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7 12:30:49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地海谜踪
  4. 第一章 三个鬼故事

第一章 三个鬼故事

更新于:2018-03-17 07:27:53 字数:3340

字体: 字号:
  “咚咚咚,锵锵锵……

  我一下子就给吵醒了,听声音是从二哥屋里传来的,便跑了过去,见二哥拿着锤子凿子,正在用力凿墙,那脸刷白刷白的,在月光里特别渗人。

  我走过去,咳嗽一声,说,‘二哥,这大半夜的你干啥呢?’

  二哥已把墙凿了一大块,听见我咳嗽,回过头,那眼神直勾勾的,说,‘你没觉得这屋子阴森森地,满是邪气?有没有看见墙上那只眼睛?’

  我吓得直打哆嗦,说:‘二哥,你说啥呢?这屋子前天我们才新租了搬来,当时你说特便宜,我们都挺高兴,这屋子咋了?’

  二哥咬着牙,想了好一会,才跟我说:‘当时我也觉得捡了个便宜,可搬来后出门我发现邻居总是在背后小声议论,嘀嘀咕咕的,就觉得不对劲。今天我给门卫大爷送了两瓶酒,他才告诉我,说这屋子发生过凶杀案,最初住的是刚新婚的小两口,后来不知为了啥事吵架,那男的就把女的杀了,用水泥给封在墙里了。后来住的几家人都说这房子闹鬼,每回都几乎把人吓死,就根本没人敢住了。门卫大爷劝我们赶快搬走。我回来心里就直犯嘀咕,你年纪小怕吓着你,也就没和你说。可这晚上迷迷糊糊的就再也睡不着了。总觉得对面这堵墙上有人在看我,最后我实在受不了了,就想把这墙凿了,那些东西就藏不了了。’

  我吓得都站不住了,说:‘二哥,咱现在走行不?我……我不敢在这屋里呆了。’

  二哥说了阵子话,神色好像慢慢正常了,说:‘我带你来广东打工,这半夜人生地不熟的,出去咋办?遇上查身份证的咋办?算了,我们在这屋里先睡一夜,明天就另找房子搬出去。’

  我给二哥说的事吓坏了,根本不敢再回自己的屋,就和二哥挤在他屋里那张小床上。正好二哥白天没事,带着我去了录像厅看片,全是什么日本贞子、香港的山村老尸之类的,这么一弄,吓得我就再也睡不着了,只好和二哥有一搭没一搭的闲扯,也不知说了多久,就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后来就梦见一个女鬼穿着红衣服,脸上煞白煞白的啥也没有,拿着滴着血的斧头凿子在后面追我,跟着一个男鬼揪住我,那女鬼过来用凿子斧头就凿我的头,我给吓傻了,就听见咚咚咚,锵锵锵……

  我大叫一声醒了过来,却见旁边的二哥不见了,原来他又拿了锤子凿子,去凿那面墙了。我哆嗦着也不敢再叫他了,就见他把墙凿出了一个洞,洞里影影绰绰的一下子出来了一只眼睛!我吓呆了,二哥也呆住了,就直勾勾的看着那只眼睛,就见那只眼睛呼的下不见了,接着传过来个声音:‘我说对面的,大半夜的你没事老砸我们家墙干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古城中学高二(7)班的教室里,笑声一片,几十个学生前仰后合的,几乎个个给乔宁讲的故事乐得不行。

  这节课本来是班主任朱老师的语文课,但都快二十分钟了,朱老师却不知遇上了什么事,迟迟没有来上课。一帮学生闲得难受,就前后座一凑,让暑假刚跟了二哥去广东打工回来的乔宁讲段子,乔宁口才好,声音大,那语境更是阴渗渗的,很快把一个教室的人都给听住了,最后故事竟然这样结尾反转,一个教室的人都乐了。班长李晓薇担心地看了看教室外面,见一些人又怂恿乔宁继续讲故事,便说:“大家都别闹了行不行?朱老师快来了,她看见这样子,肯定会批评我们的。”

  “批评谁呀?是怕批评你吧?都这么晚了,‘元帅’肯定有事不来了!乔宁,给我们继续讲,别听她瞎咋呼。”坐在乔宁前面的古小贝,满不在乎地说。

  李晓薇听见他这样称呼朱老师,气得白了脸。朱老师是个胖胖的中年女人,说话严厉,没少批评无事生非有事生幺蛾子的古小贝,古小贝恨得牙痒痒,便把朱老师和《西游记》里的猪八戒联系起来,给她起了个“元帅”的混账绰号。李晓薇是女生,又文静,内心里怵古小贝这样混世魔王般的人物,虽见他这样公然不守纪律、不尊敬老师,也不敢跟他吵,只是照样暗暗记下,等课后没人的时候告诉朱老师。

  乔宁和古小贝是死党,刚才讲的生动出彩在全班人面前大有面子,正在兴奋状态,听古小贝这么催促,便也不理会李晓薇,搜肠刮肚的想了会,说:“好,我再给你们讲一个,提醒一下,这个特吓人,有速效救心丸的放手里预备着,没有的出校门向左拐,真坑人大药店活动优惠,买二赠一……妈呀!”见古小贝作势一巴掌扇过来,忙把头一缩,说:“别,别,我好生讲行不?”

  古小贝说:“好人说,坏人放,有屁夹着不会响,快放!”

  乔宁扮个鬼脸,说:“开讲了,开讲了,前面的那个有屁不要放啊!话说这故事是在清朝年间,有个山村里住着一家人,老太太……”

  古小贝说:“给孙女讲故事,清朝年间,有个山村里住着一家人,老太太……你这段子烂不烂啊,老得你们家老鼠的爷爷都没牙了,换一个!”

  乔宁红了脸,说:“你们家老鼠才没牙呢!你先听我向下讲行不?那老太太突然不行了,请来大夫都摇头,说准备后事吧。谁知屋外正锯木头做棺材呢,屋里老太太忽然醒过来了,又是磨牙又是撮牙花,好好的和从前一样,就是从此不爱出门晒太阳了。一家人也没往心里去,结果一天早晨亲家母来探望,老太太儿子往里让,一推门屋里进了太阳,正落老太太身上,结果老太太吱的一声蹦起来,然后就没动静了。一家人哭的了不得,正好上次那棺材做的也差不多了,就把老太太搭在灵床上,寻思着明天给老太太发送,一家人夜里守灵,就听时钟当当打了12点……”

  “停!”古小贝说:“你刚才说这故事是在清朝,那时候咋就有座钟了?”

  “你没看过《红楼梦》?这西洋自鸣钟明朝就有了!我说小贝啊,我们还要听故事呢,你就不能不捣乱啊?”左前面的梁大奎不愿意了。

  “讲吧讲吧!我懒得听!”古小贝鼓着腮帮子回过头去。

  “老太太忽然一下子直挺挺坐了起来,把他家里人都吓坏了。大儿子叫了声妈,老太太就跟装了弹簧似的,跳起来,直着两手就朝儿子蹦了过去。大儿子一看不好,拔腿便窜出门去,就听后面声音腾腾的,显然是老太太在后面跳着追来。家里人都慌成一团,有大胆的去招呼邻居,凑了十多个身强力壮的男人,拿着火把刀棍追了下去。

  大儿子一口气跑到村外的树林里,老太太就撵上了。大儿子狂喊我是你儿子啊,老太太充耳不闻,就直着腿跳过来,和儿子围着棵树撵了起来。最后老太太一下子扑到树上,抱着树就猛啃起来,十个指头都深深插进了树干里,再也拔不出来。这时村里人赶来,用绳子把老太太死死捆在树上,用大棒子狠狠的敲头,老太太才慢慢不吼不动弹了。家里人只好把树锯断,连树捆着放进了棺材里,钉棺材板的时候还听见老太太在棺材里不停地动,最后挖了个极深的坑把棺材埋了,后来那坟地就没什么人敢去了,据村里人说,这老太太是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上了身,也就是传说中的‘炸尸’。”

  呼呼,呼呼……

  乔宁好容易讲完,却见整一个教室的人都作睡状伏在了桌上,不由头发都直了,说:“你们,你们这算咋么回事?”

  古小贝懒洋洋地伸了个腰,说:“这班里四十五个人,听说还有个没读过《聊斋志异》的?”

  乔宁恶狠狠地说:“谁?”

  古小贝懒洋洋地说:“自然是你了,否则这么老的段子,你咋好意思拿出来?拜托有点创意好不好?”看着乔宁生气的想要吃人,张牙舞爪的,便说:“为了赔我们购买的速效救心丸,罚你把压箱底的货拿出来,要再让大家睡过去,你要么替大家做一星期的值日,要么请全班吃一次麦当劳。”

  乔宁看着古小贝,看样子下一刻就能把他活活掐死似的,最后忽然笑起来,说:“行啊,那我就和你们讲讲那事儿,这个可是真事儿,我二叔是野外科考队的,有一年按上级的布置去了西藏。在一个大雪山里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山洞,我二叔是管后勤的,就没进山洞,可是不几天就乱了套,科考队的大部分队员都发了疯,做了很多我没法说的可怕的事,反正这事二叔也没详细说给我听。最后就我二叔一个人还清醒,为了拯救整个科考队,我二叔决定进山洞去看看。于是他带上枪和炸药,一个人进了山洞,经历了很多不可思议的事,真正是九死一生,最后总算走到了山洞的最深处,看见了一个很大的冰台,四周全是金银宝贝,那情景真正是诡异美丽到了极点。我二叔走近冰台,看见一个藏族少女穿着一身白纱,睡在那个大冰台上……”

  “老师来了!”正在聚精会神听故事的的一群人吓得马上冲回自己的座位,规规矩矩的坐好,眼睁睁看着浑身充满了严肃细胞的朱老师走进教室,后面还跟着一个人。早就装出一派纯洁无邪样子的古小贝好奇地转眼看去,一下子嘴巴张开了,跟着朱老师走进来的,是一个一身白衣的美丽藏族少女!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