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1 03:37:41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卑与尊
  4. 祭奠(引)

祭奠(引)

更新于:2018-03-16 16:02:43 字数:1897

  Part1:很多时候,人都是为了“为了”这二个字而活着。“心无所归,身在何处?”没有了“为了”在任何地方都感觉是在流浪。所以,当你有了值得“为了”的人,请好好珍惜吧。别让心灵流浪的太久。

  1927.8.11日-1994.09.15日

  “过路的人,这里埋葬着海伦的骨灰。她来自法国,她将毕生的时光贡献给教会和中国的孤儿。”

  “您永远的孩子,永远的骄傲Tomas”

  似乎回国的日子正合时宜,适合吊唁的天气。冷风,微雨。十字架墓碑。墓碑上有着一张一寸的看上去很慈善的外国老人的黑白照片。生卒日期。用中法文混写的一段墓志铭。以及在墓志铭下面歪歪扭扭的用法文刻出的“您永远的孩子,永远的骄傲。Tomas。”再加上墓碑后埋葬一个骨灰盒以及里面装着的骨灰。这就是海伦在中国留下的一切吧。方卓群苦涩的想着。

  “妈妈,我回国了。我来看你了。”方卓群笑着对那张照片说道。只不过笑容中夹杂着眼泪。让人感觉说不出的心酸。

  把花轻轻的放在墓碑前。抬手把脸上的泪水拭去。这一刻,似乎所有的一切都得到了释放。不顾墓碑前花岗岩石台的阴冷和潮湿。坐了下来。

  轻轻的抚摸着那张照片。就像小时候,坐在海伦的怀里,调皮的用手数着海伦脸上的皱纹一样。只不过感觉不到肌肤的温度,只有刺骨的寒。

  “你说过,男子汉不哭,所以我很少哭过。对不起,好多年都没有来看过你了。”

  “这么多年,我一直按照自己本心走下去。从来没有放弃过。我没有让你失望。可是我好累。”

  “我失去了金钱,事业,权利。可我没有太多的在意和难过,也没有感觉自己很失败。因为拥有它们我始终也没有感觉幸福过。”

  “但所有的一切是我认为最值得珍惜一辈子的朋友所设的局,为什么我心里只有痛,而无法去恨?”

  “这么多年,我所坚持的一切到底是对是错?请您告诉我?”语音有点哽咽,却始终控制住自己的眼泪。

  “我这辈子永远的遗憾,就是没有报答过你。我去过你的家乡鲁西荣,真的像个色彩瑰丽的五彩城一样。特别的漂亮。您看,这是我帮您拍的照片。”说完从衣兜里掏出一沓照片,一张张的摆放在墓碑前。

  他就这么喃喃的在墓碑前诉说着离开孤儿院后所有的生活轨迹。

  “我在孤儿院长大。”

  “你是一个孤儿?”

  “不,我只是在孤儿院长大。我并不是孤儿。”

  当对自己真正的朋友说出自己的来历时,第一句话说完时,总会停顿一下,等着朋友第二句的疑问,续而很坚定的回答第三句,“我并不是孤儿。”

  在孤儿院有了海伦的存在,他从不感觉自己是孤儿。他是在八三年的一个秋夜被不知道是否是所谓父母的人遗弃在孤儿院门口。那天是海伦值夜,当她从大门口微弱的灯光发觉外面有东西时,方卓群已经在襁褓里冻得连哭的声音都发不出来。襁褓里只留有一张纸条。

  “这孩子叫方圆,因特殊原因,无法抚养。恳请孤儿院代为照顾。希长大后,别像他失败的父亲,做人得在方圆之间,懂中庸之道。”这就是方卓群所知道的关于自己的所有的一切。

  很多事情可能都会有遗传的因素。在一次因为意外逃离孤儿院后的火车上。他把自己的名字改了。“我一辈子即使饿死,也不学中庸圆滑之道。方卓群。君子以方,而卓尔不群。

  这就是我以后的名字和将要走的路。”很坚定的信念.

  十一岁那年的冬天,海伦永远的离开了他。

  在世上唯一的亲人。

  “Tomas(方卓群的教名)我走后不要哭。要坚强的活着。不要在意别人说的话,只要你感觉自己没做错什么。走自己的路。你知道吗?你可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骄傲.”这是海伦最后留给方卓群的话。

  而方卓群永远记得自己对海伦的承诺。“恩,妈妈。我会永远成为你的骄傲,不会让你失望。”

  他用牙齿仅仅的咬住嘴唇,至始至终没有流出过一滴眼泪。因为海伦经常对他说,“男子汉不哭。”只是嘴里一直很咸,那是鲜血的味道。

  他亲眼看着海伦的骨灰盒被埋葬在墓碑的后面。当时脸色冰冷的让很多人感觉害怕。当所有人离开后。他在墓碑前呆了二天一夜,亲手刻下了那行字。一直到第二天傍晚,孤儿院的修女确实放心不下。才把已经昏倒在墓碑前的方卓群带回了孤儿院。

  “心无所依,身在何处?”心灵没有一个归宿。在任何地方都像是在流浪。很多人会说,流浪诗人很浪漫。可是谁天生喜欢流浪?那个时候的方卓群,心里失去了所有的归宿。很长一段时间,都感觉不到存在的意义。每天只有更加的沉默去缅怀心有所依的日子。在别人的眼里更为怪异和孤僻。

  “妈妈,我要走了。以后我会经常来看你。”天色已经渐渐黑了下来。他终于把心里所隐藏的一切。第一次毫无顾忌的袒露了出来。

  挣扎着从墓碑前爬了起来。全身已经冻得很僵硬,深深的看了一眼那张一寸的黑白照片。一瘸一拐的向着陵园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