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7 00:38:51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逍遥战歌
  4. 第二章 景城郡风声鹤唳,员外府危机四伏

第二章 景城郡风声鹤唳,员外府危机四伏

更新于:2018-03-17 17:14:36 字数:3426

  这回轮到古珏惊讶了,他甚至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毛病。看到古珏有些惊恐的表情,妇人带着疑惑又确认了一遍:“是元祐五年没有错,哪里不对吗?”“我历史不好你别逗我,元祐五年都应该是北宋后期了吧,”古珏愣了几秒钟,也不顾一边的妇人,嘴里嘀咕着就走出了门口:“我的天......”

  这种感觉真的让人难以置信,尤其是对古珏这种对穿越剧毫无兴趣的人来说,“我怎么到了北宋?那我到底是死了还是没死,难道每个人死了之后都会穿越?”古珏正在低头嘀咕的时候一声大喝打断了他:“喂,你是什么人?”

  古珏抬头一看,门口站着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一身相对较干净的布衫,头发绾齐,手里提着一个荷叶包,正瞪着自己。古珏还没回过神,刚刚追出的妇人便对着男人说道:“你回来了啊,快进来,这个小伙子是刚来的客人!”妇人把古珏想找点吃的的事情和男人说了一遍,“哦,那正好,我刚从城里回来买了点下酒菜,来咱一起喝点!”拉着古珏的手就往屋里走。

  进屋以后男人叫妇人拿了两双筷子,把自己平日省下的酒拿了出来,边打开荷叶包边说道:“今天进城去卖点果子,顺道买了一只烤鹅,说起来你也真是幸运,我这家里可都有几日没见荤腥了,哈哈哈。对了小伙子,敢问尊姓大名,何方人士啊?”

  古珏见旁边的小男孩眼睛不停地往烤鹅上瞟,一阵心酸,撕下一只鹅腿递给了小男孩,小男孩眼睛略过一丝神采,接过鹅腿跑去旁边吃了。“唉,”古珏心里叹了口气,“我叫古珏,是外地人,我自己也不知道我是怎么到这里的。”现在他已经有点开始接受现实了,不管在哪里活着,都比死了强。

  “我叫王五,以前家里比较殷实,小时还读过几年书,字得富,后来家境就渐渐不行了。看你的模样应该也是读书人吧,有字没?”王五呷了一口烈酒,这酒平日没有菜时还真舍不得喝。

  酒量十分差劲的古珏也象征性地抿了一口,好像并没有现代的酒辣,不过还是呛的直咧嘴。“我?字逍遥吧!人生在哪都是过,都得过得逍遥!”这王五酒量也并不似十分的好,几口酒下肚便有几分微醺:“对,逍遥小兄弟,我和你说,活着就要逍遥,有多少银子也不如老婆孩子还有咱俩手里的小酒!你猜我今天进城看见什么了?”

  见这王五都和自己称兄道弟了,古珏觉得他是真有点喝蒙了,就没把王五的话放在心上,随口问了一句:“看见什么了?”王五四下看了看,又让妇人把门关上,才把头凑近古风悄声说道:“最近世道不太平啊!今天我进城去卖果子,就在城里最大一家酒楼门前,往日酒楼生意好得很,我这果子也卖得好价钱,谁知今天那酒楼生意竟然惨淡的很!而且后来还来了好多官兵把酒楼直接就查封了!听人家说呀,是前线和辽国打了败仗,好像还要征兵呢!”

  王五这番话听得古珏这个郁闷,穿越也就罢了,还穿越到了战乱频繁的北宋末年,最要命的是北宋灭亡了自己怎么办。“王叔我正要去城里,不知道哪里地名叫什么?”“我们这个村叫做长福村,归景城郡管辖,都是沧州的地界,今天我就是去景城郡卖果子,不过我劝你还是不要去景城郡了,赶紧回家吧。”

  “回家?我倒是想回家!”古珏心里自嘲一番,“王叔我去景城郡确实有事,还得麻烦您给我指路。”不太平归不太平,景城郡怎么说也要比这长福村要好,古珏可不想一辈子待在这长福村。见古珏执意要去,王五也没有强留:“既然你非要去,我也不好拦着你,这样吧,今晚你在这里住下,明早我送你一程。”

  第二天一早古珏醒来,王五正在院子里喂牛,妇人已经把做好的干粮装进了一个布口袋了,“你醒了啊,这家里实在是没啥东西,就给你带些干粮路上充饥吧。”王五把古珏送到村口:“沿着这条大路一路往南就到了景城郡了,到了那里办完事回来还来我这里,咱俩喝点!”“恩!多谢王叔!”

  低头看了看脚上的旧布鞋,古珏无耐地一笑,毕竟自己的胶鞋在他们看来有点太奇怪了,不过王五这一家人确实很好,作为他到北宋认识的第一个朋友,还是让他很满意的。现在唯一让他不爽的是从这里到不知道多远的景城郡完全要靠这双脚!好在天气不是很热,还勉强可以接受,“就当是锻炼身体了。”古珏安慰自己。一路走来饿了就吃一块妇人给带的馍馍,古珏都佩服自己这角色转变的也太快了,而且更让他意外的是,装馍馍的布口袋里竟然有十个铜钱,应该是妇人给自己的盘缠。

  快到中午天气开始热了起来,看前方不远处有一个小棚子,旁边挑出一面旗子上边写了个“茶”字,古珏不觉有些口干舌燥,决定在这里喝口茶歇一会。

  看到古珏走过来,小二连忙迎了上来:“客官您坐下歇会吧,来碗茶?”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古珏找个位子坐了下来:“服务员,你们这茶水怎么卖的?”发现小二一脸茫然地看着自己,古珏暗暗骂了句娘:“店小二,你们的茶多少钱一碗?”小二马上换上笑脸道:“客官,咱的好茶两文钱随便喝!”“好嘞,先给我来一大碗!”

  茶水很快上来了,古珏端起一大碗一饮而尽,“爽!”拿起壶要倒第二碗时听见旁边桌两个人正在低头议论——“看来这回这战事真要扩大啊,官府开始对富商下手了,听说已经拿关家开刀了。不过那毕竟是富人的事,我最关心的还是我那城里的侄子,可千万别被抓了壮丁。”“那赶紧接出来不就成了?”“哎呦你是不知道啊,现在这景城郡是只许进不许出啊!”这时小二赶紧过来以“勿谈国事”打断了二人的议论。

  “看了这景城郡还真是不怎么太平。”古珏心想。

  付过茶钱古珏拎起口袋继续赶路,不过刚才打听过了剩下的路程已不多。刚过中午一座雄伟的城门就出现在了古珏面前,正是“横亘震四海,绵延御千军。巍峨景城郡,俯首顾流云”。古珏加快脚步,城门口经过一番盘问之后顺利进了景城郡。

  进城之后的景象却让古珏始料不及,没有一点大郡该有的繁荣场面,还算宽阔的石板路上行人稀少,好多店铺都关了门,偶尔有一小队当兵的骑着马不顾行人呼啸而过。摸摸口袋里剩下的八文钱,古珏心里算计着:“中午饭还有一个馍馍可以解决,这眼看都下午了,得赶紧找个住的地方,然后再找个工作,要不非得饿死不行。”

  沿着主路一直走,古珏第一次真正感受了又饿又累是什么感觉,太阳越来越低,脚步也越来越沉,大的酒楼大都生意惨淡不招工,小商小贩又招不起工,“看来今晚真的要露宿街头了。诶,那是......”看见前边一个大宅子门边围了一群人,古珏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去,原来是一张告示,旁边一个人念到:“因前线战事吃紧,百姓生活不易,关员外宅心仁厚,决定招府内杂役等十名,皆有赏金,特此告知。”

  古珏心里一动:“管他杂役不杂役呢,有吃有喝有赏钱,好赖先干着,总比睡大街强。”撕下告示便叩门。开门的是个仆人模样的,见古珏手里拿着告示,说了句“跟我来”回头便走。进了门古珏发现刚才的门应该是个偏门,而他们走的地方比较乱,院子里的人有砍柴的有担水的,应该是杂役区。古珏正边走边左右张望时,前边带路的人说话了:“待会见到范管家时机灵点,有例银的话就奉上去,以后会轻松不少。”“恩。”古珏应了应,也没太当回事,毕竟一个管家而已。

  二人穿过杂役区,进了一座月亮门,景色与刚才截然相反,假山流水,石子小路,亭台长廊,鸟语花香,正是员外府的花园,而他们二人的目的地正是长廊尽头树荫中一座十分干净精致的房子。通报之后二人走进房中,屋里布置大气,雕梁画栋,大堂正中一副虎啸山居图,下边一张红木太师椅,椅子上靠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这家伙不会是那个范管家吧,怎么这副尊容。”古珏心里嘀咕着。

  带路的仆人上前试探着说道:“见过管家,这人是来当杂役的,小的带来请您做主。”闻言范管家依旧闭目养神,许久才说道:“例银多少。”那仆人一听有戏,赶紧对古珏道:“带例银没,快拿出来,范管家这是点头了!”看着古珏一脸茫然,仆人悄声道:“你不会真不懂吧,带银子没,给范管家!”古珏也猜到是这个意思,他可真没受过人欺负,不过人在屋檐下,这口气他忍了。“给。”古珏拿出口袋里的八文钱。

  看见只有八文,仆人还没来得及阻止古珏,听到有钱的范管家斜眼看到古珏手里的八个铜钱,脸色骤变。

  “这下糟了!”仆人倒吸了口凉气。

  <ahref=http://www.qidian.com>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