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7-21 08:31:08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殇忆残念
  4. 不欢而后的噩梦

不欢而后的噩梦

更新于:2017-04-21 09:48:24 字数:8078

字体: 字号:
殇忆残念目录
共1章
  “菱小姐,你和天后一起合作愉快吗?”“菱小姐,你觉得天后做的完美吗?”“……”“……”

  “恩,很愉快。”“很完美。”“……”“……”

  女生在楼底下微笑着一一回答着记者的问题。楼上的棕色头发的男生,手中举着酒杯,旁边站着高高而有绅士的风度的男子。“老板,您不准备下去解释吗?”“懒得解释,我想去休息了。”男生转身,走了一段路,眼睛往后瞧了一下,闭眼走去。

  “呼……累死我了!明天一大早还要拍戏啊!”酒红色女孩一回到家就往沙发上坐。“小兮你回来啦~”绑着两个马尾辫的可爱女孩一看见女生回来就往她身上抱。“嗯我回来了。”我抚摸着女孩的头发笑道。“小兮小兮,你今天累吗?我帮你捶捶背~~~~”女孩问。“呵呵淘淘不用啦,我今天很棒呢~~~~一点都不累哦。”我笑道,可是笑起来眼带都那么大圈了。“小兮最棒了小兮最棒了”淘淘在小兮怀里使劲的搓摆着头。“呵……呵。”小兮摸摸头,皱着眉。我垂下手,睡着了。淘淘笑着抬头,看见的却是小兮闭上眼的样子。“小兮小兮!你怎么啦!呜呜你不要有事啊!”淘淘大叫着。

  第二天。

  “菱小兮小姐一个小时不来我就回美国。”棕色头发的男生坐在宽大松绵的沙发上。“不要啊宏!我马上联系!”导演哭着手掌张开上写着:NO!“怎么菱小兮还没来啊!”导演对着电话大喊道。“不好意思啊导演我生病了今天不用来了可以吗?”我沙哑的声音微有轻轻咳嗽。“怎么可以!快点来,给你半小时准备!”导演大喊。“宏,菱小兮说她生病了她延尺点时间来可以么?”导演摸摸后脑勺不好意思的笑道。“生病了?昨天还不是好好的吗?”“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宏站起来,有趣的笑道:“我怎么不可能去看看她呢……”宏用食指摸着下巴。“什……什么?宏那家伙要来看我?怎……怎么可能!”我突然从床上坐直大叫着,双手抓紧被单,好……好紧张的……怎么办怎么办!“宏先生来看你是你的荣幸啊你还不知足么?”我的后妈双手抱胸看着菱小兮,打趣道,“你快点先准备好了不要在宏面前出糗了。”什么嘛……呜呜,好折磨人啊!可是……他要来看我耶,咳咳……来看我耶!我犯花痴中……咚咚咚——正在我犯完花痴后,门敲响了。

  “谁啊?咳。”我翻身下床去开门。我吃惊,她那酒红的头发有点乱蓬蓬的感觉,我瞬间觉得很尴尬。“呵呵……”我打破沉寂,“不好意思让气氛变得那么尴尬……快进来坐吧!”宏闭着眼走进来。奇怪,怎么只有他一个人来?他的“贴身保镖”呢?“怎么?不欢迎我么?”宏说。“没有没有,我只是想不到你会来看我……”我微微抬头看着宏,他长得比女生好看多了,脸十分精致,粉嫩粉嫩的,真忍不住上去捏捏,蓝宝色的眼瞳,脸上没有一颗“梅毒”,我真的没有见过比宏更完美的男生了。“咳咳……”我马上用手握成拳头,制止咳嗽。可恶,为什么偏偏这个时候咳嗽啊!呜呜我的形象~~~~“你在那里呆呆的站着干嘛啊,还穿那么单薄,不怕越严重啊。”宏用冰冷的眼神看着我说道。我脸红着才反应过来。糗死人了……“哦哦!去这就去换……”“不用了。你披上一件外套就好了。”说完,宏脱下自己身上的大风衣披在了我的身上。顿时,我全身都在发烫,脸比熟透的苹果还要红。“啊……谢谢!”我不好意思的抓着自己的裙角低着头说道。僵持了五分钟……“那个……你来我……咳咳。”菱小兮先开口。“跟我去美国。”“去……去美国?咳咳!”“怎么?你不去么?”“呃……那你要问我妈妈了……”“准你去!去吧!啊哈哈……”突然菱小兮的后妈声音传出来。“……”--“不去也可以。”“恩……”我在说出这句话时,宏看了一下我。“呃……时间不早了你还是早点回去吧……再见了!”我慌张的推着宏。他突然抓住我的手,我挣扎着,不喜欢他,不喜欢他……他低下头,我猛的闭上眼睛,他的力气好大,我抵抗不住。在学校的时候,人家都说我是怪力女了,可以想象宏的力气有多大。他突然在我耳朵边轻轻吹了一下,我全身发抖睁眼看着宏的后背。我使劲甩开被他抓住的手,但是,都徒劳了。“你确定不去?”他轻轻地,很轻很轻地说。“确定!”我确定的说。

  他突然放开我的手,站直身,他突然捂住嘴巴,勾出最完美的弧度,我都不禁心里一抖。这家伙笑什么……他转身,背对着我,说道:“那就这样了……再见。”“再……再见。”我脸红着招手。就这样,我没有和宏一起去美国,他也不强求我答应。那天,我还记得,我陪他去机场。我和宏都带着黑色墨镜,看起来超酷超酷的二人组。“×号×班飞机马上起航,请未登机的乘客请……”我看了宏一眼,他还不走吗?在等人?咦?我怎么关心起他来了……不行不行!我使劲摇摇头。宏长叹气一声。他女朋友没来送他吗?为什么叹气那么长?什么什么……都说了不要想起他啦~~~~我又使劲摇摇头。宏看了我一眼,我也看着他,四目相对,我赶紧别过去:“那个……你还不上飞机吗?”“你这么想让我走啊?”“没……没有啦。”“那我偏不走。”“--为什么?”“你叫我走我就偏不走。”“……”--我沉默起来,我不想说太多。

  “%&*#@#%……”机场传出好大的嘈杂声,转过身一看,导演?他怎么来了。导演气喘吁吁的说道:“宏……宏,节目组……需要你,你……不要走啊~~~~”说完导演趴在地上抱住宏的脚。两人石化中——“那……就要看菱小兮小姐的答案了……”--什么时候把我也牵扯进去了?“啊啊?我……我干嘛……”“她?”导演指着我问宏道,“她只是一个跟你合作的为什么要她做主?”导演不满的看着宏,看来导演很讨厌我。“……”我站着一声不吭。身为狮子座的我,如果是人多的地方,就是要越沉住气,要不然的话脸都不知道往哪搁了。那时我真的很想冲上去痛骂导演一顿。我直接转身走人。

  顿时,我突然走不动了。手臂被人拉住的一样。我生气地转过头看着拉着我的那个人——淡蓝色的柔润头发,宝石绿的眼瞳,高挺的鼻子,红润的嘴唇。我……我……我……我看着他,心一直砰砰的跳,怎么了……怎么了……我……我好像,好像,喜欢上他了……我……我……“小姐,很抱歉,请宽恕我岳父的言行,我在这里向你道歉。”男生对我微微鞠了一躬。“也……也没什么啦。”我赶紧扶起那男生,“不好意思啊,在这里让你难堪了……”“我叫柏楠,很高兴认识你。”柏南伸出右手。“啊……我叫菱小兮,你好。”其实,宏一眼就看出我喜欢上了柏南。奇怪,刚刚怎么没有看见柏南和导演一起来的?--我还以为他是路人……等等……岳父?!什么意思?!导演的女儿是柏南的未婚妻吗?唔……柏南看着我在发呆,在我眼前挥挥手,道:“菱小兮小姐?”“啊……不好意思啊。”我很抱歉的深深的鞠了个躬……什么啊……我干嘛要鞠躬……好丢脸。我马上东张西望看看有多少人看我,我丢脸丢到什么程度……还好……我马上装了一下:“不好意思,我头有点晕……我先回去休息了。柏南,宏……导演……再见!”我马上转头走去。“请××尽快登机。”我转过头对宏说:“你还不上飞机吗……”还没等我说完话,宏已经不见了,只看见柏南在我身后微笑向我招手,我好害羞:“呃……我先回去了。再见。”我看着自己的脚说。“需要我送你回家吗?”“谢……谢谢。”我更加害羞。我和柏南走到停车场,柏南帮我开车门,我更加不好意思。

  柏南开车,我坐在他旁边,柏南一边开车一边听着收音机——“今天早晨×班飞机,由于有乘客携带易燃物品,导致飞机爆炸,伤亡共×人,现在依然在调查。”×班飞机?不是宏那架飞机吗?怎么……“柏南!柏南!快点!!回飞机场!!”我大吼着,我真的很激动。“恩!”柏南以223码的速度飞奔飞机场。踏入阶梯,就看见医生和护士抗着受伤人员走了出来……我捂住嘴,瞳孔缩小。酒红色那光彩的发泽暗淡下来。“宏……”我不顾一切的冲进去。“宏!宏!你在哪里?!”我大喊着。“小兮!不要这样!宏很有可能在医院急救。”柏南拉住我说。“不要……碰菱小兮……”宏的声音淡淡的传来。我喜出望外地转过头,看见的却是宏低着头,站在我眼前,头上有流血,脸庞被什么东西抹着到处都是。我心被扭着很痛。我第一次看宏这样虚弱。我刚要开口,宏就已经倒在我的怀里。

  ——————

  “哥哥!救我!”一脸惊恐的小女孩向宏求助。“不要……伤害……小兮……”宏虚弱的爬在地上,满身伤痕。“小子,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人要在你面前死去了哦……”一大群混混将向小女孩的头部砸去!“小兮!!”

  ——————

  宏从噩梦中惊醒过来。看见自己的手被菱小兮紧握着。“唔……”我醒过来,却看见宏的满脸担忧。“你还……好吗?”我很是害羞。我才发现,我紧握着宏的手,我却没有松下。不知道为什么,刚开始和他有着处不来的感觉,但是,现在怎么觉得他的距离那么进……我脑子里好复杂,好疼,但是有那么一些闪过去的画面……这时,柏南走进来,打断了我的回忆。柏南向我招手,我回应。“好多了吗?宏。”柏南把百合花插进花瓶里。“恩。”我静静地出去了。我不想再去想那些了,但是又一直在我脑海里闪来闪去。她要恢复记忆了吗?不行!我想一直保护她……直到我离开……

  几天后,宏就出院了。继续我们的‘连续剧’……几乎都是宏在出场,我的戏就很少。大部分都是宏英雄救美,我就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他,有时看着出神,是啊,他那么完美,像我这么平凡的女生,能接近他就算是很不错的了。

  到休息的时候了,宏的身边依然围着许多的粉丝。晚上,我准备收拾东西回家休息。宏走过来:“有些晚了,我送你吧?”我好害羞,低着头说:“恩……谢谢……”我依然跟他保持点距离,我坐在后面,他喊我坐到副驾驶座上去,我只好乖乖的坐在了副驾驶上的位置,我红着脸偏过去。我们在车上没有讲一句话。“到了。”宏下车去帮我开车门,原来他可以做得那么像绅士,平时都像个暴躁男似的。我下车说:“再见了,晚,晚安!”我很是害羞。我感觉手臂被一股力气拉了一下。“等一下!”宏抓住我的手说,“我怎么总觉得你最近在躲避我……”“啊——”我张嘴,“没、没什么的,真的!”“哦?”“其实……你可以把我当男人看。”

  其实,你可以把我当男人看。

  “为什么?人长得还不错,为什么要把你看成男人?你有男人所有的东西吗?”宏藐视地看着我。“没,没有。但是……你不觉得我性格像男的吗?”我很坚定的问他。“有时候会觉得。”宏嘴角微微一勾。“你一点都不了解我,我其实最像男生了,人家都这么说,而且我还很暴力,但是,我不会对你出暴力的……这点请你放心。”我看着脚说道。“你……”我打断宏的话。“我也这么觉得。”我和宏四目相对,宏愣了一下:“是吗?真有趣……”他摸摸自己的头发。“那,明天见。”“恩,明天见。”

  ————————————

  “小兮,我最喜欢你了~你好可爱。”棕色男孩用头蹭蹭我。“呜…哥哥,我还想吃东西~”我大口咀嚼食物。“猪小兮,还要吃,已经第四碗了。”我笑嘻嘻的:“嘿嘿,那哥哥,凑个整数,五嘛~”男孩用心疼的眼神看着我,摸摸我的头:“猪小兮,多吃点。”

  ————————————

  “唔……”我警惕的用手挡住耳朵边吹出的气。唉?宏怎么在我家?“你……你怎么会在这?”“我是在楼底下的,想接你去玩的,你妈妈见到我,就立马打开大门给我进来了……”“原来这样。。”“恩,去玩吗?”“不是还要排练吗?”“今天是休息日。”“哦。”“……”“那去哪玩?”其实,我很想去玩的,好久没放松玩了。“摩天轮。”“早上玩么?”“笨蛋,现在是晚上了。”宏笑道。“啊?晚上了?”我拉开窗帘,确实,我看见了离别墅不远的摩天轮。我两眼发亮:“走吧!出发~哦吼吼~”坐在车上,我一直在哼着小调,终于可以轻松一下了,不过,昨天的梦真是奇怪啊,那棕色头发的男生,好熟悉呢。“喝香槟么?”宏坐在我的对面,举着杯说。“不好意思,我不会喝酒……”“没事,碰一口不要紧的。”“那好吧。”我接过宏手中的杯,轻轻用嘴抿了一口,“啧……”我皱眉。怎么会,头有些眩晕,不对!心里憋闷着好难受:“宏,昨天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男孩子,对我好温柔,叫着我猪小兮猪小兮……”宏走到我旁边,坐下,轻轻搂住我,一句话不说,我头靠在他的肩膀上,轻轻吐词:“哥哥,我好想你,小兮好想你。”宏轻轻微笑,抚摸着小兮的额头,轻吻上去:“猪小兮,你要回来了。”“呼呼——”我睡着了。

  我换了便装,带上了墨镜和帽子,穿上了我喜欢的风格衣裤。一个人独自走在街上,随便逛逛。“哎?这不是小兮吗。”柏南望了望,走上前搭着小兮的肩膀:“嘿!好久不见。”我吓到一跳:“柏南?”“你怎么会在这,不是应该彩排的吗。”“休息呢,出来逛逛,放松一下。”“哎?这不是小兮吗。”柏南望了望,走上前搭着小兮的肩膀:“嘿!好久不见。”我吓到一跳:“柏南?”“你怎么会在这,不是应该彩排的吗。”“休息呢,出来逛逛,放松一下。”“那好啊,我陪你。”柏南笑笑。“好。”“不过,你今天穿的很普通呢,不想让人察觉你是那个(明星)吧。”我不好意思的摸摸头:“是啊,如果被察觉到了,就好麻烦的。”“追踪怎么样?有一个男人出现了,他们私会,这可是一笔大新闻,接着拍。”一些狗仔队看着,笑嘻嘻的,“又有一笔大买卖了。”

  “什么东西!你看看!凌小兮!这么糗的新闻,既然爆出来了!”凌小兮的后母很生气,刚排练回来的小兮一无所知。“什么?”凌小兮疑问。她的后母把报纸丢在桌子上:“你好好看看!”凌小兮无奈,拿起报纸,头条新闻:凌小兮神秘男友!私会!宏会沉住气么?“什……什么。”凌小兮措手不及,“那……那是我的朋友,不是我神秘男友。”“唉。回去去公开报道取消新闻,我会买下来。”后母说完话进了房间。凌小兮又拿起报纸看,确实,是凌小兮和柏南的背影,侧面照。报纸的小标题:那男子不是演《软隆》导演女儿的未婚夫么?谁是小三?刚得知消息的宏也打来了电话。“小兮……报纸上的是怎么回事。”“宏,你相信我,我和柏南真的没什么的,我……”小兮正在解释,却被宏打断。“记者会上解释,和我解释没用。”“嘟嘟——”宏把电话挂了。

  “……”小兮不语,这次,真的,宏生气了。“柏南……”宏轻声念着。小兮上网看了**,全是粉丝评论:她分明就是个狐狸精,我讨厌她,滚出娱乐圈吧!小兮不是那种人,依然顶小兮………………各种的评论,让小兮头晕,在**上公布:对不起大家,我和柏南是单纯的朋友关系,我明天中午会在记者会上解释,对不起大家,对不起。睡不着……还是睡不着。宏误会我了,怎么办,打电话吗?没勇气啊。。。结果还是打了,既然宏接了,小兮有些忐忑。“那个,宏别误会了,我和柏南是真正的朋友关系,相信我。”“……我问过柏南了,他说,他对你有意思了,你说你怎么办。”“这事我根本不知道啊,我一个人在逛街就这样碰见了,我真的不知道他喜欢我。”“小兮……”“宏……别生气了。”“小兮,你……”宏对着手机不语,“算了,休息吧,明天记者会见。”

  换换装,化妆师打扮,时间到,到记者访问的时间。“凌小兮小姐,你和宏是什么关系。”“你和柏南的进展怎么样,有考虑生小孩吗,回答我凌小兮小姐。”“报纸发出来了宏有不闻不问吗。”“……”“……”

  凌小兮一一清除回答。最后宏出场了,许多记者追着上去问宏,被保安拦下,宏走到坐席前,两手支撑着桌面,说:“现在我向大家宣布,凌小兮是我的未婚妻,再炒出这样的新闻我就给记者圈好看!”顿时场内鸦雀无声,凌小兮看着宏,被宏走下拉了上去搂住她。“现在,凌小兮是我的未婚妻,你们还有什么可问的?”宏扫了一眼记者们,记者一句也不问。凌小兮呆了,彻底的呆了,看着宏。宏的经纪人说到:“没有什么疑问就结束了。”“等等!”一个记者说到,“宏先生,既然凌小兮是你的未婚妻,她出去偷情你也允许吗?”“对呀对呀。”记者们又沸腾起来。宏看一眼凌小兮,宏正经地说道:“凌小兮是我的未婚妻,这一点,谁都不能改变。”那记者又问:“那请问你们打算多久结婚?”结婚?凌小兮不敢想,也不敢想接下来宏又会做出什么出人意料的事来。才想完,宏的脸就凑了过来,吻在了凌小兮的嘴唇上。

  “我打算这年的九月娶她。”经纪人插话道:“那没人提问了吗?”没人举手提问。“那好,这次记者会结束了。”宏一直搂着凌小兮到了车前,让凌小兮先进去了宏再进去,凌小兮目瞪口呆。“怎么了?这不是你所希望的么?现在我把我交给你了,你不愿意么?”宏看着凌小兮。“不……不是,我,我没想过。”“那你愿意么?”宏接着问。凌小兮害羞低着头不语,玩弄着手。“是啊,我是希望的。”凌小兮很小声的讲,可是还是被宏听到。宏有点吃惊的看着她,很甜,很幸福的微笑了,脸有些泛红。宏抱住凌小兮的头,轻轻按在自己的胸口。傻瓜小兮,我早把我的心交给你了。今晚小兮被带到宏的别墅里,共睡。小兮发现幸福来得太猛烈,她怕她支撑不住,原来,对于柏南,她只是一时间的爱慕而已,而宏,才是能真正给她幸福的。宏看着小兮在发呆:“想什么呢。”小兮一吓,微微缩着脑袋:“我……我怕我坚持不住了。”“恩?怎么坚持不住了?”“幸福来得太猛烈。”宏微笑,靠近凌小兮的脸,凌小兮紧闭双眼,温暖的唇贴在凌小兮的额头:“别想了,睡吧。”

  今晚没有做梦。

  第二天起来,凌小兮看着身边熟睡的美男,笑了一下,觉得自己还在做梦,就继续睡了。唉?美男?凌小兮吓到了,是宏。。。我不能让他发现……唉?昨天晚上,想起来了,激动什么啊,白激动了。宏睁开了眼睛:“啊——睡的香吗。”伸了个懒腰。“恩。”“想点什么吗?”“牙都没刷,怎么吃东西?”“那不重要,你肚子饿到了怎么办?”“没事。”一天下来。“小兮,我完全看不出你这么能吃。”宏无奈的摸摸头。“哈哈,我是吃货~”我得瑟。“恩,的确很能吃。”“……恩。”我走在宏的后面做鬼脸。“呵,结婚吗。”女人看着屏幕中的两人,笑了,“让我来弄得更有趣吧,哈哈哈哈……”

  “小兮你看了吗?”“什么?”“新走红的红人,沙启娜。那底下是她的详细资料。”经纪人拿着文件递给小兮。“性格和我一样呢。”小兮翻翻资料说道。“导演让她加人我们的戏中了么?”经纪人推推眼镜:“是的,是扮演小三的角色。”“……”小兮用手支撑的下巴,静静的思想。呵呵,做了小兮这么多年的经纪人,她长大了。时间一点点推移,马上就到九月份,小兮和宏的婚礼上了世界上新闻贴吧各种头条。各种粉丝猜想着婚礼的各种情景,有的粉丝不服气狂骂凌小兮。“别看了,无所谓,你在我身边就好。”宏微笑着看着小兮。小兮错愕,久久回答:“恩。”宏看着小兮:“你……不会不想和我结婚吧?”小兮听到紧张起来,擦弄着湿漉漉的头发:“没,没有啊。很,很想。”就当宏要开口,电话响了起来。沙启娜。

  宏的电话一直在响,他不想搭理,一点一点凑近小兮,小兮红着脸偏过头:“宏,你……接吧。”宏深呼吸,拿起电话接了。“喂。”宏的声音对沙启娜很淡。“啊啊,分明知道是我,为什么讲话这么淡,最起码我们是剧组里的第二女主角吧?”“……我的电话什么时候有你的号码了?”宏看着小兮。“这还用问?我存的。”沙启娜哈哈大笑起来。“打电话过来干嘛?”“没事,宏,就只是想你了。”声音很小,但是还是被小兮听到了。小兮玩弄着自己的手。

  嘟嘟——宏把电话挂了。“那,打来有什么事吧?”“啊,骚扰电话。接着我们刚才的。”小兮红着脸,紧闭双眼,宏的脸慢慢慢慢的接近,感觉什么东西要压过来,轻触嘴角。宏的轻舔,变成了轻微的啃咬,像是啃食着小兮的身体,小兮的心脏,想要吃进来成为自己的东西。小兮喘不过气来。“唔,痛。”宏捧着小兮的脸,却没有停下嘴,继续啃食着小兮的肩膀,下巴……“小兮,我好爱你。。。”宏慢慢褪去了小兮身上的衣物,小兮抢过被子,轻推宏,捂住自己身体:“宏……”小兮酒红色的头发凌乱着,捂住被子。宏看着小兮的身上到处都红了。宏揉揉太阳穴:“对不起,很痛吧……”小兮急忙摇摇头。宏站起来:“小兮,记住,我只对你一个人温柔,只爱你。”小兮羞涩不回答,宏摸摸小兮的头:“睡吧。”“好。”等宏已经睡熟了,小兮看着满面温柔帅气的宏,又把梦中只对她温柔的影子重叠在一起,头剧痛起来。看着已经沉睡的宏,小兮只能忍住,眼角已经忍出了泪水,难熬的夜晚。

字体: 字号:
殇忆残念目录
共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