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3 11:57:07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未来修仙者
  4. 第二十五章 暗战

第二十五章 暗战

更新于:2016-05-04 07:37:28 字数:4515

字体: 字号:
  李荒原知道很难躲过渡劫修士的刻意窥探,便不着急采取行动,在密林里大摇大摆兜圈子。再没发现外围的明岗暗哨,想必他们不敢靠近,远远躲避了。心里思索着对策,手里也没闲着。老头儿传授的溜门撬锁,旁门机关等诸多技巧全部用在了东瀛人的储物袋上。费了半天功夫才破解了东瀛浪人的封印。

  当先从袋里拿出一个红绸层层包裹的事物,慢慢掀开,是一本薄册。瞥了一眼,发现是汉字小楷,目光再也转移不开。那本簿册子记载了一门心法,竟然是佛门心法配合异域奇物而成的秘忍术。自我封印后能封闭气息,会有近似于隐形的神奇效用。看来所谓忍者之术,终归是从泱泱中华传出去的。

  他随手比划着几个奇特的结印,就觉得神识就是一弱。再次重复结印动作,神识散发再弱。当手上的结印快速流畅,一气呵成,身体立刻出现奇怪变化。神识、气息、甚至体温,全部封闭在身体里,一丝不外漏。那种时刻被窥探的感受忽然间就消失了,紧锁自己的两道神识也猛然紊乱起来。

  李荒原大喜,又抓起半透明的皮革的物品,披在身上,顿时半边身体消失了。不,不是消失,是与环境融为一体了。好奇怪的一块皮革,竟然有模拟的功能,这不就是隐身衣嘛。

  再找到那个能发射激光的,类似一面铜镜样的事物,摆弄来摆弄去,不得要领。抓住背面的铜把手,输入灵能,镜面就有亮光游移。再满满一道枪气灌注进去,铜镜刷拉放射一道炫目白光,将半里之内的大树悉数洞穿。数道神识齐齐降临,纷乱扫视着数里长的烧蚀焦痕,却始终无法锁定始作俑者。

  李荒原惊喜交加。

  惊的是一出手便无法隐身遁形,喜的是这个激光武器实在厉害,能把枪气的威能提高数倍。还有那把如同步枪枪刺一样的长刺刀,连自己的涅槃肢体也可以洞穿,自然也不是凡品。这个东瀛浪人的装备简直就是给他量身定做的一般。

  “可叹你非要杀我才会落入陷阱。干嘛这么执拗呢?你要是想逃命,估计谁都阻止不得。你是轻敌啦,才会阴沟里翻了船。打了一辈子雁,最终被雁啄了眼,丢了命。你这一身装备,多少人眼红啊。你这一死,可不就是个送宝童子嘛,全便宜小爷了。如果你在天有灵,看我怎么把你的遗志发扬光大。”李荒原叹息不已。在储物袋里翻翻捡捡。又看到一尊神武大炮,几杆鸟铳,还有若干不知名的瓶瓶罐罐,金银珠宝一大堆。本该欣喜若狂,却忽然间后怕不已,冷汗湿透了腋窝。

  他的计划,是抱定一个唯快不破的信念,高速移动,逼迫对方跟着较劲,以快对快,来不及施展神通,来不及放大招,等于是对方废掉一半武功。停得一停,便不知对方会有什么神通手段。现在细想来实在是侥幸之至。不知道那人为何偏要贴身靠近,否则用那激光远远打击,一会功夫就能把目标搞成筛子。

  看来那东瀛人之死,一大半的原因要归咎于心态,但凡他慎重一点,惊觉一点,欲望减少一点,绝对不会身死道消。但是现在最奇怪的境况,是死了一个元婴,动静颇大,远处山峦上竟然无动于衷?事出反常必然有妖,看来还要加把劲,捅破这层窗户纸才行,既然收获了高级战斗装备,说不得只好做一回特种兵了。心有定计,便把披风拉倒头顶,身形立刻消失在密林里。

  “小朋友应该是要过来了吧?”一个冷森森的声音忽然漫空荡漾,“我们虽然感觉不到你,但是知道你一定会来的。我们没想到你能够杀了兵六郎,这么快破解储物封印,并且学会他的神通技法。这证明了你的实力,也得到了我们的尊重。”

  “此来落星湖只为寻宝,各凭本事而已,有些误会摩擦在所难免。兵六郎击杀神龙锦衣卫,已经惹下大麻烦,死在你手里,实是报应不爽。我们与尊夫人并没有化解不开的仇隙,现在困住她也是无奈之举。只因为南疆血煞蝶仙的名头太大,我们北地之士招惹不得。只要你力劝尊夫人,不计前嫌,立下誓言,我们也就此罢手,化干戈为玉帛如何?”森冷的声音自说自话,在化干戈为玉帛一句上加了力量,声震四方,回音轰轰。

  “大总管说的是,我们只是困住了蝶仙子,没有实质性的伤害,杀害锦衣卫的东瀛浪人也死了,算是偿了命,双方没有解不开的仇怨了。”一口字正腔圆的京片子响起,李荒原闻听却差点气炸了肺。说话者是码头上那个汉装儒生。暮嫣然几次对他留手,这家伙反而参与围攻。就这德行,还在这里大言不惭胡咧咧。得空对上了,非用激光穿他几十个透明窟窿出来。

  “就是啊,大家化干戈为玉帛,有事坐下来商量嘛。”

  “落星湖宝物虽然是无主之物,有缘者得之,既然血煞蝶仙拿了大头,总要给我们留口汤不是?”

  “就是,就是。只要蝶仙匀给我等一些,不就皆大欢喜啦!”

  “然也,然也……”漫空里嘈嘈杂杂开起了会。

  “小子!别以为有南疆尊者撑腰就有啥了不起。”一个粗大沙哑的嗓门忽然吼了起来,“困住蝶仙怎样?杀了她又怎样?小周天的制裁、尊者的报复无非一死尔。老夫活了一百七十八岁,再不突破,寿限将至,还会怕死吗?你如果挟尊者威胁我族后代,那就想错了。南疆的威风还撒不到北地,你应该知道我们也有一位冰霜尊者。识相的过来,劝蝶仙放弃抵抗,交出宝物,任由你们离去。否则鱼死网破又能如何?”声音锵锵,如击破锣,却是句句敲在李荒原心上,让他冷汗淋淋,唯有捂紧耳朵,蹑手蹑脚潜行着,闭紧嘴巴,理都不理,任凭他们唱独角戏。

  虽然是小心潜行,速度却也不慢,渐渐远离了火焰地狱一般的落星湖区域。忽而眼前一花,出现了碧绿油油、茫茫无际的大草原。弥漫着非常熟悉的气息,是白素素惯用的幻境手法。

  李荒原抬手挥轻,幻象消失,显现满地战斗狼藉。地面上直径百米的大坑众多,其内裸露岩石犬牙参差。大树东倒西歪,或拦腰折断、或连根拔起残缺不全。就像被航空炸弹空袭了一般,可见当时战况之烈。

  他咋舌不已,狐疑不已:这个困阵,级别不高,威力不强。以白小妖的修为布阵,可不是轻易能破解的。她这是出了什么状况?

  用力一挣,便摆脱了困阵的束缚。他像一个看不见的幽灵,在密林里蜿蜒潜行。困阵、幻阵、伤阵,经历了十几个之多。已经能确定白素素是出了大状况,修为境界似乎严重倒退,所布阵法全部是金丹级别的,对元婴困扰有限。

  “荒原兄,你应该是过来了,最好是劝劝蝶仙莫要拼命。我们只图宝物,不杀人命。但是尊夫人欲动用尊者之剑,形势就由不得我们了。”声音轰轰,京片子字正腔圆,还是那个汉服儒生。

  李荒原气得头发直竖。

  不知道暮嫣然为啥不能说话,但一定是知道自己过来了。估摸要拼命,好让自己远远逃离。可是媳妇儿被人围困欺负,自己要是逃跑了,还有脸皮吗?还是个男人吗?而且尊者之剑是那么好用的吗?之后的虚弱期不就是砧板鱼肉,任人宰割。媳妇儿你这是在逼对方,也是在逼小爷啊!

  他虽然着急上火,行动却益发小心谨慎,曲曲折折爬上一座峰峦,偷偷望去。

  山谷中就是战场,是寂静而诡异的战场。本应密林如织,溪水潺潺的山谷沟壑已经变成了砾石堆积的黄沙地,满满填塞,方圆数里,好似一片戈壁沙漠凭空出现。

  沙地之上,或站或坐五个形貌各异的硕大巨人,几十米高,如同天神一般,乃是元婴法相之身。发散着氤氤氲氲斑斓彩光,覆盖着整个山谷,牢牢镇压着黄沙地。沙地之下,不时冒出一缕缕血红光丝,化为通红剔透的斑斑蝴蝶,攒射向各个法身。还有两个黑衣人,没有释放法身,悬空盘坐,却凌驾于元婴法身上空,应该就是两个渡劫修士。两人随手击溃斑斑红蝶,尚有余力给其他被红蝶缠绕得手忙脚乱的法身解困。当前情势竟然是互有攻守,黄沙下的暮嫣然并非毫无还手之力。

  噫?暮小娘恁厉害啊,是仗着尊者之剑还是她修为大进了?对抗两个渡劫仅仅是少落下风。怪不得对方派东瀛人攻击后再无动静,原来是互相制衡之况,骑虎难下之局。呀!这元婴法相之身,果然就像原哥所说未来的机械装甲啊!还是纯能量构成的,又漂亮又威武。说不定未来的机甲就是以元婴法身为蓝本设计的,实在令人大开眼界。

  李荒原看清形势,心中笃定。祷告了满天神佛,千万别给对方发现了。就躲在一块大岩石后面,自芥子袋中取出神武大炮。小心翼翼地填火药,装炮弹,调角度。借着漫山遍野的星星之火的掩饰,引燃半截线香绑到火炮的引线上。一切就绪,悄悄开溜。

  幽灵一样潜行到另外一处,在岩石后面取鸟铳,绑燃香。然后再转移,放鸟铳,绑燃香,接着悄悄离开。

  最后已经来到火炮的斜对面,找了一块岩石,隐蔽起来。从背上取下法宝黑.枪,联系了一下原哥,没有回应,也不管了,满满一道枪气注入进去,透过灌木的缝隙悄悄伸出枪口,瞄准一个法相之身——那个巨大儒雅的巨人法相胸口里,盘膝而坐的正是汉服儒生的真身肉.体。

  “荒原兄,你看到了吧,我们只是困住蝶仙,并没有伤害她,只要把落星湖宝物交出来,发誓不报复,就能离开。你有奇技傍身,不用太担心,尽可出声回应,我代表所有人发誓,不会针对你。”中年儒生的喊叫已经颇为急切。

  李荒原不屑地撇撇嘴,暗暗咒骂:“代表你.妹!你们一个个神识大放,高度戒备,傻子都看出情况不对,你还代表个鸟啊,真不会演戏……”忽然间对面山峦红光一闪,他也下意识“呯”一声开了枪,不看结果,立刻回身急撤。

  当空“轰隆”一声霹雳炮响,完全掩盖了清脆枪声。

  “在那里!”一个彪形大汉猛然扑向炮响处,半空中捣出一拳,把袭来的实心炮弹砸飞了。

  “回来!在这边,那边是假的……”话音未落,“呯”一声枪响,在西北方。

  “在那边!”“他又跑那边去了!”沙地上诸人轰叫。

  那大汉空中一个转折,虎扑过去,双手连挥,几十道硕大风刃急速飚出,“突突突”斩入密林。眼看着大树横倒,碎裂粉化,成一片烟尘弥漫;转瞬间光秃秃岩石地面裸.现,如同数亩打麦场。

  “看你往哪跑!”大汉狞笑,“总算干掉这只苍蝇了。”

  “呯”!又一声枪响,在东北方。

  “操.了。”大汉怒骂一声,又扑过去,稍后回转,手里提留一把鸟铳。“上当了,这小子太狡猾。”他黑着脸,双手一拧,鸟铳稀里哗啦散了架,把枪管揉把成一个铁疙瘩,扔向正西方,“轰”的一声,将李荒原曾经的藏身处击出一个大深坑。

  “罢了,他早跑了。”一直盘坐着的枯瘦老头冷森森说道:“派兵六郎去伏击,是我们最大失误,那小子本就狡猾难对付,现在更是如虎添翼。”

  “咳、咳咳。”中年儒生剧烈咳嗽起来。

  “你伤势怎样?”大汉的脸色越发难看。

  “右肺贯穿伤,咳咳咳,一道古怪劲力无法消除。”随着咳嗽声,中年儒生的法相之身崩溃,自半空跌落下去。

  “你去外围找小王爷去吧。”枯瘦老头伸掌接住他,阴森森说道:“路上自己小心,如若再碰上他,只有自求多福。”

  “咳咳,谨遵哈老令喻,属下告退。”儒生竭力克制痛楚,向枯瘦老头和彪形大汉弯腰行礼,反身蹒跚而去,背影萧索。

  “若非法身防御,他会被一枪爆头。”大汉低声询问:“那小子近战诡异厉害,远攻也很惊人,玉面枪郎,这是从哪里蹦出来的一号人物?”

  “本是不入流的,定是与血煞蝶仙一样,在落星湖得了好处,得以发达。”枯瘦老头轻叹回道:“现在情势不妙,如之奈何?你能放弃吗?他们可都亲眼看到蝶仙得到了尊者结晶。”

  “我还有十几年寿限,放弃眼前,恐怕再无机会了。你的情况也大体如此,怎么样,拼一下吧,种种顾虑,是真顾不上了。”

  “那就在此一举,不管那小子了。”两位渡劫修士双眸闪烁,暗暗交流,下定了决心,气势随之大涨,直冲苍穹;气息如渊如狱,深不可测。搅动天象异常,云聚云散,狂风呼啸。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