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7-19 04:33:01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仙不永生
  4. 第一章:眼中有钉。

第一章:眼中有钉。

更新于:2018-03-18 17:49:51 字数:2584

  ***古之初,有神通大能,初生即气海浩大而充足;灵海飘渺而灵动;百脉柔韧而通泰。

  气海浩大而充足者,即有移山倒海之力,体若金刚磐石,无坚不摧,亦无坚可催;灵海飘渺而灵动者,其鼻耳口眼灵异与常人,往往可观视万里之外,听闻万物之声,灵海发力亦有奇幻玄玄之妙用;百脉柔韧而同泰者,可学二者力法,习速惊人,虽无至极致,然兼得二者,成后亦有巨大法身圣象,威力惊人,不弱二者!

  听闻或有长生者、不死者、重生者,吾空余千载,终其为未见矣!后人如吾等,一因天道元气消散,二则资质愚钝。固,气海涸而微,灵海沉而钝,百脉封且固!因无灵异,无气力,无法门而入!

  所谓一花一世界,一体道三千,人为万物之灵长,蕴玄宇之奥妙,生而智慧,为天地子,为山河灵,为五行主,为大千尊。

  然,天元消,道法散。吾等后人不得天之眷,神不通,法不生,与畜生等,尝轮回苦,命之不受,运之不晓!悲哉、惜哉……

  吾有缘,得气海之门而入,著此书,遗后人以观,然其书亦未全,或有差池而不知,望自慎之……

  窥仙道人,著。

  ***

  凌晨,太阳还未升起。

  操场角落的石阶上,叶阳晨看着手中泛着枯黄的半本残书,脑海中幻想着那个陆地飞仙,玄幻奥妙的神奇世界,不觉神往,生在那样的世界,该何等逍遥……

  神驰许久,他从想象中清醒后不由苦笑几声,这世界哪有什么神仙?所谓妖魔神仙不过是人的臆测幻想而已,古人以为天上有神仙,可是科技文明将人送上了天,谁也没看到半个神仙,事实证明,这一切只是神话而已。

  神鬼之说虽源远流长,却无佐证,叶阳晨对所谓鬼神一向嗤之以鼻,然而这就是人的奇妙矛盾之处,轮到自己身上,却依旧忍不住期待幻想。叶阳晨叹了口气,自嘲道“叶阳晨你脑子是有病吧,这种事你也信?竟然还花了这么长时间时间去研究这破书,脑子进水了吧……”

  只是万一呢?虽说大多数的万一没有万一,但叶阳晨却莫名的期待着,甚至找出了很多说服自己的地方。

  首先这本残书是用蝌蚪文写的,极其艰涩难懂;其次这本残书虽非古代神魔小说,却写了一部分作者的见闻,就是这些见闻里那个飞天遁地的世界吸引了叶阳晨。

  残书的作者窥仙道人更言之凿凿,仿佛确有其事,很难令人不相信。

  叶阳晨仰望着东方的一丝曦光,充满向往,然而当他不经意间扫到那个徘徊在自己前面的雪白身影时,心情瞬间恶劣起来,只剩下一种想抽飞那个女孩的情绪。前方四五丈处,一个穿着白色休闲衣裤,白色休闲鞋子,就连肌肤也白的像是剥了壳的鸡蛋,雪嫩光滑,让人忍不住垂涎三尺,想咬一口的女孩。

  她整个人,除了瀑布般披散至腰间的乌黑长发,以及装饰在清绝脸蛋之上宝石般的清亮眸子之外,一身皆白,配以清冷的气质,给人一种冰清玉洁的印象。

  这样有着倾城之姿的女孩,不敢说所有男性都会喜欢,但也可以肯定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男人绝不会讨厌她,此时的叶阳晨,恰恰是那百分之零点零一中的一个。这事得从两周前说起,两周前叶阳晨经过千辛万苦,将残书的语言翻译完毕,从书中得知修炼方法,找遍了蓝海大学,终于到了这个符合自己条件的地方,也就是他现在坐的地方,操场最里面被台阶遮住的地方。

  清晨的操场本就没有多少人,更不会有人走到里面这个角落,加上这地方又符合自己需要的“面对东方”这个条件,可说是绝佳所在了。然而让叶阳晨郁闷的是,他来这里只修炼了一天,第二天这里就莫名其妙多了个女孩,他本来以为只是偶然,谁知第三天她也来了,第四天,第五天……两周来,她非但每天都来这里早读,而且每天都来得很早,这叫他怎么能不恼火?有什么办法可以把她逼走?叶阳晨再一次动了心思。这想法几天前就诞生了,只是没有进行而已,不是他想不出办法,而是他知道这个女孩看起来虽绝美清纯,却并不像她的外表这么纯洁好欺,赶她走未必那么容易。

  这个女孩叫冷星颜,对于他的名字,叶阳晨可以说是如雷贯耳了,蓝海大学没有听过她名字的只有一种人,那就是聋子。

  她和叶阳晨一样是大二学生,听说高中时因其绝世容颜,被近几年新崛起的游戏界龙头老大鸿鹄网游公司以一千五百万巨额请去代言最新游戏《乾坤》,因此名声鹊起,后来还发表过两张专辑,貌似挺火,不过叶阳晨不喜欢什么情啊爱啊、缠绵悱恻的歌,因此不怎么清楚!

  仅这一次就让她身价过千万,而且他常听人说起冷星颜性格,尤其是追求过他的人,提到冷星颜简直像是提到魔鬼天使的结合体一样,又爱又怕,这个看起来冰冷纯洁的女孩显然却绝不像她的容貌那样良善,再加上她在蓝海大学的超强人气,让叶阳晨着实不想得罪她。太阳从东方升起。

  阳光照耀大地的瞬间,清冷的早晨突然有了几分暖意,冷星颜似乎被温暖的阳光从死寂中唤醒,轻轻合上手中的书,结束了梦游般的吟读状态,眼睛的余光在叶阳晨身上一扫而过,仙子一样飘然而去。

  冷星颜走了,这个角落终于独属于叶阳晨了,他本该高兴,可是太阳已经升起,而且再过半个时辰就要上课了,他要这地方还有什么用?

  他深深吸了口气,连同心中的不快一起吐出,站起来向着草场外走去,原本徘徊在操场上的十几个女孩商量好似的,短短几分钟内消失无踪,偌大操场只有他孤零零的一个人。叶阳晨叹了口气“妈的,要是一早上都像现在这样清静,该多好……”

  宿舍,几个舍友已经起床,两个在洗脸刷牙,两个在玩电脑,看到叶阳晨回来,躺在床上玩电脑的田向日百忙中抬了抬头,问道“你这两周在做什么?交女朋友的话,是不是该请客啊?”

  “没有!”叶阳晨不觉想到那张让自己快要恨死的清丽脸蛋,真要是有她那样的女朋友,恐怕会羡慕死蓝海大学的群狼吧?

  “切,少装了!你就承认了吧,说出来大家听听啊,我们还能帮你把把关。”

  “就是!”另一个玩游戏的王炫附和道。

  “就是……”另外两个舍友在洗手间中起哄起哄着。

  叶阳晨懒得理会,准备好书便躺在床上,等着他们一起去上课。

  他们宿舍是六人宿舍,却只有五个人,其中三个舍友已有了女朋友,田向日就是一个,他家里是捣鼓古玩和卖葡萄的。是的,古玩和葡萄,天知道他们家为什么会同时操持这两种截然不同的职业,他家境富足,没有什么大志向,常挂在嘴上的一句话就是:我的人生就是一场寻找,找到我到底为了什么活着?我活着到底是了为什么?

  对于这句话,叶阳晨可以理解,毕竟像他这种富家子弟又是独生子女,根本不用为了钱发愁,而以田向日三不管性格来说,前途也都全然不在心,因为他根本就没有要做一番事业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