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08:02:59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掌门修仙记
  4. 第二章:花开花落

第二章:花开花落

更新于:2018-03-17 15:39:21 字数:2715

字体: 字号:
  盛阳已去晚霞照,经过大半天的记忆融合,江文已经对这句身躯有所了解。

  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也叫江文,今年十六岁,有上品水灵根。江文作为败天阁仅有的上品灵根弟子,仅在入阁半天,江文就拜入第十代阁主罗潮的门下,两年后,就被罗潮宣布,江文为败天阁的少主。

  “少主啊!乃的,老子终于混出头了!”一想到从此困龙升天,要钱张手,要饭张口的潇洒日子,江文就忍不住要一阵笑吼。

  可随之而来的一段记忆,却立刻给江文泼了一波冷水。而这个场景:

  百宗山的半腰山一隅处,落座着百余座有些年代的小木屋,而在这些小木屋的中央处,则雄踞着一座数千平方的大殿,而大殿的匾额处,刻题着‘败天殿’古朴威严的三字。

  大殿内无闪亮的富堂,只有寥寥十二根大石柱,和一小高台。而此刻的大殿上,却跪伏着近百人影,而在大殿正门处,则站立着一道服穿淡紫的小青年,凝望着高台上金椅上的老者。

  小青年面色苍白,却抵不住那自然而露的高贵;老者奄奄一息,却挡不住那纵横四方的威与霸。

  面色苍白的小青年,缓步来到金椅上,面露沧桑的老者旁。

  “师父,我败了!!”说完后,小青年似无力般地跪在老者前。

  “天亡我败天阁啊!!”老者叹息声后,既把目光望向整个大殿上,厚沉道“败天立阁三千载,经传二十六任阁主,不想,却在我这任阁主上,要临亡阁之危!我罗潮辜负先代阁主的厚望啊!!”

  “阁主!!!”低伏的近百弟子,不禁发出担忧的惊呼声。

  罢了罢手,罗潮看着默不出语的江文,凝气朗声道“哪怕败尽身亡,败尽一切,我败天阁,依要生存,依要求胜,我们要败天败地,败出真正的自己,这就是,败天阁!

  江文,你为我的弟子,更为败天阁的少主,所以,你要坚强起来!!”

  笔直的剑眉下,一双灰暗的眼眸,顿露丝丝芒光。抬起头,江文看着罗潮,最终在那一抹期待中,坚定地点了点头。

  “好!”暴喝一声,罗潮一改之前的瘫痪,缓重地拿出左手上的绯玉指环,拉起江文道“我不行了,可败天阁却不可断!”不由分说地把指环,戴在江文中指上后,罗潮面色威严地朝着大殿开口道“第二十八任阁主,江文!!尔等可有异议!”

  似轻似沉的声音,传荡在整个大殿上,也传荡在大殿所有人的心上。

  仅隔半响,一阵齐整的声音传来“谨遵老阁主之谕,吾等拜见新阁主!”清一色的单膝跪地的弟子,清一色的声音,也清一色的面瘫。

  回望着这一切,重坐在金椅上的罗潮,带着满足的笑意,却缓缓闭起了双眼。

  修道之人,灵感何其敏锐,当罗潮最后一口呼气声停止后,近百弟子,顿时抬头凝望。

  “师父!”

  看着面露安详的罗潮,江文内心却忽的感觉,自己的天地,似在断裂,似在暴卷。或许是近来的事,搅得江文神的憔悴,或许是罗潮的逝去,割裂着江文心的痛,仅喊出一句沙哑的师父声后,就无力的跪倒下。

  “阁主!!!”

  ……

  “真是感人啊!辛好不是我啊,不然,我到哪去找催泪剂去。”感慨完这段记忆后,江文顿时想起,原主人所炼的功法——败天功!

  “要是想一些小说写的般,只是继承了身躯,却不能修炼功法,那玩笑,就开大了!”紧张中,江文当即想捕捉自己的神识,运转真元。

  “挖槽,这就是真元啊!咋跟水差不多!”恍惚使起神识的江文,瞬间就看到自己身体的内部,无数根细小的脉,包含着点点滴滴的灵透元力。

  一股股水灵气,向着江文扑面而来。带着奇异心,江文试着把神识,融入那缓缓流动的真元。

  “呼!冲浪也不过如此,啊哈哈!”神识融入真元的瞬间,江文顿感自己,似成为一条汹涌的大河,向着那无尽的前方,冲涌!

  “师兄!不好了!!!”

  一句句门外急促声,瞬间把江文给惊醒!

  “他乃的,这是要走火入魔的好不好!”暗骂中,江文却相当斯文地整理下衣衫,一脸文气地道“请!”

  却还不待江文开门,红木门就坍塌了,随即就冲来了个火红的身影。

  “啊!师兄,你醒了!”

  “你!”看着那萌萌的脸,江文最终放下要举起的手指,无力地道“馨儿,啥事!”

  “啥事!事可大了”轻咬指头的唐雨馨,低沉地道“许多弟子都打包要下山,或另投他派了。师兄,门派要分崩离析,指日可待啊!”

  “你!”

  望着举起手却再放下手的江文,唐雨馨神情担忧地望着江文道“师兄,发傻可不是这个时候啊,你还是去看看吧!”说完,却自个捂着脸哭了“呜呜呜,大师伯走了,师兄也傻了,呜呜呜,自此馨儿要家破人亡了,呜呜呜......”

  轻轻来到唐雨馨旁,江文拍着唐雨馨的柔肩道“馨儿,你别哭了,所有的事,你师兄我都会处理好的。师兄只求你,你等会别再说话了,因为你师兄的心脏,很不好,快崩塌了。”

  江文的轻声安慰,顿时把唐雨馨的雨给停了,大眼睛眨了眨,唐雨馨不解地道“为什么不说话呀!”

  看着那一脸纯真,江文只感自己的心,隐隐发疼,这特么日后相处下去,还不真搞个心脏病出来。

  不想说话的江文,当即拉着唐雨馨的手,往大殿走去。

  .......

  站在大殿正门上的江文,望着大包小包,往里往外勤走的诸多弟子,不禁摇头一笑。

  站在江文旁的张焊天,看到江文摇头的笑容,顿时安慰地道“师弟,走也罢,离也罢,只要这败天阁不倒,还怕没弟子吗!”

  “张师兄果真放达,不愧是三师叔的嫡传弟子,可惜,老一辈都逝矣。”

  听着江文的感叹,柳伊凝神情暗淡地道“是啊,要是有师父他们在,众弟子又安敢如此!”

  “要是江师兄有筑基就好了,这样就不会大难临头各自飞了。”看着这些奔走的弟子,唐雨馨出神地道,却不知某人的脸上,布满着一头黑线。

  无视某纯真少女而又无良的话,江文看着站在自己身后的十余人,一脸****地道“本尊初登大宝,败天就面临分崩之危,可你们,却留下了。我江文发誓,败天若兴,必许尔等荣华高享!”

  “……”

  额!这是面瘫吗?看着那燃烧的目光,却依旧保持的表情,江文顿时就不解了。朝着最前的一位弟子道“老牛,你们这个表情,是想干啥!”

  长得敦厚的许褚,看着江文不好意思地道“阁主,俺不想要啥荣华高享,俺现在想要的是真器、秘籍、丹药!!”

  擦!宝库都没来得及去看,就张口要这些,真是!真是世风日下啊!!!

  内心在问天问地,脸上却洒脱的很,江文大言不惭地道“区区真器、秘籍、丹药耳,大牛,你们若真想要,本尊赐给你们又有何妨!”

  “江师兄,宝库没库存了!”

  砰!嚓!刚出门就要雷?有些呆立的江文,看着唐雨馨道“馨儿,真的没了?”

  “嗯!真的没了!月前的门派大冲突,大师伯把能给的,都给了......”

  这就尴尬了!江文看着有些暗淡的十余弟子,当即出声安慰道“正所谓有难见真情,本尊会记住你们的好的!咳!既然,那个,天已很晚了,就先这样吧!大家先散了吧!”一边说着一边看着天空,似天空上微露的繁星特别美......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