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0-23 09:12:32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易筋经追逐
  4. 第一章

第一章

更新于:2017-05-22 08:09:25 字数:2885

  千丈崖,

  千丈崖平时只有清风阵阵,鸟声啾鸣,很难在这里看到有任何的人烟。

  从千丈崖往下看,可以看到烟雾袅袅,紫云缠绕,但谁也不知道这下面到底有多深,下面到底有什么,给人一种漂渺,一种虚幻的感觉。

  飞鸟惊起,走兽啼鸣,整个千丈崖周边的树林忽然间沸腾了一般。

  而究其原因,这里来了三个武林高手。

  拳脚相交的声音从千丈崖的崖边传了出来,此起彼伏,时而急促,时而缓慢,但其中的节奏感却是十分的强。

  声音并没有持续多久。

  砰的一声,一个身影便是如断线的风筝一样,倒飞了出去。

  倒飞出去的人,身着黄色僧袍,四四方方的脸,眉宇间中有着一种洒脱,一种豪迈。这就是在江湖中人称酒和尚的玄空。

  只见他整个人躺在地上,嘴角处还不停的流着黑色鲜血。显然除了重伤之外,酒和尚还身中剧毒。

  “哈哈哈,”虽然他已经是十分的虚弱了,但是语气豪气十足,丝毫没有因为眼前这十分危急的时刻而胆怯。

  而此时酒和尚的前面站立着两个人,一个身长八尺,体型魁梧,四肢粗壮,但是整个人置身于在地面,却给人一种十分轻灵的感觉,犹如漂浮在水面的芦苇一样,显然是内功已经是修炼到了一定的地步,此人便是杨天穹。

  另一个长得瘦而十分的秀气,有着即使是女人都会羡慕的皮肤,腰间佩带着古铜色的剑。一阵风吹过,撩起他发丝,此刻无论是谁都会赞叹一声,天下居然如有如此一个美男子,他便是梁俊,江湖外号花少爷。

  此时梁俊开口道,“洒和尚,你还是交出来吧,这样省得我们动手,要对自己的兄弟动手,我也是不愿意的,”说完一副伤心的神情。

  而杨天穹则是直接说道,“说出来让你死个痛快。”

  玄空看到眼前的两人,前几天还是一起喝酒吃肉的兄弟,今天却要置自己于死地,心中一阵心寒。

  玄空的眼神转向千丈崖,叹了口气,“想我玄空一生武学天赋上无人能比,今天落得个如此下场。”

  说完,眼神中又流露出谈谈的忧伤,脑海中回忆着自己的往昔,此时他的心中惟一感觉对不住的便是他的师傅,对不住他师傅这十年的教导。

  崖下是深不见底,玄空看着这流动的白雾,眼神突然变得锐利起来,对着杨天穹和梁俊道,“想要易筋经,那就看看你们有没有能耐了。”

  说完站起自己的身体,拖动着自己的脚步,慢慢的移向悬崖边上。

  看着玄空的动作,杨天穹眼色突然变得难看起来,对着梁俊道,“快快动手,这和尚不想活了,不能让他跳下去,要不这易筋经我们谁也得不到了。”

  梁俊听着这话,脸色也是开始变得严肃起来,真气也在这一瞬间开始运到自己的脚上。

  两人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奔向了玄空。速度都极快,像风一样,一左一右,向着玄空而去。

  此时的玄空嘴角依然在滴着紫黑色的鲜血,气息一股一股,紊乱的从鼻孔中呼来,显然真气已经开始涣散。

  两人身形犹如狡兔一般的朝着玄空而来,以如此的速度,很快便可以来到玄空的身边。而如果玄空还是和现在一样慢慢的往悬崖而去,肯定是会被他们俩抓到的。

  玄空没有丝毫的紧张,停下了自己的脚步,转守身来朝向两人,动用起自己余下的全部真气,汇聚于自己的手上,等待着两人的到来。

  “你们就这么想要易筋经吗,为了易筋经你们就不记得往昔我们一起喝酒,一起吃肉,一起仗义江湖的事情了吗?”玄空向两人吼叫道。

  听着这话两人依然没有任何停下来的打算,犹如猛虎一般,心中想着赶快抓住玄空,然后再不择手段的从中逼问出易筋经。

  两人很快都逼近了玄空。

  杨天穹真气运至手掌,不一会儿,空气中忽地引起了一股震荡,杨天天穹手掌凌厉如刀剑般,直逼向玄空。

  而梁俊在逼近玄空的时候腰间的剑已经是十分诡异的握在了手上,内力运至剑身。剑走向忽左忽右,十分诡异,要是寻常人看来一定会感觉到几十把剑在自己的面前晃动。

  看着两人这么狠戾想要置自己重伤自己,然后从自己的身上得到经书。玄空的的脸上早就没有了笑容。在他们来到自己身前的时候,玄空双手出掌,大喝一声。这是玄空使尽了自己剩下的全部真气一击,奋力一击。

  “砰”

  杨天穹退了几步,才缓缓的稳下身子来,一口鲜血也是从嘴角渗了出来。

  梁俊更是狼狈,足足后退了几十步的距离才停下来。

  两人心中都是暗想到,少林至宝果然是不同凡想啊!身受巨毒,还有那么重的伤,我们两人都对付不了,要是他的外家功夫再好点的话,估计不出几十年的话,这世上恐怕没有人是对手了。

  而玄空在这次的对招后,身体便像是断线的风筝一样,倒飞出去,跌落山崖。

  “杨兄,我们这次这么对兄弟真是有违江湖道义啊!”在玄空已经跌落山崖后,梁俊来到了杨天穹的身边,似乎是很痛心的道。

  “哼,做都做了,还说什么江湖道义。”

  “话虽这么说,可是我们三人可是一起拜过天地的啊!没想到今天却为了图谋他的经书,而做出如此的事情。”

  “现在没有得到经书知道后悔了,当初的时候,你可是对这主意十分的赞同。”

  “我这不是一时迷了心窍吗?你说玄空会不会还没有死。”梁俊仿佛有点担心的道。

  杨天穹听着这话,眉头微微皱起。随即便往悬崖下看去,只看到崖下白雾缭绕,深不见底。

  于是对梁俊道,“这么深的悬崖,即使能保住条命,估计也十有八九会残废,凭你我的本事应该不会怕一个废人吧!”

  梁俊点了点头,“这到也是,以我们的功力确实不用害怕这么一个废人,但是,但是……”

  “但是,但是什么,你就直说吧。”

  “哈哈,既然杨兄问了,那我便直说了,但是如果谁要是发现了他,可不能一个人抓住,然后逼问啊!有饭吃,可不能让做兄弟的饿着,你说是吧,杨兄!”

  这个地方,杨天穹有着极大的势力,而梁俊虽然闻名于江湖,但是此地却是没有任何的势力,说这话的意思就是如果玄空还活着,而杨天穹一个抓住。这样的话,易筋经就归他一个人了。

  这时候杨天穹岂能不知道梁俊心中所想,“不用担心,我怎么人会一个人独吞易筋经,要是兄弟我发现了玄空,第一时间便会通知你的。”

  梁俊哈哈一笑,“还是杨兄仗义啊!那到时候发现了玄空之后,我一定会立即赶往这里,同你一起对付他的,毕竟破船还有三寸铁吗。”

  “那到时候,还真是希望梁贤弟能急时赶来。”

  “一定,一定。到时候我一定赶来,那么我便不多停留了,好几年没有回家了,看来是时候回家一趟了。”梁俊道。

  “我家离此地不远,难道贤弟不到我家去参观参观吗?我一定会好好招待贤弟的。”

  “不了,不了,这么久没有回家,家中的父母也是想念啊!”

  “既然这样,那为兄的就不勉强了。就此拜过了。”

  “嗯,那杨兄后会有期了。”

  “后会有期。”

  两人说着违心的话,都在彼此的算计的对方,可是谁都知道真要是谁发现了玄空,除非是真的对付不过来,才会想到联手一起对付玄空吧!

  而且从这么高的山崖掉下去,即使身怀绝世武功,能活下去的概率也不会太大,何况此时的玄空还身中着巨毒和身受着内伤,存活下去的概率可以说是基本没有,而他们说这些不过是自己内力深处对于易筋经的贪婪罢了。

  ……

  当玄空在被两人逼迫,最后不得已从山崖上跌落下去,由于没有任何的阻拦,玄空就这么一直自由落体运动,不出一会儿,玄空跌落的速度已经十分快了,渐渐地玄空闭上了眼睛,准备好了就这么结束自己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