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3 13:03:17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未来修仙者
  4. 第七章 异丹

第七章 异丹

更新于:2016-04-19 20:56:39 字数:3348

字体: 字号:
  成就大道金丹,便是脱胎换骨之像。李荒原体内浑浑然、金灿灿,五脏六腑,经脉骨骼无一不散发着淡淡金光,好一派仙家气象。

  但是当他内视到腹中的金丹之时,愣住了。

  别人的金丹都是稳稳当当呆在丹田里,自己的金丹却围绕着一个绿豆粒飞快旋转,好像地球绕着太阳旋转。不对,应该反过来,是太阳绕着地球旋转。整个丹田被金丹光芒映射得氤氤氲氲,却掩盖不了一丝晶莹剔透的翠绿。尝试着调控它们,却不为所动。

  李荒原有些蒙,喃喃自语:“历来小质量围绕大质量,金丹虽大,怕是比不过绿豆。金丹好似太阳,绿豆就是白矮星,这样才合理。”心下一动,无声地呼唤起来着,原哥,对不对啊?然而静静无声,没有应答。

  顿时心中大为不安,默默念叨:红红,红红啊,我们虽然相隔五百年,我一定会回去的,我一定会再见到你的,就算原哥见不到你,我也会见到你的。肚腹里的绿豆粒金丹光华忽然一闪,其间隐隐浮现人脸,漠漠一笑,悄然不见。

  李荒原大惊失色,随后咬牙切齿,恨得牙痒痒。

  好你个原哥,竟然自己形成了一个小金丹。千防万防,终究被他得逞了。

  自己的异常状况,老头儿师父是肯定知道内情的。十岁那年,他诡笑着把荒拾的名字改成了李荒原,就明白无误揭示了。但是师父不知道的是,荒拾和李原虽然同体,实乃异梦,各有心思。如今机缘巧合之下,终于失控了。

  就是不知道金丹修为会不会受影响?李荒原缓缓睁开眼,只见素白身形还在河边发呆,看来心神沉思的一段时间,不过一瞬间。

  抬起右手,翘拇指,伸食指,余下三指扣在掌心,就像举着一把手枪,瞄准河流对岸的一颗大树,全力开火!

  右臂便如开枪的后坐力反震,跳回到脑后。嘭一声大响,对岸大树爆炸开来,木屑飞舞,热气弥漫。水桶粗的树干剧烈摇晃着,轰然倒下。

  河边的素白倩影几个闪烁,去而复返。

  “你搞什么?弄得什么东西?”把半截树干插在地上,指着一个小洞,喝问:“无声无息,尖利至极。一般的元婴挨上一下,恐怕也不好受,你是整天琢磨着偷袭吧?”

  “我就试验了一下金丹的力量,没作什么!”李荒原也是瞠目结舌,心里的狂喜却是快压抑不住了。不用看就知道是什么样的,入口小,出口大,树干后面一定是开膛破肚了。练了十年的枪劲,终于成功了!

  “嫣然深懂我心,明枪也好,暗箭也罢,保命的玩意不值一笑。有此成就还是多亏了你,不如好事做到底,送佛上西天。”李荒原呵呵笑着,腆着脸凑过来,神态极是谦逊恭谨:“暮前辈大人大量,定然不计前嫌,还请不吝赐教啊。敢问前辈个问题,你听说过修士有俩个金丹的吗?”

  “怎么,你有俩个丹啊?”暮嫣然翻看着半截树干,眼皮都没抬。

  什么叫我有俩个蛋?说话就不能说全唤吗?李荒原腹诽不已,涨红了脸,恭恭敬敬赔笑道:“是啊,我有两个金丹,金丹大道的金丹。”

  “那有什么?好多修士都有俩个丹。听说三个丹,四个丹的也有过。”暮嫣然瞥了一眼,显然比较满意对方的态度,也被勾起了回忆,便幽幽说道:“其实,很早的时候我也有俩个丹,后来……”

  好多有俩蛋,还有三个,四个的……而且她也有俩蛋!李荒原咬着牙,喘不过气来。眼睛瞪得老大,不可置信地扫视对面胸前,听不到后面所言。

  “你贼眉鼠眼看什么?”暮嫣然冷声呵斥:“无论真丹,假丹,在突破元婴后统统融合。别觉得你那俩丹,有多么了不起,早晚都要消失。这种修士大多际遇非凡,因为各有各的机缘,所以成丹位置与品相才会各有各的别致。”

  “当年我的在这里,担心死了。”她拍拍胸口,轻摇臻首,眼神古怪,叹息道:“你师傅也是俩丹,位置才是奇特。竟然生在脑袋上。双头蛟李天明的名号就是这样来的,当然,现在他头顶没俩鼓包了,成了怒血狂龙李天明。”

  李荒原捏着鼻子,夹紧双腿,听得满头冷汗。忽然又闻师父的旧闻轶事,登时满眼的难以置信,心里古怪得要命,噗嗤一声笑喷了。“老头儿俩蛋在头顶,在头顶啊!哈哈,还能再别致一点吗?哈哈,要是腮帮一边一个,才诡异到家啦!哈哈哈!”

  “你可别和李天明说起这茬。”暮嫣然也难得轻笑着,“当年为此他没少受嘲笑,后来怒血狂龙的名号是他一场场战斗,一滩滩血挣来的。”

  “好的,好的。”李荒原眼神一清,叹道:“老头儿当年一定憋屈的不行,可是好好俩蛋长哪不行非在头顶。”旋即拍着地,大笑不停。

  “其实俩丹与多丹修士的修行更加艰难坎坷。”待到李荒原笑得差不多了,暮嫣然又道:“异常金丹的形成本身就是一种突变,无迹可寻。成丹之后的修行也无法可依,你现在用以前的修行方法应该控制不了它们。”

  她深深地叹口气:“起步就要开创,所以艰难啊!通常途径是遍览各种功法,尝试融合。我是用了几年时间,把佛门绝学与本门心法融合了,才可以温养修炼的,这需要悟性和机缘。而且真正的绝学也不是那么好弄的,所以有些修士会卡住很久,甚至卡一辈子。前期的际遇成了今后的桎捁,值与不值?这就是所谓的福缘浅薄。”

  李荒原无奈摊开双手,哀叹:“是啊,是啊!都控制不了,还怎么继续修行?我刚才放了一枪,它们就蔫了,灰扑扑黯淡无光,我哪里知道它们仅能提供一枪。”

  “而且你们的路不见得是我的路啊,说来说去还要全凭自己。哎呀,随便一枪,一泄千里,今朝坚挺,终身不举。嘚瑟出事了吧!”已经后悔得揪落了一地头发。

  “说什么胡话疯话,满脑子龌龊。”暮嫣然不由斥骂。

  她虽然完璧玉身,可是对某些事情并非完全不懂,忽然醒悟先前李荒原满脸古怪表情怕是源于自己口误,一时火烧全身,狠狠呸了一口,转身走开。

  李荒原内视着丹田里灰扑扑的两个小玩意,愁眉不展。宝贝呀,李原大爷,你俩倒是给点反应啊!

  在筑基期,自己十年苦修的灵能遍布五脏六腑,使用之时,有种身怀水库只能一渠引出的感觉,无论如何不能做到全部运用,效果自然不算厉害,但胜在源源不断。

  成为金丹,灵能水库变成大湖泊,转移汇聚到金丹和绿豆里,金光绿意照射全身,自然劲力无穷。一枪放响,整个湖泊出丹田,过胸腹,顺臂膀,清空而出,造成了威胁元婴的伤害效果。然而现在湖泊已空,何时才能蓄满?十多年苦修,身体吸纳天地灵能是本能,只是靠滴水涓流汇聚成湖泊的速度实在太慢,一年两年,还是三年五年?

  一枪能放出一湖泊的能量,只有把金丹绿豆搞成大海才行,开枪吧,就是机关枪,咱的弹药海量也用不完啊!现在看来,枪是好枪,五百米之内指哪打哪。弹是好弹,可就一发,用完再造不易啊。成了金丹还得干筑基期的老本行,这“玉面箭郎”的名号一时半会是摘不掉了。

  不大一会儿,李荒原理清了思路,抬起“手枪”看着,唉声叹气。

  原哥啊!咱们的箭气炼成枪气啦,你勾画的狙击枪完成一大半了,你现在把自己搞成了绿豆金丹,能不能给点提示?你干嘛不说话呢?是不是前些天不让你出来生气了?你放心,你这样子我不怪你,也不会告诉老头儿的。其实原先那样不是挺好的嘛,虽然我主导身体,也给你放风机会啊,你现在不出来,我还真不适应。只是任凭他苦口婆心,丹田里依旧静悄悄。

  “你自己嘀咕什么?”素白倩影晃了过来,“别多想了,准备走了,你的情况也不是一天两天能解决的。”

  “给几粒回灵丹呗,刚才一枪抽光了灵能,浑身乏力啊!”李荒原佝偻着身体,像个乞丐般伸出手去。“小姐,姑娘,姑奶奶,行行好啊,给口饭吃,可怜可怜吧,我现在浑身酸软走不动啊!”噗通跌坐在地上,右手高高抬起。

  “闭嘴,给你。我只有脱尘丹,你现在吃就是牛嚼牡丹。”素白倩影转身飘走,远远传来一句,“你可真不要脸。”

  “还牛嚼牡丹?我管他唻,应急再说。”李荒原一口吞下,吧嗒着嘴说:“酸溜溜的,味道不行,卖不上好价钱。”

  “你混蛋!”森林里传来尖细的骂声:“一把金叶子翻一百倍,也买不到半颗。”

  “好家伙,那么贵!”李荒原摸着头顶,讪讪说道:“你跑那么远干嘛?回来啊,我给你当面道谢。”然而对岸幽幽,静静无声。

  “小娘皮不会心疼得跑掉了吧?这倒是一个办法,以后多耍几次无赖,叫她恶心得呆不住。”他咧嘴笑着,忽然间腹痛如绞,“哎吆,小爷要上茅房。”反身冲向森林,消失不见。

  不一会儿,森林深处荡漾起哀嚎声。

  “哎吆,痛死我啦!这是啥玩意啊!”

  “暮嫣然——你要毒死我不用这么费劲吧!”

  “噫——肚子都空了,我快脱水了,手指头抽筋,头皮发麻啊!”

  “嫣然——快来救我,我停不下来了,根本停不下来啊!救命啊!”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