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11:12:35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盖世魔头
  4. 第一卷 魔起东华

第一卷 魔起东华

更新于:2018-09-07 13:24:15 字数:3658

字体: 字号:
  两千年前,赤河下游还没有东华国这个国家,那时清羽宗真传子弟中到是有位道号东华子的弟子,诸多惊才绝艳的同辈弟子之中,东华子却是声名不显。直到天地大劫降临,仙魔妖邪混战,这位默默无闻的东华子做出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

  东华子潜入魔门圣地堕落深渊,盗得魔门至高无上典籍《大阿赖耶经》,此经号称可修成宇宙万物初始一刹那认知,执掌一切心生灭者,能摄一切法,生一切法,寄托一切因果善恶种子,乃是直指天地万物本质宇宙本源的无上秘法。

  唯有魔门领袖大魔主才有资格修炼此经,历经千万年战乱,《大阿赖耶经》已经残缺不全,兼且近万年来魔道宗门相互攻伐,争夺魔门领袖的位置,群龙无首,《大阿赖耶经》更多是被当做魔门圣物供奉在圣地堕落深渊。

  东华子潜入堕落深渊盗得《大阿赖耶经》震惊天下,狠狠打击了魔门弟子的气焰,堕落深渊更是魔门发源地,一直隐藏在某处小世界之中,魔门弟子都不知道具体的位置,东华子怎么会知道?

  当时这件事情疑点重重,各大门派领袖俱都沉默下来,而魔门诸宗反应激烈,五大魔宗围攻清羽仙门,并且付出极大的代价,换取其他仙道门派的不干涉,清羽门遭遇空前危机,仅太上长老就战死了二位,普通弟子更是死伤无数。

  生死存亡之际,为了保护宗门,东华子交出了《大阿赖耶识经》,在清羽宗的山门前,自爆金丹,形神俱灭,眼看清羽宗势力损失惨重,其他仙道门派的目的也达到了,方派出救兵结了清羽宗灭派之危。

  经过此役,清羽宗实力大减,让出了仙道领袖的位置,兼且保护不了门下弟子,东华子自爆于自己仙门前,宗内弟子俱都心寒不已,清羽宗掌教在宗内的威信也受到了影响,这些年来清羽宗后进的天才高手也远远逊色于其他仙道门派。

  或许了是为了补偿,也是为了挽回人心,清羽宗在自己控制的地域,划出了一片三千里的土地疆域建立国家,赏赐给了东华子在俗世的血脉亲人统治,对天下道门称,清羽宗不灭,东华不灭,并且,每隔两百年赏赐给纪家清羽门入门令牌一枚,世代延续仙缘之路。

  当代东华国国主纪隆年少时风流成性,后宫佳丽无数,子息繁荣,纪隆有二十五儿子,十六个女儿,据传流落民间的皇种龙子也有不少。

  纪出尘是他的第十七个儿子,纪出尘的生母出身低贱,早年是混迹于花街柳巷的歌女花魁,机缘巧合得到纪隆的宠幸喜爱,入得皇宫,因出身低贱,又受到其他嫔妃的欺凌打压。

  纪出尘十二岁时,他的母亲不堪种种欺凌,在皇宫冷榻之上抑郁而终,纪隆又不是很喜欢纪出尘这个儿子,纪出尘十三岁时,就把他分封为郡王,封地划在了沿海地带,远离帝都,眼不见心不烦!

  此时天色未亮,星光黯淡,空气之中弥漫着某种难以言喻的昏暗与潮湿。

  纪出尘傲然站立在海龙舰指挥台之上,眺望着赤河两岸。

  纪出尘,年约十六七岁,身材修长,清秀雍容,双眸闪烁之间,冷光四溢,令人心声寒意,尤其是一双剑眉斜飞入鬓,愈发衬托此子贵气无比。

  这艘海龙战船楼起三层,高约十五丈,能够容纳兵士五百余人,装载六具巨型破甲神弩,船身用百锻精铁铸造,号称攻防一体,海战第一利器,东华国汇聚整国之力,也不过铸造了二十余艘,此船大部分都布防在沿海一带,威慑海边诸国,朝廷严令不得兵部派遣,海龙舰严禁驶入内河。

  动力全开之下,海龙舰以快似奔马的速度,逆河而上。事关重大,纪出尘顾不得违反军纪法规,擅自调动海龙舰驶入内河,事后,肯定会被朝廷重责,只是他心中只存一念,其他事情统统抛在了脑后。

  站在他后侧的心腹内侍李莲英微弓着腰身,语气略带谄媚地说道:“殿下,外面天凉潮湿,咱回仓吧,老奴让人准备了百花酿,喝点暖暖身子。“

  纪出尘淡然一笑,望着远处隐晦的天际,嘴角露出高深莫测的笑意,自言自语道:“一入先天,天人永隔,仙门自开,大道也只是刚刚开启啊。“

  李莲英微微一愣,自己这小主子在诸多皇子之中平淡无奇,虽然年龄不大,心思阴沉冷酷,做事狠辣无情,若不是纪出尘的母亲出身卑微,纪出尘又深懂隐忍之道,他绝对是皇位的有力竞争者。

  李莲英伺候纪出尘的日常起居饮食,也是如履薄冰,生怕出点差错,被这喜怒不形于色的主子赐死。

  仙门?李莲英揣摩着主人话里的内容,他待在纪出尘身边五六年了,隐约知晓主子一些秘密,也不敢接话,只是头垂地愈发低了,满脸卑贱的笑容,弯着腰牵引着纪出尘走向了三楼船仓。

  就在赤河上游,一片河滩上,一个身穿暗青色衣服,儒雅清秀的青年人,脚尖轻点沙滩,身形宛如离弦的长箭,竟然把空气撕裂出了一条长长的气浪,破风之声异常锐利,寻常人眼中就只能看到一片残影。

  嗖!嗖!嗖!

  就在这面容儒雅青年人奔跑之间,突然前面的河边上,灯火通明,人影绰绰,紧跟就是劲弩破空的声音。

  “破甲神弩!”

  青年人面对箭雨,眉头微微一皱,破甲神弩,转破护身罡气,他不敢硬接,身形左右晃动,毫厘之间,堪堪躲过了弩箭的激射。

  “纪熙开,你跑不了的。把仙门令牌交出来,投入我五行门,不但死罪可免,还可以享受我五行门太上长老的待遇!”

  说话之间,数百人迅速展开阵型,就包围住了这个叫做纪熙开的年青人。

  其中一个人负手而立,身着紫色锦衣,面如枯槁,白发飞扬,眼神却极为明亮,此人给人感觉极为冲突,看上去像是七十老翁,隐约却能感受到他身上澎湃的活力,那股生命力极为清晰,一点也不像是垂暮老人能够拥有的。

  “五行尊者,归一农!”

  纪熙开稳重身形,看着这个说话的人,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随后又环视四周,发现包围自己的数百人,个个都是天庭饱满,身手极为矫健,每个人身形不停游走,构成了一个异常玄奥的阵势,封锁住四周,将自己逃逸的路线封锁的严严实实。

  “不错,正是老夫。”

  归一农微笑着:“想不到老夫隐居多时,居然能够认识出我来。”

  “五行尊者,二十年前,已然名震天下,这些年隐居不出,有人说,尊者已然踏入仙门,没想到……呵呵,晚辈,这厢有礼了!”纪熙开虽然被包围,但却丝毫不在乎,语气略带嘲讽,侃侃而谈。

  归一农眼角抖动,面皮微有些发红,他的辈分要比纪熙开高两辈,眼下摆出这么大阵势来,更是以大欺小了,不过为了仙门令牌,就算丢掉脸皮,也心甘情愿了。

  归一农洒然一笑,“纪贤侄,我在这里等候,所为何事,想必你是清楚的,望贤侄能成全。”归一农身体一动,脚步踏前,骨节之中微微颤抖,身形瞬间高大了一些,愈发显得整个人气势非凡。

  “呵呵,尊者,晚辈还真是不明白,您倒是说清楚,今日为何阻拦纪某!?”纪熙开淡然一笑,语调微有些调侃地说道,他心中明白,五行尊者成名多年,功力深厚,再加上门下弟子摆下五行大阵,真要是打起来,自己坚持不了多久,为了拖延时间,他跟五行尊者胡扯起来。

  “呵呵,纪贤侄,别人不知道其中缘由,我却是知道得清清楚楚。”归一农冷然一笑,“你们纪家祖先乃是清羽宗一内门弟子,后来陨落了,不过清羽宗念及旧情,每百年就赐予你们纪家一枚清羽宗入门令牌,凭借此令就可以拜入清羽仙门,一步登天!”

  “好胆,五行尊者,你既然知道令牌是清羽仙门仙长赐予,为何还敢抢夺,难道你就不怕清羽仙门知道后,灭你满门。”纪熙开心中惊骇万分,这件隐秘唯有纪家嫡系血脉知晓,难道……,纪熙开心头一凉。

  面对纪熙开的威胁,归一农怡然不惧,他冷然一笑,道,“纪熙开,顺我者生,逆我者亡,速速回话,交还是不交,你要是不愿意交。那我只好在你的尸体上去取了!”

  “不交”纪熙毫不犹豫断然拒绝。

  归一农眼睛微眯,睁合之间,精光暴射,距离纪熙开五六丈,他腰身一扭,身形恍若展翅大鹏,直接到了纪熙开的面前,右手微曲,青龙探爪,五根修长的手指带着凌厉的气势直逼纪熙开双眼。

  纪熙开顿时感觉到四周的空气,瞬间被挤空,双眼刺痛,眼皮突突乱跳。

  一爪之威,凌厉无前。

  “随风乱舞!”生死攸关,纪熙开终于显现出了他过人的实力,好像一张薄纸一般,身体变得轻飘飘的,随着气流而动,动静之间,脱离了归一农的攻击范围。

  “好身法,再接我一招,五行破灭斩,看你怎么躲!”归一农身体处在半空,吐气开声,手掌合拢,单脚点地,紧紧跟上韩熙开,遥遥劈向纪熙开落身之处。

  纪熙开躲闪不及,无奈之间,鼓起全身功力,伸出双掌迎了上去,砰砰砰砰砰砰,一浪高过一浪,五道极为厚重真气惊涛骇浪般爆发开来,纪熙开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二十年前,归一农已经是淬体境五层暗劲境高手,纪熙开刚迈入暗劲境,他的功力积蓄远远不如归一农,强强碰撞,已然受了不轻的内伤。

  纪熙开自知不敌,唯有置之死地而后生,身形闪动,钻进了五行门弟子结成的五行大阵,十几个五行门弟子反应不及,被他快于闪电一般的身形撞得当场飞起,口吐鲜血,乱成一团。

  瞬息之间,数百人的包围,就被纪熙开冲击地混乱不堪。

  “归一农,今日之仇,纪某记住,日后踏入先天再来取你性命。”纪熙开躲在人群之中,双手探出,抓住五行门弟子扔向后面的归一农,归一农不敢硬接,生怕伤到门下弟子,气得哇哇大叫,纪熙开的身影离他已然愈来愈远。

  “九皇兄,既然来了,何必着急走!”就在这时,突然之间一个冷静如水的声音,响彻起来,一道迅疾掌风袭上身来。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