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2-15 12:27:35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左相传
  4. 第一章 怪事连连

第一章 怪事连连

更新于:2017-04-21 13:43:43 字数:2095

  我叫陆泊尘,18岁,除了名字很文雅,一无是处,我喜欢打篮球,然而只敢摸篮球——我都大一了,然而和小学4年级的小弟弟们一起玩,我依旧是最佳第六人。这是何等的卧槽,我的体能就是俗称的战5渣,特别是右手,除了写字吃饭玩游戏几乎一无是处(我真的不是再为我是个宅男找借口!),然而体检结果竟是一切正常。

  曾经还能作为安慰的智商(其实只是解题能力)高中时忽然骤降,只考了个一本大学,更可悲的是我喜欢的妹纸(暗恋了6年的妹纸)从高一开始已经换过12个男朋友了,然而我依然不是那之一,而喜欢我的妹纸,我相信是有的,只是我没发现。

  冥冥中似乎有只命运地手将我推向主角的位子,要不然何以如此悲惨,君不闻“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

  现在时缝暑假,本着对爱疯手机的兴趣,在老家禾兴市中心的手机店干活,维修爱疯(由于右手的原因,除了这种不需要力气的活,其他基本都干不了)。一开始的初衷是技术帝拯救单身狗,然而现实却变成了,每天一有空就趴在柜台,观摩对面门口年轻性感的妹纸,并和小林、阿城(另外两个维修员)赌她等的那个男人,能做他爹还是他爷爷~

  “阿尘,南门的一个店收到一个mini希望我们帮忙维修一下,你去拿过来”。老板林大叔扔过来一个钥匙。

  南门距离这里骑电瓶车也就10来分钟,一路高楼大厦,灯红酒绿,然而跟我并没有什么关系。

  “啊!”“砰……!”右手忽然传来一丝疼痛,一下子失控撞到了路边停车站的广告牌。路人纷纷鄙夷地看着我,其中一位妈妈小声对她的小孩说,“好好读书,要不然没文化。骑电瓶车都会乱撞。”

  “哟,哥们!没事吧。”一个外地口音小伙走过来将我扶起,世态炎凉,被本地人鄙视的外地人往往更具有助人为乐,特别是帮助陌生人的素质。

  “谢谢,哥们!”我骑上电瓶车灰溜溜逃走,而我的右手却一直阴影发热“难道我的麒麟臂终于要觉醒了?”

  “小子,你妖气袭人,甚是古怪,跟我走一趟”一个男子的声音传入我的脑中,忽然电瓶车不受控制,朝着一个偏僻的胡同里冲了进去。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小破孩,好久不见,一见就给我带来这么大的麻烦。怎么样,上次献祭了你右手的魄,这次你准备献祭哪里啊!”一丝诡异的女子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让我毛骨悚然,然而更惊悚的是我竟然感觉处于失重状态,当我睁开双眼,眼前一幕着实让我惊呆了,天上阴云密布,而地上正是我的家乡——禾兴,而我正浮于天地间,而一团足球大小的黑影正浮在我的正前方,露出2个红色的妖异的光点,如果猜的不错,应该是这团黑影的眼睛。

  “这是哪?”不知为何看着这对妖眼,感觉很熟悉,心境也自然安稳了下来。

  “你的精神世界啊,遗憾的是,刚才查看了下你的记忆,你八年前的记忆竟然被人抹去了,为了你,我可是睡了八年啊,不过没关系。记不得我,请我吃就行了!嘿嘿……”黑影发出狡猾的笑声。

  听到“吃”,我不禁抖了一下,想起刚才她说过是她吃了我右手的魄,不禁有些害怕,黑影似乎知道我的想法,鄙夷地说:“你以为我什么都吃啊,你那右手的魄要多难吃有多难吃,不提那件事了,你忘记反而比较好,你只需知道那次你赚翻了!所以作为我沉睡了八年的补偿,你的余生就负责我吃喝就行了。渺小的人类。”

  “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怎么能被吃货束缚。”听到他不想我,而且听语气貌似不会害我,我胆子也随之增大。

  “好吧,那你自生自灭吧,事实上你已经被绑架了,不知道外面的肌肉男是准备把你卖去挖煤,还是埋坑里,毕竟你又不值钱,你好好想想,你的余生准备是在坑里长眠还是为我吞食天地的梦想奋斗!想好了叫我,我叫丁可”。

  然后,我就醒了,只觉得头脑昏沉,身体像灌了铅一样,身上也没绳子绑着,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正倒在天台上,而此时已近傍晚夕阳西下,而看地形。。。竟然是我曾经就读的高中,禾兴二中行政楼楼顶天台!而天台边,站着一个1米78左右中等身材穿着红色背心的肌肉男,看到肌肉男,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不用拿绳子,身为体能近乎为0的渣,在肌肉男面前根本不需要绳子。肌肉男正看着夕阳。

  “嗨,猛男!天色不早了,我可以先回去了么?”

  “哦,醒了啊。呆着就行,别乱跑就行”语气很没有情感,似乎就是在跟空气讲话,而且肌肉男头也没回。

  “那,能弱弱地问下,你请我干嘛么?”

  ……然而肌肉男再也没理我。

  过了一会也没动静,我偷偷往后挪了一段。

  “咔”的一声,一把青龙偃月刀插在了我的背后的地上,吓得我冷汗直冒,“丁可,丁可!我们成交!”我连忙低声几句。

  “别叽叽喳喳。”肌肉男似乎有点怒气了。

  而丁可竟然没出现!难道我刚才只是做梦?

  “不急,我再睡会,你照顾好自己,放心,一会就好。”丁可说完再也没了声音。

  看着眼前的大刀,我摇了摇头,只能继续坐在那。

  又过了一会,天台的门打开了,一个偏瘦1米7左右,长相俊朗的年轻男子走了过来,看到我,疑惑地说:“格列,这是?”

  “刚才在路上捡的,这小子很诡异,有一股妖气,然而却是人,而且体能远弱于常人”肌肉男格列看到格列,有点严肃地说。

  “难道是被做成了妖茧?”罗宾皱起眉头看着我,“看这小子傻乎乎的样子,貌似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处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