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12-10 15:16:42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未来修仙者
  4. 第十九章 验血

第十九章 验血

更新于:2016-04-27 06:46:00 字数:2570

字体: 字号:
  李荒原挠着头皮,咝咝吸着凉气,道歉不迭,实在不知道哪里又说错了。

  白素素转过身来,巧笑倩兮,更有泪珠挂在香腮,美如梨花带雨。幽叹道:“这么多年了,没有人对我说过这么多话,也没有人对我说过如此动听的言语。你来了,我终于得到一个满心满意的陪伴之人。”

  李荒原虽然被这艳妖的笑容晃得双眼发花,脑袋可是清醒的,立刻听出一点蹊跷意思,忙连声追问,什么陪伴之人?我还能离开落星湖吗?心里有种很不好的感觉。”

  “就是在这里与我作伴,共同守护落星湖啊。”白素素轻拈着耳边垂髫,欣喜之情溢于言表。“到了第六层的云层之间,就是低级守护者了,可以开始真正的试炼。只要再过了后面验血、换体、炼神三关,就可以出去了。但是我在此两百年,还在第九关的神魂通道里止步不前。”

  “这不就是遁世隐居啦!小爷我年纪轻轻就被关了禁闭,这哪行?”李荒原一蹦多高,急得脸都白了,“赶紧通知嫣然,叫她有多远跑多远。也赶紧送我回幻境,历劫难去吧。小子实力不强,难当大任。嘴巴又臭,日久生厌。恳请大仙高抬贵手放了小的,你手下尽是精兵强将,实在不差我这一个小人物。”

  “晚了,六关以上是高级禁制,不是我能控制的。再说,你好不容易来了,我也不会轻易放你走的。”白素素还是满面笑容,但是怎么看都有一种得计后的揶揄,“至于你说的精兵强将,是说他们么?”

  抬手一招,从云层四面八方里迅速聚拢过来几十号人。有男有女,有胖有瘦,全部僵立不动,眼神空空。唯有较远处一个白影瑟瑟抖动,却是一只雪白玲珑的小鸟。

  “那个小鸟是你见过的金雕,是个低级守护者。但我们天性相克,它怕我得紧,一点意思都没有。”白素素的声音忽然变成僵尸老头的嗓音,斜斜睨视着那群死人,道:“这些低级守护者距今最近的也死了三五十年了。我就把他们做成傀儡以示纪念。如果将来你死了,我也会把你做成最好的宝贝。”

  李荒原干张嘴说不出话。虚想着自己成了僵尸的样子,不由浑身哆嗦,鸡皮疙瘩掉一地。

  “难道你没有觉察到,我对你、对她都另眼相看的?在矿洞里没难为你,也没真得伤害她。大概是气息吧,你们很贴近落星湖。要不然即便是变异金丹修士,又怎么可能轻易站在云层之间?”白素素又恢复了柔美清音,但眼神里的意味令人毛骨悚然。

  她似笑非笑道:“就算小鸟想要去七层验血,也得爬云梯。这第六层的云梯只有一个,三年出现一次,还有小鸟镇守,可比第三层那个难多了。但我看好你,可以直接带你上去。如果你不争气,就会跌下来,我也不会再管了。”

  李荒原一听从这里向上还要爬云梯,就浑身哆嗦。想起了在蚁冢的伤心事,心里更是五味陈杂。便咬咬牙,跺着脚道:“天啊,老头儿错失机缘的成了塞翁失马,我这得了机缘的倒有点自作自受了?是不是没得选喽?那就既来之则安之。来吧!什么验血、换体的,小爷统统给它过啦。”

  白素素轻笑一声,抓住他的手,一飞冲天。

  白雾扑面之际,穿破上层云间,眼前豁然开朗。

  李荒原仰望着繁星点点的夜空,手上掐了个诀,抚摸着脚下白玉一般平滑无际的地面,是一脸的惊讶。这落星湖果然造化莫测,前面经历的尚可谓幻境,现在的场景一点也探查不出端倪,类同真实世界了。

  陡然一阵剧痛,眼见手腕、脚腕鲜血喷涌飞溅,被割裂了大动脉。想赶紧自救,却发现身体一动都不能动。他骇然惊叫:“你是要杀了我吗?验血非得割开这么多伤口?你可别忘了给我止住,这么淌下去一准就完蛋了。你说过我和落星湖有缘分的,你也知道我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懂得很多,很有价值的,你也知道我还年纪轻轻,还没有……”

  “你的话可真多。”白素素笑靥如花,打了个响指,令聒噪之声戛然而止。“要杀你还用费劲?放心吧,验血测试需要大量鲜血,如果你一会昏睡过去,再睁眼就知道结果啦。”

  鲜血汩汩喷流,渐渐流淌了一大滩。

  白素素盯着白玉地面,一脸的难以置信,不由地蹲下去,触摸地面,然而指尖干干,沾染不上半丝湿红。

  “怎么会这么快?一边流淌,一边就开始吸收了?原先不是这样的啊!真是太奇怪了。”她轻摇臻首,身影一晃,一把拎起李荒原的身体。猛然尖叫一声,又把他扔回了地面。一根玉指颤巍巍指着,竟是花容失色,满面震惊:“你,你身上的血迹呢?怎么没有了?”

  李荒原毕竟年轻力壮,待到止住血液喷涌之时,虽然头昏眼花、疲软在地,竟然没有昏迷。趴卧着,眼睛直勾勾盯着,根本没听见白素素问了什么。眼见满地的鲜血渐渐渗透入白玉般的地面里去了,仿佛那里是上好的吸水海绵。

  就在平整如剖的白玉地面,一只手臂粗的花苞拱了出来,呼呼疯长,达一人多高,缓缓绽放,开出一朵绚烂艳红的大花。接着地面又拱出一朵花苞,长得更高,花朵开得更大。然后一朵又一朵……整整钻出九个花苞,开了九朵艳丽红花。只是最后一朵似乎力竭,开到一半就停止了,有些美中不足。

  心头一动,福至心灵。李荒原咬破舌头,满满撮了一口鲜血,喷了过去。

  登时,鲜花开九朵,完美无缺;顿时,漫空仙乐起,异香扑鼻。

  趴伏在地的身体缓缓悬浮起来,飘落到花丛之上,淡淡发光。九朵大红花也开始从根部枯萎、粉化成星星点点的红尘粉雾缭绕在身躯周围。

  “好舒服啊!”李荒原忽然能说话了,随着开口,残余的红花全部变成浓浓红雾,快速向身体里渗透。“哎吆,痒死我啦!嗨,又酸死我啦!这,这啥滋味啊,受不了啦!啊——吆——”

  “完美血脉,竟然是完美的啊!”白素素紧紧捂住檀口,无力呻嘤一声,娇斥道:“别叫了,难听死了!你得了天大的便宜,这点难受还忍不了。”

  发着红光的李荒原已经降落地面,面目狰狞,鼻息咻咻,呻吟有声。

  “你还是叫出来吧,这样子更难看。”白素素粉面微红,哭笑不得。

  “现在好多了,我能忍住了,你不知道这滋味啊!就像有一千个人同时挠你痒痒肉,一万个人同时搔你脚底板,我浑身都酥透了。”李荒原在身上不停搓挠着,话锋却是一转,郎笑道:“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强求不得,没有什么好高兴的。如果是你的,就要好好看住,不要轻易放弃。”

  “现在呢,我要继续我的机缘了,请白小姐让让,你挡在路上了。”李荒原笑嘻嘻说着,大摇大摆往前走,踩着虚空,一阶一阶而上,似乎脚下有看不见的楼梯。

  两人擦身而过的时候,神色惊疑不定的白素素轻弹手指,一道劲风穿透他后背而过。而李荒原浑然不觉,好像两者已经不是在同一个世界时空里了。他就顺着无形的阶梯渐远渐高,消失在茫茫夜空里。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