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12:03:03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契约之章
  4. 第一话 黑发降临

第一话 黑发降临

更新于:2018-03-17 15:37:01 字数:3736

字体: 字号:
  至今很久以前,光明与黑暗之间爆发了一场毁天灭地的战斗。整整持续了几个世纪,最由光明获得胜利。在那之后,光明神用尽最后的力量,修复了整个世界,并给人间的居民们留下一本光明之书,在里面最后的一页写下了一句预言:“黑发之人降临之时,黑暗的火焰将会重新燃烧。”但经过了时间的流逝,人们已经把它淡忘……

  ……

  老天爷说变脸就变脸,好好的天气突然间就下起了暴雨。在蜀国边境的一个村子远处的树林里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一个穿着雨具的人,因为遮住了半边脸,光线又不足,所以看不清他的长相。他的坐骑是一匹白马,马身上无半点杂毛,又比平常马打了些许,特别是四肢肌肉非常的发达,一看就知道是匹上等的好马。白马不断喷出白气,已经显得很是疲惫,看来跑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了。但马背上的人还不断的甩着马鞭催促着座下白马,毫不疼惜这匹上等好马,看来很赶时间。

  突然电光一闪,雷声大做,白马吃了一惊,没注意脚下的藤蔓,便被拌到,但马背上的人却显得很是镇定,只见那人借摔倒之势从马背上一跃而起,并迅速从左边袖子里滑出一根半米长的魔法杖,握在手中,念了几句咒语,便稳稳的浮在半空中,那匹白马这时才整匹摔倒。那人还未在半空中停留半秒的时间,便又念了几句,这期间并没回头看地上那匹受伤的白马,便整个人飞快的村庄方向飞去。

  更猛烈的风把那人遮雨的帽子吹了下去,借着月光,这才看清这人容貌,白发白眉白胡子,脸上的皮肤已经很皱,但凭刚才那身手,实在猜不出年龄。不过多时,已经隐隐约约的看见前面的村庄了,这时那人才显得轻松了点。又念了几句,加快了飞行速度。

  那村子的名字叫十丁村,百十户人,土地还算肥沃,山水还算清甜,村民们都能自给自足。附近山水优美,空气清新,算得上一个隐居的桃园。但离它最近的乡镇得走上一个月,路面还崎岖,时不时又有魔兽出没,交通就不是那么方便了,但村里的人并不喜欢出去外面,这才显得不是那么的重要。

  今天村长家都挤满了人,时不时有几位接生婆匆匆忙忙进出。大厅上首坐着一位花甲老人,虽然以到花甲之年,但身上肌肉还是很发达,丝毫不显的老,只见那老人两手紧紧的握着椅子上两边的扶手,脸上时不时的变换着表情,时而高兴,时而紧张。大厅下首两排都让村民们坐的满满的,个个都是一脸期待。大厅中间有一位中年男子不停的来回走动,紧张的心情又加点担忧的表情。整个大厅的人都没发出过一点声音,气氛显得很是紧张。

  “村长大人,夫人生了!”一位接生婆匆匆忙忙的跑到大厅中间对着坐在上首的老人说道。

  接着从接生婆出来的房间里传来一婴儿的哭声,大厅里的人顿时笑容满面。

  “真的?那太好了!”那花甲老人开口了。

  “父亲,孩儿终于有儿子了!”那在大厅中间走动的中年男子终于露出了一张笑脸对那花甲老说道,“我要去看孩子!”说着便往房间走去。

  “少爷,请等等!”接生婆说道,“夫人这次难产,伤了身子,现在进去会打扰她休息的。”

  那少爷吃了一惊,停住了脚步,并回头看着接生婆。

  “我夫人还好吗?严不严重?”

  “少爷您夫人现在已经睡了,休息一阵子应该就没事。”

  “好,好,那就好。”那少爷现在已经稳住心情,但又想到了孩子,“那我孩子呢?”

  “少爷,您孩子在这!”这时从房间里走出另一个接生婆,怀中抱着孩子。

  话音一落,大厅里的人这时都围上了那抱着孩子的接生婆。那孩子在接生婆怀中乱晃着小小的四肢,还不停的哭喊着。

  “哭声很响亮!好好好,不愧是我郭家的孩子。”村长现在已经高兴的停不下来。

  “我来抱!”那少爷便从接生婆手中接过了孩子。

  那孩子好像认得谁是他父亲似的,在父亲的怀里,已经停止了哭泣,两只小眼不停的打量着他的父亲,并用短短的小手碰着父亲下颚的胡渣,丝毫不怕。

  “父亲,您给您孙子起个名吧。”

  “这孩子哭声响亮,丝毫不比今晚的雷声差,就叫雷吧。”村长自豪的给那孩子起了名。

  “郭雷,郭雷,好气魄的名字!”那少爷对这个名字很满意,“孩子,你说郭家的子孙,你名字是你爷爷给你起的,叫郭雷,好不好啊?哈哈,我是你父亲郭正明,这是你爷爷郭寒天,哈哈……”

  “恭喜,恭喜,恭喜村长!恭喜少爷!”这时周围的人都开口道喜。

  屋外突然“轰”的一声打了一道响雷,雷声刚停,一个声音也从屋外传来,“这孩子不能让他活!”

  大厅内所有人都吃了一惊,不约而同的往厅口望去。

  不一会儿,一人冲进了进来,落在了大厅门口,只见那人白发白眉白胡子,手上还有根半米长的魔法仗,身上已经被雨水打的体无完肤,这人就是刚才骑白马那赶路的。

  那人现在已经在大厅门口站稳,又见他随口念了几句,身上就冒出阵阵水蒸气,不一会儿,身上的衣物已经干透。

  郭寒天今天喜得孙子,正高兴着呢,突然间竟然被个来路不明的人说他让他孙子不能活,他人脾气又火暴,这气啊,有如火山爆发般爆发出来,但还是身为一家之主,还能保持点风度,硬生生的压制住怒火,问道:“阁下是谁?今夜造访所谓何事?为什么说我孙子不能让他活?”

  郭正明更为气愤,他们夫妻两本来就很恩爱,现在他妻子为生这孩子搞的伤了身子,又快到四十才有了这第一个孩子,脾气也跟了他父亲,被那人这么一说,现在已经接近爆走了,把孩子往接生婆怀里一放,立刻就要上前去把人家揍扁,还是被郭寒天硬是拦了下来才没发生。

  那些在大厅中的其他人也好不到哪去,平日村长就待他们很好,今天又是喜庆的日子,被人这么一闹,个个都怒目而视,就等村长一句话,都要上前打烂了那人。

  “我是蜀国大魔法师李秋田!”

  原来那人就是蜀国第一魔法师,世界十大魔法师中的雷之李秋田。李秋田的名字在蜀国无论高低贵贱,谁都没有不知道的。他为人仗义,够朋友,除恶诛奸,帮助穷人,照顾弱者,在蜀国嬴得一阵阵好评。今天却来为难这刚出生的孩子,跟他的一贯作风大不相同。

  “原来是李大魔法师驾到!”说着郭寒天拱手做了一礼,脸上却没有丝毫恭敬,接着又道,“不知我这刚出世的孩子哪里得罪了李大人?”

  “郭大将军,在下实在没有时间多做解释,还请将军见谅!”

  郭寒天吃了一惊,对识破他以前身份的李秋田很是惊讶。原来郭寒天以前是蜀国百人团的统帅,虽然只有百人,却个个都是能以一挡百的将士,是蜀国最精锐的军团。却不知是因为什么,几十年前郭寒天就带着全家老小消失的无影无踪,无人知道他们都去了哪里,就连跟郭寒天亲如兄弟的张富海也不知道,可见保密工作做的十分之好,今天却被人揭穿,哪里不惊。

  只见郭寒天老脸一寒,一股无形气势猛然充满大厅,怒道:“想伤我孙子,先过老夫这关!”郭寒天往前几步一站,有如一座雄伟的高山般把孙子护在了身后。

  虽然李秋田称郭寒天为郭大将军,但大厅内的人除了闪过一脸惊讶后就又都怒视着李秋田,好象早就已经知道事实。

  李秋田也很着急,看见郭寒天挡在了孩子前面,二话不说,把魔法仗护在胸前,几道闪电已经往郭寒天奔去。郭寒天不愧是以前百人团的统帅,虽然看见了几道闪电在这么近的距离往他奔来,但还是没有丝毫慌乱,膝盖向前微微一弯,身子往下一沉,两拳握紧往腰间一放,徒然间一股浑厚的气息涌出体外,凭着气息就把几道闪电挡了下来。李秋田知道这点微末的法术并不能伤到他,在法术发出之时,就已冲出,期间还不停的使出闪电往郭寒天身上招呼,企图起到阻止的作用。郭正明见父亲正运功抵挡,不能分身,李秋天又往这边冲来,急忙吩咐把郭雷带下去,又运足功力挡在了面前。李秋田饶过郭寒天,见到郭正明正挡着去路,随手一道奔雷就去,郭正明没有他父亲那样浑厚的功力,但还是属于高手行列,只见他把功力往拳头上一输,接着一拳就往向他奔来的奔雷上打,“轰”的一声,拳雷刚刚相接,奔雷就在他面前爆炸,爆炸所产生的气流使大厅里的人都失去了平衡,好在郭正明挡在了村民们的前面,抵消了部分,才使的后面的人还不算狼狈,但大厅里的家具都遭殃了,全都被爆炸所产生的气流毁的零零碎碎。郭雷这时被爆炸声所吓到,大声哭喊起来,听到孩子的哭声,这时郭正明愣了一下,才知道犯了大错,不该强行破坏法术,想那郭寒天就是因为知道会这样才用相同的力量抵消掉这些法术。李秋田在爆炸前就已经运起魔法盾,才没有受到丝毫影响,看到郭正明愣了一下,猛然加速绕过了郭正明,前面几米处就是那孩子,李秋田祭起法仗大声的念了几句,一道三四米粗的闪电破空而落,穿碎了屋顶,硬生生的击在了郭雷的身上。

  “轰……”

  屋子被这道强力的闪电所产生的爆炸炸毁了,只剩些碎佤、几道半塌的围墙,几道被浓烟。屋内所有人都被轰了出来,几位接生婆不懂武功,在爆炸中被炸碎,几条断肢散落在周围。郭寒天父子两运足功力才没丝毫受伤,但也被炸飞几十米。屋里的其他人都有些武功根底,被炸飞了很远,除了有些重伤之外,并没有人被炸死。郭正明的夫人平常闲着也跟丈夫学习两招,当时就在打斗的时候被惊醒,虽然身体难以动弹,但运起气罩自保的力量还是有的,爆炸之后飞了几十米,吐了几口血后就晕了过去。当然,李秋田事先就已经加强的魔法盾,跟郭寒天父子俩一样被炸飞了几十米外,也没有丝毫受伤。

  “孩子怎么样了?”爆炸之后在场的各位都不约而同的想到。

  暴雨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已经停了,积云也散了开去,一阵阵强风吹过,把残留的浓烟出走,月光这时照了进去……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