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6 18:18:32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未来修仙者
  4. 第二十八章 再起波澜

第二十八章 再起波澜

更新于:2016-05-07 20:50:08 字数:3389

字体: 字号: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暮嫣然泥呆呆发愣,忽然骇然惊叫:“你是谁?你不是李荒原!”

  “没想到吧,血煞蝴蝶,咱们又见面了。”李荒原把尊者之剑架到脖颈,冷厉地说:“我劝你不要妄动,尊者剑割掉金丹修士的脑袋可是轻而易举。”

  暮嫣然僵立原地不敢动弹。

  “老蒙,你手上有点数。”一个佝偻身躯的小老头蓦然现身不远处,“她左手掐着巫门的御兽诀,想要拼命了。”

  “哈东海?”暮嫣然扭头一看,再次大惊失色。

  “仙子很意外是吗?你破了黑狼法身,自以为得计,怎知老蒙精通移魂之法,本来就要将计就计,控制你那小情人的。”小老头阴森森笑道。

  李荒原手中血剑也紧了紧,割入脖颈半寸,血流如注,神情阴翳,道:“我一时大意,被这小子毁了肉身,只好临时抢占,虽然这身体不错,但是为了尊者结晶,我会毫不犹豫割下脑袋来,小蝴蝶不信?可以试试。”

  暮嫣然脸色惨白,说不出话,背在身后的左手无力放松。

  小老头又阴仄仄说道:“仙子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不必乔装作态,速速交出尊者结晶,我们看在南疆尊者的面上也不为己甚,老蒙会进入纳魂珠另找有缘人。否则,此人性命定然不保。”

  李荒原躲到到小老头身后,嘎嘎笑道:“小蝴蝶别想爆起发难,你没机会。我刚才探查了一下,没想到他的身体很是奇妙,你再犹豫,我都有些恋恋不舍了。若仙子不弃,我就此安身,你我双修如何?如此一来,化干戈为玉帛,南疆与北地结成姻亲,岂不妙哉!”

  暮嫣然气得粉面通红,几欲咬碎满口银牙,颤抖抖拿出一个芥子袋,抬手扔过去。

  小老头稍微打开袋子,便有银光冲天,确定无疑后,不由得仰天大笑。“哈哈哈,尊者结晶到手了。老蒙,你联姻的想法妙不可言,你先别着急离开,能与仙子双修也是大功一件。”话音戛然而止,他低头一看,胸口突出半尺血红剑锋。剑刃左右一划,胸腹便已分家。长声惨呼之际,尸身猛然爆散成血雾,元神变成一只青鸟直冲高天,不知所踪。

  一切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能如暮嫣然者,也没反应过来。而在尸粉血雾里,隐约有搏命叫骂之声传来。

  “哈老,不是我杀你,是他突然夺回了身体控制。哎吆,这黄光烧死我了!这什么鬼地方?怎会把元神强行凝聚出形体?”

  “这里当然是你感觉很奇妙的好地方,你他.妈还想和我媳妇双修,我不烧死你我就不姓李!”

  “我是北地护法,杀我会有大麻烦,冰霜尊者不会放过你。”

  “还敢威胁我?原哥都不是我对手,你一个小小的元神就敢夺舍我身体?来了你就别想走!”

  “你太小看渡劫修士了,以为神火就能炼化我?你的身体我要定了。看我元神化形,先吃了你。”

  “呀嗬,乖乖小狗变成咬人的小狼了,在我的地盘哪容你嚣张?我也变,变成大老虎,看谁咬死谁。”血雾里狂吼惨呼惊天动地,伴着咔嚓咔嚓瘆人的咀嚼声,好似里面有猛兽相博,恶鬼嚼骨。

  阵阵凛冽北风刮过,那团浓厚血雾才渐渐消散,其内惨嚎也渐弱,但是恐怖的磨牙声却越发响亮起来。待暮嫣然看清里面状况,浑身寒毛直竖。

  此刻的李荒原是真正的恶鬼。他浑身破破烂烂,血肉模糊,跌仆在地,双手紧紧绞在在胸前,好像刚经历过一场惨烈至极的生死搏杀。半边脸惨白无血色,神情痛楚无比,一只死鱼眼灰扑扑毫无生气;另半边脸血色通红,目光如烛如炬,口角流涎好像在吃着什么。

  “你,你吃了他?你吃了一个渡劫元神?”暮嫣然满面骇容。

  “谁叫他跑我身体里来,不是自寻死路吗?”李荒原笑了起来,只是半张嘴紧闭,半张嘴开口笑,牵扯得整张脸都扭曲了,景象实在诡谲。又伸长脖子努力吞咽,真得就有一个鼓包自脖颈缓缓滑落,好像一条吞下鸡蛋的蛇。而那半张痛楚的脸忽然舒展开来,渐渐容光焕发,眼眸也澄澄然。

  “好了,吃完了,味道不错。”李荒原紧握在一起的双手松开来,摇摇晃晃站起身,打了个饱嗝。

  暮嫣然差点呕吐出来,轻抚胸口,急急说道:“我们快跑,要出大事。”强忍着恶心,挥手把盛放尊者结晶的芥子袋和尊者血剑收回,拉起李荒原,腾身跳向高空。

  云雾湿润,逆风吹拂。李荒原火红脸色渐渐消褪,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怯生生地说:“我本想着调动星核之火赶他出去,可是他看中了我身体,又料定出来不会有好下场,就拼命了。在我的意识海里,他变成狼,我变成虎,撕过来咬过去,结果他挂掉了。”

  “后来不知怎么就吞噬起来,也许是杀红眼的缘故。”他见暮嫣然闷头飞行,对自己的解释充耳不闻,心里有些慌,“你可别觉得我是吃了个人啊,就当我吃了一个娃娃形状的人参果,行不?这样就不恶心了。”

  “你闭嘴!”暮嫣然蓦地传音过来,“从现在开始你一句话也不要说,也不要传音。”一边高速飞行,一边四处打量。疾驰的身形忽然刹住,缓缓坠下云头,落在山巅的一块巨石上。

  “逃不掉了,被锁定了。无论何种情形,你不要讲话,而那渡劫修士是死在我的剑下,记住了?”暮嫣然幽声一叹,见李荒原先是愕然,然后面孔渐生怒意,忙又解释道:“曾经有人掠夺别人元婴和元神,以残忍血腥的手段修炼魔道,下场俱是极惨,要么被修士群起而攻之,要么被杂驳的神魂能量腐蚀或者撑爆。你今天吃了一个元神,有没有遗祸尚未可知,但是行径已经犯了大忌,而我有巫门背景,即便尊者亲临,想必也不会太难为我,你明白了吧。”

  李荒原谨遵号令不说话,眨巴着眼,嘴角却弧起了笑靥,双手环抱扣在头上,做了个顶缸的动作。忽然噗嗤一笑,双手在身前比划着,看样子是在吃烧烤,然后摸着肚子,表示吃得很舒服,一点事都没有。

  暮嫣然这才明白过来,指着他的鼻子,恶狠狠传音:“你是说把他烤熟了吃的,所以没事是吧?你,你这惫懒货,再做这恶心举动,我一辈子不理你。”

  李荒原急忙连连比划,又是鞠躬又是作揖地赔不是。

  暮嫣然忽然神色一凝,不再理睬他,仰首眺望着彤云密布的天空,沉声说道:“恭迎冰霜尊者驾临,南疆巫门暮嫣然诚心拜谒。”缓缓蹲身,单膝跪地。一抬手,也把李荒原拉跪在地。

  气温骤降,漫天开始飘落鹅毛大雪,浓厚的乌云层翻滚起来,如同积雨云越长越高,顶端渐渐形成一个模糊的庞大人形。一种无形的压力沛然不可抗拒,让两人浑身骨骼咯吱作响。

  “事出有因,尊者容禀。”暮嫣然急忙喊道。

  说——漫空中荡漾着低沉威压之音,如闷雷滚滚。

  暮嫣然加快语速,简明扼要的把之前发生的事情复述一遍,将上古尊者赠送结晶,渡劫修士强抢作为重点略加渲染。而把所谓的元神欲逃,自己拔剑斩之,则轻描淡写,一笔带过。

  巍巍云山屹立不动,庞巨人形不言不语。但在云层之下,突兀出现一个晶莹剔透的鸟笼,一只青鸟在其中萎靡不振。它见到暮嫣然,浑身翠羽都炸煞起来。

  “尊者结晶对我等暮年修士的诱.惑难以抗拒,请尊者可怜见。”它颤抖抖尖声叫道:“我们强抢确然有错,但没有杀人之意,却导致蒙护法殒灭,实是二人心狠手辣之故。”

  暮嫣然气得浑身颤抖,怒声反驳:“当时你们尽占上风,尊者结晶都交给你们了,一走了之,我又奈何?若不是你们滞留不去,想霸占我夫君身体,又出言调.戏与我双修,我会一怒之下斩杀神魂?”

  “我等犯错,自有冰霜神尊惩戒,还轮不到他人出手,你依仗南疆尊者……”霹雳一声巨响,打断了青鸟的嚎叫。漫天大雪中,出现无数明亮而细小的闪电,瞬间把笼中青鸟烧蚀成飞灰。

  “错了就要接受惩罚,你们可还满意?”云山上的巨人微微垂首,隆隆发声,模糊的面容清晰起来,果然高鼻深目,金发碧眼,神情不喜不怒,宛如神祗。

  暮嫣然极为紧张,不知该如何回答,不由自主抓紧李荒原,两掌相握,俱是满满的冷汗。

  “技不如人,落败活该,却不该落个身死道销的下场。更不该有人吞噬元神,触犯修行大忌。”漫空轰响中,云端上的硕大碧瞳瞪了一眼李荒原,后者张口喷血,身形委顿下去。

  “没有,没有!尊者明鉴,是我斩杀了元神,与他人无关。”暮嫣然合身扑到李荒原身上,嘶声大叫。

  “你父亦为尊者,难道你不清楚尊者见微知著洞若观火?再多说话,一同受罚!”云端巨人手指轻轻钩动,李荒原的身体闪闪烁烁虚幻起来,脱离暮嫣然的搂抱,飘向云端,他黑发飘散,四肢垂落,无知无觉,生死不明。

  “不要,不要…..”暮嫣然沥血惨呼戛然而止,却是被尊者封禁了,身体僵直难动,唯有凄婉的面容一片绝望。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