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9 02:01:53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未来修仙者
  4. 第三十五章 成元婴

第三十五章 成元婴

更新于:2016-05-14 08:41:29 字数:3613

字体: 字号:
  【最新播报】明天就是515,起点周年庆,福利最多的一天。除了礼包书包,这次的『515红包狂翻』肯定要看,红包哪有不抢的道理,定好闹钟昂~

茫茫草原上,李荒原与弭虹霓紧紧搂抱着,静立不动宛如雕像。识海里的战斗余波渗透出来,把方圆数里的草木焚烧成灰烬。天空气象也受感应,变得波澜诡谲。风起云涌之际,忽而阳光灿烂、忽而黑云压顶。

  猛然霹雳一声响,两人几乎同时睁开了眼睛。

  “不要……”李荒原吼了半声,怀里的身躯已经燃烧着黑火,轰然自爆了!

  转瞬间,草原上狂飙翻滚飞沙走石,烈焰腾腾黑烟滚滚,变成了火焰地狱。李荒原被炸上高空,似火流星一般抛落远处,翻滚不休,“哇哇”狂吐鲜血。

  弭虹霓的自爆,几乎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稻草。

  李荒原把她踢出身体后,便知道自己的金丹星球保不住了。它先是被弭虹霓刺破污染,又被自己一枪捅透,处于崩溃的边缘,这已经是极重的伤势。多亏星核之光死死笼罩着,才暂时没有出现不可控制的状况。

  这种情势,弭虹霓也非常清楚。她遭驱逐,收服星核事不可为,决绝地自爆了傀儡身体。选择的时机非常恰当,内外夹击之下,势必置对方于死地。

  若非胸口的白小妖猛然惊醒,竭尽全力,共同抵挡,李荒原差一点殉爆成高空中绚烂的烟花。白素素更是被炸出体外,现形成丈余白蛇,生死不明。

  伤上加伤,已经几乎无法控制。现在那颗金丹完全崩溃了,虽然没有发生大爆炸,却变成了浩荡的能量波浪,在无尽星空里横冲直撞。令他腹中如绞,疼得翻来滚去,把满是灰烬的草场搅得黑雾漫天。

  这一番折腾,从开始的嘶吼翻滚、到后来无声的挣命抽搐,持续了不到一刻间。李荒原就被折磨的容貌枯槁,骨瘦如柴,形同将死之乞丐,可见诡异疼痛之剧烈。

  他颤抖着把手腕置于嘴边,使劲咬。待到有一只手镯隐约浮现之时,急忙传递过去一个信息:带我们离开这里,隐秘躲藏。说了几遍,疼痛再次凶猛袭来,终是昏迷过去。

  不知道多久,李荒原悠悠转醒。浑身的疼痛虽然不再是先前掏心烧髓的那样难忍,稍动之下仍如针刺刀削。眼睛转动打量四周,好像在一个山洞里。身边盘卧一条白蛇,洞口处昏迷着一只小鸟,还有碎成几瓣的手镯。

  他的眼睛刹时便湿润了。

  在最关键最要命的当口,竟然是两个妖修和自己同生共死。不说白素素拼死抵挡,就是小鸟也是全心全意。为了逃命,把御兽环的能量抽干吸尽,导致其碎裂,等于是毁了安身之所。

  李荒原瘦削的脸颊浮现了一抹苦笑,闭上眼睛,内视体内,微微一惊,感叹道:“置之死地而后生,因祸得福,便是在说我了,可是我还有勇气再经历一次这样的历程吗?”

  无尽星空里,只剩下一颗孤独迷离的恒星。曾经的渡劫金丹星球变成了一圈浓密的星云,围绕在恒星周围,仍在鼓荡不休,却难逃被星核缓慢吸收的命运。

  那神秘的星核,可以瞬间吸收了李荒原自己的两个小金丹,但是吸收这个渡劫元神所化的星云竟颇吃力的样子。它似乎感受到李荒原内视的目光,在缓缓转动之际,星球表面快速凝聚出一张人脸,眉目宛然,微微而笑,不是李荒原是谁?

  老天啊!竟然是金丹变化元婴之兆!李荒原愣怔了好一会儿,心中茫然。可以掠夺金丹、元婴、元神进行修炼的血腥途径,如今真真切切得到了的实证。

  终于可以摆脱金丹境界的桎捁,看到了元婴的门槛。可是这种修炼途径,近乎魔道,冒天下之大不韪。虽然自己吞噬的是敌对方,可也是实打实吃了人。此等境地,实不知道是该长空当歌还是痛心疾首了。

  “此事当贺,根本不值得患得患失,弱肉强食的时代,谁人不吃人,谁人不被吃?争权夺利,彼此倾轧,不也是一种变相的吃人过程吗?”一个沙哑声音在脑海里悠然响起。

  “原哥你在?”李荒原神情一振,急声问道。

  “我一直都在,你醒着的时候我在,你昏迷的时候我也在,可咱已经入不了你这天才修士的法眼了。”原哥显然是一肚子怨气,一待开口发泄,就有停不下来的趋势。

  “可怜我刚成器灵不久,不得温养,就随你战斗。你疼昏过去无知无觉,却把我扔这里担惊受怕。既怕你坚持不住就此完蛋,又怕那渡虚圣者分身再来,还怕洞中的啮齿小兽把你撕碎了。”

  “我就是一个小小器灵,还不熟悉现在的身体。就算我偶尔闪一下光亮,吓退蛇虫鼠蚁,你可知道要耗费我多少力量吗?你倒一点不在意,一点不担心。想起来了说两句话,想不起来,就封禁到不知多久。”

  “原哥也是经历过生死,跨越过时空,虽然命运不济沦落为器灵,却也实在不想再死了。激光刀砍在枪上你不疼吧?可是我疼啊!那魔女的自爆你可疼坏了吧?我更是风中烛火差点就灭了啊。红红啊,原哥怕是没机会再见你啦,原哥遇人不淑做牛做马啦。红红啊,唉?我说,你哭啥?你怎么不嫌我唠叨了?”

  “我哪是哭,沙子进眼了呗。”李荒原挤挤眼睛,吸溜一下鼻子,正容道:“这一段时间发生事情太多,是我对不住了。我在此发誓,今后不让原哥受半点伤害。我在原哥在,我不在了原哥仍然在。一旦有合适容体,一定让原哥恢复自由。”

  “我发牢骚而已,当什么真啊。你既然醒了,那我也去睡一觉。发什么誓啊,怪瘆人的……”沙哑声音嘟嘟囔囔,渐渐隐去了。

  李荒原强忍着浑身刺痛,坐起身子,把僵卧的青蛇和小白鸟招到身边,用气息滋养着,又抚摸着黝黑的鸟铳,脸上浮现一丝笑容。

  弭虹霓啊,不是你这渡虚修士浪得虚名,只因小爷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可是小爷一时仁念,却险些万劫不复,这个教训记下了,将来再遇到你的分身,上来就痛下杀手绝不容情。当然,永远不再见最好,可是小爷的直觉却说,这事还没完啊。

  李荒原其实知道自己的缺点并不是妇人之仁,而是管不住色眼欲心,甚至是所谓的一点仁慈也是源于此的。倘若弭虹霓是个男身,还会这么拖泥带水吗?

  幸运的是,弭虹霓有更多的缺点。一是贪念。倘若不是渴望收服星核,而是在识海中慢慢周旋,那就不得了。二是太过于自信。没料到星核之难缠,才留了可乘之机。第三个缺点是百思不解的。为什么她真身不能降临呢?如果真身降临,一万个李荒原也白给啊。也许,这才是天大的幸运。

  李荒原神色渐渐严肃,回想着事情经过,眉头越皱越紧。

  经过是役,双方都会痛定思痛。但是自己的底牌已经尽出了,那撕破了黑暗捅透了星球的枪刺,就是所有枪气凝练至极如同小棍儿一般。九个封禁了她的符咒更是压箱底的九宫仙兽。

  然而弭虹霓仅仅用了一个黑暗时空震荡和古怪的触手就能抗衡,作为一个渡虚圣者,如果说就此倾尽了底牌,死人都会笑醒了。如果弭虹霓下一次来两个或者三个分身怎么办呢?猛虎架不住群狼,自己就算成就元婴又能怎样呢?头疼啊,头疼。

  “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能躲就躲,真有再对上的一天也是我命该如此。现在瞎想徒劳无益,还是尽快成就元婴再说。”他咬牙低语,使劲摇摇头排空杂念,进入冥想。此关一闭,不成元婴,誓不罢休。

  也许是信心坚定的缘故,星核的吸收速度大增,渐成长鲸吸水之势。当尘埃尽去之后,唯有一颗斑斓的恒星熠熠生辉,愈发璀璨炽亮。而无尽星空也变得幽邃空荡,再不复原来迷雾朦朦的彩色世界。

  星核渐渐变成一个小娃娃的模样,伸腰踢腿,蹒跚学步。

  此时,冲击元婴境界大功告成。

  此刻,栖身的洞口早被墨绿藤蔓封得密不透风,从初冬过渡为盛夏,耗时大半年。

  李荒原本来还担心成就元婴有天象变化,会引人注意,谁知只有身边白素素和小鸟感应转醒,欢呼一声,扑入了身体。其他的波澜不惊,连洞口的绿叶也没半分摇荡。轰轰烈烈的大境界之突破,就这么无声无息的完成了。

  元婴法身的凝聚,更是让他哭笑不得。别人释放元婴之力凝聚的法身都是高大威武的身外之身,如同未来世界之机械装甲。自己凝聚的法身却紧贴在身体表面,越凝聚越缩小,倒把自己压缩成了一个巴掌大的小人。

  原哥初见,先是惊诧,继而大笑称赞:此为偷窥逃命之奇招,若能缩小到指头大小,就是硬邦邦一颗煮不透、砸不烂的铜豌豆。以此身体去撞人,宛如高速穿甲弹,什么元婴、渡劫的法身,统统不堪一击。

  李荒原心里这才好受一些。能被枪气击穿的元婴法身本来也没抱太多期望,现在的变异法身,倒是无端多出一条保命途径来。

  那栖身的洞窟,是在崇山峻岭里,根本不知身在何处。李荒原却不敢尽开修为飞行离开,因为在身体里,还有弭虹霓的断裂触手所化的一片浓重漆黑在缓缓蠕动。

  星核元婴在无尽星空里高大无朋,宛如神祗,也没有直接触碰那片漆黑无光的区域,而是在远处盘坐下来,用炯炯双眸瞪视着,让那里蒸腾起一丝丝暗淡彩雾,融合进元婴周围的斑斓色彩。显然,要把渡虚圣者的残留完全炼化还是个耗时日久的事情。

  但是,藉此他对弭虹霓的气息非常敏感,却不知道对方是不是也有这样的感应。如果没有,还则罢了。否则,自己过分动用修为,闹不巧就成了引路的明灯。李荒原不由得哀叹,人家成就元婴风光无限,大鸣大放。自己成就元婴倒似过街老鼠,偷偷摸摸。

PS. 5.15「起点」下红包雨了!中午12点开始每个小时抢一轮,一大波515红包就看运气了。你们都去抢,抢来的起点币继续来订阅我的章节啊!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