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8-19 17:25:52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秦川大墓
  4. 段子

段子

更新于:2017-04-21 13:48:57 字数:2620

  段子一:济市的秋格外的让人不舒服,白天热的要命黑夜则冷的要死,让人有种在高原活着的倒昼差之感。秋带给人们的不只是收获的喜悦,还有发自内心莫名的孤寂和空虚。只是川流不息的车流和熙熙攘攘的人群掩盖了这些,为生活在繁华城市的人们盖上了一层虚伪的面孔。

  坐落在离济市中心不远的标志性建筑格外高大,让过路的行人时不时停足一望,建筑上方‘霍氏集团’几个大字格外醒目。

  提到霍家在济市几乎是无人不晓,该家族势力极为雄厚,经营商业多年,涉足多方行业,旗下大小产业遍布各国,零散部门更是数不胜数,并且在官场有不小的人脉。

  夕阳斜照,四散的紫外线透过建筑外寥寥可数的白蜡叶间,映在了地上还未急得打扫的枯叶上,显现出一个个鲜艳的光星。建筑外人不多,和平常相比倒显得有些冷清,偶尔有三三两两的人走出大门。不过这堆满豪华车的建筑外围好像暗示今天的集团似乎并不寂寞。

  集团会议室大门紧闭,所在的一层的警示牌上‘禁止通行’格外扎眼。

  走廊中昏暗的灯无力地亮着,给人一种异样气氛。会议室里,肉眼可辨的白烟盘绕上升,呛人的气味让不少人忍不住轻咳两声,窗帘全掩着,挡住了本来要透过玻璃的光线,不过强大的白昼灯代替了自然之光,把每个角落渲染的微尘可辨。在做的每个人脸上都刻画着凝重,没有人人说一句话,让整个场面显得格外凝重。

  居中而坐的男人年龄不大,不过也有四十多的模样,男人一言不发,紧蹙的眉头让他本来就不算平整的额头多添了不少褶皱,拿着资料的左手微微颤抖,深入其中的他全然不顾夹在右手指尖快要燃到头的香烟。

  就在不久前,集团在山西投资运行的一处最大的煤矿出现了状况,由于安全措施不当,矿井发生了塌陷,二十多名矿工困井底生死不明。

  燃到他手指烟,微触了他的神经,缓缓动了下身体,扔掉了只剩的烟蒂,放下手中的资料,抬其他有气无力的头凌厉的眼神扫了一眼两侧的人沉声说到:“这件事一定要保密,媒体那边一定要做好准备,对了,和死者家属好好谈谈,不管出什末条件要多少钱都答应他们,再好地下私了此事。”

  “山西那边有关部门已介入调查,我怕事件会有所透漏调查到集团身上。”旁边的一个不大男子说道。

  “没事,政府方面我已做过工作,介入调查的人其中有我们的人。”首先开口的男人说到。居中而坐的男人站起身,凝声说道:“这件事就当是没发生过,每个人各安其职,不要多啦口舌,不然,别怪集团不客气!”

  没人说话,虽然男人的声不大,不过在座的每个人都知道其中的分量。

  又是一阵寂静,忽然,成年男子的电话打破了沉寂,掏出手机,屏幕显示的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扫了一眼瞅向他的众人转身走出了会议室。警惕的看了一四周,再确定没人后才结上了电话,

  暗淡的灯下男人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握住手机的手不断颤抖着,宽大的额头上不断渗出丝丝的汗水。

  “没见尸首?这是为甚麼?”男人微微颤抖的嘴唇不断嘟囔着。她不明白为甚麼派下去的救援队连遇难员工的一具尸体都找不到,难道他们都活着?那为何生不见人死不见尸?难道是那件事出了意外?

  西边的夕阳抹去了最后的一丝光线。只留下慢慢暗去的天色。渐变昏暗的天增添了走廊里白昼灯的作用,光线下男人宽大的身躯变得呆滞,苍白的脸色让人看得不舒服,也许是光照的缘故吧,转过身男人迈出的脚步重重地落在光滑的地板砖上,在静的可怕走廊里来回传荡,冲击着男人渐变脆弱的心脏,突然男人停住了脚步像是想到了什么,木滞的眼中掺杂了一丝难隐的恐惧,走廊中的温度下降了许多,不仅让男人打了个冷战,背后冷飕飕的感觉似乎是被冷风吹过‘可能是起风了吧’他安慰道自己,转过头,一阵寒意由脚指直蹿心房,他发现,走廊的窗户是紧闭的。

  段子二:夜终于拉下了帷幕,带给人们的还是不变的黑暗和孤寂。济市远郊的一处巷道幽长而寂静,被黑暗笼罩下只有寥寥无几的路灯独撑门面,显的那末力不从心。济市郊区的一处偌大的豪华别墅与周边零散的简陋居民房显得格格不入,几颗寥寥可数星星点在头顶,半个月亮微微发亮,为黑暗中只剩下简单轮廓的山包撒下淡淡的的幽光,映出了因起风而左右摇摆的树林,伴随其中的还有哗哗的树叶相碰声以及远处传来的几声猫头鹰叫声。

  山间寒风吹来,给人一种由心传遍全身的寒意,让人浑身不舒服。

  山下不远处的一处偌大的别墅张灯结彩,别墅内外人群嚷嚷,一个中年男人被众人拥簇,满脸的笑容掩盖不住内心的喜悦。也是女儿出嫁,哪有不喜之理?据说出嫁的正是霍家大小姐,霍氏集团董事长霍继磊的女儿霍若洁,亲家门户也不低,正是赫赫有名的天启集团总裁尚建勋的儿子尚铭泽。门当户对,暗通秦晋之好,着实令不少人眼馋,听说霍家小姐和尚家少爷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并且两人早有爱慕之心,这样一来,如是锦上添花。

  一名气质不凡的女子待阁闺中,淡妆浓抹总相宜用在她身上一点也不过分,岁面部表情不多,但弯成弧度嘴唇掩盖不住她内心的喜悦。结婚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是一生的大事,是她这辈子最幸福的片刻,何况那是他深爱多年的男人,想到明天就要和他牵手走到爱情的新起点,品尝那甜蜜的结晶,激动,期待贯穿了她的心房,缓缓站起身,走到她房中半人高的镜子前,缕了缕洒落在额前的头发,镜子中她那无暇的脸庞,冰洁的肌肤,修长的身躯没有一点都不显得那么完美,似乎是老天特别眷顾她,把一切完美的都交给了她,停顿了一会后,女人似乎是对自己的现状很满意,转过身正打算离开,突然她停住了正打算迈出的脚步。

  室内的温度似乎骤降,一真寒意袭上她的背后,突来的寒意让她心底一皱,随之,不受控制的加快,惊恐的目光扫了下四周,目光最后停顿在在不远处的窗子上不过并没有什么异样,窗户紧闭,只有在不断加大的风的驱使下,摆动幅度不断加大的树木,在幽暗的月光下映在窗户上犹如数个起舞的人影。叹了口去,抹去了心中的疑虑。“可能是这段时间太累了吧”女人嘟囔着安慰自己。偏过头,不禁意瞄见了镜子中的自己,放大的瞳孔中多了一丝在她身上不多见的恐惧。。。。。。

  第二天的婚礼格外场面,在场的每个人都羡慕这两对郎才女貌的新人和两个男人嘻哈背后深不可测的背景。

  九月三十日,济市发生了一起命案,警方已介入调查,据悉,死者为两人,死于新婚当夜,女子在杀害自己的丈夫后割腕自杀,目前现场已被警方封锁,结果有待进一步调查,据有关人士称,死者两人是霍市集团董事长和天启集团总裁尚建勋的女儿和儿子,警方曾询问过两人,两人均称对此毫不知情,他们也不知道为甚麼会发生这样的事,并期待警方查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