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5 08:07:17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门径通天
  4. 第二章 老徐的改变

第二章 老徐的改变

更新于:2018-03-18 20:04:24 字数:3622

  对于拥有了儿子的老徐来讲,养育儿子自然而然地成为了头等大事!

  曾经只是一个人生活,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但现在咱不一样了,咱得照顾儿子!

  老徐对做一位称职的父亲很感兴趣,但是他是否真的能够做到就不得而知了。

  老徐打算将来让孩子进入石头城里唯一的那所小学堂,让小刀也学会认字,常听别人说什么知识就是力量,虽然自己不太明白这句狗屁话,但想来多让小刀学习一些知识还是有好处的。

  再说了,老徐知道,大家伙对于能够认字的人始终保持一种比较尊敬的态度,别人可以瞧不起自己这个屠夫,却坚决不能瞧不起自己的儿子!

  老徐想好了,虽然去学堂念书很贵,但是哪怕是砸锅卖铁,将来也要讲小刀送到学校。

  现在小刀还很小,所以老徐每次出摊子卖肉的时候,都带着小刀。

  自从发现小刀算数能力超过自己之后,老徐便理所当然地将卖肉算账的工作交给了小刀,美其名曰培养孩子的计算能力。

  但是还别说,自从小刀接手卖肉算账的这份工作之后,老徐卖肉的效率那还真是提高了很大的一节!而且从未算差过一次帐!

  老徐对此表示,都是自己教得好!

  当然了,孩子聪明也是一方面的,也不看看是谁的儿子,能不聪明吗!

  对于小刀的聪明,老徐感到发自内心的高兴。

  对于小刀的教育问题,老徐很是费头脑,从来没有接触过孩子的单身汉,总是感觉有些摸不到头绪。

  但是好在从来就没有什么能够难道老徐同志,不就是教育儿子吗,这有什么难的。

  这不,今天有一家姓李的要杀牛,找到了老徐,一听有钱赚,老徐抱起小刀拿起大刀就向老李家快步走去。

  在老徐的思想里,可没有血不血腥的说法,自己本就是一个屠夫,鲜血,实在是司空见惯。

  至于小刀,拜托,作为屠夫的儿子,怕血?这不是埋汰人一样吗!

  小刀要是连血都怕,那还是自己的儿子吗?

  老徐手起刀落,一颗大好的牛头便飞上了天空,紧随其后的,还有那像喷泉一样的鲜血!喷的满天都是!

  老徐的脸上沾了很多的鲜血,看着眼前的场景,对自己的手法感到相当满意,咧嘴嘿然一笑,更显得狰狞恐怖!

  旁边的李家户主看到老徐那吓人的样子,感到浑身都很寒冷!

  杀个牛,咋这么吓人呢!刚才就不应该好事在这里瞎看,真是吓人啊。

  李家户主赶紧转身离开了这片血腥的地方。

  看着离开的李家户主,老徐的眼中露出了不懈,这也叫个男人?这都怕,真是熊透了!

  回过头来看向小刀,只见小刀还在看那喷涌而出的鲜血,根本就没有一点害怕的样子。

  小刀看向了脸上沾着很多鲜血的老徐,小脸很是认真地看着老徐:

  “爹爹,这血,真好看!”

  按照常理,任何一个家长听到自己的孩子说出这样一句诡异的话语,都会感到很不对劲。

  但是,老徐却不是一般的家长,听到儿子这样的回答,他感到老怀大慰啊!

  看看,这才叫屠夫的儿子!

  瞧瞧,这才是我的儿子!

  这才配是我徐一刀的儿子!

  看着小刀那一脸的欢喜,老徐露出了一个自认为很温柔的笑容,但实际上满脸大胡子再加上一脸的鲜血,这一笑在别人看来要多恐怖有多恐怖!

  但是,在小刀的眼里了,这却的确是一个温柔的笑容。

  “儿子,你喜欢就好,以后我天天带你见血!”老徐很是豪爽地向小刀许诺。

  “爹爹最好了!”小刀马上张开自己的双臂,准备献上自己的拥抱!

  老徐很是配合儿子,马上蹲下身体和小刀使劲地抱了抱。

  在这一刻,

  小刀感觉自己很幸福,

  老徐感觉自己很幸福。

  就这样,从此以后,石头城的人们都发现,屠夫老徐每次去杀牲口的时候,都会带上他那个捡的儿子。

  当然了,谁都不敢当着老徐的面说老徐的儿子是捡的,否则你指定得挨上老徐的一顿暴打!

  石头城有那么一伙没什么正事的青年,整天在街头做些下作的勾当,他们总是去收街边商贩的所谓的保护费。

  他们人多势众,所以大家伙没什么办法,也就只能交钱了。

  之前老徐也会交保护费,主要老徐是不想惹麻烦,况且自己的收入也能够承受这样一笔费用,既然这样一笔费用可以打发走这样一群讨厌的人,老徐倒是也认了。

  这一天,那一伙人又来老徐这里收保护费了,领头的那个是一个人叫虎哥的混混头目。

  “徐屠夫啊,该交钱了啊。”

  虎哥最不愿意来收老徐的钱了,每次看到老徐那狰狞的外表、魁梧的身躯、还有他手中紧握的那把切肉的大刀,他心中都有点紧张,但问题是,不收老徐的保护费,他们便难以树立威望!有一个不交的,便会有第二个,便会有第三个!而这种情况,是绝对不允许发生的!

  好在老徐这人还算识趣,每次都会交上保护费。

  “哎呀,这小子便是你捡来的儿子吧!你挺会捡啊!”

  闲着无聊的虎哥看到了坐在案台上的小刀,想到最近说老徐捡到一个儿子的传闻,便和老徐胡乱说了几句。

  手中拿着铜钱正打算递给虎哥的老徐,突然间将已经伸出去的手收了回来,

  “你再说一遍。”

  老徐的声音显得很是低沉阴森。

  虎哥根本没有想到这随便的一句话竟然会惹得老徐生气,看看周围那么多看热闹的人,虎哥知道,今天自己如何都不能服软,否则自己这帮人的威望就将彻底丧失。

  看看自己身后这么多的弟兄,虎哥顿时感觉自己底气足了很多,对老徐大吼道:

  “怎么的啊,说你儿子是捡的你还生气咋的啊!你一个破杀猪的,你装个什么劲啊?”

  很多时候,人们都会图一时的快意而说出一些不该说的话,然后付出惨重的代价,就像此时的虎哥。

  虎哥没有想到,他手下的兄弟没有想到,周围的群众没有想到,小刀也没有想到。

  老徐拿着自己那把砍肉用的大刀,直接从卖肉的案台后面走出来,然后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唰的一刀,然后就看到一条胳膊冲天而起,还有紧随其后的一道血箭。

  所有人都愣住了!

  虎哥自己也愣住了!看着那条躺在地上的胳膊,感受到肩膀处传来的剧烈的疼痛,他终于反应过!自己的胳膊没了,自己的胳膊没了,这个贱货屠夫竟然砍掉了自己的一只胳膊!!!

  虎哥内心中只短暂地存在了一丝的恐惧,但是瞬间便被那滔天的怒火所掩埋了。

  “还他妈愣着干什么啊,都他妈给我上!揍死这个……”

  然而还没等虎哥把话说完,便被唰的一声打断。

  随着这唰的一声,又是一条胳膊冲天而起,又是一道血箭喷洒漫天。

  这回没人愣住了,这次所有人直接变傻了。

  虎哥向左转头低头看了看,又向右转头低头看了看,两条胳膊都没了,都没了!

  两肩传来的彻骨的疼痛提醒着他,即便能活下来,这辈子,他也废了。

  或许是因为失血过多,又或许是因为打击太大,虎哥直愣愣地躺在了地上。

  虎哥这一帮人虽然成天打架斗殴,但是又何曾见过这样血腥暴力的场景!看着那个随手间砍掉了虎哥两条胳膊的恶魔,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一步。

  现场安静得可怕,然而正是因为这可怕的安静,才能够让人们清晰地听到小刀那清脆欢快的童音:“爹爹,他的血很好看!”

  在这样一个场合里,听到一个小孩高兴地说人的鲜血好看,显得是那样的诡异。

  “儿子喜欢就好!”老徐回答的豪气干云!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孩子喜欢吃鸡腿,然后答应孩子下次还买一样。

  在老徐的眼里,砍人和砍牲口并没有什么区别,都是手起刀落那么点事,所以他在砍虎哥的时候,没有任何的心理障碍。既然儿子连杀牲口的场面都不害怕,那自然也就不应该对杀人的场面害怕,所以老徐想当然地认为自己儿子的表现很是正常。

  然而老徐感觉正常,却不代表别人感觉正常。

  所有人都对小刀的表现感到诧异,更准确地说,是对这对父子感到诧异。

  谁曾见过喜欢鲜血的孩子?谁又曾经见过鼓励孩子喜欢鲜血的家长?

  这真是天生的一对父子。

  “还有谁敢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老徐的声音很低沉,很阴森,很恐怖。

  不知是谁带的头,虎哥的那帮手下转身就要逃跑。

  “给我回来!”

  看到这帮人要逃跑,老徐大吼了一声。

  这帮人的身子就像中了魔法一样,说停就停,就没一个人敢继续跑。

  一帮人都直勾勾地看着老徐,生怕他再提出什么可怕的要求。

  “把他带走。”

  老徐指了指躺在地上生死不知的虎哥。

  一帮人马上上来七手八脚地将虎哥快速抬走,每个人都想快点离开这样一个恐怖的地方。

  “爹爹厉害!”幼小的小刀虽然不太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却不影响他明白自己的爹爹刚刚做了一件很牛的事情!马上送上赞美。

  “那是必须的!”面对儿子的赞美,老徐表示,要虚心接受。

  看着这么会来事的小刀,老徐感觉真是很高兴。

  石头城非常偏僻,整个小城也没什么需要管理的,所谓的城主更像是一个摆设。

  城中毕竟是出了血案,老城主带着几个瘦不拉几的衙役紧张地来到了案发现场,但是看到膀大腰圆、面目凶恶、手拿大刀的老徐,这句“逮捕”就始终没能说出口。

  老城主最终只是说了句“以后注意”便匆匆了事。

  老城主心中跟明镜似的,惹急了这蛮横的屠夫,估计自己这一伙人都得和虎哥一样没了胳膊。

  看着像逃跑一样离开的老城主,老徐明白,因为小刀的到来,他将会发生改变,很大的改变。

  因为,他不允许任何人欺负小刀。

  因为,我是他爹。

  因为,他是我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