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9 23:45:55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道武终极
  4. 第四章 少年命 乱世冷雨

第四章 少年命 乱世冷雨

更新于:2018-03-17 20:29:18 字数:2755

  过了避雨廊坊,是一间古朴的小楼,说是小楼,却有小半个纯阳宫那般大小。

  进了小楼,众人看到的,是摆放已好的桌椅板凳,和普通酒楼的陈设竟然毫无区别。

  过了一楼,妙龄女子带着棋阵道等人,上了二楼的阶梯,二楼的装饰开始讲究起来。

  每一间房间都极大,圆形的扇门雕刻山竹水流,很多木质都是众人从未见过,散发着一股清香之气,扇门上都镶嵌有檀木牌匾,上面以浑然天成手法书写着房间的名字。

  “北苑青竹,南荒桃花,天地倾墨池,一剑绝昆仑。”妙龄女子轻轻一语,说道:“此屋名叫青竹北苑,取自千年之前九华山名人,顾倩笙的道号。”

  众人点了点头,随即女子停下脚步,对着眼前纯宫之人说道:“此屋留给未现身之人,还请贵客现身。”

  棋阵道一听,心下一惊,心道:未现身之人,怎的我都没发觉?

  “谢谢”,有气无力的话,一位身穿貂绒披风之人,赫然出现在众人身后。

  “你是纯宫子弟?”棋阵道惊觉此人武息,似乎是纯宫一脉之人,随即问道。

  那人脸色苍白,有气无力地回道:“纯宫子弟算不上,或许以前是,现在早已不是。”

  棋阵道一听此话,更加疑惑,继续问道:“可否言明?”

  “不可言明”咳嗽一声,那人转身看了眼玲珑宫主,玲珑与其对眼瞬间,惊觉似乎在哪里见过这人。

  “剩下之人,依次安排在青竹北苑左侧房间,若有什么吩咐,只需摇动屋内风铃即可。”妙龄女子打断众人讲话,指着左侧之屋,示意众人入住。

  “明白,一路劳烦。”棋阵道点了点头,让众人各自进屋休息。

  妙龄女子也微微施了一礼,随即退了下去。

  “玲珑留下,其他人随踏月退下,若有什么事,可直接找我。”棋阵道一边说话,一边递给了众人一块银色徽章,说道:“此徽章用于示警。”

  踏月宫主接了徽章,随即带领其他宫主依次入住。

  留下的玲珑不解疑惑,说道:“刚刚那人的眼神,我似乎在哪里见过,可又想不起他到底是谁?”

  “不是朋友,就是敌人,他竟然能隐藏行踪,混入我们之中,想必也是需要借由我们,进入素君客栈。”棋阵道微微一沉吟,继续说道:“但愿不是敌人。”

  玲玲点点头,想想那人把行踪隐藏地如此,实力只怕不在棋阵道之下,更别说自己了。

  “那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办?”玲珑问道。

  “一些事情,我已经实现交待了踏月,剩下的事情……”

  玲珑附耳倾听,棋阵道把具体布置讲给她听了之后,便让玲珑回屋,等待着纯阳比试的到来。

  却说那身穿貂绒披风之人,缓步走进青竹北苑,一时间看着屋内陈设,愣愣出神,似乎这里有着他无尽的回忆一般。

  “师父当年到底在这件屋子留下了什么?”自言自语的问,无人知晓答案。

  一声熟悉的笑声,如仙铃音硕,素女缓步走入青竹北苑。

  “若有雪神在,可知少年命?”素女走到那人身后,轻轻问道:“少年命,这次怎么不见明珠姐姐和你一块了?”

  “明珠?”少年命疑惑一声,转过身说道:“明珠是谁?”

  素女叹息着摇摇头,说道:‘看来你的病越来越重了,我不能出素君客栈,只能从天外幻境看到你,自从上次你从这离开之后,已经整整三年了。”

  “是啊,我的病连师父也说好不了,更别说其他人了。”少年命环顾整个屋子,继续说道:“这是师父曾住过得屋子,我却再也见不到师父了。”

  说道此处,少年命黯然的低下了头。

  “也不是没有机会,只是机会渺茫了一些。”素女从怀中取出了一个瓷瓶,从中倒出一颗药,对少年命道:“服下吧,可保你一时。”

  少年命接过药,谢了一声,随即服下了药丸。

  药丸入体,一股暖意席卷全身,脸原本苍白的脸,竟浮现了一丝血色。

  “此药名贵,望能助你达成心愿。”素女道。

  少年命点了点头,随即问道:“这是什么药。”

  “补药而已,对面屋子,自由贵客相助。”说罢,素女轻笑一声,转身便离开青竹北苑。

  少年命一时心里充满感激,细想素女走时的话,不由得走出了屋子,往对面的房间走去。

  欲看看素女所说的贵人,究竟为谁?

  乱世阁,少年命抬头看了看此屋名字,觉得此这名字好生怪异。

  “既是有缘,何不进来坐坐?”暮然一声话语,从乱世阁中传出。

  “在下打扰了。”少年命施礼一拜,缓步走进了乱世阁。

  乱世阁内,一方石桌摆在屋子中间,一位儒雅的红衣少年,正笑着看向自己。

  少年手拿折扇,眉清目秀,一副儒雅相貌。

  “我原本想住你那屋子,可惜无缘。”红衣少年笑着说道,“在下乱世冷雨,九华山之人。”

  “在下少年命,无根浮萍。”少年命回道。

  “正巧,我这边缺一个下棋之人,可否陪我下一局?”乱世冷雨折扇一合,看向少年命。

  “在下却之不恭。”少年命应声,坐在了石桌之前。

  石桌方圆古朴,上刻有纵横之线,俨然是一个天然的棋局。

  “兄台带病,起先吧。”乱世冷雨道。

  “嗯”一应声,少年命落子玄武之位,以固守之意起手第一步。

  乱世冷雨点头赞赏,回手一子,竟是大同之位。

  少年命见对方出手亦是不凡,更是收敛心神,全神以对。

  两人便这样你来我往,匆匆下了百手,棋局棋路,针锋相对,乱世冷雨拨弄折扇,显得轻松自在。

  反观少年命,额头已经渗出了颗颗汗珠。

  终于,胜负只在一回,乱世冷雨轻声一语道:“这局我占了便宜,就此停手吧。”

  “冷雨兄棋路精妙,在下拜服。”少年命低声道。

  “不不不,是教你下棋之人,故意没教你一些东西,所以才让我赢,算起来,我更想和那个人对手一番。”乱世冷雨道。

  少年命叹息一声,“师父不要我了,我也找不到他,恐怕冷雨兄没有机会了。”

  乱世冷雨摇了摇折扇,说道:“有缘自会相遇,我不急,兄台也不需着急。”

  少年命点点头,心想:虽然说是这么说,但师父究竟去哪了,怎么会不要徒儿了。

  “看你根基之伤,已经深入骨髓,既然你陪我下了一局棋,又与我有渊源,我送你两件东西,或许能帮到你一二。”

  说罢,只见乱世冷雨翻手间,折扇已然消失,转瞬而来的,是一点快得不可思议的红光。

  那光犹如天外闪电,一瞬之间没入了少年命额头。

  少年命闭目以受,一套博大精深的道法,源源不断地流转脑海之中,少年命扑捉道法痕迹,将起融入了自己的根基之中。

  一时间,原本只有一丝血气的脸色,竟变得红光满面。

  少年命长长呼出一口气,对乱世冷雨谢道:“多谢冷雨兄。”

  “不用谢,只是多保你一年之命而已,剩下的时间,还是要靠你自己。”乱世冷雨翻手折扇,又递上了一枚红色戒指,说道:“自我之下,见此戒指,都不得为难。”

  “这……”少年命感觉礼物太过贵重,刚想婉言推辞时,却发现,乱世冷雨早已消失不见。

  少年命见对方有意躲闪,便不再有推辞之意,将戒指带上了手指之上。

  而在远处的门外,乱世冷雨则无奈地摇头道:“要不是那丫头非要我留下礼物,才能进素君客栈,我才舍不得送这两样贵重东西。”

  轻摇折扇,红衣飘飘,乱世冷雨不由得笑道:“要是他没造化,这两样东西我还得拿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