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1-25 12:02:16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翻手轮回
  4. 第一章 淡然的幕后诡手

第一章 淡然的幕后诡手

更新于:2017-04-20 18:53:19 字数:6464

字体: 字号:
  电影拍摄地,氛围凝重的大棚中。

  幕后工作人员以及导演皆全神贯注,屏住呼吸的凝视着镜头前演员们的出色表演。

  说实话,专业就是专业,剧本上原本淡然无味的台词对话。经过他们的渲染,那说的是跌宕起伏,如同身临其境,几乎将十足的感情都投入了进去,表演的是淋漓尽致。

  但是,听着听着就会发觉,其中似乎有些不太对劲。

  刚开始他们的台词还算丰满,但后来却变得极其简单,除了几句发狠的话之外,剩余的则都是短促而又铿锵有力的哼哈声。

  如果仔细听的话,会发现,这些声音整个连在一起后,颇有些比武、打斗中发出的叫喊声。

  可是眼前这两个身着简易古装的演员现在明明是面对面的站着的,除了表情丰富,言语到位外,根本连动都不动一下。

  这,是在拍武打片吗?

  “卡!”

  “快点,把摄像机给那人送过去。”导演先是急忙交代了一下一名工作人员,跟着咧嘴一笑,对着走来的一男一女,拍手称赞道:“你们两个,不愧是当红新人,表演的很好,很到位。不错,继续努力,将来肯定能大红大紫。”

  两人心里美滋滋的,表情却只是腼腆一笑。

  不过话说回来,关于那个不知道是不是眼神儿不好的导演刚才说的话。

  很好?很到位?

  他们两个明明只是干站着叫了几声,说了几段台词,这就算好了?

  这电影能行吗?话说,这到底怎么一回事?

  ......

  十分钟后。

  “应该差不多了,我们去看看吧!”先前的那名男演员开口道。

  “恩!我都等不及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像传闻中说的那么神奇。”女演员满脸红光,兴奋道。

  “等亲眼看过之后就知道了。”

  两个演员相视一看便并肩走掉了。

  ......

  “咚咚!!”

  门没关......

  吱——

  门一被推开,那两个演员便走了进来,只不过情绪似乎没有了之前的激动,倒增添了几分暗淡。

  只见那男演员,一只手捂着腰,不停地揉捏,一边倒吸凉气的喃喃道:“真是奇怪了,刚才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子会这么痛啊!”

  “是不是之前拍戏的时候伤到了,没注意啊?”女演员问道。

  “不可能,我们又没有拍什么大幅度打斗的戏,哪来的伤啊!”

  “那是怎么回事?”

  “唉,算了,还是先看看拍摄后制作出来的效果吧!”

  说着,两人便不再言语,视线略微一扫,便看向了这间不大不小的房间中的一个墙角。

  整块黑布围拢呈圆柱形,垂地挂起,看着就像是一个小小的帐篷。

  两人怀揣着几分好奇,竞相走了过去。

  待走到跟前,两人并未马上采取下一步,而是相互犹豫了一下。

  几秒后,男演员才缓缓地吸了口气,伸手便要去拨开那黑布帘。

  可就在这时,黑布帘中却猛地伸出了......一只手。

  这,显然是出乎了他们的意料。

  因此,也不由得令两人顿时后退半米,各个心跳急剧加速,面目惊恐不已。

  他们呆呆的伫立着,却也时刻紧盯着那只突然而出的诡异右手。

  说诡异,其实和正常人的手是一样的,只不过,这只手的肤色相当白皙,并不是那种病怏怏的白。而且手指纤细修长,想必也只有女生才会长有,不,是配有这只手。

  总之,近乎完美!

  “啊!它动了!”女演员紧张的叫道。

  那只手是动了,只是它这一动之后,反倒让那两名演员松了口气。

  只见,那白皙右手,缓缓地斜向上移动着,显然是在把黑布帘掀开。

  这样一来,里面的情景也就全然浮现出来了。

  伴着灯光的亮度,一个渐渐清晰地身影,便从中走了出来。

  而那只手的主人则正是从黑布帘中走出来的那个人。

  不过,更令人没想到的是,这人很明显......并不是个女人!

  而是一个少年!

  黑色长发,遮挡了几分神秘的目光。中等体型的身材,长的还算俊朗,只是衣着打扮,似乎有些不太时尚,一味的低沉色调。

  而且,第一眼整体给人的感觉就只有一个词——黯淡无神!

  无力的目光,恍惚的视线,似乎有些疲惫,少年微微抬头看向对面的两名演员。

  视线晃过那名男演员用手捂住的腰间,跟着便莫名其妙的对着那名男演员,声音低沉的说道:“对不起,不小心让你受了点伤。”

  恩!?

  他怎么会知道自己受伤了?

  还有,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什,什么意思?”男演员不解地问道。

  “......没什么。”少年岔开话题说道:“你们拍摄的影像,我已经处理好了!可以去看了。”

  “真的吗?”那名女演员似乎还是比较在意这个,并没有追究少年的怪异,甚至瞬间已成过眼云烟。

  女演员连忙一段小跑,走进了黑布的里面。而那名男演员则只是在犹豫的看了一眼少年后,便也跟着踱步来到了黑布里面。

  黑布中,昏昏暗暗,有的仅是一张桌子和一把椅子。

  桌子上面则放有一个连带着电视屏幕的摄像机,屏幕还在亮着,但其中的画面却是静止的,似乎被弄成了暂停。

  “快看快看!”女演员急忙取消了暂停,画面动了。

  男演员,女演员,两人全神贯注的盯着屏幕。

  上面播放的正是,之前看到的那两人之间的对话,没有丝毫的不一样。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却令他们两个皆为震撼!

  只见画面中,原本只是面对面对对台词,变动几下表情的场景。现在却完全被颠覆了,整个翻了过来。

  屏幕中,两人不仅仅动了起来,而且还活灵活现的上演了一出精彩十足的打斗场面。

  动作与招式,和之前的叫喊声,台词,表情,全部一一相对应着,可以说是根本找不出一丝偏离出错的地方。

  “这,这,太神奇了!”女演员目瞪口呆的看着屏幕,不由得说了出来。

  原先她也只是好奇,并未觉得那人真的会如同传闻中的那般神奇。

  可现在她亲眼看到的,却又正好将她的这一思想给击破了,彻底的!

  “我们只是对对台词,换换表情,竟然就能做出这么逼真,而且华丽的效果,这技术,简直是巧夺天工啊!佩服!”男演员也低声赞叹了几句。

  同时那名女演员也随即目光中掺着一缕钦佩,侧身扭头看向了那个少年。

  可是,目光一闪,表情一怔,却发现那名少年正要离开。

  “等一下。”女演员一跃而出,不知为何,竟开口叫住了少年。

  “还有什么事吗?”少年停住脚步,头也不回,淡淡的问道。

  “呃,那个......没什么,我只是想说跟你说一声,你做出来的效果很好,很逼真。”女演员稍露羞涩的说道。

  “谢谢!”少年泯然一笑,但却透着十足的自信。

  跟着便又迈开了脚步。

  “你要去哪儿?”女演员刚开口便觉得有些。

  少年又一次止步,仅仅侧脸看去。

  看到少年停下来,女演员连忙解释道:“那个,我只是对你是怎么做出来这种效果的,比较好奇.....还有,就是,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找你帮忙!”

  少年的表情显得很平淡,没有一丝变动。

  “对不起,这次是最后一次了,我以后不会再接这种工作了。”

  “为什么?”女演员有些可惜的问道。

  少年扭过头,微微扬起,整个背对着女演员。

  接着便只说了一句话。

  “因为......我要开学了!”

  说完,少年便直接走掉了。

  身后只留下了一个神情些许诧异的少女。

  ......

  翌日!

  万里晴空,蓝天白云,春意洋洋......

  公交车站牌前,

  一个浑身散发着萎靡气息,死气沉沉的少年。戴着耳机,目不转睛的盯着手中的一个正播放着动漫的触屏手机,并孤零零的等待着公交车的到来!

  而这名少年,也就是之前电影拍摄地的那名神秘少年——许然。

  许然,十七岁,是一名即将跨入高中生行列的学生。

  他,性格孤僻,不喜言语,整日闲暇之时,几乎都是在手机的陪伴下度过的。

  虽说这多少与家庭环境有关,可却并非主要因素。

  说起来,这和他那只不同寻常的右手也有一点关系。

  原本许然的性格还算内外兼修,不羞不怒,为人也比较和蔼。

  可自从两年前发生了一件至今想起都还令他为之一颤的事情后,他变了,变得低调的不能再低调了。

  ......

  两年前,

  许然的父母去世已有将近一年时间,原因是一场特大交通事故。

  当时,车祸发生瞬间,车辆连连追尾。一个个都立即被压成了废铁。

  而许然的父母正好开车出去,路过其中,所以不幸被卷入了进去。

  曾送往医院抢救,却因无效死亡。

  当时,许然便如五雷轰顶般,失了魂,为此,硬是将自己关在黑屋里,关了约有半月之久。

  此后,经过时间的冲刷,和年长自己八岁姐姐的不断开导,才渐渐走出了阴影,接受了现实。

  可却因此,性格为之一变,逐渐沉默寡言了起来。

  而且那时,他也已经错过了升学的时期,所以只好呆在家里,独自一人,才有了些小封闭。

  直到后来,因为家里只剩下姐姐一人来支撑,所以经济明显大幅度下滑。再加上有一次许然的姐姐许盈的一岁半女儿妞妞发高烧,一直不退,住了好几天医院,花了很多钱。

  在此期间,他看着姐姐整日忙碌不堪,东奔西跑的。

  再加上经济拮据,可以说是负债累累。

  看着姐姐一天天的消瘦下去,看着她日渐失去信心的模样,许然的内心一下子便被狠狠地触动了。

  这时,他才感觉到......不得不振作起来了。

  身为男子汉,姐姐都能挺过来,自己又怎能为了已经过去的而欲罢不能,又毁掉现在的。

  因此,他强迫自己......走出了家门。

  这一走,便是半年!

  半年后,他只回了一次家,而且只待了不到半个小时,便又离开了。

  离开前,他留下了一笔钱,一笔至少半年时间里是绝对赚不来的数目。

  走时,他只说了一句话。

  “放心吧!等我下次回来,我就能独自撑起整个家了。”

  ———————————————————————————

  许然之所以会这么说,是因为他在之前的这半年打拼时间里,经过别人的介绍,偶然间寻得了一个大差事。

  因为,许然从小就对手机,摄像机,这些个东西比较感兴趣,也很熟悉。

  再加上许然为人老实,沉默寡言,不喜张扬,也不容易被人注意。

  所以对某些人便有了利用价值。

  那就是跟踪拍摄未知陵墓的全过程,也就是用摄像机记录下,这些进入陵墓探险的人的全过程。

  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做,那是因为这些个进入未知陵墓探险的人并为普通人。而是一个个在考古界地位都相对颇高的专家,这次进去陵墓也是为了探索并且记录,日后好收录成为实践教材。

  其实,说白了,也就是想亲身体会一下这种诡异,神秘的惊险历程。

  但是有一点,这是具有相当高的危险性的,因为,此陵墓所在之处,环境伪劣,偏僻人稀。墓内更是一切未知,根本无法预知会有怎样的危险。

  可是尽管如此,为了能短时间内让自己能够撑起整个家,他还是毅然决然的接下了这个九死一生的活儿。

  并且现在也不能反悔,许然已经将提前支付的一半丰厚的费用都留到了家里。为了能赚到剩下的钱,他不得不置生死于不顾。

  踏上......漫长生死路!

  ......

  准备便花了将近一个月,设备全部顶级配置,各个全副武装,可以说是万无一失。

  这个小队总共十五人,教授三人,保镖七人,各个是身怀绝技,经验丰富。

  还有四人,情况不太了解,类似于陪同、研究生或者勤务兵之类的。

  剩余一人,便是不多言语,冷漠孤僻的摄像师——许然。

  准备好后,

  怀揣着激动地心情,十余人便踏上了探墓之路。

  可是结果......

  到达陵墓......一名保镖意外死亡。

  穿越陵墓......又一保镖被毒蛇咬死。

  进入陵墓......剩余五名保镖外加一名教授和一个貌似是研究生的人,依次逝去。

  有的中了陷阱、机关。

  有的则意外身亡,总之,超乎意料之外,很惨。

  到中间,只剩余一名半死不活的教授和其他五人存活,分别是四男一女。

  但每个人身上都有着大大小小不同的伤,虽不严重,可不能长久拖下去。

  因为,他们的所带之物,几乎都丢得差不多了。

  但当时最主要的问题是......他们迷路了。

  徘徊在危险之中,时间一点点的过去,最后,那名病重的教授离去了。

  跟着在灰暗,阴森,到处都从满了恐惧的陵墓中,人们精神力急剧减退。

  以至于,有人产生了幻觉,疯了。

  另外四人也都紧张兮兮的,处处小心谨慎,许然也是如此。

  一边拍摄,一边渴望着能尽快走出去。

  可是最后,那名唯一知识渊博,被众人寄予期望的老教授,也经不住身心双重上的折磨,悄然离去了。

  只剩下了三男一女......

  期间又经历了一些事情,那名唯一的青年女性,不幸与另外三人失散了,生死未卜。可至今都未有下落,说不定也已经......

  对此,许然相对伤感许多,毕竟她在这段时间里,对自己也颇为照顾和给予安慰,就像是自己的姐姐一样。

  更何况,她还救过自己,虽然那也只是随口提醒自己一下,可却与死亡擦肩而过。

  为此......他很感激,可是现在......

  尽管他们找了很久,但最后还是一无所获,毕竟自身都已经顾不上了。

  无奈,抹去悲伤,三人化恐惧为力量,硬是一步一步的走到了一个分岔路口。

  两条路,一左一右,皆是黑漆漆的,不可预知的,不知进去又会遇到怎样的危险。

  但他们没得选,到了最后,只能硬着头皮去闯。

  经过商议,抉择。许然同另一个人选择了右边的洞口,另一个微胖的青年走进了左边。

  他们也互相首肯了一个条件,那就是危急时刻,只顾自己,不用担心别人。哪一条路能出去,哪一边的人就能活下去,也不必为另一边的人感到愧疚。

  于是,他们手举简易火把,纷纷走进了黑暗。

  在此期间,也发生了很多事,随同许然走进右边通道的家伙,在一起闯过几番波折后,竟真的找到了一个出口。

  虽然他们当时是被一群不知名的怪异动物追赶着,胡乱闯进的。但形势迫在眉睫,他们看着那一道希望之光,纷纷径向冲刺着。

  可是,身后追赶着的怪异动物太多,前方洞口又太小,太高,一人短时间内绝对出不去。

  但是,他们有两个人。

  “你踩着我的肩膀,先出去。”顾不得太多,许然一手挥舞着火把,一手提着摄像机,连忙道。

  毕竟他的手中拿着火把,而那些动物可能是在黑暗中呆的太久,极其怕火,畏畏缩缩的不敢靠太近。

  那人此时已经被吓得不轻,抖抖索索的,面如死灰。

  在许然的喊叫下,才糊里糊涂、手忙脚乱的借助许然的身体,奋力爬上了窄小的洞口。

  可是......

  “喂,快点伸手把我拉上去。”许然见那人出去后,急忙喊道。

  可那人出去后却硬是一动都不敢动,甚至都不敢再往下看一眼,生怕再掉下去似地。

  “喂,你听到了没有,快拉我上去。”许然声音都有些沙哑了,那些个动物也渐渐不惧火的威能,逐步的向许然靠近着,嘶吼着。

  而那逃掉的人则呆呆的在洞口边缘看了几秒后,表情一阵犹豫,目光游离不定,最后,像是做了重大的决定般,撒开腿,颤颤巍巍的跑掉了。

  看到此景,许然大感惊慌,头脑一阵晕眩,根本没有想到会这样。

  与此同时,大群如猫般大小的动物,眼中闪烁着绿光,争先恐后的逼近。

  可是,许然知道,自己必须活着,毕竟自己并不是孤独一人,肩上的担子还得扛。

  于是,一鼓作气,许然狂乱的在空气中挥动着火把,提着摄像机便朝着唯一的一个通道,冲了进去。

  黑暗中许然辗转反侧,来来回回,瞎胡乱的冲撞着,不知何时,竟无意之下,闯进了一个宫殿般大小的密室。

  里面,灯火恍惚,墙壁上的火苗似乎没有停息过,也没有燃尽的趋势,就那样零星的着着。

  正殿中央,一个喷水池一样的犹如雕刻出来的高台,那上面,正闪烁着一颗璀璨的有着蓝绿相间光色的珠子。

  珠子周围仿佛缠绕着一股朦胧的气息,神秘之极。

  看着这颗无比美丽的珠子,许然呆了,不自觉地便靠近了,无意识的便要伸手去摸。

  就在这时......

  “哗——”

  珠子顿时大放亮光,令许然一下子睁不开眼。同时,脑袋像是被一股冲劲给震荡了一下,立马失去了意识。

  ......

  等他醒过来后,朦朦胧胧的,除了头有些疼外并无异样。而周围也一切安然无恙,还是老样子。

  除了那颗蓝绿色珠子,莫名的消失外。

  还有就是那令自己都瞠目结舌的惊人的身体变化......

  ————————————————————————————————

  “嗤——”

  站牌前,一辆公交车停了下来。

  许然依旧没有抬头,就这样戴着耳机,看着手机屏幕,毫无错失的上了车。

  ......

  (嘻嘻...话不言多,新书一枚,还望投个票票支持一下!)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