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19:28:49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上古神器之剑宗
  4. 第一章 姓氏图腾和遗孤

第一章 姓氏图腾和遗孤

更新于:2018-03-17 21:40:16 字数:2090

  唐咸亨元年六月初九,伴随着一道闪电劈开夜空,山林中的一间茅草屋内,一个男婴呱呱坠地,文轩和惠素心夫妇抱着他们刚出生的孩子,都流下了苦涩的泪水。“轩,我真舍不得丢下他。”“素心,这是他的命,我们总不能带着他一起去死啊,如果他有幸活着长大,那才是我们的希望。”“那你就给我们苦命的孩子起个名字吧。”“好,希望他长大后能如这山林中的清风一般化养万物,不熄不灭,我们就叫他文清风吧。”惠素心看着怀中的婴儿,默默地念着:“清风,清风,你一定要平安长大。”婴儿的眼睛还未睁开,只是偶尔挥舞一下小胳膊,完全感受不到来自于父母的担忧与期盼。“素心,我们必须要准备动身了,再晚怕就来不及了。”“等等,轩,让我喂咱们的孩子一口奶吧。”惠素心解开有些破损了的衣衫,将**慢慢喂进婴儿的小嘴里,小家伙一叼到**,就马上如饥似渴地吃起奶来。文轩看着儿子奋力吃奶的样子,更是心中发酸,不禁闭起了双眼。待孩子吃完奶,文轩从怀中掏出了一枚青铜印章,用火烧到通红,之后咬了咬牙,一手从惠素心怀里抱过孩子,一手将烧得通红的青铜印章向婴儿左肩胛骨处按了下去,立刻便有嗞嗞声想起,接着就只听一声声婴儿的啼哭声响彻云霄,穿透密林传向远方。婴儿的身上多出了一个血印。“他是我儿子,是文家的后继之人,他必将终身烙上我们文家的姓氏图腾,并完成我们文家世代守护神器的使命。”文轩将青铜印章放入水中冷却,之后从衣襟里掏出一块绢布,咬破手指,在绢布上写下血书“吾儿文清风”五个字,之后,用绢布包裹其青铜印章,一并放入婴儿的襁褓中。忽然,文轩的右耳动了一下,随之眉头紧锁道:“他们追来了,我们赶紧走。”惠素心点了点头,双手抱起孩子,便和丈夫一起匆匆离开茅屋,向有溪流的地方奔去。刚下过雨,又是深夜,山林间的道路十分泥泞难走,这也给追踪他们的人制造了障碍,拖延了不少时间。文轩夫妇抱着孩子,施展着轻功,一路狂奔至溪边,将之前早已准备好的一条小木船拖出来推到溪流中。惠素心颤抖着将襁褓中的婴儿放入船中,此时,婴儿已经睡着,看来小家伙似乎也清楚自己命悬一线,应该隐藏好自己。文轩将一只手搭在儿子的小小额头上,并开始施展内功心法,在孩子的身上刻下心印。之后,他终于狠心地将小船推离了岸边,让小船随着溪流向山下漂去。惠素心痛心地用双手捂住嘴巴,泣不成声。文轩难过而无奈地紧紧抱住妻子的身体,仰天长叹。“为了我们的孩子和使命,我们必须要用命去搏一次。”文轩坚毅地对妻子说道。

  “快,他们在那边。”一个黑衣人头目指挥着身后十几个黑衣杀手向文轩二人的方向追赶着。文轩夫妇为了给他们的孩子争取逃脱的时间,便引着追杀者往山顶上跑。

  在高耸入云的山顶,此时刚好出现了最美的日出景观。在文轩和惠素心眼中,这景观是壮美的,亦是绝决的。

  “姓文的,你们若是把东西乖乖地交出来,再自废武功,我就留下你们的性命。”黑衣人头目阴冷的口气如同地狱的催命使者。然而,文轩和惠素心的脸上却看不到丝毫的畏惧和胆怯,不但如此,二人甚至还深情地望着对方,面带微笑。“素心,今生能与你相识相知相守,我文轩此生足矣,虽短无憾。”“我惠素心今生能嫁与你为妻,也此生无憾。”“那素心就陪为夫一起跳下这悬崖,来世再做一对恩爱夫妻。”“好。”二人说完,便无怨无悔地携手冲入了云端,消失在所有黑衣杀手们的眼前。

  山脚下

  “裴公,我们已经在这河边等了三天三夜了。”梅苍苛担忧地看了看身边的儒衫老者说道。“这么多年来,文家只求过我这一回,也只给了我这一回报恩的机会,我焉能轻易放弃?”儒衫老者捋了捋胡须说道,神情也颇为担忧。“听,什么声音?”梅苍苛是有内功功底之人,耳聪目明,“好像是婴儿的啼哭声,对,没错,就是婴儿的哭声,可这荒山野岭的,怎么会有婴儿呢?”“走,你快寻声带路,咱们去看看!”儒衫老者顿时兴奋了起来。梅苍苛前头领着儒衫老者寻着声音来源一路找去。“裴公,快看,那边有条小船,婴儿哭声就是从那里传过来的。”梅苍苛拉着儒衫老者迅速向小船奔去。果然,他们看到了一个婴儿裹于襁褓中不断地啼哭着。儒衫老者抱起婴儿并在襁褓中发现了青铜印章和绢布上的血字“吾儿文清风”。儒衫老者紧了紧怀中的婴儿,又向山上望了望,沉声道:“看来,我们已经等到该等的人了,走吧。”长安城郊外

  “人呢?”头戴虎首面具的男人问道。“启禀主人,文轩和惠素心二人一起跳崖了。”“什么?跳崖了?”虎首面具下一双鹰一般的眼睛不经意间流露出一抹哀伤,但很快就又被冷酷所遮盖,“东西呢?”“启禀主人,东西没有找到。”“废物。”“属下该死。”黑衣首领带着身后的所有黑衣杀手齐齐下跪叩首。“文轩不可能就如此轻易地寻死。”虎首面具人肯定到。“属下在追踪到山顶之前,曾听到过婴儿的哭声。”黑衣首领回忆说。“婴儿?她果然还是为姓文的生下了野种。”虎首面具人渗透出更加狠毒的目光,“婴儿是男是女?”“属下不曾见到过婴儿,所以不知是男是女。”“那你们这群废物还不赶紧去找,无论是文轩惠素心,还是那个婴儿,我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是,属下遵命。”待黑衣人都退下后,虎首面具男人不断沉声念叨:“婴儿,婴儿?一切的答案都在那个婴儿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