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01:09:03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宿命之源
  4. 第一章 无法逃避

第一章 无法逃避

更新于:2018-03-16 10:10:36 字数:4391

字体: 字号:
  当你相信这件东西一定会出现,那么他也就出现了,只不过出现在你的心里,无数的善男信女所膜拜的神灵,都曾经出现在他们的心里,并在偶然的时间,偶然的地点,与一件偶然的事情相吻合。

  ************************************************

  “清,等等我”从我身后传来了熟的不能再熟的声音,这是鑫。

  “你怎么了?昨晚没有睡好吗?”鑫非常关切的问。我一宿没有睡好,顶着2个黑眼圈,看都看出来了,这傻丫头还问,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昨天看书太晚了。”我敷衍着作了回答。

  “哦,请你喝咖啡吧!顺便和你说件事”鑫总是这么直接的说出自己的想法,虽然她觉得很婉转,但我觉得她想说什么我已经猜的八九不离十了。

  转过了好几条街来到了我们经常来的,“怀念”咖啡厅。说真的我对咖啡不是很感兴趣,很多时候只是把它当作控制瞌睡的良药。

  “一杯黑咖啡要不加糖的,一杯白水加糖”我很熟练的叫了东西。我觉得够苦的咖啡才能抑制我的瞌睡,鑫每次都是喝白水但是要加糖的。有时候觉得和鑫待的久了她的每件事情我都很了解甚至她在想什么都可以猜的八九不离十了。不过似乎这并不是我的聪明而是因为她的简单。

  “清,我要成为你的守护神,永远和你在一起的,但是……”鑫带着满脸的兴奋说着。

  “嗯!不错啊!”鑫每次说起这样的事情我总是敷衍着回答,当然也是敷衍的听。而我不能解释的是不论鑫讲话的时候我在干什么或者想什么,她所说的话很久以后我都可以记得非常清楚,就像她所说的每一句话不是说给我的耳朵,而是说给我的心。

  “清!我也不太明白你的宿命到底是什么,但是我觉得你不应该把它放在心上,也许什么时候你会一下子就明白了。”

  “我……”我不知道该怎样回答,但每次在这个时候总会闻到那阵清香。

  “鑫,我好羡慕你,可以叫他清,显得那么……”月晨带着她的标准笑容走了过了。

  “哈哈,月晨,你也可以这样叫得,对吧,清。”

  “当然……”

  “哼,算了吧!嘴上说的和心里想的不一样。不用在巫女面前装的那么善良。”

  月晨脸上的笑容有了一些诡秘的变化,凑到我的耳边说,“看到外面那个小子没有,追我好几天了,说了很多甜言蜜语了,帮我搞定他”

  “你又来……”虽然心里很是难以接受,但还是习惯性的起身向门外走去,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帮月晨搞定这样的事情了。她长得漂亮而且性格开朗,喜欢的她的人,怎么说也是数以千计。我推开门走出了咖啡厅,在一架莫德卡摩托旁边站着一个“彪形”大汉,看见这个人我的后背就可以不停的出冷汗。这次月晨可碰到麻烦了,不,应该是我又碰到麻烦了。

  “杨琪,我和月晨从小就订了娃娃亲,这个事情你知道吧!”我战战兢兢的说,自己都觉得说话,没什么底气。杨琪是什么人,不说他手下的那帮混混,就他自己七八个人收拾不了。就我这小体格估计……。

  “武清,我告诉你,你的底细我很清楚,是不是月晨那小丫头想甩了我,叫你个瘪三出来的?”

  “你怎么说话呢?”

  “你替那丫头挡了多少次,不要说我不知道。”

  “本来怕伤你的心,既然你都知道了,那也不用我在说一遍了吧!”看到杨琪那个样子,心里反而不在害怕了。

  “叫那丫头自己出来说,看我能不能花了她的脸。”

  “见了也是被甩,不见也是被甩,而且见了恐怕这世界又少一个美女,我看还是算了”

  “武清,我告诉你,就你小子,玩电脑你确实不错,不过今天我看看你玩拳头怎么样?”

  “—•#%—¥”杨琪带着他的固有骂词,对着我的胸口就是一拳。

  通常对方的第一次攻击我都是照单全收,还好他们总喜欢打我的胸,不打脸,我已经很庆幸了。我重重的摔在地上,胸口一阵火辣辣的疼。而每次发生这种事情的时候,都会有美女救英雄,在我倒地的同时蒙面女侠也就出现了。和往常以下,在我起身把身上的尘土排干净的时候。杨琪也已经被女侠踩在脚下了。

  “小子,以后再找武清的麻烦,可不要怪我不客气啊!听明白没?”女侠故意粗声粗气地说。

  “臭娘们,你让我起来”

  “怎么,还不服?有本事起来啊!”

  一个人双手被锁在背后,头被人踩在脚下,怎么能够起来呢,何况压着他的蒙面女侠也不是一般人啊!

  “杨琪,算了吧,为了月晨这小丫头,我们也不必要拼个你死我活吧!再说了我给她当挡箭牌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大多数人看到我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今天你也打了我一拳,算出了恶气了。……”我边说边示意让蒙面女侠把他放开。

  “你……”杨琪看着我满眼的怒火,想要说什么,但是看看站在我身边的蒙面女侠。“武清,你小子,走着瞧”说完骑上莫德卡就走了。

  鑫看到一切都结束了,从咖啡厅里走了出来。递了一面小镜子给蒙面女侠。

  月晨扮女侠的工作也该结束了,摘下面具来,接过镜子,看看自己有没有挂花。“这家伙出手太重了,估计腿上和后背又青了好几块”边说边转向我。

  “来吧大小姐,用不用我背你回去?”

  “那……,可是……,这个……。”

  我打断了月晨的话说,“不用说了,你救了我我总得知恩图报吧!”

  “那多不好意思……”

  “月晨,这次该我羡慕你了。”

  ……

  每次遇到不愿意接受被甩事实的人,一般都是这个结果。我背月晨回家,鑫自己回家。说实话第一次看到月晨的时候觉得她很可爱。也许因为漂亮所以可爱吧!不过看到她打架的时候,我彻底放弃了追求她的想法。话又说回来了,我那个时候有没有追求她的想法还真的无从考证,那时我7岁,她才6岁。如果那时就有了追求她的想法那不就是超早恋了吗。

  …………。

  从月晨家出来已经是晚上10点多了。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很奇怪今天路上的人很少,这个点原本应该还是熙熙攘攘的,往常在街角的那家烧烤摊总要在12点以后才会打烊,今天这个点就已经打烊了。有点怪,但是不管怎么说还是赶快回叫家吧。

  本来预计老爸老妈都已经睡了,回家才发现老爸竟然还在看电视。

  “清,回来了。你妈妈睡了,动作轻点。”我要是晚回来老爸一般说的都是这句话。

  “嗯!我洗洗就去睡了”

  “你的公假还有2天吧!”

  “是”

  “明天我们一家一起出去野营吧!”

  “好,没问题”老爸能说出一起出去玩得时候是比较少的,不赶快答应,过5分钟变卦,可就是‘后悔莫及’了。“

  “问问小月和鑫鑫有没有事情,没有就叫他们一起吧!”

  “嗯!好!”老爸一直问我比较喜欢她们2个中的哪一个,2个丫头老爸都很喜欢,我选哪个都会伤了老爸一半的心。

  “我去洗澡了”

  “好,去吧!”

  …………

  已经是晚上11点了,却不觉得困。不由自主地拿起了《宿命的选择》。

  每一次的对自我的认识,都是在对自己宿命的认识,当你能够自如的控制自己的宿命本源色的时候,你才能够真正的开始了解自己的宿命。每一个人的生命都是短暂的,但是一个人的宿命却是永恒的……

  在时间的长河中每一个人的存在都是短暂的一霎那。你可能会觉得没有足够多的能力去完成自己心中的理想和向往,而必须接受现实,如果你有这种感觉,那么你正在背离你的宿命。

  ……

  有时候觉得这本书就像是专门为我写的。月晨的爷爷从哪里弄到了这本书呢。我怎么会觉得越来越迷茫呢?

  “本源色”、“宿命”……。最近这些词总是在我脑海中出现。蓝色……。一道蓝色的光芒又一次在我眼前,我知道蓝光有一次把我送到那个时间与空间都停止的地方。

  “老爷子,我猜你就在我身边。对吧!”我没有睁开眼睛便大声地说。

  “我在这里等您已经很久了。”那苍老的声音表现出异乎寻常的客气。

  我睁开眼睛看着他,“我现在知道了每次我想到蓝色的时候就会来到这里。”

  “应该说是你每一次想要来到这里的时候,本源色就会出现在您面前。永远都是您在驾驭本源色,而不是本源色在驾驭您。”

  “反正是一个意思,老爷子,不要和我这么客气了,我也不是生客了”

  “当然,这里本来就是你的世界。”

  “不管这里是你的还是我的,总之我是不由自主地来到这里。也不知道你有什么魔法。”

  “并不是我使用了什么魔法,而是因为你有许多疑问,你要找到答案所以……”

  “反正我是说不过你,就算是吧!”可能真的是因为我有很多疑问要解开,所以总会来到这里,现在我已经不再感觉这是梦境,面前这个老者的来历我已经不想去猜测,而是迫切的想知道他的身份。

  “我想这次你不会很快的离开,请坐吧!”自称时间使的老者示意我坐下。

  看了看周围连一把椅子都没有看来是要坐在地上了。“我现在很想知道你是谁,为什么你总是说宿命。它到底是什么?”

  “武清,你称我什么都无所谓,因为当你能够解开自己宿命的时候,这座时间和空间都停止的宿命大厅就会消失,我也会随之消失,我所以存在均是为了帮助你了解你自己,了解宿命之源。当你能够了解宿命之源的时候,人类才会不再成为棋子。”

  老者的话越开越吸引我了,不也许是因为我越来越急切的想解开这个谜团。

  “鑫总是给我讲人类是魔和神赌注,为什么会这样呢?”

  “在3亿年前,我们与神魔大战的失败以后,魔和神立下赌注,当人死之后,神和魔要将那些他们各自认为优秀的灵魂从人界带走,然后经过神和魔的教化之后让这些灵魂重新返回人界在圣灵之泉重新幻化成人,这样的人被我们称为信徒。神魔约定3亿年后,谁的信徒能够掌管人界,那么谁就赢得了人界的统治权,但是不论是神还是魔都不能以本族的力量去影响人类,只能靠各自的信徒去征服人界。”

  “阿。看来他们是闲得很厉害,继续阿!老爷子。”说实话我到现在还不能相信这是真的,只是这个故事仿佛对我有很大的吸引了,迫使我急于知道整个故事。

  “人皇无法容忍神和魔的这种行径,召集了所有的魔幻师,用自己的生命为祭,将每一个人的本源以宿命的形式封印在每一个人的灵魂中。让他们可以永远保留人的原有本质,直到宿命之源将他们唤醒。而把宿命之源封印在了他认为能够继承他衣钵的灵魂之中,并随同这个灵魂一起沉睡在圣灵之泉,直到那灵魂重新幻化成人……”

  时间使说到这里的时候,语气中充满了崇敬和忧伤。

  “你不会说我就是那个继承衣钵的吧!”我可不想成为什么皇或者王,我自由自在的生活就好了。

  “这个只有你自己知道,本源色里记录着你所有的一切,你的过去和你的信仰,以及你的责任。”

  “你的故事我越听越担心我了,不知道明天早上起来我是不是还正常。”

  “啊?你……”时间使一脸茫然的看着我。

  “啊什么啊!继续说说你的故事。”

  “你不知道的我都告诉你了,剩下的你自己都知道的,不需要我说什么。只是到现在你还是没有接受宿命的安排。”

  “我知道你还会来这里的!”我对时间使得这种卖关子的作风是非常的反感。

  “宿命的选择没有谁可以逃避。宿命之源。”

  我第一次感觉到是自己驾驭着蓝光而不是蓝光带着我,而这更让我感到恐惧。如果那蓝光我可以驾驭,那么时间使说的一切就都是真的。但是我该如何去接受这些呢?是否我真的无法逃避。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