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2-18 01:55:01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镇妖迹
  4. 第二章:官家捕乞人

第二章:官家捕乞人

更新于:2017-04-21 09:14:58 字数:3511

字体: 字号:
  话音刚落,众听客这才恍然回神,如梦初醒。

  青衫先生有个规矩,就是今天的书段说完之后,便不会再继续说,给多少赏钱也不会加说。

  说书人常有规矩,这一天一段,就是青衫先生给自己立下的规矩。

  大伙也知道他有这么一个不成文的规矩,所以在青衫先生说完之后,茶馆内大半的茶客都纷纷离去了。

  毕竟,喝茶图的就是一个清净,而且这间小茶楼也容不下这么多的茶客。

  秦凤鱼拉着心儿,穿过人群,来到独自饮茶的青衫先生的桌前。青衫先生放下茶盏,对着两个小孩子微微一笑,然后习惯的将手心里的两枚铜子儿,递给秦凤鱼。

  秦凤鱼双手接过铜子儿,道了声谢。只是这次,他并没有急着离去。

  “还有事?”

  “先生,您能再给我讲一讲后面的故事吗?”秦凤鱼真挚渴望的看着李长歌的眼睛问道。

  李长歌微微的摇了摇头,道:“规矩不可破。”

  “打扰先生了。”

  秦凤鱼虽然早已知道结果,但是此时还是难免有些失望,拱手跟李长歌作了一揖。他没学过什么正经的礼仪之道,但是也知道喜欢舞文弄墨的文人,都比较喜欢讲究这一套。

  “不过你可以向我提几个问题。”

  “啥?”秦凤鱼愣了一下,正打算离去,没想到李长歌会突然这么说,一时竟然没有反应过来。

  “你有没有什么想问的问题,说出来听听,看我能不能帮你解答一二。”

  “先生见多识广,博学多才,小鱼正有几个问题想要请教先生。”

  “你问吧。”

  秦凤鱼拱了拱手,然后问道:“请问先生,这世上真的有神仙妖怪吗?”

  “神仙我倒没见过,不过修仙之人和妖怪是有的,我曾见过一只千年树妖,在眨眼的功夫就吃掉了一个小商队。后来被一位御剑飞行的仙长,一剑给杀死了。”

  “这世上,有没有无所不知的宝物?”

  “你问这个做什么?”

  “以后如果有机会的话,我想查清楚,我和心儿的身世。”

  李长歌默默的点了点头,然后斩钉截铁的回道:“没有。”

  “最后一个问题,世上有没有医治百病的灵药?”

  “灵药是有,但是医治百病则是说不准。”

  “谢谢先生!”

  秦凤鱼向李长歌告了辞,便不再打扰,带着心儿出了茶馆。沿途用李长歌施舍的那两个铜子儿,买了两个烧饼,然后就回了城隍庙。

  心儿体虚气弱,时常怕冷,嗜睡。所以吃了东西之后,秦凤鱼便让她去休息了。他自己则是将陶罐子清洗干净,把胖掌柜给他的那包参茶茶渣给煮了,一会儿给心儿喝了补身体。

  他知道心儿身体不好,所以对于心儿的饮食方面,都是极为用心。即使吃的只是一些剩饭剩菜,他也要把那些干净的挑出来给心儿吃,自己吃什么就不重要了,只要饿不死就行。

  北城一带,靠近那个城隍庙的老百姓,都知道他们这对兄妹。知道妹妹身体有病,却有个十分疼爱她的哥哥,虽然日子过得艰苦,但彼此相依,不离不弃。

  他们的事迹,被周围的百姓所知,大为感动,所以大家也都愿意帮助这两个既懂事又让人心疼的孩子。

  日子一天天平淡的过着,秦凤鱼每天都在为了能够活下去而奔波。毕竟,在这城北乞讨的孩子可不只有他和心儿,当乞丐也是需要竞争的。

  虽然兄妹俩深受大家的照顾,但是秦凤鱼也不敢因此懒惰。他如今有两个很大的梦想,一个是帮心儿治好病,另一个就是找到自己的生身父母。

  这两个梦想,对于他来说,可能穷尽一生也无法达成,但是他会拼尽全力去努力实现。

  要是梦想随随便便就能实现,那梦想还有什么意思呢?

  这天清晨,城隍庙的乞丐们,都还沉睡在梦想之中。秦凤鱼突然被一阵吵闹声惊醒,然后走到城隍庙外面的小院里查看究竟。

  就在这时,一队身穿北城衙门官衣的捕快,破门而入。一个个凶神恶煞,手持刀棍。

  为首的人是城西衙门的捕头孙庆,对着城隍庙一指,命令道:“将所有人都抓到这里,一个也不要放过。”

  “是。”

  顿时,十几名牛高马壮的捕快,立刻飞身扑进城隍庙各处。一时之间,城隍庙各处都传来了熙熙攘攘的声音。

  秦凤鱼担心心儿,正要冲进城隍庙。正当他有所举动的时候,一根红木铁棍已经搭在了他的脑袋上。

  “别动!”

  正是孙庆出手,不仅制住了秦凤鱼,甚至在气势上,还令秦凤鱼感觉到只要他敢动一下,那跟铁棍随时都能取了他的性命。

  没过多久,那些捕快就将一个个乞丐给押了出来,然后全都聚集在城隍庙前的小破院里。

  心儿出来的时候,正好看见秦凤鱼被孙庆用铁棍压着,动弹不得。她二话没说,就朝着秦凤鱼跑了过去。

  恰好在这个时候,被她身旁的捕快孙荣看见,误以为心儿想要逃跑,伸手就抓住了心儿的头发,然后凶狠的骂道:“在本大爷的眼皮子底下,你这小乞丐还想跑?”

  心儿被孙荣抓着头发,痛苦的挣扎着,奈何却发不出声来。秦凤鱼见此情形,立刻大怒,不顾头顶上铁棍的威胁,直接朝着孙荣冲了过去。

  “放开她!”

  说时迟那时快,秦凤鱼大喊一声,像条疯狗一样冲了过来。随手抓起一把尘土,冷不丁朝着孙荣撒了过去,撒进了他的眼睛。

  “啊!”孙荣惨叫一声,然而秦凤鱼这时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趁着他捂住眼睛的时候,秦凤鱼借势直接将他撞到。

  然后秦凤鱼连忙爬起来,扶着心儿急切的问道:“心儿,你……”

  还未等他说完话,就立刻觉得脑袋传来一阵剧痛,然后两眼一黑,倒了下去。在他的身后,露出了一根红木铁棍。

  这时,孙荣也爬了起来,抓起身旁的佩刀,狠狠的朝着倒在地上的秦凤鱼砍去,怒吼道:“我杀了你!”

  心儿立即扑到了秦凤鱼的身上,“当”一声脆响,孙荣的佩刀斩到了一根红木铁棍上。在心儿的头顶上,撞出一道金铁摩擦的火花。

  “算了,不要闹出人命。”捕头孙庆冷冷的说道,孙荣冷哼一声,这才收起了佩刀。怒视了秦凤鱼和心儿一眼,然后愤愤离去,走到一旁。

  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其他的乞丐和捕快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就见到秦凤鱼倒在了地上。

  心儿紧张的护着他,好在这时候有几个年长的乞丐靠了过来,看了一下秦凤鱼。发现他只是晕了过去,并没有伤得很重,这才告诉了心儿,让她不要太担心。

  这时,城隍庙里的乞丐,基本都聚集在了庙前的小破院里。在孙庆的带领下,十几名捕快站在四周,将他们团团围了起来。

  一位年长的老乞丐,杵着拐杖,蹒跚的来到孙庆面前,小心翼翼的问道:“这位官爷,不知道我们这些乞丐犯了什么事,您要将我们抓起来?”

  孙庆将手中的铁棍,重重朝着地面砸了一下,一道气浪席卷众人。靠得最近的老乞丐,受到的波及最强,光是气浪就让他倒退了好几步。

  这时,孙庆才高声喊道:“皇都派遣监察御史巡视各州府,不日便要莅临苏州城。我等特奉知府大人之命,整顿城中各项事务,希望尔等乖乖配合,事后自会还尔等自由。”

  “整顿城中事务,和我们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将我们抓起来?”一名躲在人群之中的乞丐斗胆喊道。

  “不是抓你们,只是知府大人为你们准备了另外一个住处,我等只是特意来‘请’列为到那里去暂住几日。”孙庆淡淡说道,然后对着手下的捕快说道:“将这些人带走。”

  “是。”

  在十几名捕快的指挥下,浩浩荡荡的乞丐队伍,进行着大迁徙。

  秦凤鱼还在昏迷当中,一个叫作阿强的年轻乞丐背着他,然后一只手牵着心儿,跟在队伍之中。

  半路上,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拉着之前那个老乞丐的手,一边跟着大人们的脚步,一边向老乞丐问道:“爷爷,他们为什么要把我们抓起来?”

  “因为有比他们更厉害的人来了,要是让那个人看见这苏州城中,竟然会有这么多无家可归的乞丐。恐怕我们的知府大人头上那顶乌纱帽,恐怕就要不保咯!”

  “啪!”

  一道皮鞭,狠狠的抽打在了老乞丐的身上,直接将他抽倒在地。然而捕快赵文元却还不肯罢手,连连甩动着皮鞭,不停的抽打着老乞丐。

  “老东西,叫你再乱说,叫你再乱说……”

  老乞丐痛苦的哀嚎着,身体不停的地上打滚,然而赵文元手上的皮鞭,却还是毫不留情的抽在了他的身上,留下一道道鲜红的痕迹。

  “别打我爷爷,别打我爷爷……!”小男孩抱着赵文元的大腿哀求道,此刻看见爷爷被打,已经哭成了个泪人。

  赵文元一脚将小男孩踢开,然后继续抽打着老乞丐。老乞丐痛苦的哀嚎,让在场所有的乞丐,都邹紧了眉头,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为他说话。

  心儿吓得躲到了阿强的身后,紧紧的抓着他的大腿,阿强摸了摸他的脑袋,对着他微微笑道:“心儿别怕,没事的。”

  心儿点了点头,却依然不敢去看老乞丐被皮鞭抽打的场面。

  这场惨剧,一直到孙庆出言何止了之后,赵文元这才肯罢手。然后几个乞丐搀扶着奄奄一息的老乞丐,跟随着孙庆等人,朝着他们口中那个所谓的另外一个‘住处’走去。

  一些年轻的乞丐,还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所以一个个皆面带忧虑,他们不知道接下来,自己将要面对会是怎样的处境。

  而那些比较年长一些的乞丐,脸上只有漠然,他们早已经熟络了这些为官者的套路。对此,除了哀叹,别无他法。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