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7 00:01:16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未来修仙者
  4. 第十一章 心欲乱

第十一章 心欲乱

更新于:2016-04-23 20:34:01 字数:2878

字体: 字号:
  第二天,日上三竿,李荒原才睡醒了。一轱辘翻身站起,双手把脸摸搓得红通通,叉着腰,冲着墨幽幽的龙江大声吟诵着,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草地睡醒了,红日意迟迟!扭脸看向素白倩影,得意洋洋说道:“咋样?随口吟就一首好诗,随口的,好诗啊!”

  “你倒是舒服了,却整晚鼾声如雷。”暮嫣然眼神漠然,声音清冷,“而且你篡改了卧龙先生的台词!”

  “我睡觉从来不打呼噜,不信你看,看到小舌头没有?它小巧玲珑的,怎么可能打鼾呢?我昨晚是听见打雷唻,兴许今儿要变天啊!”李荒原就大张开嘴,展露着后槽牙。手捋着乱蓬蓬的胡须,越发信口胡侃:“冬雷阵阵夏雨雪,乃敢与君绝。这个冬雷不打则已,一打就是一整晚,累人不轻啊!”

  暮嫣然一双美眸怔怔地看了好一会儿,才幽幽叹了一口气:“你很喜欢演戏吗?要装疯卖傻到什么时候?”

  李荒原的手僵在下巴上,胡闹不下去了。那美丽眼底潜藏的一丝深深的失望,怎么偏偏被自己发现了,心里酸酸的这么不得劲呢?轻掸衣衫,慢慢挺直了腰身,目光澄澄然与暮嫣然对视着,逼迫得那双美眸闪躲开去。

  “装疯卖傻是很累的,所以我从来不装。”李荒原嘴角挂上一抹浅笑,轻声低语:“为了更好地活下去,我可以是无赖,是混混。当我是弱者的时候,要有弱者的觉悟,当我是强者的时候,才能展示强者的风姿。一切因时而异,因人而异。强敌环饲之下,我便是那小人物。只要有你在,我不怕谁。厂卫和参将都是元婴吧?我戏弄了他们,结果枪有了,弹药也有了。如果你不在,我可以不要脸,做孙子,一样可以吃得开。”

  说着说着,他挺拔的身躯却是渐渐缩了下去,眼珠子开始乱转:“虽然借助你的势,狐假虎威,但是要说心里一点不怕也是假的。现在的情况够诡异的了。一个落星湖,不知汇聚多少能人高士。啥时候金丹遍地走,元婴多如狗啦!呸呸!我说得他们,不包括你啊。”立刻脚底抹油,溜了。

  暮嫣然呆立当场,还没有从短暂的恍惚中反应过来,也不知道想到什么,眼角的红晕渐渐扩散到耳边鬓角去了。

  “赵兄准备上路了吗?不再等等啦?”不远处,李荒原和锦衣青年打着招呼,“我夜观天象,冬雷轰轰,中午就要起大风,正好乘船逆流而上。啊,准备走旱路呀,也好,沿途风景秀丽啊!”

  他举着两片金叶子,继续扯着嗓子吆喝:“我说,那边的大船是谁的?搭我们一程呗,不白坐啊!六百里航程,四天三夜,黄金十两,价格划算啊!”

  “你给我过来!”暮嫣然听得心里烦躁,出声呵斥。

  “哦,来了!”李荒原一跃而至,畏畏缩缩看着对面秀眉紧蹙,抢先说:“你别训我了,胡言乱语能发泄一些紧张情绪,你看眼前阵势,元婴好几个,金丹一大溜,又是女真悍兵,又是大明强军的,要不咱们别去落星湖了。”

  “没有磨砺,何来瑰宝!”素白倩影稳如磐石,恒若冰山。

  “是这么个理啊,就怕把小命磨没了。”李荒原继续絮叨着,“西边也盯着落星湖呐,到时候肯定碰上蒙古鞑子,那也是一批狠人啊!当年得到长春真人指点的成吉思汗,也不过筑基修为到头,就敢领着铁蹄纵横四野、横扫八荒,杀人无数,你说他们狠不狠啊!咦?也是奇了怪了,那时就没有悲天悯人的神仙去管管呢?”

  暮嫣然沉默片刻,叹道:“以暴制暴,改朝换代,顺应天意,何人敢管?当年暗中帮忙的岂止丘真人一个。就是本朝太祖皇帝在鄱阳湖大战陈友谅,没有那一场怪风,焉能火烧连营?燕王靖难之时,多次依靠大风浓雾取胜,非天意耳,亦是得到了能人高士的支持,从而取建文帝而代之。”

  “每一场战乱中,敌对双方后面都站着庞然大物,代表己方利益。即便元朝倾颓之时,也不是所有人都跑到一个阵营。那蒙古元帅王保保几次三番逃出生天,难道仅仅是运气好?他兵败山西之时,携家带口十余人,靠一根浮木就能渡过涛涛黄河?修行界都知道那根浮木叫做星蹉木,乃是东海的宝物。而眼下大明朝苛政频出,乱像已现,就算火器强悍,军力庞大,可叹掌握在一帮贪官污吏手中,这样下去,我看不出百年,大明朝气数便尽了。”

  这一番话娓娓道来,直叫李荒原不住地倒吸凉气,既是震惊于战争真相果然是正义与黑暗并存,利益与竞争交织的,更是震惊于她一语成缪的本事。难道元婴境界就有些未卜先知的能力了?从现在神宗万历皇帝到崇祯皇帝吊死在煤山还有七十多年时间,再到南明小朝.廷苟延残喘二十年,大明一朝果然是在之后的百年之内玩儿完了。

  “你知道是谁改换了朝代?”李荒原眼神闪烁,小心谨慎地问道:“是不是你可以预测未来?”

  “大乘尊者才有一点预知能力,我现在哪里会预测,怎会知道是谁改换了朝代?”暮嫣然抬头望天,美眸里异彩流溢,“只有大乘期再晋级一步,成为破碎虚空的渡虚圣者,才会有前知几百年,后知几百年的先知能力,那才是真正的神仙,也是我们努力的目标。”

  “但是,有位高人说过,人世间的修行实在算不得什么,所谓纷争乃至战争,不过是一群蚂蚁打架耳。尊者是坐井观天,渡虚圣者也不过是开始了真正的修行。所以知道的越多,就越是觉得自己无知,越是小心翼翼。可见修行之路永无止境。”暮嫣然叹口气,心神略有不属。

  “说话这人这么牛?把人世间看成蚂蚁窝,连渡虚圣者都上了幼儿园?”李荒原呲牙咧嘴小声叫道:“那么说只有道宗佛祖,真主上帝,以及神话里的人物才是真正的神仙了?那么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所谓逆天修行不过是镜花水月一场罢了。”

  “毕竟是有希望,而且还有很多特例。”暮嫣然的眼神清澈而坚定,淡然说道:“彭祖在世八百年,远超大乘寿限,后来神龙见首不见尾,应该是渡虚走了。敦煌有个石匠,潜心雕刻佛像二十年,竟然一朝得道,霞举飞升。不要问我为什么,我也不懂,也许只有大乘尊者能回答这个问题。”

  “哦,原来还有其他渠道,这样还好。”李荒原拍着胸口笑道:“看来无论如何也得修行到大乘期啊,毕竟增加五百年寿命可是实实在在的。”

  他嘴里絮叨着,心里却在思量着其他。

  原哥从未来穿越到明朝也是一种另类的破碎虚空吗?一旦修成大乘境界就能增加五百年寿命啊!足够活到再次见到红红了,这不正是他费尽心力的目标吗?可是这么兜一个圈子回去,然后再搞科研爆炸了又回来,不是成了封闭的死循环?还是以后会有新的突破、新的契机呢?咋这么乱呢!

  暮嫣然没有发现聆听者神游物外,继续谆谆而教,清婉的语音里已经夹杂了调侃:“树挪死,人挪活,行动起来方能机缘不断,墨守成规,原地踏步,活一百年与活十年没有两样。我这样说是不是能鼓起你的勇气呢,是不是能把鼠胆变成了雄心呢?不要拿敦煌石匠说事,那是一个特例中的特例。”兰花指放在了面纱口唇之处,做噤声手势。

  “好吧,我们去落星湖。”李荒原摊开双手,耸耸肩,“谢谢教导我这么多,我除了多做点珍馐美味以外无以为报啊!要不你看这样,我以身相许吧,就算我少吃点亏……”

  不出意外,他再次凌空飞翔,翻滚中心里其实很爽。

  嫣然出手一次比一次轻了,小爷的美男计成效显著啊!本来是想方设法离开她的,现在反而有些不想离开了。她如果不是冷若冰霜,而是和那一晚似的温情脉脉,风情万种,小爷不介意领回去暖被窝啊!虽然年龄稍大一点,自己吃点亏,但是小娘皮身手好,家世好,尤其是有个呱呱叫的老爹,怎么看这笔账都是赚大发啦!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