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7 11:22:17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风云召唤之汉末群英
  4. 薛仁贵逞威

薛仁贵逞威

更新于:2018-03-18 13:49:50 字数:3181

字体: 字号:
  那该怎么办啊,回相过去的经历和前身的记忆,做了一个重要的诀定,“从今日起,以前的陈涛不复,只有今日的秦枫,前身的一切就是我的一切,他的亲人就是我的亲,你走好吧!”秦枫沉默的说完,仿佛之问眼前的阴影好像融入了身体,突然感到身体的一阵轻松。灵魂升华,感觉灵魂置于阳光之中,受到温暖的包围,仿佛回到母亲的怀抱里。

  “叮咚,宿主灵魂很到了升华,明白了自我,自身属性得到提升,由于宿主完成了“完善其身”,并将奖励宿主100个信任点,1百个仇恨点。”机械般的声音在秦枫脑海里响起。

  “系统这是怎么回事,能够解释吗?”秦枫对着脑海里的系统说:这个系统有些出乎意料之外,很多游戏里没有的情况都出现了。

  “宿主与原身的灵魂融合在一起了,而且两人的数据连合在一起了,系统跟据两人的情况作出了新的属性。宿主有没有发现你的智力提高了。”声音阵阵响起来。

  “咦,我想一下……还真有提高,以前的难题,现在想起来发现很简单,而且自己的记忆力有所提升了。”秦枫惊奇的发现,难道是融合灵魂的好处。

  “没错,宿主这次走狗屎运了,居然还触发了任务,”

  “任务,这有什么用”

  “是指系统随机发布的事件,可以与历史上有名的事,如过五关斩六将,杯酒释兵权,或者由两个前世有仇的人而触发的复仇,还有一些随机的任务,并且还能获得奖励。”

  “现在任务距离我还太过遥远了,这次虽然是随机的,但下一次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秦枫摇头的想到,虽说这次触发了,但他也是无意中的,下一次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这系统给了我太多的惊讶了。

  确实,下次任务的激发还是数年后,那时候给了他太大的惊喜了。

  “对了系统,给我检查自身的属性。”秦枫满怀期望的看着系统,并对他说:

  “叮咚,系统查询中,嘀,嘀,嘀,查询成功,秦枫,武力32,统帅87,智力89,政治82。”

  “啦,还不错嘛,各项能力还不错吗,除了武力其他的都达到了二流了,犹其是智力,在过点时间,就能冲击一流了。恐怖以后不比诸葛亮弱吗。”秦枫自恋的想到,武可统帅千军万马,行军打仗,也能上阵杀敌,威风天下。文可治理天下,为民做事,也能鸣曲赋词,诗情画意。一想到这里心中无比激动。

  “别作梦了,就你,你那数据还大部分是靠前身得来的,你以前的数据还只是三流级别,还有两个不入流的。”系统嘲讽的说道。

  “你呀的在说一句看下,看我不打死你。”秦枫凶狠狠的说道:在狂一下看。

  “………”系统都无语了。

  “拜见少爷,不知少爷唤仁贵有何事”薛仁贵一脸刚毅的说道,虽说他不知道有什么事,充满了疑惑。

  “仁贵你现在是我们队伍里武力最高的的人,而且父母在世常说“薛礼薛仁贵不但武艺胜过飞将李广,行军打仗不弱于冠军侯。”秦枫羞愧的说,一身的无奈,:“还请仁贵助我渡过此次危机,让我替父报仇,是后定有重谢。”说完,振重的朝薛仁贵拜下鞠躬。

  “少爷快快请起,我薛家从楚汉时期就为秦家护卫,几百年来一直忠于秦家,况且秦家对我薛家有如亲族。”薛仁贵大惊失色,马上把秦枫扶持起来,心中非常惭愧,老爷的死对他来说有如撕心裂肺,愤怒的说道“少爷放心,在下一定誓死保护少爷,终有一天会取陶谦狗命,为老爷报仇雪恨,让他血*血偿”

  “血*血偿,说的对,但是仇我一定要亲自来报,我要血刃陶谦老儿,要诛他九族。”秦枫望着薛仁贵,一说道陶谦他的心如刀割一般,不禁的流了几滴眼泪。

  “那仁贵接下来怎么办,以现在的情况,我们如何渡过危机。”秦枫满怀期望的看着薛仁贵,希望他能想个办法。

  “以现在的情形,我们应分兵两路,云龙山有两条路,一条是前往琅琊郡的临析,在从临析前往开阳另一条兖州泰山郡的南城,绕过东海国,前往南城,在反回琅琊群,来到开阳。”薛仁贵仔细的回想现在的结局,并做出了合理的分析,作出了最好的结果。

  “后面那条路行不通,先不说路途遥远,还要路过曹操的地盘和兰陵等县,其过不但困难还很危险。”如果经过曹操的地盘,以曹操的性格肯定会把我抓起来,以我为题来进攻徐州。

  “那即然如此,我们就走第一条,但可以分兵两路,以人一路以马一路,这样即可以疑惑敌人,使敌人分兵两路,减轻我们的压力。”薛仁贵自信十足的提出。

  “就这么办”

  “……”

  圆圆的明月,渐渐升到高空。一片透明的灰云,淡淡的遮住月光,田野上面,仿佛笼起一片轻烟,股股脱脱,如同坠人梦境。晚云飘过之后,田野上烟消雾散,水一样的清光,冲洗着柔和的黑夜。

  今晚的杀戮在,不知道又有哪些人死亡,哪些人生存下来。

  “哒、哒、哒……”后方忽然尘土大起,一支千人的骑兵席卷而来,斗大的“陶”字大旗迎风招展,猎猎作响。见此情景,无不骇然变色,看这队人马来势汹汹,绝对来者不善。

  在这黑暗之中,仿佛夺人性命的死神,让人大惊失色。

  一千人的骑兵,?一个个盔甲明亮,鲜衣怒马,看起来气势不凡的样子。

  一支一千人的骑兵,在缺少战马的徐州,也只有数千骑兵。这支骑兵恐怕是陶谦的王牌,看来为了对付秦枫,他恐怖下了血本。

  “*、*、*停止前行。”为首的将军左牵着马停了下来,右手拿着一把长枪。

  “陶将军,为何停下来。”左边一位年轻的将领向为首的陶将军提出疑问。

  这位陶将军是陶谦的亲信,而且还是他的侄子,名叫陶林。

  “你看,此处有两条路,左边这条通往兖州,另一条通往琅琊郡。”陶将军不解的回答:

  “那又怎么样,他们肯定前往了琅琊,难道将军不知道吗。”

  陶将军的脸色立刻一沉。很显然,副将说了不该说的话,那番话的言外之意,好像以为他不知道一样,让自己以为跟他一样蠢。

  赶马上前了几步。

  蓦然间,副将省悟了过來,意识到自己有口无心,得罪了陶将军。

  “在下如此**,竞然不能理解陶将军此举的深意,还请陶将军替我等解答。”?副将在心里恨不抽自己几个嘴巴,忙是满脸堆出愧色,话锋一转,万般愧然道:

  “还请将军指点。”众将士齐声道,他们两个大人物谁也得罪不起。

  “尔等如此诚心,那我也不会让将士们失望。”陶将军微微点头,脸色这才由阴转晴,轻轻一拂手,叹道:“左边这条路,泥土飞扬,马蹄印凌乱,好似有几十人经过一样,右边脚印稀少,仿佛行人路过一样。”

  “那张将军该怎么办。”

  “不如这样,你我分兵两路,你率领400人往右路去追,”陶将军立马说道,“其余人跟我往左路追。”

  “是”

  数百骑飞驰的前行,行至一个山坡前。

  “快点上了山坡”?副将话音未落,忽然“嗖”的一声响,一支飞箭迎面而来,其疾如风,迅如闪电。“

  噗嗤”一声,正好射穿校尉的咽喉。当下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登时一头栽倒在地。

  “河东薛礼在此,”?薛仁贵嘴里怒骂着,手里的方天画戟奔着陶兵杀去。顿时两边草从冲出几十道身影,山坡上滚下山石树庒,砸死几十人。

  “敌袭。”副将一死,剩下的陶兵顿时乱作一团,因为是夜晚,也不知道草丛里有多少伏兵,有胆小者甚至拨马逃去。

  薛仁贵骑马冲锋,左右开弓,箭无虚发,射杀几十人。冲到阵前把弓背在身上,一声怒吼,有如狮虎一般,让人心生恐惧。手持方天画戟杀进官兵阵中,如同虎入羊群一般,所到之处尽皆披靡,人头乱滚,血肉横飞,片刻之间就伏尸百十来具尸体,剩下的陶兵吓得魂飞魄散,顿时仓惶做了鸟兽飞散。

  则被草从中赶来的护卫厮杀。护卫之间配合默契,招式娴熟,攻防兼备,由于陶兵被薛仁贵的神威吓破了胆,顿时之间失去了士气,丧失了信心,主将又阵亡了,只知一路向后逃跑,反倒将迎面相遇的护卫逼的步步后退,被自己的马踩死着甚多。

  失败已成定局,已无力挽回了。很快战斗就结束了,护卫死了几个,但换来了官兵的全歼。

  “快速打扫战场,等待剩下的追兵。”薛仁贵望着眼前的战场,百感交集,除了护卫,剩下到处都是兵器、尸体和大部分躺在战场哀叫、痛苦流泪的陶兵,这是他第一次指挥布局,但必须做个恶人。“没死的就给他一个痛快,补一刀。”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