游,也想不到我满怀情愫尽附于他,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会对他牵肠挂肚,不能割舍。”

  李荒原软玉满怀,一时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渐渐感觉搂抱着的娇躯火热起来,自己身体不知不觉也有了反应,然而闻听衷言,顿时满心感动,欲念全消。

  嫣然,嫣然啊!他唯一能回应的只有深情的轻唤。

  “我幼时遭难,吃尽苦楚,恨仇人恨尊者,更恨男人无情。但是白妖怪说得不错,你越优秀越出色,便越发吸引人。这是事实,是我很难面对却要必须面对的事实。”暮嫣然柔声呢哝着,已经哽咽起来。

  “可是我已经陷落了,就算没有渡劫需要,我也不能自拔了。如果你不追过来,我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也许我要再去找你。在酒馆里是我不对,不该对你乱发脾气,把好好的久别重逢弄砸了。我的任性妒心我会改,我会努力地改,不要不理我,不能不要我好吗?”抬起梨花带雨的容颜,勇敢地、生涩地吻了过去。

  李荒原满眼潮湿,心里既是欢喜无边又是难过无比。

  想她天之骄女,如此委曲求全,自己何德何能,至她于此?一腔柔情与满心难受搅啊搅的化作了一股豪气,过胸臆上舌尖,在轻叩着颤栗的玉齿牙关的时候,呜呜咽咽发下了誓言:“我李荒原今生今世非嫣然不娶,从一而终,若违此誓,让我孤独囚禁一千年……”

  “不要发誓,不要发誓,你的心意我知道。”暮嫣然不由牙关一松,呜呜咽咽说着,温热湿滑的丁香小舌便被那凶猛的来访者纠缠不清。一只大手也悄无声息穿衣而进,探中衣,解抹胸,侵犯了凝脂肌肤。

  暮嫣然嘤咛一声,如醉如迷,浑身软了下来。雪白衣衫褪落在地,粉红抹胸如蝶飘舞,完全任君采撷,任君肆意。

  李荒原鼻息咻咻,意乱情迷。手中难言的美妙,刺激着满腔的情意,燃烧成熊熊的欲.火,等不到明媒正娶,洞房花烛,就要在这幕天席地完成灵与肉的升华。

  郎有情妾有意,一切水到渠成,就在今夕。

  然而一道隐晦的气息突然于天际闪现又瞬间消失。

  怀中的暮嫣然无知无觉,仍在喘息颤栗着,李荒原却似被兜头一盆冷水,火焰全熄,手臂也松软无力。那种冰冷黑暗的气息,呼应着体内无尽星空里的漆黑,轻轻震动,令他牙齿咯咯作响。

  暮嫣然随即发觉,满面通红地挣脱怀抱,默默披上衣衫,蜷缩在软榻上,深深低下头去,再也不敢与他对视。

  李荒原长长嘘了一口气,才定下神来。转眼见到佳人萧索,心中大痛大急。却又实在不想把渡虚神息乍现一事告诉她,令她担忧,忙解释道:“我刚才突然想起一个要紧的事情……”话未说完,便知不对。

  还有什么事比刚才将要发生的事情更重要呢?这时候还能分心,还有什么真情可言?这一说不妥,就是黄泥掉进裤裆里,不是屎都是屎,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得亏他素来急智,灵光乍现,有了一个好说辞。“这个要紧之事就是我爱重嫣然,就不能轻慢于她,更不能轻薄于她。我欲堂堂正正迎娶嫣然,渡那小登科的洞房花烛,而不是情不自禁的****索取。这便是发乎于情止乎于礼。”

  李荒原说着,说着,挺直了腰板,心里也觉得自己形象光辉伟岸,高大无比,颇有柳下惠附身的气势。

  “吓我一跳,我还以为……”暮嫣然缓缓抬头,绝美容颜羞红未褪,艳如朝霞,眼波流转勾魂摄魄。抬素手遮朱唇,却掩饰不了嘴角一抹开心释怀的浅笑,“这可不像你了,让我刮目相看。”

  “今天,你也不像你啊!不过我也喜欢。”李荒原一缩腰,换成了满脸贱笑,“你怕什么?不会是害怕你老公那个不行吧?你要担心,现在咱就试试。其实,止乎于礼实在让我难受啊,要不咱们继续,先来个大功告成再说?”

  “你,你想得美!”暮嫣然轻啐一口,脸如火烧,别过头去。

  这事做得,说不得,就他口没遮拦的说出来,活活羞煞人了。心里却安定下来,知道这人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几句话一过,又成了惫赖的样子,可偏偏自己被这份惫赖缠得死死的了。

  李荒原说到做到,搂抱过来,想要再续前缘。暮嫣然轻躲几下,闪避不得,也就随他去了,一双素手却在他背上轻轻敲打。

  “呀,好舒服,嫣然你再按摩的话,我都要睡着了。”李荒原贪婪地吸允着满嘴的甜香湿滑,呜呜哝哝说道。

  “李郞不要!”暮嫣然一把握住欲探怀而进的大手,喘息着说道:“李郞奔波多日,劳累不堪。嫣然但求陪伴在侧,安稳入眠。”

  李荒原看着流波美眸中满满的坚持之意,已知事不可为,心里实在遗憾。第一次是白小妖搅和,这最关键的一次,却是弭虹霓来砸场子,这都什么事啊。

  “好吧,搂着媳妇儿睡大觉,乃是天下第一美事。”只好微笑着搂紧了,轻吻着芬芳秀发。

  “被老公搂着睡大觉,才是天下最幸福的事。”暮嫣然满脸埋入宽阔的胸膛,无声呢喃。

  李荒原几乎一夜无眠。

  温香软玉在怀,身体反应强烈,几次都想来个大功告成,可是见嫣然安眠如婴儿,一脸的满足幸福,心里实在不忍亵渎。每每情潮涌动,便内视着星核元婴,看着他自主运行着炼化那片黝黑,才好受点。到黎明时分,迷迷糊糊睡着了。

  不知多久,一阵心悸袭来,李荒原猛然惊醒,发现暮嫣然鸿飞冥冥,不知去向,登时大急,腾身而起,“叮铃”一声,触发某种技巧,亭内空间显现一片晶光闪闪的字迹。

  “李郞见字如面,一夜缠绵,嫣然心满意足。昨夜放浪,本欲倾情奉献,就此度过情劫大关。然而李郞赤诚,令嫣然汗颜。此次一别,密地闭关。良人来寻,必不得见。两两分离,魂绕梦牵,许是三年或是五载,验证钟坚。”字迹渐淡消失,有一物缓缓飘落,却是红绳扎着的一缕青丝。

  李荒原悔得肠子都青了。

  难怪她昨夜和换了个人似的,原来是早有打算,可惜自己偏偏装了一回高尚,白白葬送了大好时机。现在好了,闭关去了,上哪找她去?

  早知道她想渡劫的话,自己立马献身,哪怕是在她熟睡之时,偷偷地干活也在所不惜。有了春风一度,这媳妇儿才是真得没跑了。

  凭自己的龙精虎猛,一度十年想,大概也是可以做到的。那时她再去闭关,也放心不是?如今等她几年后出关,要是变了心意,可咋办?自己不就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这女人心,海底针,果然不是自己能猜测的,前时还如胶似漆、不离不弃,转眼间,来了个不告而别,把自己晾在一边,愁断人肠。

  李荒原握着发丝,愣愣出神,心里难受得紧,患得患失,胡思乱想着。猛然又是一阵心悸,心慌得差点站不住,才觉得事情不对。跳上高空,神识全放,细细探查,发现极远处一个情况,顿时大惊,急急而去。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