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5-27 15:58:04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钟圣》
  4. 第一章 钟家七少

第一章 钟家七少

更新于:2019-01-02 11:56:14 字数:2939

字体: 字号:
  黑鸦国少阳郡,落日的余辉撒满整个郡城,宁静而悠远!

  城中一栋威严肃穆的府邸中,钟阳躺在床上,圆睁着双眼,盯着漆红的房梁,神情凝重异常,眼中异光闪烁,颇为诡异,他已经保持这样的姿势一天的时间了,从朝阳升起到而今夕阳西斜,而直到现在,钟阳仍然难以相信自己眼前遇到的一切。

  难以相信的不是脑海中突然多出来的另一个人的记忆,也不是庆幸在灵魂争夺中,自己赢了,没有因此而魂飞魄散,消失于天地间,毕竟对手才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孩童,还是处于重伤状态。

  是的,一切的一切说明,钟阳穿越了,这种只有在小说中发生的事情,尽然被他给遇到了,发生在他的身上。

  他还记得,当时自己因为大学毕业奋斗了五年,终于坐上了公司副总宝座,从此**丝逆袭,拥有一个远大的前程,分分钟就可娶上白富美,成家立业,达到人生巅峰指日可待,因此决定给自己五年来绷紧的神经大脑放松下,向公司请了半个月的假,准备出去走走,走一走祖国的大好山河,当然能有个艳遇就更好了。

  刚开始一路倒是顺风顺水,也碰到过不少漂亮妹子,不想在最后一天却出了意外,当时他正在一座古寺宝刹烧香拜佛顺带游览这座号称祖国最古老的寺庙之一,当然,这是庙里和尚的自称。

  当他游览到寺庙后院一座肃穆古朴的古老钟亭,站在亭中那座被四五根足有他手臂粗拉着的古铜钟下面向上望去,脑海中蓦然浮出一个古怪的念头,这时钟要是落下来,自个会不会被困在钟下。

  想罢钟阳暗自一笑,道自己是疯了,怎么会冒出这样的念头,听庙里的和尚说,为安全起见,这挂钟的粗绳足以吊起十座这样的铜钟了,万无掉下来的理由,自己也不会这么倒霉,刚好被困住,那就真的要去买彩票!

  却不想这时,不动如山的铜钟此时无风自动,钟阳耳中立时听到‘嗡嗡嗡’的响声,心中一跳,抬头一看,心中一苦,暗道,我怎么这么倒霉,原来此时这钟却是真的掉下来了,看我这乌鸦嘴。

  却不想钟阳念头刚起,便感觉头顶百会穴一凉,晕了过去,此时才想起,这钟不是平常寺院里的撞钟,乃是如风铃一般的摇钟,只是放大了罢了,他是有钟锤,而他记得自己正好站在钟下中间,脑袋上正好是巨钟的钟锤。

  “我怎么这么倒霉啊,别人穿越不是被雷劈,就是做好事被撞死,落得一个好名声,我他奶奶的却是被一座钟压死了,晦气,丧在钟下,丧钟!”

  “难道是我姓钟的缘故!?前世我就是一口钟....”

  钟阳脑海中一万头神兽奔跑而过,始终想不通这件事,越想越远,头脑越混乱,最后干脆不想了,随着银月升起,陷入了沉眠,毕竟刚刚经历过灵魂融合中的一系列斗争,虽然对方只是个十岁左右的幼童,但是也消耗了他极大的心力,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钟阳沉睡,度过了来这个世界后的第一个夜晚。

  翌日早晨,缓缓睁开眼,钟阳自熟睡中醒来,伸手挡住窗外进来的刺眼阳光,盘膝坐了起来,稚嫩的小脸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发着黄色的光晕,说明这是一个黄毛小子,钟阳脑袋左扭一下,右扭一下,好奇的打量着这具自己新的身体,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脸,接着小手握拳朝前用力一击,掀起些许风声。

  “还不错,至少不是缺胳膊少腿,长得不算丑,力量却是堪比前世,不愧是武道通天,疑似仙神显圣的世界,这才十岁啊,力量就不比我之前差了,要知道前世我可是二十五六岁大好青年,身体可以说处于人生的巅峰,这个世界原来这么变态啊!我喜欢!呵呵呵...”

  神经质的笑着自言自语着,钟阳经过一天一夜的消化和适应,通过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一个也叫钟阳的差不多十一岁的男孩,初步了解了这个世界。

  这个世界是个高武的世界,厉害的武者,力量通天,一拳轰破一座城池,一剑斩断山峰,一啸大江断流,这些都是原来的钟阳启蒙读书时教书先生闲暇之时,绘声绘色动情的讲给底下一帮幼童听的,当时的小钟阳听到亦是一脸的向往仰慕,甚至从先生不时露出的一字言语中,钟阳还推测这个世界居然还有仙神显圣,那可是仙人啊,长生久视,万古不朽,与天地宇宙同寿的仙人。

  小钟阳不知道仙人是什么,钟阳作为穿越人士,那里有不知道的道理,整理记忆时看到这个,马上便抽出小钟阳记忆中类似的记忆,推测到了仙人痕迹,不过那位先生当时自己也不是很确定,只是说自己在某事某地,偶然看到一道流光划过,上面居然站了好几个白衣女子,只当自己色迷心窍,出现幻觉了。

  但是钟阳连穿越都经历过了,还有什么不相信的。

  “说不定真的有仙人,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我一定要成为一名仙人,长生不死,也不枉来这个世界一趟!”

  想到这里钟阳不免心中一热,一扫自己被钟砸死的郁闷,开心起来。

  “七哥,七哥,赶快起来,不然就来不及了,赶快,赶快啊。”

  门外这时响起一阵拍门声和一道清脆的童声。

  钟阳略一沉凝,便想起这是比自己小一个月的堂弟兼好友—钟胜,同时也想起自己为什么会附身于小钟阳身上了。

  小钟阳乃是这个世界黑鸦国少阳郡三大势力钟家、李家以及城主府中钟家的少爷,因排行第七,也就是钟家七少。

  可是他这个少爷此时却是没有少爷的待遇,一切还在于三年前,他成了一个孤儿。、

  原来钟家这一代的家主老太爷,育有三子一女,其中大儿子钟云同样育有三子一女,三儿子生了三个儿子,二子也就是小钟阳的父亲因为结婚稍晚,却是只生了钟阳一人,钟阳排在第七,算起来钟家老太爷可谓是枝繁叶茂。

  但是,就在三年前,老太爷却是白发人送黑发人,钟阳进山采药的父母双双失踪,地上留下几摊鲜血,尸骨无存,疑似被山中厉害的妖兽残忍地击杀并吞下了肚,这样的惨剧让身为武道高手的钟老太爷一夜白头,在搜寻一月无果后便灰心丧气,闭关不出,把家族事务交给了大儿子。

  钟家二少年轻之时便是少阳郡第一天才,风姿卓越,迷倒郡城万千少女,却在一次外出历练后带回钟阳的母亲并结成伴侣,两年后生下钟阳,钟阳天生体弱多病,出生时几乎夭折,被钟家以家族底蕴绝世灵药吊住一口命,虽然如此,已经只能保住了一口气,元气大伤,能不能活过二十岁还不知道,最重要的是,不知道能否修炼武道,从此以后钟家夫妇便年复一年进山采摘灵药,给钟阳易筋洗髓,增强体质,终于,在钟阳七岁多时,出了这场意外,魂归天地。

  那件事后,城中谣言四起,谣言说钟阳母亲乃是山中的妖孽,乃是狐狸精化形,迷惑钟家二大少,而钟阳乃是妖孽之子,克父克母克全家等等谣言不一而足。

  虽然钟家第一时间镇压谣言,但是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渐渐地就连一些钟家之人也相信了此语,因此年幼的钟阳在外面屡屡受到别家孩子的指指点点,说他是妖孽之子,该杀该死之类。

  也就在三天前,一个钟家旁系十二三岁的孩子在背后说他是妖怪,就他母亲吃掉了父亲,其语虽然小声,但不巧被小钟阳听到了,这一下子他彻底爆发了,不顾一切冲向那个小子,打了起来。

  结果他哪里打得过比自己大两三岁还修炼过的少年,骚乱中后脑勺被打了一下,晕了过去,被抬回了房间,钟阳也是那时候开始穿越融合灵魂记忆的。

  “七哥,起来没?伤还没有好吗?没事吧!”

  屋外响起小弟的声音喊醒了钟阳,略一思索,就想起今天便是他这一代武道启蒙,开始修炼的日子。

  “伤没事了,不用担心,洗簌好就出来。”

  说完麻利的下了床,知道今天便是自己长生久视的开始,想要长生,首先便要练武,要有超越世人的力量,否则即使见到仙人,也是如教书先生一般,一闪而过,还以为是自己的幻觉!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