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13:16:12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道不归
  4. 第一章-从前有座山

第一章-从前有座山

更新于:2018-01-01 13:11:07 字数:3128

字体: 字号:
  入夜,漆黑笼罩着一方世界,乱风呼呼的经过,吹响了万木,掉落出几片残叶。千山万壑,尽是凄清。蛮兽纵横在山野之间,时不时从山中传来怒吼,惊起一片笙箫。

  这里是云海,云海无海却有山,大山。

  大山的山峰笔直插入虚空,不知通往何处。半山腰则被云气环绕,朦胧一片,云气围成一片海,也许这就是云海名字的由来了。

  山很大。

  虽然在夜色中它的大气无法被人所感知,但事实就是这样。它的确很大,矗立在这里也很久了。也许久到甚至连山的本身也已经忘记了属于自己的岁月。

  就像人有寿命一样,山也有寿命。人是知道自己活了多少岁的,只是不曾有人想起,这山立在这有多少年纪,经历过多少年的风吹日晒,雷闪电击。脑海中只是依稀记得自己出生的时候它在那里。自己父母出生的时候它在那里。

  也许会在在某个不经意的片刻,居住在附近的老人们会搬出凳子坐在山前,抬头思索,数着干裂的手指,失神喃喃道:“这山……多大了?”只能惊叹逝者如斯夫。

  没有人记得,没有人想念。山还是那座山。树也还是那颗树。

  它的名字叫做“不虚”,很普通的名字,很纯粹的名字。看山者,知山之高低。这山高吗?也许没多高,只是直直的,带着骄傲,笔直的立在这里。

  在古老的传说中,云海中不仅仅只有这座大山,据闻在大山的更深处还存在着一座与其相依的子山。就像亲子一样依靠在不虚山旁。凡人不可见。

  在靠近一点点,月光洒落,峰顶处一块无比巨大的石块在月光照射下显现出来。

  确切的来说,那是一座巨碑。石碑仿佛是嵌入山中的,很是牢固,哪怕是岁月的力量,也无法在石碑上留下哪怕是一丁点痕迹。

  但仔细看去,岁月都无法留下痕迹的碑面上却隐隐有几道裂纹,感觉很是古老。凑近看去,可以看出有几道裂纹共同组成了几个大字

  无人…,……临……

  凝神静听,甚至可以听到一个古老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声音似从远古划破时空传来,似咏唱,似祭祀,浩大而深奥。在云海中悠扬。

  不虚山山上的云气很深,终年不散,随着时间的变迁,山崖间的云气反而要比上方的云气浓厚许多,也许是由于挤压的缘故,云气开始慢慢的凝聚,成液体,成固体。当第一片雪花飘落在山脚,冬也就到了。

  还是夜晚,山脚一处草屋中一个中年道人睁开朦胧的双眼,惫懒的伸了个懒腰,慢步走向门口,轻轻叩开木门,伸出手指接住了这个冬的第一片雪花,雪花落在在道人的指尖,融化成雪水从掌间滑落,落在土壤中,慢慢消失。

  道人就这样看着雪水融入地面,久久不语。突然间,道人好像感觉到什么,头仰起看向星空,却是眉头皱起,同一时间脚踏七星罡步,背着手就向山的另一边信步走去,很快就消失在夜色中,只留得道人淡淡的声音还回响在原地

  “已经开始了么。太快了”

  开始,到底是什么开始了?快?听道人的语气,很明显并不是奇怪这个冬天为何来的如此之早,表现更多的,更像是什么不为人知的原因。

  顺着道人的目光所望。那片星空中,有三颗星辰赫然连成一条长线,在夜空中,甚是夺目。……

  大山的另一边,是一条长河。长河的源头也无法考察,只是知道,当山在的时候,它也在。

  长河水向东流,不知流淌了多少岁月,不知几时,大河远处悠悠地飘来一个木盆,木盆沿着不虚山边沿飘来,在水中摇晃的很厉害,每一刻一秒都有倾覆的可能,却就是不倒。木盆的里面有个婴儿,大概是被冻的,婴儿的脸在月光照射下显得很苍白,没一丝血色。漂流中,婴儿清澈的双眼一直呆呆的望向天空,不哭不闹,如果不是还在眨眼,真感觉婴儿已经失去生命。木盆还在飘,飘在长河中,依旧是摇晃。

  雪还在落,落在河水中,惊起一片波涛。在河水的翻滚中,河底下似乎有什么东西被惊醒了,要出现在这个夜晚。

  雪在飘,河在流。

  ”哗”

  一声水响,在月影中,河水毫无征兆的从中间被分成了两半。一个巨大的头颅从河中央探了出来,足足占据了河宽的一半。那是一条黑蛟的脑袋。

  那个庞然大物昂起头在月影中嘶吼,咆哮。无尽数量的云气被这个庞然大物所散发出的气息吹散,视线变得清晰许多。

  黑蛟的眼睛不断向四方扫视。很快就把目光望向了木盆里的婴儿。

  长河上微风刮起,低沉的龙吟还在原地回响,黑蛟将脑袋凑了过去,两只灯笼大的眼睛对上了婴儿清澈的双眼。黑蛟顿了顿,眼神之间露出茫然

  隐隐间,婴儿的胸口出现一道微弱的紫光,在黑暗中只是淡淡一闪,很快便黯淡下去,好像从来没有出现一样。就在那一瞬,黑蛟好像明白了什么,张开血盆大口就向木盆靠去,龙息如烈焰般宣泄而出,那一刻,月仿佛也黯淡无色。

  婴儿目光直直看着夜空的方向,眼睛汪汪的看着黑蛟,伸出嫩手,在空中胡乱舞动。想要抓住什么,又好像是要抱住什么。

  黑蛟的速度很快很快,几乎在下一刻,婴儿的手已经快要触摸到蛟龙的头,黑蛟的口也快要接近到婴儿的手。

  终于,婴儿的手摸到了蛟龙的头,黑蛟的头也挨到了婴儿的身体。

  令人惊奇的事在这时发生了,这个庞然大物居然只是伸出舌头,轻轻的舔砥着婴儿的脸。

  黑蛟仔仔细细的舔着婴儿的每一寸。在黑蛟舌头下的温热中,慢慢的,婴儿苍白的小脸颊慢慢回复到红润状态。小手挥舞的更有力了,甚至还调皮的揪住了黑蛟新生长出的龙须。脸上笑容无邪可爱。

  黑蛟晃了晃头颅,好像有些受不了这种调戏。

  紧接着,黑蛟把头往婴儿那凑了凑,蛟首触摸这嫩脸,动作很轻。下一刻,黑蛟张开大口,含住了木盆,拖着它,蛟尾摆动,破开河水向前游去。无法想象如此凶恶的存在也有温柔的一面。

  远处,中年道人立在岸边。很平静看着黑蛟触碰婴儿并向自己游来,黑蛟将木盆推给了道人,接着发出一道龙吟。中年道人也不恐惧,平静弯腰将木盆的婴儿抱起,用手背抚摸着婴儿的小脸,轻声道:原来是你啊!

  黑蛟对着道人怒吼,似乎在催促着什么。黑蛟的声音传的极远。惊得不虚山上异兽战战兢兢,不敢仰头。

  道人显得很严肃,认真的盯着黑蛟:“这小家伙交给我一定很出色的,放心。”

  也不知道黑蛟是不是听明白了。只听得黑蛟再一次发出一声悠长的龙吟。眼睛不舍的看着婴儿,最终还是一个转头,深深地扎入了长河底,几千丈的身躯,在那一刻,消失在夜色中。在那一刻,婴儿将头从道人的双手中探出,清澈的眼睛看着河面,也许是在送别,默默地,没有声响。

  周围安静了,夜晚再一次恢复了平静,被驱散的云气也慢慢的重新汇集过来,覆盖在河面,云气之外,只有一个道人立在岸边,手中抱着个小孩,小孩的眼睛盯着河面,看的不是河。

  道人静静的看着前方,右手却不自觉的伸向婴儿的脸,玩闹般的捏着,同时一改刚才高人的形象,笑容露出略带猥琐,神经兮兮的对婴儿说:“小家伙,叫你什么好呢?要不叫石头吧,石头长寿。”说着伸出手轻轻刮了下小家伙的鼻子。

  婴儿转过头,手不停乱抓,仿佛对这个名字十分不感冒。

  道人急忙侧头躲过了婴儿的攻击,忙道:“这个不好,换一个,我们可以换一个。”

  道人摸着下巴:“你是在雪天出现的,叫雪……肯定不行。

  ”道人看婴儿再一次向他抓来,果断改口。

  “要不叫寒吧,姓就随老道姓,姓楚,怎么样?”

  婴儿的小手再一次抓来,道人赶忙躲开,露出委屈的神色,口中嘟囔着:“小混蛋,就这样愉快的决定了,老道取个名字容易么。还反抗?”说着一个巴掌拍在婴儿,不,应该是小楚寒的屁股上。

  小楚寒愣了一下,脸上的表情凝住了,紧接着表情迅速变化,就在道人怀中哇哇大哭起来,中年道人再一次感觉到凌乱,头感觉瞬间变大。

  道人抓着头发,发出没好气的声音。

  “喂!不要哭了,跟着我又不会饿着你。”

  “拜托,不要哭了”

  “啊!不要揪头发啊!”

  “啊!我的胡须,哎呦。”

  “小祖宗,叫你小祖宗行了吧,不要哭了。”

  “再哭抓你去喂大灰狼。”

  道人的声音越走越远,山谷里只有回音飘荡,很快归了平静。雪还在落……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