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15:49:08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北荒
  4. 序 坐忘

序 坐忘

更新于:2018-03-16 14:27:41 字数:3715

字体: 字号:
北荒目录
共2章
  第一章北荒幽暗重黎独明序坐忘北荒天寒,朔风猎猎。漫漫云海如野马奔腾,怒涛乱起。空桑山地处北荒之中,怪石密布,奇峰万千,或直插云表,与天争高,或瘦骨嶙群,凄厉如鬼,或草木阴森,呼号如魔,或珠光宝气,琼楼散缀,森罗万象,神态殊异,不可胜状。坐忘峰居处其间,如一炳钝剑,闷头不语。峰上无草无木,无花无果,唯有一株不知何时的椿木,四仰八叉,横卧峰上,闲散舒适。树旁一位老者,破衣烂裳,冥然兀坐,这一坐便是八千多年,任凌冽罡风吹过,不动丝毫。空桑山地处北荒之中,山下的重黎城更是控呃大荒北部的重镇,北荒的大能无数,巫妖遍地,往来其间,多如不周山的灵草。然而却无几人知道,在这坐忘峰上,趺坐着这么一位老人。这一天,老人忽然睁开双眼,向峰下望去,透过无重迷雾,但见空桑山下,空桑之水浩淼无垠,如银河匹练,望东而去。岸边烽烟处处,生灵废绝。远处那重黎城,残败不堪,伤痕累累,如一头将死的狮子,不复往年威势。叹息一声,便不再看。只留下一句喃喃呓语,盘绕在坐忘峰上,随即被滚滚翻卷的云涛捻碎:“终于,还是无法避免么?”第一节重黎几个月前,妖历三万四千九百二十一年,十月六日。空桑山下,空桑之水从落霞峰坠下,在重黎城外与西处而来的白水汇集,水面顿然宽大,恣肆浩荡,横无际涯。巨日西斜,两岸草木摇落,连带着空桑山,入眼璨金赤火,煞是惹人。这本是极好的景色,然而两岸的断壁残垣,野火焦土,却一点点的将这里的美感一点一点剥净。只有重黎城,虽然历经劫火,伤痕累累,但那依山万仞,睥睨天下的气势,依旧宣示着昔日北荒重镇的威严。重黎城外城城头,一个火红衣服的男子萧然独立,望着城外浩淼无垠的流水,负手冥思。身边不时有些小妖走过,都会对他躬身行礼。偶尔也有一两个小巫,却不抬头看他,小心翼翼地低头走过,这并非出于敬意,这十年的兵连祸结,任哪个也难对他抱以敬意。不多时,天边一道绿影闪烁,初时如碗大,须臾似尺长,眨眼间到了男子眼前,亮出一个垂髫少女。她咯咯一笑,清脆的声音响起:“大兄!我来看你了,三年没见,有没有想我?”说话间,扑进了男子的怀中,感觉到男子身上的气息有变,惊呼道“大罗金仙巅峰?!大兄,你修为又精进了!”那男子低头揉了揉少女的头发,淡然的脸上,露出宠溺,笑道:“你要是能耐得下性子,迟早也会到这一步。不说这个了,这么快就回来,可不是你的性子啊,是不是在道兄那儿又惹麻烦了,逃了回来?”感觉到少女身子一滞,刮了刮她的鼻子,“还真惹麻烦了,说吧,这回又做了什么?”“哪有啊,人家……人家不过就打了几个人参果,种到我的洞府嘛。谁知这些破人参果,一个两个的趁我不备,扭腿就跑,最后却被两个破石头给吃了,这两个小子,下次要让本姑娘碰到,非让他们把连皮带肉地吐出来。”“几个?怕不是十几个吧?青瑶,不是我说你,这人参果树可是镇元道兄本尊肋骨所化,也算是道兄的骨肉同胞,宝树通灵,岂是凡品?这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再三千年才得熟,短头一万年方得吃,似这万年,只结得三十个果子,等闲巫妖吃了,立长四五万年寿数,便是那通灵石头吃了,也能开慧化形。你私打了些个且不算,还让两个被那石头叼走,可不是……”还未说完,见得那叫青瑶的少女瘪起了嘴,于是调转语气,“不就几个果子么,打了也便打了,道兄这点面子还能不给我?他要有什么说法,只让他来见我。天要黑了,此处不是说话之地,走,我们回家去。”说吧,手掌轻挥,一道金光闪现,迎风大涨,化作一个须弥飞舟。青瑶展颜,嘻嘻道:“还是大兄疼我。”登上男子的须弥飞舟,到得一处阁子,两人坐了下来,飞舟顿时腾空而起,向空桑山飞去。烈风吹拂,带的他们衣带飘飞,少女那灵精的眸子,四处乱看。此时的北荒,金乌西落,夜幕降临,大好山河为之一暗,唯重黎城却华光浮动。只见她背倚空桑山,以内城城主府为中心,各种仙火浮起,空中火,石中火,木中火,三昧火,寒冰火,或红或白,或黄或蓝,五光十色,散缀闾阎,辉明琼楼,与飘渺的仙气混杂,与无垠的浩淼辉映,扶摇闪烁,壮丽之处,一时掩住了两岸的瑟瑟荒烟,废石焦木,独立在北荒之地。“逛遍整个大荒,还是这重黎城最美。”“那是当然,重黎城可是大荒有名的光明之城。”“好奇怪哦,这光秃秃的北地,怎么会有这么一处地方?”提起这个,男子眼眸闪闪发亮,“谁叫你天天没心没肺地四处疯,连这北荒重镇怎么来的都不知道。这座城池的诞生,可是跟一个巫族大能,大有关系。”听有故事可听,少女的眸子一时亮了起来,坐近男子,从须弥镯中掏出一把丹山灵子,递给男子,见男子不吃,自顾自嗑将起来,“巫族大能?那是谁?”男子望向渐远的重黎城,眼中复杂莫名,道:“重黎。”“重黎?大兄,你莫诓我,我虽然不曾认得几个巫族,但是巫族大能,个个威震洪荒,谁人不知,那个不晓?却不曾听过一个叫重黎的。”“天下大能,多不胜数,你一个小娃娃,如何能够尽知?你大兄我是先天第一缕红云化形,算得这方天地的老人了,也不曾将这方天地的奇妖异巫,尽数知晓,你才多大,又如何能……”“好了,大兄,不要再卖你的老资格了,你说我是小娃娃,可是我也一千多岁了,能不能别摆个夫子模样。你就说说这重黎的事。”“也罢。那我就给你说说这重黎城的故事。”轻轻一笑,继续说道:“当年龙汉劫起,三族混战的事,你该知道吧。”“那是自然。”“当年的三族大战,使得洪荒大地备受摧残,曾经的西荒富饶之地,沦为贫瘠之所,许多巫妖四处避难,你大兄我也跟着来到这穷发之北。然而天不遂妖愿,因者那场混战,天地元气震荡,这天寒之地,更是变得寒极,无数巫妖,不曾被三族抹去,却一个个地都冻死在这无尽北荒。”说到这里,似乎是想起当年的惨烈,男子露出一丝不忍之色。原来这红衣男子,叫做红云真人,在这北荒,也是一个鼎鼎有名的人物,他是先天第一朵红云化形,只千余年便修到金仙境地。万余年前,三族大劫起,红云真人与挚友镇元子、准提,接引相携闯荡洪荒,那一手九九红云散魄葫芦,销骨散魄,端的是巫妖皆愁,创下了偌大的名头。而身边这位青衣女子,乃是一先天灵根蟠桃树。一日红云真人遨游东昆仑青埂峰,见得满天云海,却是心怀大开,便坐在峰巅为峰上有灵之物一番讲道,却使得这蟠桃树化形,化作一垂髫少女,红云真人心下一动,觉得有缘,便认作妹子,以昆仑青埂峰瑶池为名,取名青瑶。在红云真人悉心教导下,青瑶修为极快,短短几千年,便入金仙之境,借着红云真人的名头,开始闯荡大荒,各地巫妖,也都给几分面子,于是名头渐响,人称青瑶仙子。察觉到红云真人情绪低落,青瑶仙子,轻声道:“然后呢?”“然后?那时巫族跳出了个大能,也就是重黎了,他不忍苍生涂炭,独身一巫,冒死潜入南荒不死火山,盗得灵火,历经九死一生,最终逃回北荒,传火种于空桑山下,拯救了万千生灵。”“不死火山?那不是凤祖栖居之处么?”听到不死火山,少女的口气有那么一丝不自然。“咦,你竟然还知道凤祖,看来这几百年的游历也不是毫无益处。那凤祖得知火种被盗,勃然大怒,追杀重黎大半个洪荒,奈何重黎性子虽然急躁,天生却是一个逃命好手,虽然蒙受重创,还是被他险险地逃过一命……”“那凤祖那时该是准圣巅峰的大能了吧,能在凤祖手下逃得性命,这位重黎当真厉害。”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恐惧的事情,少女脸色有点发白。拍了拍少女的脸,红云轻笑道:“看来八百年前,那个偷入南荒栖梧城的女修就是你了?以后切莫如此了,不然便是我也护你不得。”“知道啦,大兄你真啰嗦。你继续说这重黎的事。”有似乎不愿意再在南荒上有过多牵扯,少女催促红云继续讲下去。红云笑笑,并不纠缠这个,继续说道:“重黎因为盗得火种,活得巫妖无数。众人感动其心,在四荒各处搜罗奇石神木,于这空桑山下筑城,以重黎为名,送与巫族,以报大恩,这便是最早的重黎城了。重黎因为不爱拘束,与祖巫们商议,将此城甩与大巫夸父,自己则改名祝融,不知何往……”“祝融?重黎竟然是祖巫祝融?!”少女惊呼一声,被这段秘辛惊得口不能闭。“不错,他就是祖巫祝融,那时的他,刚在洪荒出头,风华正茂一少年而已,谁曾想就短短十万年,却成长成为洪荒的一方巨头。”想起自己的修为迟迟滞在大罗金仙境界,不禁有些索然,摇了摇头继续说道:“夸父遵照祝融的意愿,对往来的众妖甚为优容,从此重黎城虽然为巫族在西北荒的重镇,也是大荒中几个罕有的不甚为难妖族的地方。有个巫族的家伙,提起重黎城,总会说‘北荒幽暗,重黎独明’……”“北荒幽暗,重黎独明”,男子想起了一名大巫对他的夸赞之语,忍不住一沉默起来,这名大巫不知道,正是这份光明,引来无数妖族的觊觎,也包括他红云,想到这里,红云望城主府方向望去,眼神晦暗莫名:“城池岿然,世事沧桑啊……帝君阿帝君,我们的所作所为,真的对么?”城主府蔚然独立,烟光无数,或大或小,流连其间,不愧是重黎城第一胜景,这里曾经是重黎的居室,也曾是夸父的住家,现在,则是那个人在洪荒的下宫之一,还记得当年自己追随他四处征伐,只为一个天下大同的梦,那是何等的激动人心,现在,这个梦依然在继续,只是大家都已身心疲惫了。红云的异常,并没有被少女发现,此时的少女,正在消化重黎就是祝融这个惊人的消息,一时显得呆滞,想到了八百年前那段往事,眉毛不自然地抖了抖:“原来是他,有意思。”
字体: 字号:
下一章
北荒目录
共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