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8-18 16:36:17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走不出去的故乡
  4. 引子

引子

更新于:2017-04-21 10:59:24 字数:3254

字体: 字号:
走不出去的故乡目录
共2章
  这是小镇通向外界的唯一站台。走下站台,我伸了个懒腰,朝四处望了望,街道上人来人往,非常热闹,奇怪的是连一辆车都没有。过了一会,有一辆出租车开到旁边。

  我上去问“到江雨村去吗?”

  “去,这个镇上的任何地方都去!”

  “好,送我到江雨村9区!”

  坐上车后,我闭上眼睛,头有点晕。有五年了,一直没回来,全家搬到市里之后,家里的东西全由邻居照看。几个月前,生了场大病,恢复之后医生建议找个清静的地方休息一段时间,跟家里人商量之后,决定回老家休养,带了些日常用具就回来了,因为我怕煮饭,所以还带了几大箱的泡面,坐车的时候其他人还以为我开商店的!

  “哎,师傅,问你个事,怎么这满大街的就只有你一辆车,连自行车都没有啊?”

  “哦,这是镇长下的通知,全镇所有车一律上交,有事就走。这不,这镇上每个角落我都去!”

  “为什么啊?”

  “领导们提倡环保,绿色生活,大家都习惯了。哎,到了。“

  刚下车,邻居老王就把钥匙拿来了,到房子里看了下,还能住,就是屋顶要修一下!

  正整理东西的时候,隔壁的芬姨拿着几条被子过来了。小重啊,这个是给你铺在下面的,这个是盖的,现在天气不太冷,先睡着,等过段时间,在拿两条厚实点的过来。你家的被子就别用了,都搁着好几年了。

  好的。谢谢啊,芬姨。你看,我还没想到这个呢,你想的真周到。

  跟你芬姨客气什么啊,你妈在家的时候,我们关系最好了,你一个人回来了,我还不得好好照顾你啊!对了,这次回来待多长时间啊?

  本来想多留些时间,但是又没什么人玩,可能个把月吧,恢复的快的话可能更短,所以没带什么东西回来!

  怎么没人玩啊,你还没出去转转吧!南边小浩小兵他们都回来了,以前你们不是老在一起玩吗,正好都回来了,就趁这个机会好好玩玩。

  真的,现在他们怎么回来了,有好几年没看到他们了,过年也没聚到,等我弄好了,找他们去,唉,真的太久没见到了。

  你啊,出去就把这里忘了吧,你收拾着,我去叫他们,前段时间还说到你们这帮小鬼很久没有在村里一起闹腾呢?

  没过多久,就听到外面有人大叫,小重啊,小重啊!跑到外面一瞧,南边的儿时玩伴几乎全到了。

  大林,你怎么也回来了,我们上初中那会你就搬走了,小浩,阿听,你们都在啊,怎么这么巧啊,咱们有好几年没见了吧,太好了,快进来。

  还说呢,臭小子,我们回来一年多了,就只有你,过年都没回来。

  好了,今年过年,我肯定回。

  虽然有些激动,但是毕竟几年没联系了,简单说了些各自的情况后,就没什么聊了,他们看有些尴尬,也就告辞了。

  又过一会,芬姨又来了。小重啊,到芬姨家吃饭吧,你一个人冷锅冷灶的,就别开火了。不了姨,我不饿。我还有些东西整理一下,就不吃了。

  傻孩子,到饭点了,怎么也点吃点,这回来了,别反而瘦了。

  正在说着,老王也来了。孩子他芬姨,你也在呢!小重啊,走,到王叔那喝两杯。

  老王,没看到我在吗,我先来的,你回去吧,小重去我那,要找人喝酒,找我家老李,人孩子能和你们这些老酒鬼一样啊!

  行,那我回去了,小重啊,晚上去我那!

  哦,谢谢啊,王叔。

  傻孩子,跟我还客气!

  芬姨家的菜很丰盛,几乎全荤的,非常油腻。我胆囊切除了,平常稍肥一点的都不碰,回家后狠狠的泻了,幸好吃的不多。

  收拾完了之后,我想了想,觉得有些奇怪,小浩他们,曾经发誓死也要葬在外面的,连他爸爸过世都没待几天,怎么这次回来这么久。还有大林,他已经没有亲戚在这了,也回来了。芬姨以前吃素的,居然今天大口大口的吃肉。王叔很小气的,过去从来没看到他请人吃过饭,连借他几颗葱都记着的。好像什么都不一样了,但一切又发生的这么自然,我对自己的印象有了怀疑,是我记错了吗?

  下午到房顶上看了看,主要是很多瓦片碎了,里面的苇也烂了,找村长借工具的时候,他让我别急,等过两天上班的人休息了,一起过来帮我修,人多修起来快!

  从村长家出来,我就到处转了转,虽然我们这离县城很远,但居然有不少的厂在这落了户,几乎涵盖了平常的日用商品,看来故乡的人生活很惬意啊!

  转到十区那,远远看见几座特别的房子。我们这的住房就是普通的三上三下的楼房,连外面贴的瓷砖都差不多。这几个房子明显是经过设计的,有一个远看很像教堂的样子,圆的房顶,上面还有个尖的头,最尖上是个十字形的避雷针,走近了才发现其实是座五层的楼房,外围的院子很高,全部用实心砖砌的,大门也是实心铁门,从缝隙里看进去,院子里草很高了,只能隐约看到房子的样式很像是平常医院的格局!我很纳闷,这是经营不擅的医院吗,那个屋顶也太特别了吧。这们想着的时候,已经到了另一个房子旁边,开始还以为是以前的三间式的青砖房,绕到前面时,我吓一跳,没有谁家会把房子弄成这个样子吧,直接看不到门,窗子也没有,完全是建的密实的,前面中间门的前面两三米的地方,砌了一堵墙,两边还延伸出来各一面墙,中间空的地方用两根柱子支撑着,我虽然不太懂风水,但这太明显是坟墓的建筑风格啊,突然打了个冷颤,我快步离开那,也没心思再看其他特别的房子了,太诡异的建筑了,什么人会住那啊!

  走到一个厂名是特色风味小食的长门前,我记得芬姨说她儿子小磊在里面上班,就想进去找他,但那个门卫死活不让我进去,说是生产重地,闲人勿进。这算什么重地啊,无奈之下让他帮我叫一下小磊,也不行,上班途中禁止离岗。

  那你们这工人厕所也不能去喽,就几分钟好了。

  厕所在车间里,工人都穿着特制的工作服,脱了穿要很长时间,要找他,到外面去,等他下班了在说。

  行!那我在这等他总行了吧!我等他下班!

  不行,工厂外围50米之内都是生产重区范围,看见没,那有个凳子,就那,等人去那!

  别太过分啊,人家高度机密的厂房外也没有50米内不允许靠近啊,你别跟我乱得瑟,我就在这等,哪也不去。

  好家伙,他直接叫了两个人,把我架到凳子那,我心里啊,那个憋闷啊,正想跟他们干一架,铃声响了,工人纷纷从大门出来了。又不是学校,规模看起来也没多大,搞得跟打仗似的。

  我正想着呢,有人叫,重哥,重哥,我瞧了瞧,远远有个人跑过来。

  小磊,你怎么知道是我啊?

  嗨,保安说的,你家隔壁的小重回来了。

  他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我也没说是谁啊,既然认识,干嘛还撵我走啊?

  我们这就这么大,有谁会来了,还不都传开了啊。你别怪他,我们这里厂子的规定是有些跟其他地方不同,但其实人很好的。以后熟悉了就好了。

  问你个事啊,十区那边几个房子什么时候建的,怎么还有个跟坟墓差不多啊,刚刚吓我一跳。

  你去那了?以后别去了,我们晚上都绕路走。

  什么意思啊?

  那几个房子是一个以前在这投资的老板捐建的,有小医院,幼儿园,老年活动室,最特别那个是配电间,听人说那下面埋了很多打仗时死的人,地方很凶,所以建的时候特意请人做过法,那配电间下面埋的最多,所以建成坟墓样,里面还有个台子专门供着呢。后来连续有三个配电员在里面触电死了,就封了。其他几个房子都出过事,所以也没人去了,就空着了。还有人说有时半夜看到里面有灯亮,隐约有声音传出来。

  意外可能是建的时候没好好检查留下的隐患吧,哪有那么邪门啊,我专业就是土建,有机会进去看看。

  别啊,重哥,真的不能进去啊,听说那三个配电员死的样子很可怕。

  好了,不说了,现在就回去啊?

  对啊,也不早了,等天一黑,就没什么人在路上了,我们早点回去吧,我妈肯定做了很多好吃的。

  经过十区那,我又远远看了下那几个房子,天稍微有点暗了,这时候的房子是有点邪气。我打定主意,过几天,做点准备,我一定要进去看看。

  说一下我们这的布局,整个江雨村有三十个小区域,是由四个大村子合并的,所以分布很乱,我们九区处在中间,但是四面环水,只有一条大路通往外面,就在十区的北边,而厂区在十区的南面,所以上班的人一定要经过十区,但可能这几个房子留给人的阴影太重,其他人都从北边八区那转到河边再回九区,现在这条路上只有我们两个。

  晚上芬姨又让我在她家吃饭,回到家照旧拉的天昏地暗,到上床睡觉时我都快虚脱了。

字体: 字号:
下一章
走不出去的故乡目录
共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