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6 23:19:23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时空星恒
  4. 第一章 星主再生计划

第一章 星主再生计划

更新于:2018-11-29 20:16:27 字数:4388

字体: 字号:
  2015年,7月。天气有雨。一个落寞的身影站在磅礴大雨中。秀气而菱角分明的脸庞上露出落寞的神情。雨水似无情的尖刀狠狠的刺进我的心房。雨水顺着脸颊滴落在地上。然而已分不清似泪水还是雨水。

  就在几分钟前。相处4年的女友,站在我面前向我提出分手。我极力的想要挽回这段刻骨铭心的爱情。甚至放下了尊严,可是面对的已经不是曾经对我百般依赖,看着我总是露出可人的微笑。她面略露厌恶的告诉我我们永远不可能了,然后没有丝毫留恋的转身离去。

  老天似乎在回应我此时的心情。暴雨倾然而下。

  不知过了多久,雨已经逐渐化为绵绵细雨,我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毫无目的的走着,意识逐渐消失,朦胧中我走进一片树林。

  清晨。经历过一夜细雨的森林焕然一新,空气中散发着泥土清香和青草香。阳光透过树叶的间隙。在地面上留下斑驳黑影。

  一道阳光照射在一张俊秀的脸上。青年缓缓睁开双眼。

  “额,我这是在哪。。。。好痛,”晃了晃脑袋。想起了和女友分手然后我居然晕倒在了森林里。我还是知道这是华锦区老山森林。属于旅游景区。没想到昨天迷迷糊糊的就逛进了森林里。。。

  这时感到浑身胀痛。喉咙干涩并带着一丝苦味。我惨然的笑了下。应该是淋了一夜雨造成的吧。

  喉咙好干好想喝一口水。我四处张望了下,虽然下了一夜雨。然而森林土质松软。并没有留下什么小水沟。

  双手撑地,想要起来。走出森林再说,就是不知道昨天我到底走了多远。希望不要太远才好。谁知刚一使力。浑身一软一头载在了潮湿的泥土上。我去,看来我病的不轻啊。

  下意识的摸了摸口袋,拿出手机想要求救,然而手机已经打不开了,也是浸了一夜的水,能用就怪了。。。

  一股疲惫感席卷而来。全身越发的燥热,难道我会死在这里???再次四处张望。眼角突然扫在了一只大概只有200毫升的玻璃瓶上。

  可能是游客无意中掉落的药剂吧,或许我有救了?。我忍着困意艰难的爬向药剂。终于拿到了小瓶子。或许这是毒药,但是瞬间我就抛之脑后了。至少我喝了还有一线生机,不然可能就真的死在这里了。想着我打开瓶盖,一股脑的把瓶内的液体一点不剩的喝光了。味道很淡,和矿泉水没啥区别。这一刻我都怀疑,这真的就是一瓶普通的水。

  就在这是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感席卷而来。好似亿万只虫子在身体里,五脏里,甚至于大脑里钻来钻去。我几乎瞬间昏厥了过去,这是毒药啊。然后失去了意识。

  “滴,星主再生系统开启,扫描宿主机体状况。扫描完毕,宿主机体状况差,身体素质为e级,格斗技巧e级,精神力a级,宿主综合实力为c级。启动生命强化系统,注入星主生命精华。未来资料库转接开始。滴,宿主强化倒计时开始239:59:59。”

  。。。。。。。

  “滴,倒计时。10,9,8,,,0。强化完毕。资料库植入完毕。宿主身体素质a级,格斗技巧e级,综合实力c级。精神力s级。异能觉醒时空。宿主5小时后苏醒,系统自毁系统开启。”

  “额。我死了么”。我缓缓睁开眼睛,略显稚嫩的脸上露出迷糊的表情,阳光透过树叶之间的间隙照射在我身上,暖洋洋的让我知道我还没有死。

  “等等,我失恋了。然后跑到森林里睡了一觉生病了。然后喝了什么水,梦到了好多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嘀咕着,哎不管了,先回家再说,2天没去上班,以老板那坏脾气希望不要炒了我。看了看手表,现在已经下午3点了。算了衣服脏死了,而且好饿先回家再说。

  我晃悠悠的站起来,舒展了一下身体,咦,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感弥漫着。不管了。先回去。手机已经不能用了,跑回去吧。

  一会,就跑出了森林,不顾他人异样的眼神,径直跑向我住的地方。别人异样的眼神当然就是我浑身沾满污渍的衣服和蓬乱的头发。当然脸上也好不到哪去。哈哈。

  我住的地方是一片老旧的小区里的一桩7层楼房。据说这里快拆迁了。我住在楼顶的阁楼里。也就是传说中的8层?阁楼30平不到。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二室一厅一卫。我掏出钥匙打开大门。客厅很窄卫生间客厅厨房连在一起。我住在右手的房间里,我是和其他人合租的。打开房门。这是一个7。8平的房间。里面只有一张床。一个衣柜。一张电脑桌。然而就这样也显的很是拥挤。当然对于我这种月薪2500的来说这间600一月的房子很不错了,毕竟其他的房间都要1000左右。这已经很便宜了。

  看了看手表下午4点整,我拿起换洗的内衣钻进了卫生间里。。打开淋浴,微水打在我身上,我忽然就想到我曾经最爱的她,她还好么。。

  洗完澡。换上干净衣服。一件白色衬衫和牛仔短裤。把脏衣服和鞋子洗好晾在楼道间,没办法,没阳台只能这样。

  打开冰箱发现里面有点剩饭和几个鸡蛋,嗯,吃鸡蛋炒饭吧。

  一切收拾妥当,已经下午6点了。。

  打开电脑,依次打开QQ,**,微信。嗯,她已经把我的好友都拉黑,删除了。心抽搐了一下。

  她是我高二交的女盆友,叫林月心。高中毕业到现在4年了,她是我的初恋,我曾一度认为她就是我生命中的那个唯一,高中我考上了本科,可是家里那年发生车祸。使我无缘大学,而我也没有了复读的想法。而她考上了南京有名的晓庄师范学院。然而现在好像已经成为了过去。

  想着想着。吱呀一声。外面传来开门的声音。想来是我同住的人回来了。

  “宇晨你他么终于回来啦,我以为你和你女朋友分手了。想不开自杀了,快开门想死老子了。”外面传来熟悉的声音。这时外面也响起了敲门声,不准确的应该是砸门声。

  我苦笑了声。没想到他也知道我和女朋友分手了。

  他叫宁秋,24岁是我的租友兼哥们,做销售的,还是个经理,为什么还住在这个小地方。用他的话说是舍不得我这个兄弟,而且省点钱娶媳妇。

  而我呢,叫姚宇晨,我是在凌晨出生的,22岁。是个小工厂的图纸设计人员,听起来不错,其实就30人不到的小工厂。大半都是领导。图纸都是死的。简单的平面设计,连3维设计都用不到。工资之前说过了。双休,有保险。对我这样没什么学历的人来说。这份工作其实挺不错的。但是注定在社会的最下层苟延残喘。

  想着宁秋这哥们,心里其实暖洋洋的,至少还有这个哥们在。

  打开门,一个黑影扑了过来,来了个熊抱。然后拍了拍我肩膀,说:“你这10天跑哪去了,打电话给你不接。急死我了,女盆友没了,哥给你介绍,走着哥陪你喝酒去,”说着直接拉着我的手向门外走去。

  我一阵无语,这货问我这么多,但是压根没有想要知道答案的想法,他知道我不想说。闻到他身上有酒味,想必是应酬过了。但是看到我回来了。怕我尴尬和伤心,就想陪我大醉一场。有哥们在,真好。也就任由他带我去喝酒了。然而他说的我10天没回来,我压根没有注意。

  来到酒吧叫了几瓶威士忌,坐在拐角里,我拿起就默默的一杯一杯灌进喉咙里。辛辣的液体顺着喉咙缓缓的流进胃里。我平时不怎么喝酒,然而今天喝酒却觉得格外的舒爽,而宁秋没有说话,安静的陪着我。他酒量很好,以前我们几个人都拼不过他一个,有他在我并不担心我喝醉了怎么办。

  梦中,我牵着女盆友的手走在公园里。突然,女朋友甩开我的手:“我凭什么把我最好的时光给你,我凭什么为了你放弃其他男生,我不想这一生所有的回忆都和你有关,我们分手吧,再也不要见面了,”

  画面慢慢模糊我面前出现许多怪异的动物。许多穿着各种特异服装的人在和异兽战斗。武器也五花八门。有枪有炮。其中一个人格外显眼,带着墨镜手持古剑,身着古装。身前是一座如同侏罗纪公园里的霸王龙倒在地上。身上一道道伤口触目惊心,致命的却是龙头被人斩断掉落在尸体的一旁,我看了看2人高的龙头,暗惊是如何的巨力,是如何锋利。如何大小的刀剑才能造成如此效果。

  画面一转。我站在空中。俯瞰下方。密密麻麻的异兽与人战在一起,尸体到处都是,大多数是异兽的。可是前方远远的无数异兽涌来。背后是一座巍峨的城市。城市周围有着一道能肉眼能看到的很厚实的能量屏障。像一口半透明的碗照在城市上方。各种奇形怪状的鸟兽围着能量照,有的喷火,有的吐水,攻击着能量照。不过好像用处不打。凝眼一看。鸟兽中稀稀疏疏一些人在攻杀这能量照周围的鸟兽。

  画面又是一转。来到一个貌似是会议室的地方,一群穿着各异的人围着一张半圆的桌子前,前方是一张巨大的屏幕,刚才斩杀巨龙的男子站在屏幕前。

  男子见人已到齐,大手一挥。宣布会议开始:“异兽这次攻势不同以往,我中华华南、华东、华西、华北、香港、台湾6大基地同时被异兽攻打,台湾四面临海,最为惨烈,幸好及时支援,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其他国家基地还好。不过非洲地区资源稀少,战斗力不足。刚刚有个国家基地已经被毁。已有百万人被杀,重要的是非洲防御网出现断层。非洲决定形成联盟。缩小防御圈。放弃非洲以北。各位如何想的。”

  话音刚落。一名军官起身:“星主大人,我认为他们不是找死么。放弃北方无法与亚欧大陆衔接形成共同体。失去亚欧支援。他们如何能敌异兽大军?”

  “啧啧,刘峰将军是脑残么。”一旁妖艳女子嗤笑道。刚才说话的正是华北基地司令刘峰。

  “哦?香港基地上官缺美女认为如何?”刘峰将军也不恼怒。他自知论智慧不如这朵带刺的玫瑰。

  “重点在撒哈拉沙漠渺无人烟,没有任何资源。不适合建城设地。到时候吃的都没有。谈何防守。非洲虽然战力不足。但是人才不少,不会做愚蠢的决定。想必星主大人也不是询问我们的意见,恐怕有其他事吧。”

  “嗯。”屏幕前的男子回道:“非洲联合主席刚和我聊过。建立南方基地规模弘大。难度极大,希望我们中华派人去支援。龙组组长听令。”

  “龙烨到。首长请下令。”一名身穿军服的中年男子肃然起立。

  “你带领你手下一万龙组成员明日出去。你去吧。”

  “是。”说完啪的一声行了个军力。退了出去。看来准备去了。

  “下面我们进行下一个话题,异兽的攻势越来越强。而我们缺少一位和我一样实力的人去前线,我们不但需要一个运筹帷幄的人,还需要一个能冲锋陷阵的尖刀。光我一个人是不行的。研究组组长。”星主看龙烨准备去,然后说。

  一位身着白衣的年龄只有20来岁的年轻女子回到:“研究组组长林馨在。”女子着白衣显然遮掩不了她36c的规模。美貌绝伦的容颜并没有掩盖她眼神中的忧伤。

  不过

  在场的各位,并没有因为她得貌美而失神,他们毕竟都是经过经过大风大浪,风风雨雨的人。否则也进不了这会议室的大门。

  “星主再造计划怎么样了?”所谓星主在造计划,是以星主的生命精华制造出的一种药剂。希望能用这个药剂造就出一个能够媲美星主的人。

  “已经进入了最后阶段,相信用不了多久我们就能完成。”林馨欣然回答。

  画面一黑,几名身着军装的军人护送着一名身材姣好的女子。赫然就是研究组组长林馨,她仓皇地向着森林里跑去手里握着一只药剂。他们后面跟着几百只形似螳螂的异兽,战士们虽然身手高强,但是依旧寡不敌众,纷纷倒下。最后一只金黄色的螳螂刀锋似的手臂狠狠从背后穿透了林馨的胸膛。

  林馨缓缓的低头看了看。脸色苍白喃喃道:“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星主再生。”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