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6 11:23:24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未来修仙者
  4. 第二十四章 林中之战

第二十四章 林中之战

更新于:2016-05-03 07:47:44 字数:5582

字体: 字号:
  来时艰难,去时也不易。污浊水柱由洞窟垂落,流速可想而知,压力可想而知。李荒原就像一条在瀑布里艰难爬行的小虾虎鱼,攀援着凹凸不平的洞壁,缓缓而上。好在越往上压力越轻,终于鱼跃龙门,进入落星湖,露出头来,美美地吸了一口气。

  看着周围峰峦叠嶂火光熊熊,狼烟冲天,他大为惊讶,迷惑不解。接着就察觉有数道神识探查锁定了自己,其意不善。咦?这是落星湖啊还是火焰山?怎么还有高手窥探?这绝对不是白素素和暮嫣然的。这外界到底过了多少时间了,又发生什么了?思量间,便觉水下有异,猛然而惊。

  我的天啊,定是湖底坍塌啦!自己还没脱离险境呢,快走,快走!却已经来不及。

  李荒原被一股大力吸住,猛地沉入水里,耳边“咯嘣、咯嘣”巨响不停,震耳欲聋;眼前是无数气泡与水流混卷,旋转不休;身躯更似洪水里的枯叶,颠簸翻滚,随波逐流。

  顷刻间落星湖发生了巨变。

  在极短的时间里,湖面水位下降了一半。整湖沸腾,水泡如盆;激荡不已,洪峰涌动。

  稍后满湖红光,映照四野,浊浪不能为之遮。周围峰峦狼烟与之相较若同萤火之于日月。接着就是惊天动地的大爆炸!整个落星湖好比置于炸弹上的一盆水,全部飞上了天空,化作漫天豪雨,夹杂着熔岩碎屑,倾泻而下。

  火山喷发了!火山爆发啦!

  浓烟直冲九霄,遮天蔽日;地出熔浆流火,毒焰腾腾。好一幅地狱情形,好一派末日景象!

  李荒原随着爆炸的湖水飞上半天空,不清楚翻滚多远,掉落到在哪里,只知道又是挂在了树上。浑身鲜血渗出,如同刚出油锅的通红烧虾,麻木没有知觉,好像身体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他竭力抬头,遥遥眺望着火山喷发,咋舌不已。直叹自己小命这么招灾惹祸的呢?先是在洗衣桶里转个头昏眼花,接着又成了枪膛里的子弹,要不是现在身体结实,一百条命也死完了。

  “老天爷开开眼,这场灾难可不是小爷弄出来的。那些丢了性命的野兽啊、鱼类啊,还有花花草草的,你们若有灵,也怪不得我啊。要怪就怪祖师爷吧!他老人家弄的大阵仗,小爷只是挖挖墙角。这老人家也是,我还没走,你倒先走了,弄得火山爆发了吧,你在下面都撑了近千年了,再撑个十年八载的又能怎样?”李荒原一边絮叨,一边挣扎出身体。眼看红彤彤一片火光向这边来,晓得是熔岩在快速流淌,便顾不得修整,撒丫子跑人。

  暮嫣然和白素素修为超高,火山爆发不足以构成致命威胁吧?李荒原边跑边四处张望,却不敢发散神识探查。先前锁定自己的神识不怀好意,火上爆发无意给解除了锁定,自己可不能再主动向枪口上撞。

  跑着跑着,忽然刹住身形,向着一处岩壁悄悄潜伏过去。在那后面,隐藏着两个女真北兵。他们身上稀稀拉拉插几只树枝作为掩蔽物,在低声轻语。好在李荒原略通女真话,能听出个大概。

  女真人,蒙古人,东瀛人联手对付南蛮子。打了两仗了,明军的神武大炮炸死不少人,明军的双桅大船最终沉没(得,瓦罐不离井上破,大船终在水里亡。)

  杀了一个元婴高手,跑了一个元婴武将。(唉!猎户死了,张德彪逃了。)

  两个月前,漫山出现着火点,总计三千二百八十个,没法熄灭,无法探测。(咦?怎么和小爷钻得眼数差不多?)

  半月前,一人一蛇一鸟,自湖中而出,身怀重宝。得令全员追剿,死伤无数,后调集高手前来,稳住形式。——有她们的消息啦!李荒原大喜,随后大惊。怎么白素素现了原形?出状况了?受伤了?还是……

  “守了几十天了,啥时候撤退?”“等逮到那个丑女才行,否则岩浆淌过来也不能走,真是……”

  听到这两句话,李荒原脑中一片空白,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丑女?丑女!他们说得是暮嫣然。小娘皮吃饭都蒙面,不叫自己看。现在把脸露出来了,情况危急到何种境地?顿时急火攻心,一个箭步窜出,扣住两个北兵的脖子。“最后在什么地方看见她?说实话,可以留命!”

  两个北兵干张嘴说不出话,眼睛一翻,头一歪,竟被一下掐死了。李荒原愣了片刻,随手丢弃尸体,缓缓张望四方,满脸杀气腾腾:“小爷要拼命了,要大开杀戒啊,北蛮子、西鞑子,东倭子,你们惹了不该惹的人。九宫仙兽从来没有开张过,这回要大发利市。”

  手中匕首轻挥,面前的巨石被解剖成九份。手中匕首舞动成流光,少许片刻,九块石头变成九个古怪的石雕像。一口鲜血喷在石像上,随即双手连点,连划,书写若干符咒于其上。开眼、醒脑、动身。九个石雕摇头摆尾,展翅扬蹄,全部成了活物。

  “方圆十里,各归各处,我为阵灵,仙兽阵启!”他冷冷挥手,九道流光就四散开去。密林中旋即惨叫连连,一簇簇橘红火光明明灭灭。不知道有多少动物生灵,多少个潜伏之人,被九宫仙兽袭击,化为了灰烬。

  “嘭!”一声大响,南面有东西爆炸。李荒原心头一疼,知道有一头仙兽陨灭了。身形一动,消失无踪。身形再现之时,他已经来到事发之处,只见满地灰烬之处,颤巍巍站立一个锦衣青年。

  “赵兄,好久不见啊!”李荒原缓缓拱手致礼。

  “啊?你,你是李兄?这,这是你的神通?你晋升元婴?”锦衣青年蓦然看见一个浑身通红,杀气腾腾的怪人现于眼前,骇地倒退数步。

  “与仙兽同归于尽的是赵老者?”李荒原自顾自冷声问道:“你们埋伏在此,是为了伏击我媳妇儿吗?”

  “李兄您千万冷静,听我说。女真王爷府发了敕令,因为祖上的原因不得不听令,只在外围通消息,不敢入内。李兄息怒啊!我们此行三人,一个先前在幻境里死于非命,一个刚刚为救我自爆金丹,您大人大量,看在相识一场的份上,饶恕在下吧。”那锦衣青年也是吓得狠了,养尊处优的毛病暴露无遗,说着说着,眼泪下来了。

  “你们有多少高手?她们在哪里?受伤了?”李荒原冷冷道。

  “先前三个女真人,两个蒙古人,一个东瀛人,都是元婴。后来据说蒙古元帅府来了一个大将军,女真王爷府来了一个大总管,都是渡过两劫的修士。还有几十个金丹修士,进不到里面,只在外围探察警戒。早前尊夫人对抗六个元婴不落下风。一直徘徊不去,才被后来的渡劫修士围住了,打了一仗,藏匿起来了。”

  锦衣青年合盘托出,小心翼翼乞求着:“我没有触犯过尊夫人,也没资格去触犯她,这是实情。万望李兄饶恕我等卑微之人,放过我吧。”

  “放下芥子袋,走吧,不要再见面了。”李荒原摆摆手,心中黯然。暮嫣然之所以徘徊不去,是因为在等待?假意乎,真情乎?自己也实在分不清楚,但是这一份守望的责任重于泰山了。

  密林里白光频闪、爆燃不断,惨呼连连,到后来渐渐寂静无声了。李荒原盘膝静坐,充耳不闻。全力调动肚腹中的彩色雾霭调理着身体。浑身的血红色快速黯淡下去,从刚出油锅的红虾变成曝晒后的紫铜。

  吐一口浊气,站起身来,抖抖身体,疤结灰垢尽去,浑身晶莹如玉,火山爆炸的伤势已然尽复。这强悍的恢复能力,让他自己也吃惊不小。神识全放,探查四周。发现只是消灭了一些打探情况的小鱼小虾,大家伙一个都没来,看来对方隐忍得很。

  打开锦衣青年的芥子袋,眼前却是一亮。哈!强弓不少,还有几把鸟铳。李荒原眼珠滴溜溜乱转,沉思片刻,下了决心。扛着两把鸟铳,大咧咧走着,神识大放,便如黑夜中蓦然点亮蜡烛,更像四处乱扫的探照灯,忽然高声呼喝起来。

  “媳妇儿,你好生养伤,看我大杀四方!”

  “小爷在此,不怕死的,过来吧!”

  “小爷来啦!你们准备好了没有?”他在树冠上跳跃着,大声嚷嚷:“元婴呢?渡劫唻,有敢露脸的吗?”

  刹那间,数道神识如箭攒射而至,如刀横扫而来。李荒原浑然不惧,操控自己神识如钻如盾迎击上去。箭来钻顶,刀来盾挡。满空中,星芒飘落如雪,彩雾氤氲若虹,呈现出如梦如幻一番奇景。只有两道神识,如丝如缕,不能抵抗,想侵入意识海,却破不得李荒原的肉身,只能牢牢锁定。

  “金丹小辈,神识堪比元婴,奇之怪哉!”

  “皮相修炼到不破不灭,也是罕见。”

  “依仗奇技淫巧,便敢张狂,嘴脸令人厌恶。”

  “倒是勇气可嘉,不知死到临头还能如此否?”一时间半空嘈杂,议论纷纷。

  “小小滴修士,可恶滴很,大大滴嚣张,看我坐骑滴杀。”一声古怪大喝之后,数十里外的山峦里飞起一物,急速扑来。待到肉眼看清,原来是一只丑陋的大蝙蝠,展翼滑翔,足有十几米。

  李荒原不慌不忙,托枪瞄准,等蝙蝠进入射程,“呯”就是一枪。一声哀嚎,蝙蝠惨叫如同牛吼,翻滚着掉落密林中,砸倒树木一大片。之后再无动静,好像是死了。

  “八嘎!杀我爱物,饶你不得……”

  “停住,此时不能去!”一声阴森森冷哼之后,密林里安静下来。

  李荒原摸着鼻子,眼神闪烁不定。不能来?为啥不能来?什么原因走不开?但是他们不来,自己只好硬起头皮去,小爷就是那扑火的飞蛾,明明知道会引火烧身,也不得不上。一旦不小心陷入敌手,暮小娘会不会方寸大乱?到时候自己就不是搅局者,反而成了添乱了。这条钢丝可得走稳啊!千万别钓鱼不成饵被吞,偷鸡不成蚀把米。

  他在树冠上停停跳跳,心念已经百转,神识乱扫过一物,心里顿时有了定计。一个虎跃,跳落被击落的蝙蝠那里。怪不得如此挑衅对方都能忍耐,原来那家伙还没死透。

  看着开膛破肚的大蝙蝠,李荒原脸上浮现一抹残忍的笑意。掏出烂银短剑轻轻一挥,登时将它从头至尾剖成两半。手上不停,把蝙蝠尸体切割得细碎,终于在脊骨里发现几个豆大的暗青色珠子。

  “听说元婴坐骑是和主人心灵相通的,不知道捏碎了控灵珠,主人有什么感觉?蝙蝠心肝很嫩,烤着吃一定不错,蝙蝠脑炖熟了会不会鲜香爽滑呢?”一把攥碎了青色珠子,撒腿就往回跑。

  “八嘎呀路!”惊天动地的痛呼,响彻了半空,声音距离并不远,“拦住他,拦住他,赏赐大大滴。”

  李荒原闻听大惊失色。兵不厌诈!这家伙已经过来啦!最关键的是,自己神识里没有发现人形。竟然有这种变态的神通,怪不得暮嫣然逮不到他。

  贴地狂奔中,神识里终于发现天空中一个淡淡的人影,距离自己不过二里地。“八嘎你.妈!打得就是东瀛鬼子。”吼了一嗓子,瞄也不瞄,抬手就是一枪。然而半空中白光一闪,不但消弭了他的攻击,进而把他身边大树烧出一个茶杯口大小的洞。

  日了,又玩儿激光!幸亏小爷在地上跑,没在树上跳,要不就是活靶子啊。李荒原情急之下通红了眼,全力冲了出去。灵能运转到极致,速度也到了极限。大树略微一躲,小树、灌木,乃至憧憧人影,直接无视,任意践踏,“嘁哩喀喳”一往无前。身后留下尘烟弥漫,鲜血四溅。不知道迎面踢断了几条大腿、撞碎了多少肋骨。

  “废物,废物!他滴逃跑,一群人拦不住。”声音已经不过数百米。

  李荒原一个急停、侧滚,斜斜闪避出去数米,身体依旧直冲而去。原先的路线上地面“哗啦”一下割裂出深长的裂口。

  身后又传来“呲”一声轻响。他想也不想,手里鸟铳全力后甩出去。嘡啷大响,实打实金铁交鸣,蓄满灵能的包钢枪管断成两截。抖手把半截枪身往身后扔去,身体借势飞了出去。然而落地之处,蓦然出现半截长刀,当胸捅来,已经躲避不及。他竭力拧了拧身体,长刀透肩膀而过。也不管了,合身扑去,紧紧抱住一团透明空气。

  “我滴抓住你了,你滴跑不了。”透明空气里传来兴奋的嚎叫。

  “我也抓住你了,你也甭想跑了。”李荒原眼亮如星,神色镇定,哪有半分惊恐之情。

  “仙兽回缩,守护阵灵!”他大喝一声,八道亮光乳燕归巢一般飞回来。怀里的虚空就像挨了一梭子子弹,荡漾不休。紧接着爆燃成了橘红火焰。

  “啊,八嘎-啊——”火焰剧烈扭动着,惨叫连连,哭爹喊娘地惨嚎着倭寇本语。

  “你去死吧!”李荒原冷笑连连,死死抱紧橘红火焰,任由怀中火人捶打挣扎,死活不松手。“一动天地火,二引虚无意,三开心魔门,四搅情思欲……七损精气神,八碎灵台念,九斩皮骨相!”全力运转千斤坠,仍然被牵扯得满地打滚,但是念咒之声不能打断。终于怀中“啵”一声轻响,塌陷下去。

  一个满身火焰,巴掌大小的白色小人,冉冉升空,歪歪扭扭,竭力逃窜。

  李荒原把肩窝里的长刀拔出来,又不慌不忙从芥子袋里取出一把硬弓,张弓搭箭。待距离五百米时,手指一松,利箭呼啸而上。

  “轰隆”一声巨响,白色小人中箭爆炸。半空中如同礼花鸣放,光华四溅;有声咽咽,好似神泣鬼哭。

  李荒原咧咧嘴,摇头叹息:“惨啊,惨啊,身体烧毁,元婴爆炸,真是神形俱灭啊!好好窝在岛国不行吗?非得千里迢迢来送死,都不知道你长啥样子,叫啥名字,想烧点纸钱都没法送给你啊!咳咳……”忽然剧烈咳嗽起来,一口燃烧着火焰的淤血吐在地上,滋滋啦啦烧蚀出一个深坑。

  “刚才一番折腾得不轻,我这身体也有些吃不消,元婴就是元婴,不服不行!”

  “但是元婴也不过如此,想要小爷性命,看来也不是容易之事。”

  “我已经准备了拿手好菜,请来者品尝,至于合不合口味,那得试过才知道。”

  李荒原大声嚷嚷着,心里已经警觉至极。此刻绝不能退!而且绝对不能流露半点胆怯!

  赌得就是对方不明自己底细,赌得就是刚才杀鸡儆猴一定会有作用,导致对方不敢妄动,否则再来一个元婴,自己麻烦大了。因为灭杀那个东瀛人,仙兽真灵雕像彻底毁了,这才是自己受伤的真正原因。而这变.态逆天的仙兽阵可不是说开就能开的,一次开启后,要等个一年半载才能再次附灵。

  老头儿说过,他用仙兽阵曾经以一敌百。一个元婴敌一百个元婴?老头儿肯定有酒后吹嘘的成分,但是利用阵法以一当十还是可信的。自己仅仅弄死一个元婴就毁了大阵,再次证明金丹级别实在是很大的软肋。

  李荒原偷着瞅瞅满手的石粉,心里暗暗叫苦,而声音越发中气十足。

  “你们不来,我还真就不敢过去,那咱们就这么耗着吧!啥时候你们烦了,多过来几个人,咱们好好亲热亲热,也叫我媳妇儿松快一会儿。”

  “我这伤好重啊!重得我都爬不动了,就剩一张嘴在这里吧唧吧唧虚张声势,硬撑着哩!这次淌了不少血啊!元气大伤了,中气都不足啊!哎吆,哎吆!”声震四方,树叶为之颤抖。

  “我这独角戏唱半天,口干舌燥,你们不吭一声,还真沉得住气啊!算了,不和你们唠叨了,走喽!”李荒原拔腿走人,暗中长出一口气。甭管是不是自己戏演得好,还是其他原因,总算是在高手环伺的境地里脱险了。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