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1 03:48:41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轻沙无尘走天涯
  4. 第一章 当时轻别意中人 (1)

第一章 当时轻别意中人 (1)

更新于:2018-03-17 09:47:39 字数:2229

  这座位于小镇闹市中心的酒楼共有上下三层,远远看去雕梁画栋,碧瓦红窗,酒店门口一对张牙舞爪的镇店石狮威武霸气,高悬的乌漆门匾上“千百万酒楼”几个镏金草字挥洒恣肆,苍劲有力。

  三楼是一整间超大的贵宾包厢,正对楼梯的垂花拱门内横了架八扇紫檀大锦屏,锦屏上绘满了奇草怒花、仙禽走兽、八仙过海、麻姑拜寿等图案,书画题跋皆出自当世名家。

  绕过锦屏,眼前顿时豁然开朗,高阔轩敞的大厅内置张极大的红木雕花餐桌和配套座椅,淡青色的曳地窗纱随风微拂,雪白的墙壁上贴着绘有龙纹、高士、芦雁、花果图案的仿金壁瓶,尤其引人注目的是厅内的正梁下悬挂着十几串熠熠闪光的珍珠长链,在链底拢坠了一颗海碗般大的晶莹圆润的东海龙珠。

  此时正是晌午,楼外艳阳高照,街头人声鼎沸,这本是食客蜂拥而至,生意最好的光景,可此时酒楼却格外空荡沉寂,不但没有一个顾客光临,就是跑堂小二也不见踪影。

  豪华的餐厅,离奇的冷寂,一种神秘怪异的气息游离在空荡的大厅里。

  突然光可鉴人的地板上现出两个人影。这两个人影从哪里来的?是翻窗跃入的?是从屋顶滑进的?——反正不是顺着楼梯绕过屏风走来的。

  那个头插金钗,身着桃红衣裙的胖姑娘像是小姐,另一个梳着双抓髻,穿着深蓝衣衫的瘦高个儿该是丫鬟了,这两人自进了大厅,眼珠子齐都咕噜噜的盯住那光彩夺目的东海龙珠打量个不停,只听胖小姐嘻嘻笑道:“都说万财神腰缠万贯,富可敌国,看来也并非虚词妄言。”

  蓝衣丫鬟哼了一声,眼光从龙珠上挪开道:“小姐——请坐罢!”

  胖小姐似乎手足无措,丫鬟一把将她按到座椅上,悄声道:“他来了——我们赶的正巧!”

  话音刚落,紫檀锦屏的屏面啵的一声冲裂开来,一个青衣公子破屏而入,屏架却尚自稳稳不动,青衣公子刚踏进大厅,后面一条凶猛的纯黑狼獒也欲从裂帛内冲进,青衣公子铁扇嚯的向后指定道:“停住!”

  狼獒一楞,立刻乖乖停住,蹲在屏风外守住楼道口。

  青衣公子望了望桃红衣裙的胖姑娘,深深一揖道:“万二小姐受惊了!小生当真过意不去!”

  那胖胖的万二小姐早吓的身躯斜颤,蓝衣丫鬟险些扶她不住。

  青衣公子见她吓的不轻,更柔声陪笑道:“小生等这一刻等的太久太急,只盼能早些拜见万二小姐,哪怕能早一秒钟也是好的,是故顺着楼梯直冲过来,不想屏风挡路收脚不住……唐突得罪之处,还望小姐宽恕!”

  万二小姐惊魂未甫,颤幽幽的道:“这凶犬……可把我吓死哒!”

  丫鬟奋力把万二小姐肥胖的身躯推回椅背道:“小姐莫怕,这里没有凶犬……只有公子。”

  “公子?”万二小姐回过神来,刚想举袖遮掩面颊,忍不住又回望青衣公子一眼,却见那青衣公子漆发明眸,朱唇皓齿,俊秀之姿难以描绘,一时竟怔怔的看痴过去。

  青衣公子又躬身一揖:“小生花如玉,见过万二小姐!”说毕他抬起一双妙目温情款款的视向万二小姐,可他不看便罢,一看不由心中干呕,皱眉纳闷道:“都说万家二小姐美如天仙,虽不乏吹捧谬赞,但她生在富豪之家,长在锦衣玉食之中,应也不会太过粗糙,可眼前这位小姐……怎却如此丑陋?”

  眼前这位万二小姐半脸赘肉横生,半脸却干瘪枯瘦,且嘴歪鼻斜,似乎原本端正的圆盘大脸被人狠狠一记耳光掌掴之后,五官赘肉被掴的歪斜,再也恢复不了原位。万二小姐见花如玉目光迟疑,知他嫌恶自己,扭头颤声道:“丫鬟……”

  蓝衣丫鬟忙应声道:“小姐,您有何吩咐?”

  万二小姐忍住哽咽道:“我早说我不愿意来的……”

  万二小姐话没说完,花如玉连忙抢断道:“小姐肯屈尊赐见花某,实乃花某三生有幸!花某久闻小姐贤淑美貌,今日一见,果然……果然……”他接连几遍果然,终于硬下头皮道:“名不虚传。”

  万二小姐听到最后一句,咧开歪嘴破涕大笑起来。这花如玉面容俊俏,身段轻盈,料是美貌女子也会芳心青睐的,可他却能伏低做小对自己说出这般温婉之语,万二小姐倒宁愿相信这是情人眼里出西施,而绝非肉麻的恭维了,于是她亦发腼腆,笑着斜咬嘴角,头都快低到桌面上了。

  花如玉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眼里渐渐透出无限言语。

  万二小姐似乎已把他当做知己情人,两腮更加赤涨起来,双手扭捏着不知该放哪儿好,双腿也在桌下绞成麻花状。

  花如玉道:“花某仰慕小姐之心可鉴日月,只是花某出身贫寒,自幼便被家人卖到戏班学戏,这许多年来跟随戏班四处漂泊,自到贵地落脚后,侥幸略聚薄名,虽被贵宝地捧选为青衣花旦花魁,实则不过一个令人鄙贱的戏子而已!花某为谋生糊口,卖身学戏,强颜欢笑,每至夜深人静,想我一堂堂男儿,竟如青楼女子般卖笑度日,此番辛酸有谁能知!所幸蒙万二小姐赏识错爱,千言万语难表花某对小姐的知遇深恩!小姐若替花某赎了身,今后小姐就是花某的救命菩萨,花某结草衔环,终生甘为小姐驱役!”

  他说的辛酸屈抑,面上却笑意盎然,并不见得半分伤心,说毕铁扇哗的一甩,却是精钢打铸银环扣链的扇叶,但见冷光辉熠,铁骨峥嵘,他展扇一笑,神姿潇洒妙不可言。

  万二小姐只瞧的惊艳发呆,忘了回答。

  花如玉见她一副癞蛤蟆妄吃天鹅肉的丑态,心中早将这恶俗女子骂个狗血喷头,暗道若不是为了搞定她的金子,早将她一掌打到八丈之外,又想她这副嘴脸不知可是以前被人掴过的,心下又暗笑起来。

  蓝衣丫鬟一声咳嗽,万二小姐方似惊醒,眨了眨肿胀的眼泡,她喃喃道:“花公子,我说赎你自然是要赎你的,你的身价虽高,可我爹爹有的是钱,你的赎金在我家里只不过九毛一牛而已……只要你喜欢,你想做什么便做什么,想要什么就尽管拿去,这梁上挂的东海龙珠我现在便送你当球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