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13:24:26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第柒之夜
  4. 第一夜(2)

第一夜(2)

更新于:2018-03-17 09:00:30 字数:5079

字体: 字号:
  阿赖耶以看不起七夜的表情,得意哼了一声。

  但是,阿赖耶脑海中想像将对方瞬间被自己的魔术扭曲致死的场景并没有发生。

  一把飞刀以迅雷般的速度突破了空间扭曲魔术「金刚訳·肃」的施术范围,直线朝着阿赖耶的额头位置射出。

  这是身为魔术师的阿赖耶万万没想到会发生的事。

  在千钧一发之际,阿赖耶的身体因本能以右脚为轴心将身体向左转来避开射来的夺命飞刀。

  虽然在千钧一发避开了那把飞刀,但是还是因速度太快的缘故没有完全避开飞刀的攻击,阿赖耶的右边脸颊还是被飞刀轻微地划伤了。

  由於阿赖耶避开飞刀而一时无法集中精神的缘故,「金刚訳·肃」整个施法还没完成就失效了,那貌似因高温而造成空气流动的「扭曲现象」也随之消失。

  仔細一看,那後腦勺有彈孔的屍體周圍並沒有血跡。

  七夜立刻用餘光看看那個趴在木桌上的屍體,原來那個只是魔術師以防萬一被其他人殺害而準備的備用身體「人偶」。

  「那个身体死了,但只要灵魂不死,就可以立即将灵魂转移到另一个身体或者本体吗?想得满周到啊!」

  「你这家伙,身为魔术师居然用暗器?」

  「不好意思,本人的确是使用魔术之人,但我并非是『魔术师』哦!」

  「难道,你是『雇佣特务(Employmentagent)』?那群以魔术作为战斗工具的家伙?」

  七夜迅速在身後的头等舱专属门施加了避人结界「珈」後,以毫无表情的冷酷模样回了一句「Bingo!」

  还没等阿赖耶从惊讶中反应过来,又一把飞刀射向阿赖耶。

  但是阿赖耶也没蠢到同样的错误犯第二次,阿赖耶这次连魔术都没使用,就避开了那把飞刀。

  紧接着,又一把飞刀射向阿赖耶,而这次,阿赖耶无论身旁身後都是客机内壁。无法做出躲避动作。

  「不倶!」

  对面的阿赖耶只是说了一个与佛教有关的词,现场的空气为之一变。

  七夜看到了。

  刚才那飞刀在射向阿赖耶的途中好像突然挣紮一般剧烈晃动,还没碰到阿赖耶的半根毫毛就在了离阿赖耶两米处静止不动,接着掉在地上。

  以阿赖耶为中心出现了一个半径大概为两米的呈半圆形斥力场。

  阿赖耶这次连推动魔术式的「姿势(Action)」都没做,居然直接以「口诀(Code)」的形式发动魔术。

  原来传闻是真的!

  「不愧曾经是魔术界中有名的一流结界师,不仅如此,原本还是被『时钟塔』授业部授予『第八大奥术者』,真名为欧孟莲,据传闻是第一个可以不用『姿势』只需『口诀』就能发动结界魔术的天才。」

  「不错啊!居然能把我的事查到这种地步。」

  「你的外号之所以叫『阿赖耶(Alaya)』,是因为原本你是台湾的和尚,而且你又是『第八大奥术者』,会让人联想到佛教术语的『第八识(阿赖耶识)』对吧!」

  「继续说下去!」

  「但是,七年前,也就是一九九一年,你不知何由离开了『时钟塔』,从此销声匿迹,而最近却是因为到处散播那玩意遭到『时钟塔』的通缉,重新回到人们的视线。

  我不知道你七年前到底发生了什麽,会从一个天才变成一个到处散播死亡和恐惧的混蛋。」

  「你还太年轻,不会懂我的。刚才的飞刀,你是特殊处理过的吧!是一种貌似可以突破结构较为简单的结界的特制刀,我刚才的扭曲空间魔术就被你的飞刀突破并且朝我飞过来,你也算是年轻有为之人。或许我可以给你个机会让你来懂我哦!」

  [[[CP|W:562|H:421|A:L|U:http://file1.qidian.com/chapters/20161/27/3672387635895055226843050472859.jpg]]]「意思就是说,想邀请我加入你对吗?」七夜拿起装有消音器的格洛克手枪,通过准星瞄准欧孟莲(阿赖耶)。

  「真是可惜!」阿赖耶的话语刚刚落幕,立刻将斥力场解除。

  「金刚!」

  阿赖耶把那个佛教用词说完後,快速朝着七夜冲过来,而七夜则用格洛克手枪连续开火。但当弹丸碰到阿赖耶的身体後,七夜听到了一个本不应该有的声音。

  那是仿佛子弹被钢板挡住的声音。

  子弹并没有射进阿赖耶的皮肉之中,而是被貌似附在阿赖耶身体上的隐形护甲挡住了子弹的攻击。

  眼见阿赖耶一冲到七夜面前时,立刻就将右手拳头击向七夜的头部。

  七夜反射性地将自己的头往左边躲避。

  七夜头部刚才的位置後面的客机内壁立刻响起有什麽东西破碎的声音。

  等回过神来,阿赖耶的右拳已经陷入客机内壁,右手从内壁的洞出来时,一些内壁碎片从右拳上掉落。这还没完,阿赖耶的右脚向七夜的腹部踹去。

  七夜以飞快的语速将「力道消去(Bestitgung)!强化(Starkung)!」念出口!并以两只手臂交叉的方式加以防御。(注:七夜此处所说的咒语为德语。)

  但是,阿赖耶右脚踹过来的力道被魔力加以强化後过於强大,以七夜的魔力来说即使用「力道消去」也只能抵消一半左右。

  右脚踹过来的强大力量击中七夜那交叉的双臂。就算七夜的身体经魔术的一时强化还是因疼痛导致右手上紧握的手枪掉在地上。客机内壁出现破碎的声音,身体的重力无法抵消剩余的力道导致七夜整个人陷进内壁。

  「咕啊!」

  巨大的冲击强行让七夜将肺中的空气吐了出来,使他乾咳了一下。

  但时间不允许他在此时此刻因疼痛而惨叫,只允许他想下一个对策来躲避阿赖耶的近距离攻击。

  对了!还有那个可以用!

  「轻量(Esistgros)!」

  七夜的身体在说出「口诀」之时瞬间变得非常轻,由於自身的重力在一段时间内变小了,躲避动作做起来也比刚才相比轻松得多,轻易向右避开了阿赖耶接下来左手的直拳攻击,趁着因阿赖耶出拳而出现的空隙,用脚往後一蹬,因自身重力减小的缘故,七夜的用力一蹬就往阿赖耶的反方向蹬出了五六米远。

  还好这个头等舱够大,自己才有机会离开阿赖耶的近战攻击范围。

  七夜着地之时,因为刚才的攻击使得右手感到疼痛,起身後一边捂住右手一边转过身来瞪着阿赖耶。

  「看来你会的魔术类型不止一种,有点棘手啊!」

  阿赖耶背对着七夜如此说道。

  突然,阿赖耶把原本背对着七夜的身体转过来,面对着七夜,解除「金刚」後再次说出佛教术语来发动魔术。

  「王顕!」

  但是这次,话语落幕後却什麽也没有发生。

  「什麽也没发生嘛!难不成是你今天魔力快用完了吧?咦?怎麽?」

  七夜立刻发现了异样。

  自己的身体不听自己大脑使唤,除了自己头部以外的部分如同被冻结一样动不了了。

  「你可别怪我啊少年!本来,我是不打算用这招的。除非是有非常难缠的对手才用的,毕竟这个魔术可是会好不少魔力的。」

  「你······你这家伙!」

  「过来!把你的枪捡起来!」

  七夜的身体随着那命令一般的话语开始按照阿赖耶的指示行动,走到阿赖耶的身旁,拿起刚才掉落的装备消音器的格洛克手枪。

  七夜有种不祥的预感。

  难道······

  「你给我自杀吧!顺便把消音器拿下後再自杀!」

  像是告诉七夜自己那预感是真的一般,手不听使唤似的将消音器卸下,再把枪口对准自己的胸口。

  那是心脏的位置。

  真个过程在七夜眼中像是慢镜头一般。

  枪口焰和枪响从枪口喷出的同时,滑套向後退,抛出铜黄色的空弹壳,接着,心脏的血喷出,喷到了阿赖耶那嘲讽似的笑脸上。

  接着钻心一般的疼痛使得七夜惨叫,全身仿佛被电击一般的颤抖让七夜肌肉紧绷激烈吐血。手中的枪也接着掉落在地上。

  刚才的枪响貌似在为阿赖耶的胜利喝彩。

  地面近在眼前,七夜的意识在脸撞在头等舱的地板之时分解,就此丧命。

  阿赖耶抓起倒在地上的少年的手臂,确认其脉搏停止跳动後说道:

  「呵呵,好久没这麽和别人比试魔术了。作为对手来讲,你还算是合格的,毕竟耗了我不少时间呢!这段比试的时间内我也很愉快。但是没办法,我还有很多重要的忙着呢!」

  阿赖耶对着那躺在地上的身体说道:

  「永别了,年轻人。」

  阿赖耶对着对手哼了一声,准备去飞机厕所洗掉喷到自己脸上血迹。

  ×

  ×

  ×

  ×

  中国香港九龙城警署,一位体型稍胖的男性员警对着话筒说道:

  『你好啊,系唔系诸葛青小姐啊!』(注:此话为粤语,下同,大意:为你好啊,是不是诸葛小姐啊?)

  话筒传来听起来像大姐头的声音:

  「系啊!陈sir啊?做咩啊?」(是啊!陈sir啊?干嘛啊?)

  『哦冇,我打个电话来系想多谢你将个方法话俾我听。』(哦没什麽,我打个电话来是想多谢你将那个方法告诉我。)

  「好小事啦,大家咁多年来friend,再讲嗰啲咁嘅嘢,关系到整个香港岛的安全系唔系先?」(很小的事啦,大家这麽多年friend,再说那种东西,关系到整个香港岛的安全对不对?)

  『但系嗰班上层要求资讯封锁,仲俾我个咩『保密命令』,我觉得市民系有知情权咁咯!』(但是那群高层要求资讯封锁,还给我个什麽『保密命令』,我觉得市民是有知情权的说!)

  「冇办法啦!咁样嘅嘢俾大众知道一定会乱嘅,哎不同你讲先啦,我仲有嘢要做,下次再讲咁啦!掰掰啦!」(没办法啦!这样的东西被大众知道一定会乱的,哎先不和你说啦,我还有事情要做,下次再讲啦,再见啦!)

  等对方说了再见挂断电话後,诸葛青吸了一口香菸,抬头说道:

  「这次的任务,可能需要用到你的杀手鐧哦!七夜!」

  ×

  ×

  ×

  ×

  在空中飞行的豪华客机的头等舱内,阿赖耶准备打开洗手间的门之时,一个声音让他停止了拉动门把手的动作。

  那是人从地面上站起来的声音。

  一个再次让他万万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刚才被自己的魔术控制并杀死的少年,居然从地上突然站起来,刚才射入少年心脏的弹丸从身体中弹了出来,胸口处流出不止的血液也停止流出,

  少年因枪击而造成的致命伤口居然癒合了。

  当少年完全站起来的那瞬间,立刻用手指着阿赖耶,并以飞快的语速念道:

  「诅咒一击(Gandrstrike)!」(注:七夜此处所说的咒语为英语。)

  七夜的手臂上刚才念完的「口诀」那瞬间出现暗黑色的闪电,以迅雷一般的速度集中於七夜的食指并形成一个暗黑色的球体,然後像子弹一样射向阿赖耶。

  「金……!」

  阿赖耶的魔术还没有来得及发动,暗黑色的弹丸就已经穿过阿赖耶的身体了。等到那球体穿过阿赖耶的身体一秒後,血液才从阿赖耶的腹部喷出。

  阿赖耶捂住自己那流血不止的腹部,因疼痛而跪在地上。

  「咳!咳!」

  七夜捡起掉在地上的格洛克手枪,走到前面俯视着阿赖耶。

  「刚才我被你控制身体强行射穿心脏,所以因此死掉了,你是这麽认为了吧?

  让对手以为我死掉,然後趁其不注意再来致命的一击,是我的杀手鐧哦!」

  「你到底……用了什麽……魔术?还有你是……何许人也?!」

  七夜冷笑了一声,说道:

  「算了,看你也快死了,不如就告诉你吧!我刚才使用的魔术,原本是北欧的鲁尼(Rune)魔术中分支出来的魔术,是一种用食指指向目标的方式所造成的间接诅咒。能够是目标身体变得迟钝、自身魔力减少甚至是伤口恶化的魔术,和你以佛咒改良而成的魔术来说,可以说这魔术与你用的完全相克的呢!

  但是,只是造成诅咒,没有直接造成伤害,就完全没有效率可言了。所以,将这种诅咒术改良为既可以造成物理性攻击又可以造成诅咒效果,就可以大大改善效率。

  而这个改良此魔术之人,就是我。」

  「原来如此,以只是单一研究……同种类型……到极致的我来说,的确不知道还有……这种魔术。」

  七夜看到阿赖耶留至地上的血越来越多,接着赶快说下去:

  「还有,我之所以刚才没死掉,是因为我体内有血族(Vampire)贵族的血统,但是,并不代表我是吸血鬼哦!我是……」

  「半人半吸血鬼……对吧…你之所以……有权有能力……改造魔术……是因为……你是『第七大奥术者』——七夜源……对吧?」

  七夜闻言後感到很惊讶。

  「你…你知道我?你是怎麽……」

  「我一直……在寻找你……你是我计画……关键之一……没想到……你就是本人。」

  阿赖耶用尽最後的力气说道:

  「我们还会……再见面!」

  阿赖耶倒在血泊中,终於不动了。

  刚才阿赖耶说还会再见面到底是什麽意思?但时间不允许七夜在此时此刻思考这个问题。

  还是先找那个「快递」吧!正当七夜这麽想的时候,背後的商务舱突然响起惨叫。

  七夜将手枪拿在手上,并慢慢地打开头等舱专属门,观察情况。

  眼前的场景令七夜震惊不已。

  里面的高官们在疯狂求救,只见一只身穿乘务员服装的「饿鬼」在撕咬着其中一位高官,并啃食其血肉。另外一名刚刚在驾驶舱外把守的男乘务员也变成了「饿鬼」,正在享用着已经躺在地上的官员屍体。

  不止这样,在乘务员「饿鬼」的後面,还有两只看起来应该是不久前在经济舱闲聊的空姐变成的「饿鬼」。

  这到底……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