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6 02:20:00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未来修仙者
  4. 第十五章 金雕

第十五章 金雕

更新于:2016-04-25 06:59:14 字数:2782

字体: 字号:
  李荒原迷迷糊糊游进白光中,身体猛然一沉,“噗通”一声摔落实地,睁眼一看,已经不是水中世界。

  他发现自己趴在巨石参差的悬崖边上。头顶的天空里,高高盘旋着一只雪白硕大的金雕,双翼展开若高天之云,金雕的头部弯曲前探,鹰眼炯炯,向四下冷冷扫视。

  老天啊!好大一只鸟妖怪!被它掠一眼,就感觉眼眸刺痛发花,这要扑击下来,自己恐怕就是那一只被捕食的兔子。他吓得一缩身体,隐藏于巨石边,本能地四下里寻找退路。瞥了一眼身后,又是骇得心惊肉跳。

  万丈悬崖之下,就是波光粼粼的落星湖。也不知道里面掉下去了多少人,才把澄蓝的湖水染上了斑斑点点的血红,仿佛一块蓝毯绣上成百上千朵鲜艳的红花。

  老头儿说过绝境必有生路,可是掉进落星湖,面对无数食人鱼,即便有活路也是一条白骨累累的求生之路啊!

  灵能的急剧损耗,让李荒原失去了的信心,感到一切抵抗都是徒劳的。觉得自己就是那柔弱的猎物,前有猛禽,后有凶鱼,真是两难的绝境。跳回落星湖是万万不可的,虽然天上的金雕比湖水里的诸多鱼怪厉害得多,毕竟只有一只。只有进入山崖下的密林中,或有藏身之处,还有一线生机。拿定主意,就借着一块块巨石的掩护悄悄挪动身体。

  天上盘旋的大雕,忽而长鸣一声,俯冲下来。同时口吐烈焰,一个橘红火球当空落下,方向却是另一边。

  而在那里,几道凌厉的剑光冲天而起,未待火球落地,狠狠插.入。轰然巨响中,火球与剑光溃散成漫空流焰,四处飞溅。几个人影蓦然跃起,狼奔豕突,其中两个人却是奔着这边而来。

  李荒原赶紧腾身而起,急急逃窜,顾不上咒骂,更顾不上另一边巨响轰轰,惨呼连连。

  连滚带爬地狂奔中,眼角余光扫视天空,哪里还有大鸟的踪影,这一下更是骇得心胆俱裂,连忙把轻身术,漂浮术加了个遍,使出了吃奶的力气。耳畔唯有呼呼风声,远处的森林也模糊成绿色的生命线。

  身后忽然凄厉惨呼,接着便是轰然巨响。烈风滚滚而来,飞沙走石,相距不远。想必是有人临死之际,调动残余灵能自爆了金丹。

  李荒原竭力几个虎扑,狂奔不已,满脑子只有逃命,逃命,逃命。

  又一声惨嚎之后,身后压力倍增,李荒原想也不想就地十八滚,堪堪躲过一个擦身而过的炽烈火球。起身欲奔,却猛然僵住。

  前方的烈焰腾腾里,一只十余丈高的雪白大雕巍然屹立,若同上古神像。

  硕大鸟睛冷冷注视。巨大鸟喙缓缓张开扬起,一抖一抖,吞咽着什么,而雪白脖颈有一个微微隆起,似乎人形,慢慢滑落。

  李荒原瞬间冷汗淋漓!

  眼见森林已在不远,偏偏有个吃人的妖怪拦路!那百余步的距离如今成了咫尺天涯,奈何?老头儿给的救命玉符在森林坟墓里毁掉了,现在只有实打实地拼命了,十几年的修行顶不顶事,就看这一下。

  “阵,三才幻影!”他大吼一声,身体忽然变成了三个,中间一个猛然跃起,直扑金雕。另外两个贴地奔跑,侧面绕行,直冲森林。

  巨大鸟喙微微一摆,中间人影被拦腰斩断,鲜血喷洒,打着旋掠了过去。

  橘红火焰突射,就把绕行的一个变成了火人,踉跄奔跑了几步,摔成一地灰烬。

  看着最后一个,鸟睛里蕴一抹冷酷嘲讽之意,庞硕雪翼缓缓张开,数十丈长,猛烈一抖,漫天的压缩风刃激射而出,把即将跑入森林的人影斩成了碎渣。

  大雕慢慢收回翅膀,扫视当场,却没发现断成两截的尸体,一扭头,见一个人影已经跑远,接近森林边沿。它顿时炸了毛,双翅一扇,腾空而起,数百根羽毛似离弦之箭射出。

  李荒原双手捂住腹部,踉跄奔跑,一路鲜血淋漓。他费尽心机摆了妖怪一道,拼着废了金丝软甲挡了一挡。但是生生硬挨鸟喙切割,仍是开膛破肚的伤势,只有冲进森林,才能隐蔽起来疗伤。可是眼见还差几十步,背后的惊悚感觉已不容一味狂奔。

  猛回头,隐见白芒闪烁,不但杀机逼人,更似截断去路。他大吼一声,掏出满把金叶子,用漫天花雨的手法全力掷向头顶,不期望能阻挡,只求能磕偏白芒的准头就行。

  “玉面箭郎”不是谬称,眼光之毒准,仅听空中“铮铮叮叮”响个不停便可佐证。可是毕竟实力差距过大。白芒虽然失了准头,却翻滚着来势不减。转眼间,李荒原如遭鞭击,似被棒打,鲜血四溅,闷哼连连。浑身插满白色碎羽,一阵风般冲入森林。

  身后轰隆隆巨响,树叶残枝狂飙四射,李荒原也被热浪腾空卷起,翻滚中,看见一只巨大鸟喙从天而降,迅猛啄击。

  “我跟你拼了!”他嘶吼着,抽出鸟铳,调动全身残余的灵能枪气,一枪射出。

  啪一声大响,鸟喙与枪口来个亲密接触,暴起白炽光亮。双层包钢的鸟铳炸得四分五裂,持枪手臂面条一般甩到了身后,骨骼寸寸而断。巨大鸟喙微微一弹,定在半空,接着晶崩粉化,从头到尾变成漫空星光,洒洒洋洋。

  李荒原摔出去老远,在泥地里划出一道深沟,一头扎进灌木丛。哆哆嗦嗦挣扎出来,一脸劫后余生的骇容。实在难以相信数里地的亡命狂奔竟是自己赢了,那么厉害的妖怪会被自己一枪崩了。也许森林真得不容那个妖怪过来,也许绝境般的落星湖留了生门,却是一时半会弄不懂了。一口气渐渐松下来,疲累至极,开始感觉到了疼痛。

  “不行,赶紧自救,等缓过劲来还不得疼死。”他咬紧牙关站起身,把紧捂腹部的手掌慢慢松开。一道横剖腹部的开裂伤口,便缓缓张开了血口子,虽然封闭了穴道,仍有鲜血慢慢涌出,夹杂着几节断裂的白花花条状物,竟然是肠道!

  李荒原顿时傻眼,想喊不出,想哭不得,一时间五内茫然。

  原哥啊,这次真要完蛋了,你再不出来说说话,没机会了。他大口喘息,剧烈呻.吟,一边从芥子袋拿出清水,冲洗了腹部,用干净布条扎紧。又小心处理着断臂和浑身白色碎羽,心里已经呼唤了好几遍,然而丹田里丝毫没有动静。

  原哥倒是沉得住气,是不是还没到绝死境地?李荒原暗暗思量,毕竟在这是在幻境迷阵里,说不定到处都有奇迹的。把折断的胳膊打捆缠在胸前,最后一把鸟铳拾掇好,扛上肩,想了想,又放回芥子袋,没有枪气加持的鸟铳,和烧火棍出不多,对落星湖的变.态妖兽能有什么威胁呢?

  哎吆,这剖腹可是最难受的,想活活不了,想死也一时半会死不了啊!他咝咝地抽着凉气,挣扎起身,蹒跚走向森林深处。

  几十步后,头昏目眩。以为失血过多,便停步稍作休息。待眼前金星散尽,却发现没有了森林,只有漫漫黄沙和绵延的沙丘,而浑身麻痒难当,似有一条条热流乱窜,斑斑驳驳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复原。

  李荒原大喜过望,果然是死地留着生路。撕开缠腹布条,那恐怖的撕裂伤口已经变成了一条红线,断臂亦是挥洒自如,完好如初,在原来幻境世界里的伤势,竟然没有一丝一毫带到这里来。他顿时热泪滚滚,无语凝噎。

  向四下里望去,沙丘之间有东西涌动,仔细一看,竟是庞大的蚂蚁群,如同红色浪潮在沙滩蔓延。顿时骇得毛骨悚然,拔腿就跑,心里已经叫苦不迭。

  蚁多啃死象,这红色蚁群可比湖中怪鱼、空中大雕恐怖多了。肉.体伤势虽然恢复,可是灵能恢复非常之慢,也不知道是被封禁了还是消耗过度所致,反正现在就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普通人,这才是真真要命了。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