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01:54:21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问天乱国策
  4. 第一话:胡天之名

第一话:胡天之名

更新于:2018-03-16 12:23:15 字数:1479

字体: 字号:
  2011年,躺在床上的胡天今天20岁了,1米80的身高,生的肤白貌美,天见尤怜,是的,这是形容女人的词语,但是在胡天那几乎病态的白皙和精致的外貌下,这么形容一点都不过分,天生“小白脸”一个,大学里曾有女子上前问他为何如此白皙,他的回答很简单,“从小饿的。”接着自己笑的阳光灿烂,别人都以为他是开玩笑,可是在他的笑容下,那双眸透出了不易察觉的一抹悲哀。

  胡天父亲早逝,就在他出生的第二天,他父亲看着怀中的婴儿,起名曰:胡天。但其父后面的一句话,却让病房里的所有护士惊掉了下巴。“单名一个字天,胡天,希望你以后长大,连老天都能给你糊弄过去!哈哈哈!”随后笑声截然而止,他父亲因病去逝。因为治病,其母可算借光了所有能借钱的朋友,致使胡天从记事的那天起,就知道何为家徒四壁。

  其实胡天之父,胡文川是胡氏集团胡家3子,但是从小太过聪明狡猾,不被家人所喜,后来成天在外鬼混,挥金如土,但也说一不二,直至认识了胡天之母,因为这个门不当户不对的老婆,跟家族划清界限,两袖清风的这么出来了,老死不相往来,也算是个风流潇洒的人物。后来为家操劳,开了一个小公司,但是处处受胡家制约,最终得病,一病不起,直至逝世。

  胡天家,穷,真的穷,就连他现在躺的床、房子、甚至电视都是租的。人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这话不假,胡天自记事起就特别懂事,可能因为其母带着他过着颠沛流离的日子,一张嘴能说会道,张的又俊秀,15岁那年,一张嘴骗的一所私人高校女老板心花怒放,竟然免了他2年的学费,真应了其父之言“连天都能糊弄过去”。后来考上大学,但其母却从没给过他生活费,他在学校摆过摊,卖过酒,就连盘子都洗过,他的至理名言就是:钱!是靠糊弄来的。

  虽然他会糊弄人,但是也跟他父亲一样,一言九鼎,这也是他所谓行走江湖的根本。此时的他躺在家里的床上不停的哀声叹气,因为朋友约好为了庆祝他20岁生日,十来号人去洛阳龙门石窟旅游,答应了就要做到呀!可是钱从何来?才交的学费,自己口袋里空的都能养花了。他翻了一个身,一双秀眼乱转,“钱!钱!钱!!怎么才能最短时间搞到一笔钱呢?摆摊?不行,太慢了。打工?不行,一个月才发一次工资,后天就要走了。当牛郎?呸呸呸。。好歹我也是文化人。卖肾?。。。”各种想法,在他脑子过着,却没一个行的通的。

  这时房门打开,一个美艳的妇女端着一碗面进来了,子随母像还真没错,胡天的母亲杨氏40来岁,虽然没有什么奢华的衣服衬托,但气质样貌都是一等一的。“儿子,吃面了!”杨氏笑看着胡天,一笑果有倾城之力。

  胡天立马从床上跳了起来,来到桌前,看着碗里的面,咽了咽口水,虽然自记事起,家里穷,但每次他过生日,其母杨氏都会为他煮这样一碗有肉有菜有鸡蛋的大碗面,这是亲情,面只是形式而已。

  胡天刚要开动,这时电话响了,他看看手机,想了一下,他拿着手机走到厕所,关上门,“喂?黑子,我知道,钱我会想办法。。。。去!我当然去,我说话何时算过话,噢不是,何时不算话了?。。。就这样。。到时候见!”

  关掉手机,他揉揉脸,将皱的快成倒八字的眉毛抹平了,一脸笑容的从厕所出来了。“妈,朋友的电话,一些小事,烦死了,我吃完面要出去一下。”杨氏看着他,什么都没说,眼中却尽是怜惜。发了会儿愣,然后回到自己房里去了。

  胡天三下五除二的将面吃完,很自觉的将碗筷洗净放好,“妈,我走了!”

  刚要出门,杨氏拿着一件衣服追出来,“外面天冷,穿上。”说着就给胡天套上外套,然后转身就回屋了。“奇怪了,老妈今天怎么了?”胡天抓抓头,但是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怎么凑钱出来,实在无心想其他的,就没放在心上。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