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9 23:35:26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未来修仙者
  4. 第二十六章 明战

第二十六章 明战

更新于:2016-05-04 09:17:16 字数:5803

字体: 字号:
  李荒原并没有跑远,在一个合适的凹洞中,将一切尽收眼底。

  那个蒙古大汉的风刃攻击已经不逊于火山喷发,其点面伤害更有过之而无不及。要是实打实挨上了,一定会扒几层皮。

  渡劫修士果然不是好相与的,李荒原咋舌不已。待看到两个人气势滔天,全力以赴拼命一搏的架势,顿时大惊。再也顾不得什么计策谋划,取出铜镜,注满枪气灵能,对着大汉发射了激光。

  白光如练,势如雷霆!激荡空气铮铮啸鸣。蒙古大汉抬手挡住,浑身震颤,眼见手臂焦灼一片。

  “咄!你们去干掉他!”大汉冲着白光来处大喝一声,另一只手狠狠插入黄沙里,沙地顿时若滚水沸腾。

  四条巨影如龙似虎扑击过去,半空中纷纷出手,狂风呼啸,电闪雷鸣。

  此时,李荒原已经拿不住那面铜镜了。这玩意他并没有真正掌握,使用起来不顺手,为了能伤害渡劫修士,强行灌注十余道枪气进去。在眨眼之间,镜面放射白炽光柱,镜体通红若熔震动不休,似要脱手而去。再被那大汉一声吼,铜镜便脱手落地。头昏眼花之际,身体摇摇晃晃,时隐时现。

  接着,一只硕大手掌从天而降,正中脑门,将他半截身体拍进冻土里。随后,一股烈风吹来,隐身衣起皱收缩,暴露了身躯。一块岩石忽然化作黄龙,在他腰肢缠绕几圈,牢牢捆绑在地。同时,几百个月牙风刃划割上半身躯,鲜血四溅若同活剐。

  剧烈的疼痛使李荒原嘶吼起来,也让他从晕眩中清醒过来。赶紧取出强弓--搭四箭--拉满弓--骤松手,动作一气呵成!“嘣嗡”一声,箭似流星,快似闪电!

  “嗯”“啊”“哎吆”天上人影闷哼几声,晃了几晃,就像断了线的风筝,掉落下来。半空中,有两个人的元婴法身消散。

  “小爷早年人称箭郎,不是白叫的。”李荒原拿刺刀几下砍断束缚黄龙,跳出地面,反身就跑,咒骂不休:“是哪个家伙毁了我的隐身衣?叫我知道了,扒下他的皮来。”

  “我先扒了你的皮!”半空传来一声怒喝,一道数十米的刀光搂头盖顶而下。

  李荒原一个侧滚闪避,脚下踩碎了岩石,如同炮弹一般迎头跳了过去,都没看清对手什么模样,手里的长刺刀狠狠砍过去。仓啷一声大响,刀刀相交,火花四溅,刺刀嵌入阔背金刀之中拔不出来。他闷哼一声,感觉半边身子都麻木了,两道鼻血喷溅而出。而对手法身直接炸裂粉碎,实体更是攥不住武器,撒了手,打着旋横飞出去。

  “伤我兄弟,我要你性命!”身后又是一声暴喝。

  李荒原下坠的身躯被击打得高高飞起,一口鲜血喷洒半空。就觉得好像是被一头巨象撞在后背上,心里正迷糊着,眼前一黑,有乌云遮住了蔚蓝的天空。一根乌黑铁棒自乌云中迅疾砸落,“梆”一声敲在他的额头上。

  “我要你命,我要你命……”随着怒喝连连,梆梆梆响声不停,自高空一直响到地表,“轰隆”一声砸落地面。顿时烟尘弥漫,不辨人影;一时寂静无声,诡异莫名。

  两个随后赶到的女真高手,法身已然崩溃,显露着肉体真身。他们打着十二分警惕戒备万分,小心翼翼靠近了砸落的深坑,隐隐感觉不对头。

  “唔唔唔……”深坑里忽然传出闷哼声,好似被掐住脖子的公鸡在垂死挣扎。

  “我.日.啊,疼死我了,你没完没了敲一个地方啊!”烟雾中李荒原中气十足,“我叫你敲,叫你敲!”“梆梆”之声再起,三下之后,烟雾里轰然大响。

  一个白色小人破雾而出,满面惊骇,歪歪扭扭飞向黄沙地,口中兀自奶声奶气叫唤着,“老祖救我,老祖救我啊!”

  “杀一个是杀,杀两个也是杀,我他.妈什么也不顾了。”话音甫落,一道拇指粗细的白光自烟雾中激射而出,洞穿了白色小人。

  “他是怪物,快跑,快……”元婴小人满脸死气瞪着女真同伴,竭尽全力喊了半句,爆燃成火焰,转瞬间灰烬全无。

  那俩女真修士骇得心胆俱裂,待看清从烟雾中缓缓飘出的身形,顿时两股站站,后脑的小辫子都翘上了天。

  浑身血污,披头散发的李荒原就像从地狱里爬出来的一个恶鬼。他右手提着一个刀刀相交的十字架,腋下夹着一根乌黑的铁棍,左手抚摸着脑门上一堆核桃大小的鼓包,呲牙咧嘴哼唧着:“你打我十一个包,没弄死我,我敲你三下,你就挂了,也怪不得我。什么破法身也不过如此,这么不经打。”

  “怎么滴,不知道棒子打头会肿起包来?”他怪眼一翻,瞪着两个女真人,“没有法身就敢过来,勇气可嘉啊,想动手就一起上,小爷不杀手无缚鸡之力之人。”

  那俩人骇得后退几步,对个眼色,同时抬腿跳向空中,不战而逃。

  “嗨,当小爷说话是放那种气吗?”李荒原此刻信心满满,战意腾腾。不慌不忙取出六根狼牙箭,三根横咬嘴上,三根张弓搭箭,注枪气、拉圆弓,“嘣嗡”一声,狂飙射出。接着,手影闪动,“嘣嘣嘣”三声,嘴中之箭连珠攒射。

  “你们潜入密林还则罢了。欺负我不会飞天,要从天而遁,实在自寻死路。这么大的目标,要是脱靶了,小爷的箭术就算浪得虚名啊!”李荒原摇头晃脑吼了几声,再不理会他们,向先前与自己对拼之人跑去。

  六根利箭,速度有快有慢。有弧形而至的,有到近前翻滚的,各自独立,又似成阵法系统。竟然能笼罩半空,避无可避。似乎是能躲避过,才发现躲过的不是针对自己的;感觉是格挡了,又发现利箭翻滚着从另外角度旋转而回。

  可怜天上俩人用尽全身本事,闪避、抵挡、防御,全成了白费功夫,终究不敌李荒原箭术精妙,难当怪异枪气之犀利。各自的真身,头胸腹皆被洞穿。身形自天空掉落时,肉身死亡,元婴逃逸。两个白色小人学了乖,闭口不语,窜入密林,远离是非逃向外围,找人夺舍去了。

  李荒原寻到被震昏之人,发现对方脸色酱紫,出气多,吸气少,好似弥留。不由得摸拉着头顶,颇为疑惑,难道就是对撞了一下就把他元婴震碎了?出手却狠辣。十字刀架一挥,对方头颅便与身体分家。一团白雾自尸体逸散,果然没有凝聚成元婴。

  抬手把尸身上的储物袋摘下,又奔向那俩女真人的尸体,一边跑一边双膀用力,“吱扭”一下,终于把刺刀拔了出来。待要丢弃破损的阔背金刀,转念一想,能勉强与刺刀抗衡的物件也不是凡品,就丢回了芥子袋。打扫完战场,匆匆浏览,收获颇丰,心情大好,悄悄向前潜行。

  未至黄沙之地,身体就被磅礴气劲逼住,前进不得。仿佛面前有一层无法逾越的透明壁障,又似乎飓风迎面吹来,稍不留意就被刮走。稳住身形,眺望山谷,只见那边沙浪翻滚、鼓荡不休;沙柱冲天、此起彼落,显然黄沙内部激战正酣。

  黄沙地中,渐渐凝聚出一个硕大无朋的沙蛋,缓缓浮空而起,其表面有鲜红裂纹忽而出现,忽而消失,好似有东西即将破壳而出。黄沙巨蛋震颤不已、荡漾不休,摇摇乎如天空之城,危危然似星球将崩,流沙飘落如飞瀑,弥漫遮天黄尘雾。

  李荒原瞠目结舌地看着,心旌摇荡,击杀元婴建立起来的信心土崩瓦解。

  “我的天,这阵势就像外星人的太空堡垒啊!杀几个元婴就觉得了不起啊?我就是井底之蛙。”他咬着手指头,暗暗思量,“刚才那四个人,也就是元婴里的初级境界,对我构不成威胁,倒是那个中级境界的东瀛浪人杀得凶险。如此说来,我真实实力在元婴的中阶。也许在他们心里,我始终是个不被重视的跳梁小丑,所以才让我得利。但是在绝对实力面前,怕是再无法讨巧了。”

  拿出铜镜,射一道光,光柱却消失在漫天黄尘里,如泥牛入海,不惊波澜。果然这黄沙阵也古怪得紧,别无他法,只能全神贯注紧盯沙场,等候时机。

  巨型沙蛋在半空中摇晃震荡,载沉载浮,表面积沙开始大块大块崩塌剥落,在下坠途中爆碎成粉,所挟狂风掀翻林木。忽然间,剑气纵横,一簇血光透壳攒射。一条硕大缝隙在表层蔓延。一个身影急窜而出,冲上高空,酷似彩蝶翩跹。

  沙蛋轰然爆炸,化作黄飚四散,摧枯拉朽,数人合抱的大树连根拔起。李荒原也像狂风里的孤叶,飘摇而去,摔了个七荤八素,不辨东西。顾不得满嘴的黄沙,眼睛牢牢盯着纠缠在一起的几个身形——在那黄尘云颠之上,一条黑狼,一只青鸟,围追堵截一只色彩斑斓的大蝴蝶。

  李荒原这次可真是开眼了。原来这渡劫法身不是人形而是兽态。怎么修行来修行去的,好像走了回头路一般?还是渡劫期就是返璞归真的一个过程?怎么暮嫣然的法身还是一个大蝴蝶呢?可就想不明白了。

  “蝶仙子,只要你交出尊者结晶,我们就放你走。否则我们一定围困到底,叫你回不得南疆。”青色巨鸟尖声嚎叫着。

  “你们做梦!”声音冰冷清冽,果然是暮嫣然出来了。

  “别和她废话!此女心肠冷硬,唯有杀之方能夺宝。”黑狼亦是口吐人言。

  “你们迫我多时未果,如今帮手尽废,还苦苦纠缠,莫不是想要陨落在此?”化身彩蝶的暮嫣然冷言冷语:“真以为我不敢全力动用尊者之剑?”

  “我们有顾虑,仙子也有。”青鸟扑击不停,语音森森,“是我们小看了那小子,没料到他看似金丹境界,实有元婴修为。但我要杀他,也费不了多少工夫。”

  “大言不惭!待我破掉尔等法身,你未必能轻易胜他。”暮嫣然手中血红之剑舞成了血色光华,忽然高声喝道:“李荒原,你给我滚远点,别在这里碍手碍脚。”

  李荒原心里顿时哇凉,说不出的难受。晕啊,小娘皮薄情寡义。小爷这里拼死拼活,反而成了碍手碍脚。便大声回道:“我是看出来了,搞半天,你们都是麻杆子打狼,两头怕啊。那你们慢慢打,小爷不奉陪了,走喽!”

  “哪里走?”黑狼狂嚎。

  “小心!”却是青鸟断喝。

  “轰隆”一声巨响,响彻天际。

  李荒原回头一看,骇得亡魂皆冒。

  一只黑狼自高空翻滚着,向着自己急坠而来。那边的天际已经艳红炽亮,如同朝阳渐午,热力灼灼,红光万丈,神识不能穿透,眼眸不敢逼视。

  “你别跑!快迎战,我破了他的法身。”高天之上传来娇声呵斥。

  李荒原精神一振,果然见硕大黑狼的身躯在急速缩小着,在半空中如尘溃散,显现出蒙古大汉的身形来。二话不说,抬手一道铜镜激光。半空中人影惨嚎一声,鲜血飚射。

  “啊哈,原来渡劫修士也是肉体凡胎呀!”李荒原兴奋地叫起来,满满数道枪气灌注,激光再射。

  “啊——”半空中长声惨呼:“咄!小辈胆敢伤我真身,我撕碎了你。”

  李荒原又被吼得头晕目眩,铜镜也拿不稳了。但本能感觉面前危险至极,赶紧将刺刀全力横劈。哐啷!一声巨响,如中铜墙铁壁。刺刀和铜镜脱手而去,他口鼻窜血,打横飞出,撞断数十棵大树身形方止。使劲摇晃着脑袋,才看清眼前形势。

  数百步之外,那个蒙古大汉披头散发,浑身浴血,半跪于地,死撑住一根狼牙棒,身躯摇摇欲坠。

  “你,你,竟然炼体不弱于渡劫!怪不得一众元婴死伤你手,怪不得啊!”那人面色狰狞,如同攫人而噬的恶鬼,“但仅仅凭此就想保命,你也太小看渡劫修士,咄!”

  李荒原迷迷糊糊地蜷缩、抱头、绷紧全身,厉声呵骂:“你他.妈除了会咄一声,还会别的吗?”掏出烂银短剑挥舞得水泼不进,就听得耳畔啸声连连,风声嗖嗖,浑身如被针刺刀割,剧痛难忍。

  “咄!我要活剐了你,为徒孙报仇,五百风刃不够,就再来五百。”

  “咄!天上的蝴蝶看看清楚,哈哈,你家男人要完蛋啦!哈哈哈。”

  “咄!蝴蝶你算计我时,可曾想到这等局面?你放心,我留他一口气,给你一个活蹦乱跳的骷髅架子。”

  “咄!你再不救他……呃,呃!”蒙古大汉忽然叫不出来了,却是被一只手死死扼住了咽喉。“咯嘣”一声,大汉的脖子断了,脑袋一耷拉,正好看见有一只手从胸腔里掏出一颗勃勃跳动的心脏。

  李荒原的声音幽幽响起,冷酷无比“你知不知道,咄啊咄的,会让人很烦的。就在刚才,小爷被你烦得气灌十指,练会了神功。听说过九阴白骨爪么?你的肉身死在如此著名的神功上,也不亏了。”

  如同血人的李荒原轻声嘟囔着,把掌中心脏捏得稀烂,张开血淋淋的白炽枪气闪烁的双爪,一个对准头颅,一个对准胸腹,就待渡劫元神逃窜之时,一爪抓爆。

  “让他走!”高天之上,暮嫣然急声喝道。

  “为什么?”李荒原怒声反驳:“我一个金丹修士,杀一个渡劫仙人容易吗?错过这一回,怕是一辈子再也没有机会了。”

  “住手,你听我说。那个我让他逃跑了,这个你要是杀了,会有大麻烦的。”娇斥之音犹在高天之上,李荒原眼前已经站立俏生生倩影,没有蒙面纱巾,没有法术伪装,显露一张素容,国色天香。登时令他口干舌燥,呐呐难言,不知不觉中手已经放下。

  暮嫣然神色温和,微笑道:“听我的话,放他走好吗?渡劫修士在尊者那里有备案,轻易横死不得,你犯不着因为杀他惹下大祸。他们欺凌弱小,抢劫夺宝,已经犯了尊者忌讳,我会上报,让他们接受惩罚,今生今世你不会再见到他们了。你若不解气,尽可凌辱元神,留他一丝生机就可。”

  “没那个必要,对他要么灭杀,要么放走。欺负一个失去肉身的元神,我下不去手。”李荒原醒过神来,立刻换成一副急赤白脸,道:“我算是明白了,所谓的渡劫大战,不过是高层人士的比划试探。破了元婴的人形法身怎样?毁了渡劫的兽态法身又怎样,统统好像游戏一般,却牵扯上我这么个不入流的小人物,不但拼死拼活瞎忙活,还碍手碍脚的。”

  “你是在生我的气啊!不守规矩的修士是极其危险的,是以我当时困境不是假的。所以计算他,才会这样说的。因为我相信你一定能够抗得住,毕竟是,我,我的男人得到真正宝藏啊!”暮嫣然赫然一笑,百媚横生。使得对面之人双眸大睁,张口结舌,用力掏着耳朵,甩得鲜血四溅。

  “火山爆发都伤不到你,这点小伤算得了什么?非得弄景骇人,是做给我看吗?”暮嫣然轻掩檀口笑道:“想邀功请赏也这多心机,真是没看错你。”

  “这都能看破了?厉害厉害!”李荒原深深吸一口气,轻颤身体,血污尽褪,恢复翩翩公子之姿。

  他面含微笑,目光炯炯,直盯得对面粉腮酡红。才小心翼翼问道:“暮嫣然,嫣然小姐。是我听错了吗?请你把刚才说的我一定能抗住,我是你什么什么人的那句话重复一遍,事关重大,马虎不得。”

  “你明明听见了,还要作弄人。你早就揭开了我的婚誓面纱,还在这里装模作样。”暮嫣然声如蚊嘤,深深低头,却暴露出粉红脖颈一片。

  “面纱?发过婚誓的?吆吼!”李荒原连翻几个筋斗,激动的满面潮.红。“我,我傻啊,你心里早就有我了呗!我,我这是恋爱了,我终于恋爱了啊!我这是哪辈子积下的德啊!原哥呀,咱是夙愿得偿了吧?呜呜呜,我那没见过面的老爹老娘啊,儿子给你们报喜,你们有了儿媳妇啦!很快就有大胖孙子了……”

  “你,你闭嘴!”暮嫣然娇声呵斥,“给你点颜色,你就开染坊,真是狗改不了……”狠狠一跺脚,转身就走。

  “哎,怎么说走就走,我还一肚子疑问呢!”

  “别跟着我!”

  “媳妇儿去哪我就得去哪……”

  “别叫我媳妇。”

  “刚刚说好的,咋说变脸就变呢?”

  “我反悔了!”

  “我晕啊!哪有这样的……”

  “死去!”

  李荒原腾云驾雾飞了起来。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