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1 19:57:57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天降帅锅
  4. 第一章 天界

第一章 天界

更新于:2017-07-09 11:41:54 字数:4400

字体: 字号:
  天界

  在一座豪华的宫殿中,一名穿着华丽戴眼镜的中年人来回踱步,一脸的忧虑着急之情,边看门外边唉声叹气着,看上去在等人,而且是一个能接他燃眉之急的人。此人边走嘴上还嘀咕着:“这个莽夫怎么还不来,这可是关乎天界与人界的大事啊!怎可轻易儿戏?”

  突然天际传来一个调戏的声音:“说谁呢?禹黄,身为掌管天界的玉帝怎可背后说别人坏话哦!可是有损你尊贵的身份呦!”

  禹黄听到此人的玩笑话,没有在意,脸上立马浮现出笑意,抬头道:“呦!你还是老样子啊!炎帝祝炎,出来吧!有要事与你商量,别躲在横梁上了,当心柱子断了摔下来的话,你在我这里可没地方哭哦!”

  “果然啊!被你发现了,算了,不藏了。”炎帝祝炎从上面跳了下来,甩了甩手,道:“禹兄,你应该把横梁修宽点,在那儿呆着还真是够累的。”

  禹黄扶了扶眼镜,看到的中年人上身穿了一件黑色背衫,下身是一件蓝色紧身裤,笑了,说道:“身为掌管天界六昧真火的炎帝,怎么这么寒惨啊!真是有损天界第一战将的身份啊。”

  “呵呵,是吗?我觉得挺好的,我一介武夫穿那么隆重干嘛!要说的话,我连年与妖界对战,那些家伙还一丝不挂的呢?”祝炎看了看身上笑道。

  禹黄看到祝炎笑哈哈的,苦笑道:“我想如果你听到这个消息的话,估计你笑不出来了吧!”

  祝炎看到禹黄这样子,脸上笑意更浓起来了,问道:”什么事?能让你脸色如此凝重?”

  禹黄冷着脸,道:“你….还记得蚩尤吗!”

  祝炎震惊了,叫道:“什么~蚩尤。”接着双拳紧握,一字一句的说,“他,我永远都不会忘记,是使人界生灵涂炭的家伙------使我族灭亡的一个魔鬼。是他把我最珍爱的妻子杀死的。怎么了,难道说,他~~~。”

  “不错,他马上要突破封印了。”禹黄一脸凝重地说:“天界一天,也就是人界一年后,他将会突破我们制造的封印。”

  “什么,这么快,才封印他2000年啊!竟打破了用兄弟们血肉换来的五天炳印,不可能吧!是骗人的吧!”祝炎双手护头叫道。

  “事实上是这样的,他能这么快打破封印就说明他变强了,如果这样的话,恐怕我们无法对抗他了。”禹黄拍着祝炎肩膀说道,“我找你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你和我一起去再施加几个封印,希望能使他晚一点突破封印。给我们时间去找五行血脉的传人。当年我们能封印他一次,我相信,还能封印他第二次。”

  “没错,蚩尤再怎么强,也会再次被我们再次封印的。因为,我们天界与人界可不是好欺负的。”祝炎点了点头坚定地说道。

  “我们分为两路,一路去施加封印,另一路去找五行血脉的传人。”禹黄说道。

  “等会,可是我们不是一路嘛?那另一路是谁?”祝炎问道。

  “另一路,你肯定会惊讶的,你儿子,祝赕。”禹黄笑道。

  “赕儿,他行吗?”祝炎怔了一下问道,“他还小,没经历这种事,让他去人间的话,会完成任务吗?而且,他又没有力量承受人界的妖魔吗?”

  “亏他是你儿子呢?看样子你没尽过做父亲的责任啊!还真不称职啊!放心吧!你儿子继承了你的优良血统,是青年一代的天才啊!连我都赞叹他的战斗天赋啊!不要担心,他现在都能跟二郎神都拼了个平手,你觉得他有资格吗?”禹黄笑着回答道。

  “是吗?赕儿真厉害啊!这风头过了以后,我要好好陪陪他了,这几百年还真是苦了他了。”祝炎呼了一口气,接着问道:“你儿子呢?怎么样?”

  “禹寒吗?要是他有你儿子那么努力就好了,那小子,整天泡妞泡妞啦!连仙术都荒废了。”禹黄无奈的摊开双手苦笑道:“我每天管理偌大个天界,根本无法分心照顾他,所以他只能泡妞消遣了,彻底成了花花公子了。不过这小子没做过分的事,这就是我没有干涉他泡妞的原因,也好,有人陪他,我也就放心了。”

  “看样子,你这家伙也是一样,你说,我们是不是太专注自己的目的了,根本没顾忌到自己的儿子。”祝炎摇了摇头说道。

  “恩,我们只顾自己的事情了,他们内心其实是孤独的,我们这些做父亲的应该早点明白他们的心意,现在有点晚了,在我们努力做自己的事时,他们就慢慢长大了。等蚩尤这件事解决完后,咱们好好陪他们吧!”禹黄点了点头,拍了拍祝炎的肩膀说道。

  “好吧!找太白把他们俩照召过来吧!事态紧急,不能再浪费时间了,毕竟天上一天地下一年,人界的时间过的很快的。”祝炎拉了一个椅子坐下,揉了一圈太阳穴。

  禹黄从紧身裤的口袋里掏出一个大屏3G手机,点了几下,然后放到口袋里,对禹黄说道:“好了,太白一会就会把那两个小子带过来的。“

  祝炎惊呆了,指着禹黄的口袋说道:“那是什么玩意?干嘛用的?难道这东西点几下太白就来了?”

  禹黄拿出手机,摇了几下,笑道:“你说这个啊!这是手机,是用来通话的,这可是顺风耳都比不上的,具有很多功能哦!”

  祝炎吃惊的问禹黄:“这么方便,比传话的好多了,看来我在战场跟不上天界的时代了。谁制作的?”

  禹黄哈哈笑道:“鲁班的后人鲁行,你不知道,几百年前我批准鲁班有能力的后人死后升仙,才会让天界的科技跟上人界的科技脚步。现在人界科技非常发达,每年都有很多科技发明出来,这是天界所比不上的。”

  祝炎疑惑道:“不过,这么有用,如果放到战场上,那不是更方便吗?为什么不普及到战场上呢?”

  禹黄叹了口气,,道:“没办法普及,因为现在的科技无法使两个结界连接,没有信号你手中的手机只能是一个没用的废铁。”

  祝炎沮丧道:“这样啊!如果有这种手机的话,我想,与妖界大战也许更早结束呢?”

  禹黄沉声道:“也许吧!”

  ……………………………………………………………………分割线………………………

  天界一座茅屋中

  摇椅上一个眼戴老花镜,苍颜白发的老头睁开双眼,从旁边桌子上拿起手机,看了几下,脸上肃穆的说:“找两个小子,祝赕和禹寒吗!”

  ……..天界学校……

  “哈嘿!哈嘿!”

  此时,一名身穿红色T-shirt,头发火红的少年在练武场里练习武技,与其打斗的则是一名比他高一个头钢铁机器人,红发少年出拳把机器人打得节节败退,打头-扫腿-踢胸,招招致命。接着他左手紧握,“砰”红色的火焰包住手臂,直接给机器人来一个左勾拳,机器人双臂护住身体,被少年一拳击中后铁臂有细纹般的裂痕。

  “呀喝!”红发少年大喝,拳头上的火焰徒增,沿着机器手臂的裂痕蔓延开来,力道随着火焰的增加而增长,带着强大的气流旋转。

  “砰”的一声,拳头打碎机器手臂打到胸口,只见机器人的胸口伴随着铁屑而出现一个碗口大的洞。

  “嘭嘭嘭”机器人爆炸了,造成一个以2米为半径的火海,而红发少年慢悠悠的从火海里走出来,身上没有任何被火烧的痕迹,不过隐隐约约从他身上看到一个半圆形的防护罩。

  “祝少不愧为天才,连防御都堪比天兵的铠甲的机器人都能打败。不过,你还少了一样最重要的东西。”刚才那个老头拍了拍手鼓掌道。

  祝赕看到来人,满脸笑意的跑到老头面前,问道:“太白爷爷,你怎么过来了。还有,我已经做到最好了,还有哪里不好的?”

  “祝少,禹皇吩咐我来找你的。”太白金星弯腰说道:“你缺少的是感悟,感悟世间万物,才能使你本身达到完美。”

  祝赕想了想说道:“不懂。太白爷爷你能不能说再详细点。”

  “这个吗!这是不能用语言来描述的,以你的天分,将来你就会明白了。”太白金星摇了摇头说道。

  “算了!不想了!禹叔找我有什么事?”祝炎问道。

  “我也不知道,他只吩咐我找到你们,然后带你们到会议厅。等到那时你就知道了。”太白再次摇头说道。

  “哦!知道了。”祝赕接着问道:“我们,除了我还有谁?”

  “还有禹少,不知祝少可知禹少在哪?”太白问道。

  “那家伙吗!肯定正在哪优哉游哉的泡妞呢!真是的,每天换一个女人,不知道他心里怎么想的。”祝赕把手放到后脑勺说道:“不过我还真知道他在哪?跟我来”

  于是祝赕就走了出去,太白金星连忙跟了上去。

  学校的后花园一个长椅上,一个俊朗的少年正与一名穿着性感的少女唧唧我我,只见少年身穿短袖衬衫,下身是一件蓝色牛仔裤,深蓝色的头发凌乱却显得非常阳光帅气学校的后花园一个长椅上,一个俊朗的少年正与一名穿着性感的少女唧唧我。

  突然,长凳下出现一束火焰,“啊~~”少女突然惊叫起来,俊朗少年看到那束火焰后连忙把少女护在身后,然后转过头深情的看了少女一眼,说道:“不要怕,我会保护你的。”少女小鸟依人的在少年背后“恩”了一声。

  只见少年手中出现一个水球,直接向火焰投过去。“扑哧”一声,火焰被水球淹没了,而地上只留下一滩水迹。俊朗少年向长凳前的树丛警戒着:“躲在树丛算什么英雄好汉?出来吧!”

  “哎呀!被你察觉到了,算了,咱们出去吧!禹寒啊你还真不好找啊!本以为你会在老地方谈情说爱。我还没想到你会跑到这儿。”祝赕慵懒的从树丛里走出来说道。。

  禹寒看到来人,不高兴的说道:“祝赕,你来这儿干嘛!”

  “还是让太白爷爷来说吧!”祝赕站到一旁,太白金星从祝赕身后走出来,气喘吁吁的对禹寒说道:“禹少,你还真不好找,祝少带我跑了这么远,想累死我这把老骨头啊!”

  禹寒随手搭起少女的肩膀,说道:“什么事?说吧!”

  太白金星叹了口气,说道:“禹少,你父亲找你有事商谈。”

  禹寒冷笑道:“哼!高高在上的他怎么会找我这个不起眼的儿子。”

  “他不是什么事都做得到吗?”禹寒不屑道:“不去。”

  太白金星连忙劝导,“你父亲有要紧事需要你们两个帮忙,我有预感,是关乎人界与天界存亡的大事。“

  禹寒看了看旁边的性感少女,依旧不屑道:“管我什么事,我现在最要紧的是安慰身边的美女。其他事都与我无关。”

  祝赕听出禹寒不屑的口气,怒道:“你个花花公子,除了美女你还在想什么。你还真是个十足的懦夫。”

  “哎!说对了,我不但是个花花公子,而且是个十足的懦夫。谢谢夸奖。”禹寒抱着少女看这祝赕说道。

  “你,信不信我揍你这个二世祖。”祝赕说道。

  “来啊!我怕你啊!就算你是天界青年一代的天才。”禹寒松开了少女,对少女轻声说道:“美女,别怕。一会就好了。”然后摆出应战的姿势。

  祝赕握紧拳头,对着禹寒冷笑道:“好啊!我的拳头可不认人。输了别哭鼻子哦!”

  “放心,不会。”禹寒也伸出拳头答道。

  一旁的太白金星看到气氛有些压抑,暗觉不妙。连忙跑到两人中间劝阻道:“祝少,禹少,住手啊!伤了和气不好,以和为贵!以和为贵!大家有什么恩怨坐下好商量啊!”

  “太白爷爷,没事,这种人不打不知道自己做的有多过分;顺便告诉他什么叫做礼貌。”祝赕说道。

  “太白,这家伙我早就看着不爽了。你让开,让我教训一下这小子,仗着天界青年一代的天才随便打扰别人:尤其是打扰我禹少,不可饶恕。”禹寒哼道。

  “好了!禹皇还在等着我们呢?祝赕。”太白怒道:“你们不要浪费时间了。”

  “好吧!听好了,我今天放过你,下次你可没这么好的运气了。”祝赕对禹寒说道。

  禹寒撇了撇嘴,没有说话。

  “走吧,祝赕。”太白金星说道。

  “恩。”祝赕点了点头,跟了上去。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