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9 23:34:22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未来修仙者
  4. 第十六章 夺命蚁冢

第十六章 夺命蚁冢

更新于:2016-04-25 19:54:00 字数:3394

字体: 字号:
  李荒原接连跑了几个方向,都被蚁群封锁,没有出路,还被一种拳头大小的大蚂蚁咬破几个伤口。幸好没有毒,只是痛彻心扉,简直比那剖腹的痛楚还厉害。

  这才放弃了突围的念头,反身向沙丘顶部跑去。心里已经冰凉一片!显然蚁群在慢慢合围,沙丘上虽然暂时安全,也不过是坐以待毙,晚死一会罢了。

  爬上沙丘,发现有人。看装束是两个蒙古人和一个女真人,李荒原登时僵立。

  “小友莫慌速速过来。危难之时,我们不计前嫌共度难关。”那个年纪较大的蒙古人连连招手,一口流利的汉话,急急说道:“小友不要犹豫,这里有个防御圈,能逼迫大部分火蚁不敢靠前,但是阻挡不住会飞和会跳的大蚂蚁。下一波攻击马上开始,你在外面必死无疑。我扎木罕发誓,如对小友不利,必将死无葬身之地。”

  “你地,过来。”那个光头女真人也生硬说道:“这里地守住,保命。”

  李荒原仔细一瞧,他们是站在一个淡淡的白圈里,女真人挪开几步,示意自己站在缺口处。回头看看渐渐涌上沙丘的蚁群,不由得无奈叹息,就算白圈里有什么阴谋陷阱,也只能跳进去了。

  “这是孟都师弟,这位是博尔金修士,小友尊姓大名?”蒙古人热情招呼着。

  “我叫暮荒拾,本来是路过落星湖,不想莫名其妙卷入危险之中。”李荒原很自然报了个假名。

  “不管怎样,我们历经艰险在此相遇也是缘分。”扎木罕呵呵笑道:“暮兄弟身手自当不弱,稍后尽力反击便是,现在我们没有神识,反应迟钝.....”

  “来了!”女真人嘶吼一声,手中弯刀呼啸劈出。

  李荒原抬头一看,数十个会飞的大蚂蚁俯冲而下,连忙把手中小刀挥舞得水泼不进。叮叮当当一阵响,也不知击飞了多少飞蚁,手中陡然一空,小刀片片碎裂。

  一眼望去,停滞在百步之外的蚁群,突然跳起无数红影,宛如漫天流火,急速扑来。此时不容藏拙,李荒原抓起所有的金叶子、碎银子全力抛掷。瞬间,流火碰撞冷霜,“噼噼啪啪”炸响半空,无数跳蚁盘旋掉落,形同天花乱坠。抛洒之物告罄,他又抓起早年用的铁角弓,箭矢连珠射出,把漏网的跳蚁一一射落。

  可惜这些会飞,会跳大蚂蚁都是铜头铁脑,众人灵能稀少攻击力不强,不论刀砍箭射,俱是毫发无伤。幸运的是它们落地后并不前进,反而爬回蚁群。待到空中火蚁渐渐零落,蚁群忽然潮水般退却,回到了沙丘之下。

  “你们怎样?”李荒原这才得空看顾他人。

  “还好,被咬了一口。”扎木罕咬牙说着,腮边肌肉颤抖,“师弟被咬得多,刚才疼昏过去了。”

  李荒原看着倒地不起的年轻蒙古人,在昏迷中依旧浑身抽搐,自己也不由颤抖,那种痛楚的滋味,能够昏迷过去实在是一种幸福。

  “你,不错。”女真人擦拭着手中的弯刀,呲牙一笑,抬手扔过来一个包裹,打开一看,全是一锭锭大银,怕有千两之多。

  “掰碎了用,能支持好一会。”扎木罕勉强笑了笑,也扔过来一个大包裹,“我和师弟的,都给你,没想到这金银成了救命之物。”

  女真人忽然呜哩哇啦喊了起来,远处的一个沙丘上便有回应,他侧耳倾听一会,身躯颤抖起来,脸色阴沉难看。扎木罕就低声解释,他有同伴在那个沙丘上。本来三个人,现在剩下两个了。有一个被蚂蚁拖走,啃吃得残渣不剩。

  李荒原脸色也难看起来,沉吟道:“你们有没有回灵丹?”

  “这鬼地方,回灵丹失效了。灵能一丝丝恢复,慢得可怕。”

  “那你们来得早,可知如何离开?”

  “如何离开?鬼才知道。都在这里坚持着,期待幻境发生变化。”扎木罕痛楚消减,手搭凉棚眺望远处,“大约三十多沙丘,原本每个上面都有人,总有数百人吧,但是现在有些沙丘上已经是没有人了。下一次攻击后就凑不够五十了,在外面都是呼风唤雨的人物,怎料到葬身奇诡之地。说说你的经历吧,也许逃离此处后会遇上。”

  李荒原也便叹一口气,娓娓道来。怎样逃离落星湖,怎样与金雕战斗,种种死里逃生,让聆听者动容不已,连刚刚苏醒的孟都也操着生硬汉语急切追问细节。

  至于扎木罕师兄弟和博尔金的经历却基本相同,但是另外的场面。

  女真北兵发现了金矿密道,没想到在洞口中了埋伏,与蒙古人杀了个天昏地暗。正相持不下时,突然遭到不明黑影的袭击,双方死伤惨重。残余高手冲入密道深处,陷入迷雾,又遭到密密麻麻的毒刺袭击。毒刺猛恶,中者立毙。待迷雾消散后,剩余者就到了沙漠里。

  李荒原待要细问,蚁群又至。飞蚁遮天,跳蚁漫空,也许是有其他沙丘的火蚁转移了过来,攻击强度要比前时厉害得多。得亏他准备充分,又有了经验。大把大把的碎银子四下里拼命挥洒,力道准头拿捏的又准,专门往飞蚁翅翼和跳蚁腰腹的弱点招呼。一时间落蚁如雨,几乎有独挡蚁群的架势。

  其他仨人就专注于漏网的火蚁,待到蚁群退却,无一人被咬伤。看似最凶猛的一次攻击,竟是安然渡过。几个人喜形于色,击掌相贺。扎木罕更是和李荒原来了一个结实的熊抱。

  “快看!”博尔金大吼一声,指向远处。

  十几个沙丘上空快速聚集起一朵朵浓厚乌云,有东西自云中垂落。李荒原猛抬头,只见头顶上也是一大团乌云,有一道洁白晶莹的柔软绳梯缓缓而落。

  “快上天梯,蚁群疯了!”年轻的孟都指着渐淡消失的白圈,狂喊起来。而本来只能贴地蔓延的蚁群似乎解脱了,全部漂浮起来,如同沙地上升腾起浓厚的红云。

  博尔金反应极快,身形一窜,爬上云梯。

  “师弟你上,荒拾跟着,我断后。”扎木罕冷静说道,然而话音未落,“咔嚓”一声轻响。博尔金手中绳梯断裂,与孟都双双摔落在地。

  所有人顿时蒙了。

  “怎么会断?为什么会断?难道是因为……”女真人的话音戛然而止,因为他的头颅飞上了半空。接着年轻蒙古人脸色剧变,胸口“突”的透出半截利刃。

  “是因为天梯只能一人可上!”扎木罕捂着孟都的脸,幽幽叹息,“师弟,你瞑目吧,我带不走你,只能给你个痛快的。”此刻,博尔金的无头尸体才摔落地面,一腔鲜血喷溅出丈远。

  “为什么?”李荒原怔怔问道。

  “事关生死,无碍情谊,换做是你怎么做?”扎木罕舔了舔刀锋上的鲜血冷笑道:“知道你最难缠所以留到最后。你的暗器精准有余,力道不足,只要你不抵抗,我也给你个痛快的。”

  “原来你一直在隐藏,你才是最厉害的。”李荒原喃喃着,腮边肌肉难以控制地突突乱跳,忽然一拍腰间芥子袋。鸟铳刚刚在手,眼前已经闪烁起雪亮刀光!

  时间紧迫,扎木罕上来就是毫无保留的拼命杀招。

  长刀突刺,如狂蛇吐芯。

  李荒原竭力侧身,仍是难以闪避,被一刀歽中了左膀,鲜血四溅里,一大块皮肉被刮下来,打旋飞出。

  刀光陡然一旋,矫若游龙,划向脖颈。李荒原刚把鸟铳枪管抵在下颌,就被划割得刺啦一声,火花四溅。雪亮刀光仍然如影随形,余势不休,迅疾而进,插透他的右胸,直没至柄。

  蒙古刀术,势若雷霆,威猛至斯!

  李荒原呲着牙,红了眼。死死抓住猛力回抽的刀刃,顾不上急速而至的欲要挖瞎双眼的手指。右手仅存的一点灵能引发了火铳。

  “轰隆”一声巨响,火烟弥漫,黄沙四溅。两个扭缠在一块的身形陡然分开,摔在两处。

  鲜血淋漓的李荒原翻身爬起,看也不看对手,几步跨到云梯下面,全力跳起,堪堪抓住了正在回缩的最后一节软梯。

  扎木罕也追过来,但是跑了两步,脚底一软跪倒在地。他低头看着心口窝上焦黑的空洞,忙伸手捂住,用长刀支撑着颤巍巍的身体,竭力仰头,面目狰狞可怖。想说什么,却被一口黑血粘滞了口腔,干张嘴不能言。眼神渐渐黯淡,眼眸依旧爆睁,却是死不瞑目。

  也许他至死不相信,自己会死于一杆平凡的鸟铳。

  冷静隐忍,实力超群,算无遗策的金丹大修士会被一枚普普通通的铅弹击碎了心脏,炸断了脊梁,死在了漫漫黄沙里。原先死无葬身之地的誓言,一语成缪。

  云梯越升却快,远离了蚁群。李荒原看着扎木罕的尸体被翻滚的红蚁波浪吞没,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什么生死兄弟,什么战斗友谊,统统被扎木罕雪亮的刀光绞得粉碎。他那么冷静割掉了博尔金的头颅,那么决绝地捅透了他师弟的心脏。然而就在之前,他还是个敦厚长者,还和众人相互拥抱,甚至要在危境中断后。

  只因为这一线生机,就能立刻变成无情的野兽?是怎样的力量让他抛弃了所有?如果不是扎木罕率先动手,那么暴起发难的会不会是博尔金,孟都,还是自己?

  李荒原额头上冷汗津津,因为心里的答案是肯定的,谁也不会坐以待毙的。

  “事关生死,无碍情谊。”他咀嚼着这句话,一时痴了,心里却越来越难受。也许,扎木罕临死前狰狞的面容会永远的烙印在记忆里了。身体伤势虽痛,却掩盖不了心里的疼痛。沙丘上的经历,不但是伤了身,更是伤了心。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