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3 08:24:01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月师
  4. 第三章 有间

第三章 有间

更新于:2018-03-16 21:54:12 字数:2474

字体: 字号:
  第三章有间

  一番新雨洗去尘,雨过之后南州才算真正迎来了属于初秋的一点凉意,顺冒着袅袅青烟的烟囱,顺半开半掩的窗户,飘到人家里,舒服又惬意。

  村子西面不多路程有一座小山,不十分高却是树木丛生,葱葱茏茏的,雨过之后更是兼备了盛夏之绿和初秋的透亮,甚是好看,而山顶上有一座小道观,并不拒客但大殿内却是一无道门祖师,二无地方神明也是让人无语,故而无人问津,平时只有些小道士下山采购些,倒也融洽。

  白萋停下脚步来,看着眼前简单朴素的院门和其上摆的倒是很正的牌匾,微微喘息,脸上带着微笑,抬步迈过门槛,进到其中,而已在其身后的牌匾上颇为随意的书了三个字——有间道。

  青砖铺地,也不知有多少岁月,整整齐齐的,几间小屋两边排开,角落里摆了些清理用具,一块空地上十数个小孩站的整整齐齐地朝着一个白衣青年,在晨曦之中打着些像是强身健体用的拳法,搭上四周绿树环绕头顶上天空湛蓝,其中便充满了惬意与生机,或者说,灵气。

  白萋迈步进来,眼见此景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一时间眼清目明,心想着环境倒是比丹房强了不少,愉快地往少年那边过去。

  “收!”

  领头那人站在最前端浑身笼罩在阳光一下看不清面孔,却是朝着门口,看到了白萋进门,也是这套拳已打了一个来回孩子们一个个抱拳而站,沉沉地喘息,便是散了他们回去歇息。

  “师父师父,我有些动作不得要领,能麻烦师父给我讲一下吗?”

  少年纷纷行礼后撒欢似的离去,而几个年长的女孩却是了下来向白衣青年询问着。

  “今日有客人上门,”

  那人声音带些笑意,摸了摸她们的脑袋轻声说。

  “改日再来找我好不好?”

  “好吧。”

  几个女孩一副不情愿又舍不得的目光从那人身上抽回来,有些幽怨的看了白萋两眼,快速地跑开了。

  男孩女孩们各自回屋,院落里便更加清净,只见那人抬起手臂向白萋招了招手轻声说道:

  “兄弟帮个忙,腰闪到了动不了。”

  白衣青年在白萋的搀扶下好不容易回到他的房间,终于躺下的后长舒一口气便转头向白萋腼腆一笑:

  “谢谢哈,本来还打算热烈欢迎你来着,结果昨晚多打了两轮拳又被凉风一吹这才如此尴尬,真是见笑了。”

  “没关系啦,我不会给你说出去咯~”

  白萋善解人意的笑笑。

  “那倒是没什么的,只是让他们知道了难免会担心,本就是小问题,明日大抵就好了。”

  勉强摆了摆手,他忽然想起来了什么,说:

  “对了,还没介绍一下自己,我叫维正,有间道第三代弟子,从昨日起应该就是你的师哥了。”

  阳光从窗洒进屋里,整个铺在了维正的身上,他眯起眼睛淡淡笑着,五官端正长相俊逸很是耐看除了一对浓重的眉毛稍稍显眼,脑袋微微歪向一边跟白萋随意地闲聊,偶尔爽朗一笑,笑声却好似扶摇而直上天际。

  若是硬是顶着这旭日看的话,大概隐隐只可辨出一个轮廓来,而其光芒却是遍照大地的,于是也遍照众生,遍照大好儿郎。

  ——————————————————————————

  夜幕降临,经过一日的课程,道观中的课程刚好结束,有些疲累的孩子们陆续在黑夜愈发深沉中睡去,林中虫子们也竭力的发出他们最后的声音,飘散开来。

  白萋就此算是暂时在有间道观扎下了,房间整洁也不用布置,他便就着夕阳的余辉将道观遛了一遍,夜深方回。

  然而寂静却是用来打破的。

  “白师弟,上来一会。”

  当白萋在屋顶上看到维正时,他正一边握着酒壶,一边对着月夜,脸颊红晕,双眼微眯,知道白萋上来后,便把酒壶递了过去。

  “来点。”

  白萋接过来抿了一小口,眯着眼睛笑了笑,问;

  “大好月夜,寂静如此,师兄怎的不回房歇息,偏要在这高处受寒?”

  “寂静如此?”

  维正轻笑一声。

  “世人皆说如今是太平盛世,不过这世道何时真的太平过,哪怕是我们这偏僻之地的有间道观也不能独善其身。”

  停顿片刻,他苦笑着摇摇头,继续说道:

  “你听这月夜寂静,可我听到的却并非如此,”

  他伸手一挥,好像要把整个世界都划过。

  “我听到的是纷争,是贪婪,是野心,是欲望,他们一刻没有停过,反而在和平之中更加吵闹,我......”

  维正黯然地垂下了手,伸手一抓才想起来酒壶已经给了白萋,于是更加沮丧。

  “或许我就是其中的一员,甚至比他们更加强烈,师弟,你来之前我无人可以倾诉,你来之后便不要嫌弃师兄烦人了。”

  白萋脸颊有些泛红,笑着摇摇头,轻声说道:

  “师兄大可不必沮丧,是其中一员又如何,生命本就是欲望的结果,只是切勿被其迷失心智便是,又何必如此在意呢?”

  闻言维正却是摇了摇头,没有继续下去,却是转移了话题。

  “师弟大抵还不知道有间道是如何来的吧?”

  白萋轻声答应。

  “想必师弟应该知道这个世间有一个实力颇强的组织——道门。不过鲜有人知的是几千年前道门尚是三个不同的兄弟门派,分别主战,阵,符,而随着时间过去,世道变迁,越发强大的战派与阵派不满于逐渐跟不上时代脚步的符派跟他们同一地位,于是便发难要逼其交出道统屈服于两派,而为了不损伤各自实力,便举行了一场盛大的比武会,不过没想到的是,比武会上符派大放异彩连败战阵两派而胜出,自此符派虽然免遭毒手却也是与两派逐渐疏远,但是,那一年发生了一件让符派遭受灭顶之灾的事情。”

  维正眯起眼睛,像是亲身体验过一般,悠悠说道:

  “符派当时的第一天才居然在一日叛变,带着符派一身秘术投去战阵两派,若非当时有位高瞻远瞩的长老力排众议强行压下了符派的顶尖秘术没有交给那人......”

  维正顿了一下,惆怅的将目光投到院落里。

  “这小小的有间道有如何落魄至此也依旧能够苟延残喘呢。”

  “本都是兄弟了几千年,却因为利益和欲望争个你死我活,这世间利益难道真的如此威力巨大?”

  他抬眼看着月亮,长叹一声。

  “恐怕只有这轮月,自古如一不曾有改吧。”

  过了很久,久到屋顶上只剩下白萋一个迎风伫立,抬头望月,片刻,一句话就淡淡地消散在了夜空,消散在那轮月的一点缺处。

  “月如无恨月长圆。”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