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8-20 17:57:42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猎魔战狼
  4. 第一章:夜,独醉! 我是:鱼人三代2

第一章:夜,独醉! 我是:鱼人三代2

更新于:2017-04-20 19:07:35 字数:3316

字体: 字号:
  “我的书终于通过审核了,请大家多多关注。”

  “猪头,名扬,你门看好了,这是我三代2——茂茂的书”

  我是鱼人三代2

  傍晚,夏日的晚风吹得校园里的树木的叶子哗啦哗啦作响。教室里,电扇正在慢慢减缓转动速度,此刻刚时六点半,正是学生

  们自习的时间。

  宁静的教室里,一群意气风发的青春少男少女正为自己的理想而努力着,奋斗着。而有一个男孩却并非如此。他坐在教室里的中央,一支手顶着下巴,几乎是趴在课桌上的,凉风吹来,男孩似乎感觉到风传给了他能量,缓缓地坐直了身体。

  他桌上放着两沓书,但没有一本是翻开的。坐在他旁边的几名女生感到疑惑,心想他今天是怎么了?他在学习方面可谓是天之矫子,高二马上就要过了,等待他的可是更为紧迫的高三啊,可他脸上明显带着倦意。

  心中疑惑的女生们不再注意赵真,转过头来做自己的事。今天天气比较凉爽,以至于都不用开电扇,屋内的学生们边学习边享受着凉爽的晚风,在这寂静的教室里,显得非常安逸,对这些学生来说,这是无价可量的幸福。

  又一阵风吹来,将那男孩颇长的刘海吹得飘逸起来,再加上男孩本来就帅气的俊容,令旁边的女生实感春心荡漾。

  可是突然,男孩本就神色迷离的双目闭上了,整个上半身重重地砸在课准上。他后桌的男生见状,以为他是在睡懒觉,赶忙又推又叫的要把他弄醒

  “喂,赵真,快醒醒啊,不会吧,怎么连你也开始睡懒觉了?赶快给我起来,不然纪检委员要记名的呀”后桌的张名使劲摇着赵真,但他仿佛睡死了一般,一动不动的。

  而这时,一旁的女生感觉到不对劲,他的样子可不像是在睡觉。

  就在此时,因为张名一直推他,赵真侧着身体倒在了地板上。张名见状,和另外几名男生快速的将赵真扶起,于是在另外两名女生的尾随下,几人迅速奔向校医务室。

  一天前,准确的说一个男孩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手中拿着一瓶二锅头,每隔一两分钟便向口中灌下一大口。在男孩旁边还摆着两个空瓶子,也是二锅头。

  很快,手中的二锅头也喝完了。此人正是赵真,在昏黄的灯光下,原本俊美的赵真此时却显得非常憔悴。这个时间,这种地点,以及他所做的事和他的神态,分明已经告诉了别人,他情场失意。

  赵真目光呆滞的望着眼前的一片漆黑的矮树林,恨恨的将手中的空瓶子扔向黑暗处。

  “街灯亮了一其实它也累,它怕夜寂寞才把夜来陪……”

  神情晃忽的赵真在长椅上,轻声唱起了跟他重名的歌星赵真的歌。

  此刻他才真正领悟到,老师父母的告诫绝非虚言。

  这种年龄谈恋爱真的不适合,还没学会温柔就先懂得痛,虽然他现在还没领悟到这一点,但他已经对这种痛楚产生了恐惧,也许,他不会再爱了,又或许,在他真正学会爱之后才会再次打开心扉。

  那一天是星期六,早上,赵真一早就从从美梦中醒来,今天他有一件特别令他高兴的任务要做。就在这个周的星期二傍晚,他和自己暗恋了五年的同班女生表白成功,在名义上,他们已经是男女朋友了。他们约定在这周的星期六去约会。

  赵真像新婚的小丈夫一样,一早就打电话过去问好,又迫不及待的计划当天的约会。

  可是当他要出门去早程丽丽时,她却突然反水。本来碰头地点,时间,活动项目都计划好了,可程丽丽却说她母亲突然病了,她爸爸不在,她必须一整天都在医院陪母亲。

  就这样,心情乌云密布的赵真在家里郁闷的呆了一整天,直到傍晚,他的“小年糕”“喵喵”的喊“抗议”了他才出门给他的宠物小猫买猫食。

  而此次出门,让他原本就乌云密布的心情又加上了一层阴霾,他的心如沉海之石般,沉闷无声,这来自深海的痛楚使他的心产生了阵阵绞痛。

  声称要一整天陪着母亲的程丽丽竟然出现在商场。这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她是和另一个男生一起去的,另外更重要的是,他们在忘情的拥在一起亲热,他们是那样的缠绵,那样的投入,以至于赵真到了他们身后却全然未觉。

  此时赵真心乱如麻,他不知道要如何是好,应该如何面对,亦或者他该逃避。是就此点破或者当做什么也不知道。

  不过他明白,这周以来和程丽丽的一切,也只能当做没发生过。

  ………它是分割线………

  夜,渐渐深了,即使是六月天,但到了深夜气温还是降低了不少。赵真因寒冷而打了个冷颤,这才意识到现在已经是深夜了。

  心情郁闷的他在喝完酒后流了不少汗,又衣着单薄,凉意袭来觉得挺冷。既然已经决定要忘记这几天过来,跟她一起的回忆了,那自己就没必要继续伤心下去了。赵真这样想。既然想通了就赶快回家,虽然父母都不在家,但是再不回去的话,在这无孔不入的黑夜中难保不会有什么事发生。

  即使喝醉了,但赵真还是比较冷静的,没有乱发酒疯。他从长椅上想起来,准备走回家。二锅头的后劲可不小,他走起路来摇摇晃晃,他感觉眼前的景物都快看不清楚了。

  往回走的路一直延伸过矮树林里,而路灯昏黄,照不到里面。放眼望去,在风中摇拽的矮树如黑夜中索命的幽灵般,令人心中不自觉的产生了恐惧。虽然还有月光,但这淡淡的月光却只能让赵真看清树尖而已,而赵真是个惧怕黑暗的男孩,之所以敢在黑夜中待这么久,大半的原因是因为酒精作用而已。

  赵真木呐的向黑暗走去,几乎是每走一步便打一次酒嗝。几分钟后,他走到了一片小空地,他的周围依然是矮树林,他抬起头望向天空,此时的天空中挂着一轮明月,漫天星云闪闪,淡淡的月光撒下,给地面埔了一层纱衣,映出了丝丝浪漫。

  而赵真却是独自一人站在这皎白的月光之下,他心想,如此浪漫,却被我给浪费了,真是罪过呀。

  抛开这一切,赵真叹了口气,继续前行着,继续向黑暗靠拢,很快的,黑暗再次吞噬了他。

  突然,黑暗中的赵真看到前面的树下隐约坐着个黑影。赵真走近一些,仔细一看,似乎是个人影。那黑影坐在树下一动不动的,似是睡着了。

  月亮躲进了云层里,似乎在躲避即将发生的什么事。此刻,四周变得一片死寂,夏虫也沉默了,周边没有一丝声响,只剩下赵真自己的呼吸声。赵真好奇的想过去探个究竟,于是他悄悄地向前靠近。

  忽然,赵真听到一丝声响,顿时令他原本好奇的心立刻揪了起来。“咕噜噜,咕噜噜,”这声音越来越响,越来越频繁。

  这声音似是从动物的喉咙里发出的,可赵真思来想去也记不起有哪种动物会发出这种怪声。而且声源就是来自那暗处的黑影,此刻赵真心中开始恐惧,那会是人吗?

  人影似是醒过来了,身体动了劲动,慢慢睁开了眼睛。幽幽的绿光泛着某种神秘与杀机,从那“人”的双眼散发出来。这时赵真已然意识到,那不可能是人,而是地狱里派来索命的幽灵、使者,现在要来取走他的性命。

  那“人”先是站直了身体,然后弓着身体伏下来,那样子像极了进入战斗状态的野兽。

  赵真猛的向后退了几步,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内心深处的恐惧不断被引出,吓得他几乎要大声尖叫。

  那“人”缓慢前行,“咕噜噜”的响声不断从它口中传出。

  这时,月亮的半边脸从云层里挣朊出来了,苍白的光照向那“人”的身体,那的的确确不是人,赵真此时看得清清楚楚,那是个狼头。

  狼头咧开了大口,嘴里长着獠牙,虽然头是狼头,身体四肢却是人类的,但指尖长着利爪,全身长着棕黄色的毛。

  瞬间,赵真联想到了一种西方传说中的怪物--狼人

  他来不及多想,在狼人扑向他之前他必须逃走。赵真慌不择路,没命的跑着,边跑边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也顾不上回头看狼人是否追上来了,他只有逃跑,只能逃跑。

  许久,他倒在狼人的身下,狼人奇长的獠牙扣住了他的肩膀,深入骨肉。

  一分钟前,他还在和狼人死斗,而后,被的狼人双颚死死的咬住了他,他只能无力的惨叫,连喊救命的力气都没有了。

  最后,在他的双眼即将合上之时,狼人也不打算张开双颚放开他。

  突然,赵真的身体开始剧烈颤抖,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他猛的睁开双眼,在瞬间起身挣脱了狼人的利齿,继续没命的逃跑。这一刻,时光仿佛变慢了,他似乎能看到自己和狼人的动被分解了,他看到自己的双脚一起一落,“砰、砰、砰,”心脏跳动的声音清晰可鉴。

  时间停滞了,他们不再前行了,狼人停止了追赶,而赵真也停止了逃跑。而下一刻,赵真失去了意识,而时光此时似乎已经空白了--这可能是他此生最后的爆发了。

  我是鱼人三代2

  “不知道要几时才能再次更新啊,在学校根本没时间码字,只好放假回家再写了,边上学边写书真不好受。”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