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1 13:45:01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练气者
  4. 第三章 入丁火

第三章 入丁火

更新于:2018-03-16 21:15:35 字数:2229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感觉很熟悉。”星月道。

  “熟悉?”流云疑惑道。

  “嗯!就像呼吸一样。”星月道。

  “难道这和你以前有什么关系?或者你之前就是一名气者。”流云猜测道。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更想知道我是谁?我的家、我的父母。”星月的脑袋低的很沉。

  “放心吧!只要心里面有信念,就能够实现愿望,也就能够找回丢失的记忆。”流云拍了拍星月的肩头安慰道。

  “我会帮你找回你以前的记忆的。”流云看着星月的眼睛郑重的说道。

  星月愣了愣,不知不觉间两个人之间已经达成了一种默契,这种默契以至于在将来的某一天影响到了星月的一生。

  一天的时间过得很快,在这一天的时间里,接二连三的有人成功的完成了纳气,但是他们远远不如星月这种怪胎,并不能聚气与迸气。

  独立的空间外,巨大的老树下,原本低头酣睡的老头已经站直了身子,站在那里看着空间发生的一切。

  “这个就是你说的那个孩子?”老头开口道。

  “嗯!我发现这小子的时候,他什么都不知道,像是不记得了以前发生的事情。我看他手心有五瓣花纹,这才带了回来。”朱龙交代道。

  “将他交于你的门下,由你教导,山门外的事就算过去了。”老头淡淡说了句。

  老头右手轻轻的一挥,眼前淡蓝色的光幕缓缓的消失,星月一众人再次出现在巨大的老树下。

  “看来你们其中成功纳气的人还真不少。成功学会纳气的可以留下,剩余的人将会抹去关于气者的记忆送出气宗。”朱龙看了看所有人道。

  所有人闻言,有的高兴,有的失落。失落的听到要被摸去有关气宗的记忆时,一脸的绝望。这不单单只是在气宗上有关的记忆,而且还有以前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或许到那时,最亲近的人也会变得陌生。

  “你叫星月是吧!”老头看了看不自然的星月问道。

  “是的。”

  “你为什么会来这里?又为什么想成为气者?”老头郑重的问道。

  星月迟疑了许久,对于这个问题他没有想过,要真的问为什么,那也许就是找回自己以前的记忆。

  “找回以前丢失的记忆。”星月回答道。

  “气者意味着守护,守护这片土地。而一个正真强大的气者,心里面只装下守护两个字。”

  “只有守护住了自己要守护的人才能够守护住自己。”老头顿了顿又道:“你明白我这句话的含义吗?”

  “你本是男儿身,星月这个名字不太适合你。既然你记不起以前的记忆,那就叫十一吧!”

  十一并非指星月排行十一,而是指失忆之意。

  而流云听闻星月为男儿身时,面色顿时一变,想象自己昨夜还与其同床而眠时,面色变的格外的绯红。

  “你是男儿身?”流云瞪大了眼睛看着星月道。

  星月沉默不语,之前他不懂得男女,不懂得这个世界上的一切。

  “好了!除了十一被分在朱龙门下之外,其余人都要通过抽签的方法选择各自的老师。”

  老头说完,身后的蓝衣少年便捧个着一个木盒走了上来,木盒里面装着大小一样的蜡丸。

  “从你开始吧!”老头指了指站在最前面的少年道。

  少年愣了愣,一脸喜悦,走上前来伸手从木盒中摸出了一颗蜡丸来。捏破蜡丸,里面裹着的是一个刻有金字的铁牌。

  “庚金殿!”蓝衣青年温和一笑道:“去千羽师兄门下。”

  少年点了点头,站在到了一旁。

  接着是一个赤发少女,火浪般的长发批在肩头,如同一团火云披在肩头。

  “丁火殿!朱龙师兄门下。”

  “庚金殿!千羽师兄门下。”

  “葵水殿!我的门下。”

  “戊土殿!赖鬼师兄门下。”

  “乙木殿!千秋雨门下。”

  ……

  蓝衣青年一一念道,共有十五人。而朱龙的门下除了十一外,再就是那个赤发少女,以及一个身材矮小的少年。至于流云,则是分在了蓝衣少年的葵水殿。

  “天黑前赶到丁火殿,否则就和他们一样离开气宗。”朱龙看了一样十一三人,这才辞别了宗主,身行一晃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你们三个别愣着了,给这是去丁火殿的路线图。”蓝衣少年说着将一个卷轴扔给了十一。

  十一接过卷轴,回身看了一眼流云,只见到流云微微一笑,似乎之前的事已经变成了过眼云烟,消散在了空气当中。

  “有时间我会去丁火殿找你的。”流云道。

  “嗯!”十一重重的点了点头。

  气宗共分五殿,分别为庚金,丁火,葵水,戊土,乙木五殿。五殿分别位于气宗的五个方位,各自为甲乙东方木,庚辛西方金,丙丁南方火,壬癸北方水,戊已中央土。

  丁火殿位于气宗的南方,便是顺着来时的路穿过小竹林,一直往南五十里便是丁火殿。

  五十里对于气者来说很短,但是对于年仅十岁左右的少年来说便是万里之遥。

  三人中仅有十一一人学会了聚气,迸气,可以将气聚于脚底,加快速度。而其余二人便有些吃力了。

  “呼…呼…”

  身材矮小的孟一安满脸通红,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本来在体型上便处于弱势,又跑了这么远的路早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

  “妈的!还不如杀了我,从小到大少爷我一直都是轿子抬着走的。”

  孟一安原本是一家商户家的小少爷,阴差阳错的拜在了气宗的门下,又稀里糊涂的要跑着去五十里外的丁火殿。

  “那好啊!你一个人后边慢慢的走,完了直接被抹除所有记忆,再被踢出气宗。”赤发少女雀离道。

  “我…我只是随口说说。”孟一安心里开始打鼓,想象自己被摸出了记忆,肯定连自己的老爹都不认识了,更何况家里的那个童养媳。

  夕阳西斜,三人原本一天就没有吃东西,等到了丁火殿门外时早已经是手脚无力,瘫软在了丁火殿门外的石阶上面。

  空荡荡的丁火殿外,并没有朱龙的影子。

  孟一安平摊在石阶上,仰着头看着倒立着的丁火殿殿门。

  嘀咕道:“说让我们赶天黑赶到,怎么他自己却迟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