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7 12:57:10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衍天战记
  4. 章一 落日山脉下的小镇

章一 落日山脉下的小镇

更新于:2018-03-17 13:04:45 字数:2347

  黑暗早早的降临了小镇,远处灰褐色的蒿草原,随着强悍的大陆季风,在夕阳下波浪般一起一伏。阴霾的天空预示着可能有一场暴雨,但谁都不敢说雨水一定会落下,时进八月,诡异的荒野天气如妇人的脸色,说变就变,让人无从预知。

  小镇的南面,灰蒙蒙的云团时卷时舒,逶迤雄壮的落日山脉尾麓横亘于天地之间,不时还会传来山腰间妖兽的嘶吼。据说从来没有生物能从这里翻过落日山脉,抵达南部的妖域,即使是飞的最高的鹰龙也不行。

  一队猎人拖着不多的几只猎物,疲惫但满脸笑容的走进破败的城门,按照规则,向卫兵缴纳了十分之一的猎物后,蹒跚向街道走去。猎人们今天很满意,猎物虽然不多,但还好没有碰到凶猛的野兽,更没有妖兽,所以也没有人受伤,而且这几只猎获的草原棕狗,够他们半个月的生活开销了。

  稀稀拉拉的房屋上空,开始飘起炊烟。小镇的生活节奏缓慢而宁静,不时有光着屁股的孩童嬉戏打闹着穿过并不宽敞的街道。

  何希坐在锻造铺的屋顶上,啃着燕麦饼,惬意的注视着小镇的一举一动。

  隔着一条街的酒馆里仍然喧嚣吵闹,那也是全镇最热闹的地方,何希却不曾去过,老师说:小崽子太小了,不适合喝酒玩女人。

  何希是孤儿,他已经记不清是哪一年哪一月,父母被矿难夺去生命。当某一天强烈的阳光刺的他眼皮发痛时,他发现自己被老师从矿坑里挖了出来。

  老师姓方,叫方山,是落山镇的铁匠,用他自己的话说:“锻造师!懒得去大城市的公会注册而已!”

  老师常说:“救起你的地方,叫做九龙腾,九脉通幽之地,后来有一条龙脉塌陷了,就改名字为八龙腾。那可是个极有来历的地方,从前是东土大陆上最大的矿,挖出的金属连帝国的将军都喜欢来购买。我当年想去采矿,碰碰运气,没想到却捡到你。”老师啐口吐沫,继续道:“真是见了鬼的运气!”

  老师是个好人,带着当时四岁的何希回到落山镇,一住就是十年。老师也是个酒鬼,一到傍晚就关门停业,然后直奔酒馆,最后在深夜时酩酊大醉而回,躺下后还会不停絮叨:“知道这镇子为啥叫落山吗,因为你老师我叫方山,方山落难在此了,懂吗?哈哈哈哈!小子,好好学锻造,师父将来带你去烟波城,混个锻造师的名号,然后娶城主的女儿当老婆······”

  何希翻个白眼撇撇嘴,拿打铁时擦汗用的毛巾给方山擦把脸,看着他依然魁梧的身体和鬓角的白发,唏嘘的叹口气。

  深夜的落山镇,安静的比自己苏醒时的矿洞还可怕,只有远处的野兽吼叫声,能带起熟睡的人们的浅浅噩梦。

  按理说,外面荒野中野兽横行,不时还有妖兽出没,小镇的城墙又破败,这里早该沦落兽口,或者被过路的盗匪团劫掠才对,但十年过去了,小镇依然平静。何希把功劳归结于:镇守大人的强悍武力!据说镇守大人早年曾在大城市做过城防军小头目,身体修炼的强悍,按照帝国官方的实力等级划分,属于灵脉境。何希经常看到镇守大人背着他那把据说斩杀过妖兽的厚背大刀,带着十来个卫兵,顺着小镇的两条街道骄傲的巡逻。何希小时候对此充满向往,想着哪天镇守大人可以看中他,收他为徒,可是这个愿望至今没能实现。更加可惜的是镇守没有女儿什么的,不然入赘做女婿也不错。

  何希不知道什么是灵脉境,问方山时,方山也不说,何希就调侃道:“你不是说你是很厉害的锻造师吗,只是没去什么公会注册,怎么连什么是灵脉境都不知道?”

  方山憋红了脸,瞪着何希,“放屁,你老师我会不懂,只是你还太小,懒的告诉你,快滚,到王二爷那儿打酒去!”

  何希觉得方山是在吹牛,包括那个似乎很厉害的锻造师称号。他从没见过方山打造兵器,连把匕首都没做过,但是他做的农具结实耐用,在镇子里口碑不错!

  方山常说,照着何希目前的学习速度,再过个一年半载的,就可以出徒了,到时候为师教你真正的锻造。何希不信,他没见过真正的锻造师什么样,但起码知道,称为“师”的,绝对不会像方山这种落魄邋遢样!

  何希从六岁开始跟随方山挥锤打铁,至今八年了。开始的时候,他用的是铺里最小的锤子,也就四斤左右,方山当时以看怪物的眼神看着他半天,然后拿了十斤的锤子给他试试,然后直至十八斤,才告一段落。方山说:“有两点很奇怪:一,你在火炉边打铁,不出汗,二,你力气大!”

  何希也说不清是怎么回事,在炉火旁,他没感觉热,反而很舒服,锤子入手时,他觉得很亲切,好像金属在告诉他怎么用力最契合。从那时候起,方山让他挥三十斤的铁锤,习惯了重量后,一路上涨,直到现在,何希十四岁了,可以挥舞一百八十斤的铁锤。每次看何希挥锤时,方山总是奇怪的看他一眼,然后叹口气,何希也总是白他一眼,“天赋懂吗,羡慕吧,没有用!”

  方山总是让他做最基础的打铁的活儿,铁矿石融炼,去除杂质,然后锻造成基础的铁胚。落山镇后面有一个小型铁矿,产的矿石杂质很多,往往一米见方的矿石,去除杂质后,剩不下三分之一。但是这个铁矿却是落山镇的主要经济来源之一,每次有商队经过时,铁矿石和粗酿的“暮色莱斯”葡萄酒便是小镇里唯一拿的出手的交易物品。

  有时候何希感觉,铁胚再多锻造一会儿,可以锻造的更精炼,更致密,他问过方山,而对方总是以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骂道:“败家子,更精炼了,也更小了,一块铁胚做不了一把镐头,你让咱们师徒喝西北风去啊?”

  某一天何希不服气,偷偷把一块铁胚烧红,然后锻造了二个时辰,硬生生把半米见方的铁胚锻压成手掌大小,何希掂掂分量,与相同体积的铁胚相比,重量何止增加了一倍,随后他满意的将作品放在货架三层。几天后某个邻居来修补铁器的时候,方山顺手拿了那块铁胚,然后一把没拿住,砸在了脚面上!为此方山拄拐一个月,何希也被罚了一个月的两人份工作!至于那块铁胚,则被方山吊起来,悬在何希打铁时用的铁拈的正上方,每次看到,方山都会坏坏的笑,诅咒那根绳子早些断掉!

  “平静的生活是人生最奢侈的享受!”有时候方山喝多了,会发点感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