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3 15:32:55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传奇守护神
  4. 第二章 回家

第二章 回家

更新于:2018-03-16 07:47:22 字数:3938

字体: 字号:
  梓瞳露出了衣服奸计得逞的笑容,哼着小曲乐滋滋的走向售票厅,江浩走出了火车站大厅,眼前却是那一双眯成月牙般的眼睛。我不会喜欢上她了吧?江浩看着行色匆匆的人群自言自语道。

  江浩的父母在D市的市区开着一家小型超市,日子过的虽不算富裕,但也不算穷,属于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那种。

  江浩从出租车上下来,站在了离家不远的一家银行门口,整了整衣领,甩了甩发型,自认为风骚无比后,推门进入大堂调戏小姑娘去了(江浩:无良作家你敢败坏本帅哥的英明形象,我要罢工!!!),额……存钱、存钱去了。

  人挺多的啊,我存这么多应该有特权吧,不是说银行是给咱这样的富人服务的嘛,咱是有钱人,哇咔咔咔,各位,您就慢慢排队吧,江浩心里暗乐着走向大堂经理(一般都是小美女哦,无良作家,不,才貌无双的本作家经常冒充菜鸟去勾搭一番)。“美女,我要存钱。”江浩此时的表情动作像极了他之前所深恶痛绝的暴发户。

  “您好,先生,请您那边排队。”大堂经理露出了职业性的微笑解释着。

  “我存的比较多,是不是整个VIP通道什么的啊?”江浩故作低调的晃了晃手中的小皮箱,一副我是有钱人的表情。

  “请这边走”大堂经理努力克制着自己想踹某人脸的冲动,把江浩引到VIP客户业务处理工作区,而某人还沾沾自喜以为自己变现多好呢。

  “要不咱先聊聊天?”趁着办金卡的时间,江浩对着大堂经理说道。“对不起,先生,我还有事就不能和您聊天了。”大堂经理略带歉意的一笑,转身离开了。心里却小声嘀咕着:死土鳖,臭暴发户……

  江浩站在自家门口,遥想自己这一年多的经历,颇多的感慨集于心头,正想乱淫几句风骚煽情的诗词,骚气外露一下。江明诚却恰巧在这个时候出来了,看到久未见面的儿子傻愣愣的站在门口,激动地跑了过去,说:“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啊,还傻愣着干嘛啊?还不快进屋。”顺便摸了摸儿子的头,“正宗的劳改头啊,手感还挺不错的。”江明诚又慢悠悠的来了一句。江浩瞬间凌乱了………老爸,我是您亲生的吗?

  “李倩,快出来啊,儿子真的回来了啊。”江明诚高兴地喊道。

  “吼什么吼啊,等我斗完地主再说,什么?儿子回来了,你这王八蛋怎么不早说啊!”李倩穿着拖鞋在二楼啪啦啪啦的跑了下来。

  李倩看着一年多没见面的儿子,双眼一红,过去紧紧地抱住了江浩,说:“终于出来了。”并且不忘踮起脚,摸摸儿子的劳改头,“终于摸到正宗的啦。”

  江浩原本还沉浸在这感人的情境中,却被李倩这一神来之语累的满头黑线,外焦里嫩的,心里暗暗的想到,不愧是两口子……

  “在那里吃的不好吧,看,都……嗯?怎么没瘦一圈,还胖了高了不少啊?看来电视里都是骗人的!。”李倩觉得江明诚在那偷笑自己,连忙对他吼道:“老家伙,你在那傻笑个什么劲啊,快给儿子做饭去啊!”

  “噢噢,马上去马上去。”江明诚一溜小跑的进了厨房,免再遭到什么无妄之灾。(看到这里,如果你想说为什么是男人去做饭?我只能故作高深的对你说,兄弟啊,还单身吧?)

  江浩放下手中的小皮箱,对着李倩说:“我先去洗个澡。”

  “去吧,去吧,身上快脏死了。”李倩摆摆手说道。

  江浩想起了这罪魁祸首——四哥李振江,一想到四哥那整天笑呵呵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江浩不禁浑身一阵哆嗦,这丫的凭这一手也不知祸害了多少人!

  远在B市看报纸的李振江突然砰砰砰的打了几个喷嚏,唉,这又是谁在想我啊。

  吃过晚饭,江浩便简单的说了下自己的经历,对于自己的几位便宜大哥们当然是简单的一笔带过,就是让你们丫的当死跑龙套的,怎么着啊。来咬我啊!

  “对了,这是他们给的见面礼,虽然有点少,你们就将就点收下吧。”江浩拿出了一张金卡放在李倩面前。(这个应该都明白吧,不然集体鄙视你)

  看到父母只是稍微愣了一下,就把卡收了起来,江浩闪过了一丝丝的疑惑,不应该这么淡定啊。

  “我龙哥最近还好吧?”江浩话刚一出口就觉得气氛不对了。

  李倩一听到“龙哥”那两个字,脸顿时难看起来,江浩可不想让自己的爸妈误会了王龙,急忙解释了起来,“妈,其实这件事跟我龙哥没什么关系的”。

  “如果不是他聚众闹事,你能进那地方?”李倩不满的说道。

  江浩又想起了那一天,当时正看到王龙在和一群人打架,虽然王龙身形高大,而且很能打,但是也架不住人多啊,身上已经血迹斑斑,江浩立刻就冲了进去,由于众人还没反应过来,江浩趁机放倒了两个。也不知怎么个情况,突然冲出了许多像特种部队的人来,二话不说,把他们抓起来就走。后来,就把自己给放进小黑屋了,进行了长达一年多的思想教育,期间认识了那几个无良的大哥,并且知道了原因,原来是他们几个搞得鬼,江浩听完解释后就狂躁了。我就说嘛,不就是打个架斗个殴嘛,至于出动特警吗?至于坐牢吗?原来是你们这几个老王八蛋搞的鬼,看我不揍死你们丫的……

  砰砰砰……哎呦……哎呀……惨叫声持续了半个钟头后……

  “几位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智勇双全,玉树临风的大哥,小弟是一时口误口误,我错了,希望大哥们能给小弟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此处忽略十万字……”江浩鼻青脸肿的蹲在墙角一脸讨好的说道。

  从此,江浩过上了长达一年的惬意生活……

  江浩收回思绪,连忙把原因简单的说了下,李倩听了也不再深究下去,倒是江明诚若有所思的看了江浩一眼。

  “儿子,虽然咱高中没读完,但也要上个大学啊,我看咱市的职业学院就不错,要不你去学习几天,混个毕业证回来/?”江明诚看到儿子神情怪异的看着自己,急忙转移话题。

  李倩一听这话,顿时也急了:“是啊,儿子,你就去混个毕业证回来就行,将来可好找工作啊。”

  江浩一听上学,脸都快绿了,想起那几个老变态给的任务,江浩直恨的牙根痒痒,等我有了大批小弟,看我怎么找回场子,哼哼。(容悲催先男猪脚意淫五分钟……)

  “不行,我不去咱市的职业学院,”江浩一脸郁闷的说道,“我已经被QH大学录取了。”

  江明诚夫妻知道江浩一直就不想上学,一听到前半句,俩人就你一句我一句的开始思想诱导起来,这时江明诚却揪了一下李倩的衣角,说:“老婆,貌似咱儿子说被QH大学录取了哎。”李倩顿时停下了思想诱导,望着江浩,脸上充满了希望得到肯定回答的神情。

  江浩点了点头,说是那几个老变态给办的,不过却完全没有去名牌大学的兴奋,谁叫他还有一大堆的任务呢…………

  江明诚夫妻俩却是相当的高兴啦,“走,老公,咱去庆祝下的。”李倩高兴地说道。

  “好的、好的”江明诚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就往楼上跑。“哎,这边。”李倩拽住一脸兴奋的江明诚,指了指外边。“走,陪我逛街去!”“哎呦,老婆,我肚子疼。”江明诚捂着肚子一脸痛苦的说道。“别想骗我,走!!!”李倩拉着江明诚的衣服把他拽到了门口,并且在他耳边悄悄说了几句话,江明诚满脸兴奋屁颠屁颠的给老婆拎着包,和李倩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看着自己这不靠谱的爸妈,江浩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回到了自己的小窝。

  一夜无语

  七月的阳光早早的跑进了江浩的卧室,江浩闭着眼睛两根手胡乱的摸索着,一把抓住了活蹦乱跳的闹钟,远远的扔了出去,,心中默默念起了自己最最信仰的宗教的教义:容我再睡五分钟(注:此教为世界第一大教:回笼教)。

  看着江浩狼吞虎咽的吃着早饭,李倩小声嘀咕着:怎么就吃不胖呢?为什么我就老长肉?老公,我是不是又胖了?

  江明诚正埋头苦干的吃着早饭,头也不抬的应付了一声:“嗯”。“什么?老娘哪里胖了?你不说清楚,你就别吃饭了!”李倩气鼓鼓的说道,并不忘在江明诚腰上练练指法,此下为家庭教育时间……省略一万字……

  江浩吃完早饭,就溜达着向王龙家走去,一栋崭新的三层小楼取代了之前的平房,门前挂着“浩然网吧”的招牌,江浩心头一热,直接习惯性的对着门口就喊了起来:“龙哥,我来了”,然后才走了进去。“阿浩!”正拎着暖瓶上楼的王龙突然愣在了那里,暖瓶在脚边炸响了也浑然不知,王龙一个箭步冲了过去,给了江浩一个紧紧的熊抱。

  想起那一天,王龙就忍不住的懊悔,“兄弟,我……”王龙看着个头已经超过自己的江浩,激动的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龙哥,啥也别说了,咱是兄弟!”江浩用拳头捶了捶王龙的胸口,笑了笑说道。

  “快进来说话。”王龙拉着江浩走向了客厅,感到王龙的手在微微的颤抖,江浩心中微微的颤了一下。“龙哥,这个兄弟我没白交!”江浩心里想到。“玲玲,快看看谁来了。”王龙高兴的喊道。

  这时董玲抱着孩子走了出来,“阿浩?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也不让王龙接你去的。”董玲说着顺便给两人跑了一壶茶,然后就也坐了下来。

  “又不是很远,就自己回来了,如果远了我早就叫龙哥接我去了。”江浩说道。顺便抱过了王龙的孩子——虎子。

  “浩然,叫叔叔。”董玲在一旁说道。

  “浩然?”

  看到江浩诧异的表情,王龙说道:“改名了,以后他就叫浩然了。”

  江浩心头一热,却没有说什么,有些事情,并不需要太多的言语。

  看着虎头虎脑的小浩然,江浩也是无比的喜爱,小浩然眨着乌黑的大眼睛看着江浩,小手也不闲着,在江浩身上东摸西挠的,在董玲抱他回去睡觉时,也不忘在江浩身上留几口口水以示纪念。

  王龙打电话要了几个菜,兄弟俩就喝开了。几杯酒下肚,刚刚还有点拘紧气氛也顿时没了。(由此可见,酒是好东西,在中国更有不喝酒就办不成事之说)

  江浩也大致的说了一下自己这一年多的经历,也对王龙解释了下,当初自己为什么会被抓去。也让王龙打开自己的心结。知道了事情的始末后,王龙也渐渐的解开了自己的心结,江浩在那一瞬间仿佛又看到了当初那略带痞性的龙哥。

  “来。再干一杯!”……

  一顿酒从中午喝到了晚上,看着桌子上的一片狼藉,兄弟二人豪爽的一笑,浓浓的兄弟情义仿佛尽在这爽朗的笑声里。

  随后又东扯西拉了一会,江浩便离开了,王龙看着消失在黑暗中的江浩,久久不语……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