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3 08:22:19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跳刀无敌
  4. 第二章 陆彤

第二章 陆彤

更新于:2018-03-16 10:19:33 字数:2533

字体: 字号:
  雕琢木料或许枯燥,公输羽确是乐在其中,看着一个个人偶或是动物在自己手下诞生,总是让他觉得满足。倾注无数感情的作品更是如此。

  公输羽放下刻刀,从怀里掏出一个木偶。

  长发披肩的少女,右手拿着一只细小的短棍,轻轻敲击着左手掌心,眉头故意皱起扮作严肃,睁着大大的双眼一副十分不满的样子,然而嘴角掩饰不住的微微笑意确是泄露了她的真正心情。

  公输羽想起当时的景象也不经一笑。

  “哈哈。被我抓住了吧,还说已经掉了。”清脆悦耳的少女声音传来。

  公输羽赶紧将木偶收入怀里,手忙脚乱地躲避着少女伸来的小手。

  “小丫头,你怎么来了?”

  公输羽这才有时间打量出现的少女。

  少女肤色白皙,娇嫩欲滴的脸蛋两朵健康的红晕,水汪汪的大眼中眼珠转动,透着精灵古怪。可爱的小嘴微微嘟起,将脸蛋涨成小小的包子。

  最惊人的还是少女与公输羽的木像有着七八分的相似,只是木像显得更加成熟。

  公输羽也不禁感叹十四五的少女果然变化快。几月未见,少女出落的越发的动人。

  看着眼前那熟悉的面孔,公输羽不禁想起另一个女子,不知道她现在的生活又是怎样。

  “哎,回神了。臭羽毛,人家来找你。你却当着人家的面想另一个女人。”少女娇嗔着。

  “咳咳。你怎么能出来了,不是被关禁闭了么?”公输羽受不了少女的疯言疯语,赶紧绕开话题。

  “胆小鬼,”少女嘟了嘟嘴,“人家是特意来告诉你关于姐姐的消息的。”

  公输羽闻言短暂沉默了一下,才问道:“她还好吗?”

  “不好!很不好!”少女大声好道,边喊边踱着小碎步。

  公输羽看着少女急切的模样,笑了笑,说道:“好了,别演了。说吧,出了什么事情?”

  “真是没意思。你就不能改一改这慢吞吞的性子。”少女停了下来,深处青葱般的手指戳了公输羽一下,“这次,我可不是骗你,是真出事了。”

  少女说着凑到公输羽面前,故作神秘小声说道:“我姐姐找了个新男人。”

  尽管很不适应与少女靠的这么接近,但少女的消息还是让公输羽心里漏了一拍,大脑空了一下。

  公输羽深吸口气,才说道:“小丫头,不要乱说话。女孩子说什么新男人,也不害臊。”

  “哈哈,紧张了吧。”小丫头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

  笑完之后,挺了挺出具规模的小胸脯,做出一副你求我啊,求我我就告诉你的傲娇模样。

  公输羽知道自己不妥协,小丫头也是憋不住的。但他还是使劲搓了搓脸部,挤出一个笑脸,温和的问道:“小彤彤,告诉哥哥好不好啊。”

  陆彤听着这声音打了个寒颤,使劲跳了一下,说道:“臭羽毛,你好恶心。不过,人家还是告诉你吧。”

  “你知道我被我爹关在家里面学剑法。哈哈,像人家这样的天才学得当然是相当的快了。”少女习惯性跑题,好在没跑太远。“但是,我能出来还是因为我爹娘要去城外接个人,这个人便是我姐的学长。”

  “学长?这应该没资格让你爹娘亲自去接人吧?”公输羽疑惑道。

  “对呀!”陆彤大叫一声,化身推官,“所以,人家才觉得应该是我姐新找的男人。我爹娘才回去接他,让他感觉到家的温暖。”

  “嗯。一定是这样。”少女自我肯定地点了点头。

  公输羽倒不像少女这么单纯“女婿就想让高傲的陆老头亲自去接人,做梦呢?”公输羽想到陆老头的样子摇了摇头。“那么他们应该是别的关系了,又是什么呢?私生子?”

  “喂。你倒是说话呀,我到底对不对啊。”陆彤见公输羽沉思,推了他一下。

  公输羽自然没说自己的猜测,点了点头,“嗯。有道理。”

  “哈哈。我就说人家怎么可能会错呢。”少女大力拍了拍自己手掌。

  “你在高兴什么?”公输羽脸色不太好看,你这当着面在人伤口撒盐不好吧。

  “咳咳,”陆彤干咳两下,做恍然大悟状,“对了,差点把正事忘了,我们快走吧。”

  “去哪儿?”

  “当然是去看看你的情敌了!”少女不满道,她可是无比期待这场双雄会。

  陆彤拉着公输羽就要出门,公输羽虽然觉着少女的推测太过离谱,但谁又能保证不是真的呢,看看也好。也就略微收拾了一下,半推半就的跟着出去。

  ——————————分割线可以有吧————————————

  两人出了小店,向着东门行去。

  路上行人讶异地看着两人,毕竟穿着大红绣衣的美丽少女拉着穿着粗布衣衫的**丝,总是会有些奇怪的。

  少女丝毫没注意到这些,公输羽倒是发现了,却也是毫不在意。两人关系很是熟络,更何况他只作陆彤这是孩子心性,他也只当这是一个还未长大的小妹。

  “小姐。”一声沙哑的轻唤传来。

  “英伯,你怎么在这里?你没有陪我爹娘去东门吗?”

  打招呼的是个穿着灰色长衫的中年男人,眉头皱起,脸颊消瘦,一对深凹的双眼显得阴沉,黑黑的眼眶仿佛很久都没睡觉一般。此人名叫林英,是陆家的管家。

  “林伯。”公输羽问候道。心里却是疑惑不已,林英怎么成这般模样了?原来的林英虽然也很廋,但两眼却很是精神,整个人更是好像一株苍劲挺拔的松树,怎么变成这样了,尤其是耳边竟然有几缕白发,这对一个修炼者是很不正常的。

  林英朝着公输羽淡淡地点了点头,然后对陆彤说道:“我最近家里有事,向老爷请了几天假。”

  “哎呀。都怪我最近练功太勤了,娘亲昨天才跟我说过的,我都给忘掉了。”陆彤小拳头敲了敲自己的额头。

  林英看着陆彤娇憨的模样慈爱地笑了笑,接着眼中的痛苦一闪而逝。

  “英伯,你有事先忙吧,注意保重身体啊。我们要去找我爹娘,先走了。”陆彤急急忙忙地准备开溜。

  “呵呵,那你们先去吧,”林英笑了笑,又转头对公输羽说道,“羽小子,记着你说过的话。”

  公输羽面色一沉,“我知道的。”

  “你别在意他们的话了。”离开林英之后,陆彤见公输羽有些消沉,小声说道。

  “没事的。我只是在想你有没有觉得林伯有些不对劲?”公输羽问道。

  “英伯?没有啊。他可能是太累了吧。”陆彤见他不提刚才的事放下心来。

  心里却想着那个单薄沉寂的身影,对着远去的马车高喊“我一定会追上你的”,那是那样的壮观,在晨曦的阳光照射下是那样的耀眼,仿佛整个天地是都只剩下他的身影。

  少年奇怪地看着眼冒金星的少女,问答:“没事吧,丫头。”

  “呵呵,没事,”少女呵呵一笑,说道“你还是关心你的情敌吧。”

  公输羽不在意地笑了笑,心里却是知道无论前面的男人是谁,自己都没有退缩的理由。只因为她是属于自己的,这在那个冬天已经注定了。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