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3 08:41:32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全能之眼
  4. 第四章 起点

第四章 起点

更新于:2018-03-17 15:22:17 字数:2295

  无数次的按照经脉运行图运转残眼吸收灵气可是法阵根本不转,灵气没有吸到丁点。

  左残眼还偶尔可以感受到法阵的异动。右残眼则完全没有反应,除了瞳中多了阵法,和原来基本一模一样。

  杨林有些苦脑起来,修炼的门还没摸到可是每次运转左残眼经脉火烧般的痛却是实实在在,搞的他好多次几乎疼晕过去。

  要说好处也是有的,心脏病最近没犯过,脸色好了很多,体能也加强了些。

  一边照顾着面馆生意一边修炼功法,十六年来这是最惬意的一段时间,受过苦难的人总是能比别人更善于寻找到生活中的幸福感。

  面馆老板也慢慢的喜欢上了这个勤劳热心的孩子,过去的那点不愉快早就烟消云散。每日打烊后,面馆老板总是要炒上俩个小菜叫着杨林陪他喝上几杯酒聊聊天,吹吹牛。

  一来二去的俩人算是知根知底了,面馆老板姓李单名一个全字,可笑的是生活中却处处不全。农村人,早年入伍参军服役期间唯一的老母亲因病去世,李全从部队往回赶时村里的街坊帮忙把他老娘入土了,因为当时正是三伏天老人遗体根本放不住。李全回来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

  退伍后因为是农村户口没有安排工作就来到城里打工,好不容易挣点钱娶了一起打工的同村妹子,福不双至祸不单行,媳妇又难产死了,十几年过去李全心灰意冷开了个小面馆守着过日子,准备就此终老。

  俩个苦命人相遇像是一下找到了知己,没有最惨只有更惨,互相同情起来没完没了,再加上一个没爹一个没娃俩人一下看对了眼索性就认了干亲。

  话说心灰意冷的人一下找到了感情寄托,感情爆发起来那可不得了。李全对杨林就像亲儿子一样,杨林也不含糊,搞的父慈子孝。

  老话说人的心气一涨好运气就来了。原来不怎么样的生意竟然红火起来,李全每次做菜下面,都要让杨林在旁边学,这小子颇有点做菜的天赋学了不少做菜的手艺。

  后来李全索性都搬个小凳子坐在店门口抽着烟对着做菜的杨林傻乐,不时指点一下。有人问李全哪请的勤快的小伙子,李全都是笑说:“老家儿子!”

  杨林听了也不戳破,他也乐于享受着一被别人疼爱的感觉,有了感情的寄托,杨林干起活来更是卖力。

  一日收摊,照例老李又是炒了小菜跟杨林喝酒,酒到一半,老李顶满脸红光盯着杨林道:“小林子不要再待在面馆干活了”

  杨林看着鼻头微红的干爹,以为是自己哪点没做好,让老人家不高兴了,慌忙对着李全道:“干爹你要赶我走?别介啊…我要是有做的不对哪的您直说我改就是了”

  李全摆摆手道:“傻孩子干爹怎么舍得让你走!不过你也不能一直这样下去。跟我一样开一辈子小馆子!你干爹我就是吃了没文化的亏,所以我给你找了一个学校过几天准备一下上学去。”

  杨林听了一阵激动,他做梦都想和正常孩子一样去学校读书学习。可是又想到上学是要花钱的,干爹也并不宽裕。

  想完摇摇头道:“干爹我还是留在面馆帮你吧,我基础差去了也没用,说完低下头假装吃菜来掩盖失望的表情”

  李全微微有些生气道:“基础差更要去学习了,不指望你上个什么好大学,只要能比比现在多点学问,那么以后出路就宽点!”说罢还不忘安慰道:“以后小林子一定混出个模样让干爹等着跟着你享享清福”

  听到李全已经这样说了,杨林也不再推辞道:“干爹我一定会混出个人样给您争脸面,让您后半辈子舒舒服服的”

  杨林嘴甜是孤儿院学来的本事,可是心真是天性。李全听了一阵欣慰,爷俩都是喝的大醉。

  二日李全没有开张,而是带着杨林回到孤儿院取了材料到派出所求爷爷告奶奶的给他落了户口。再入孤儿院杨林一阵感慨,能遇见师傅和干爹真是自己莫大的福气啊,杨林暗暗发誓一定要练好残经给师傅报仇出人头地让干爹过上好日子。

  孤儿院的办事的领导还算客气,十几年的相处见到杨林有了一份归宿,内心也为他而高兴,并且没有提到眼睛的事。

  办完户口父子搭车来到郊区,杨林好奇问李全道:“干爹我们这是去?”?

  李全道:“你没有学历证明,公立高中我去问过,咱们去不了,只能去浦田高中了!”??

  杨林知道私立高中办学条件一般都不错所以收费都是很贵的。特别是这浦田高中全国都是很有名气,所以肯定更贵。

  杨林心里一阵不忍,干爹开了个小面馆能存几个钱?,为了让自己上学可是出血本了啊!于是对李全道:“干爹这学我们不上了,您挣钱不容易啊,我就是不上学也能让你过上好日子!”

  李全笑着说:“傻孩子!我一个人单独过了这么久要钱干嘛??够吃够喝就行了,你不一样你还有未来,有前途。不要再说了这个学要上!”

  杨林见李全执意如此便不再说什么点头同意,只要自己出人头地让过的干爹幸福那么就对得起他了。

  一年两万不含学费,书本费,住宿费。虽然心里有了准备可还是把杨林吓了一跳,我类个去抢劫啊!

  李全眼皮不眨的付了钱,外加住宿吃饭一年一共两万八。接近三万块啊!一个开面馆的要存多久!带着杨林买了住宿用品,李全交代了下好好学习注意身体之类的就要走。

  杨林送李全到了门口眼眶里慢慢变的湿漉漉,临了李全又回头交代了句能学多少是多少学点知识别学坏就行了。

  杨林心里说不出的感动,这就是亲人的感觉到吗?真的很温暖。

  回到了学校。十月末天黑的早,接近六点钟一丝月牙就早早的爬上来了。

  山里的空气让杨林觉得神清气爽,以往纹丝不动的左残眼的法阵竟然不自觉的有了一丝反应。丝丝灵气被法阵吸收,慢慢的转化为灵力,杨林只觉得眼里剧痛,浑身经脉好像掉入冰窟窿一般,慌忙的回到寝室,此时正是上课期间,寝室空无一人,杨林顾不上其他,席地而坐运,眼中法阵旋转,吸收的灵气顺着经脉冲撞,杨林只觉得口中一甜差点吐血。

  关键时刻杨林想起了总纲的静脉运行图急忙按照功法运转灵力顺着静脉运转起来,痛感慢慢的减轻,杨林就这样沉浸其中,浑身酥麻说不出的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