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7-16 16:51:19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护墓者
  4. 第四章 矛盾的逻辑(2)

第四章 矛盾的逻辑(2)

更新于:2018-03-18 21:16:38 字数:4196

字体: 字号:
  邓雨希的话让我感到云里雾里,于是我问:“什么矛盾?”

  邓雨希看了我一眼,似乎有些惊讶我会主动说话。

  “我刚才说过,开锁这一过程必须要钥匙口齿和锁芯的内部形状相吻合,而这种相匹配的形状越复杂,尺寸越小,数量越多,那么锁的精密度越高,想用外力打开的可能性就越小。而你们现在看看这把锁。”说着,邓雨希举起了钥匙。

  每个人都莫名其妙的盯着钥匙看,几秒钟之后,除了憨子这个白痴,就连二叔都做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没错,这把钥匙的口齿太过简单,一共三个口齿,大小形状完全一样,都是半圆形。”邓雨希继续道:“刚才大伟哥说墓穴里的东西十分的重要,我实在想不出来,为什么如此重要的东西会配备一把这样简单的钥匙。我敢肯定的说,就连刚学开锁一个星期的人想打开这把锁,也不会超过5分钟。”

  的确是这样,谁家的门钥匙敢用这种锁,不出一周,家里的马桶都得给偷了。

  我们齐齐看向大伟,希望他给我们一个解释。

  大伟一脸的无奈:“我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这把钥匙绝对没问题,我的情报也绝对没问题。”

  “那难道是老天出了问题?”这时候,一个老头阴阳怪气的开口了。我记得他是搞机关巧器方面的,叫吴宪刚。

  场面一时有些尴尬,而就在这时,邓雨希又突然说话了。

  “我有个猜想”邓雨希道。

  “什么猜想?”大伟问。

  邓雨希道:“如果真如大伟哥说的那样,古墓里面的东西十分重要,重要得可以将锁芯复杂程度制造到根本无法想象的地步,那这把钥匙,就是合理的。”

  “呵,合理,怎么个合理法?这钥匙是用一整根木头打磨出来的,这种木头的强度甚至超过了合成钢,里面根本不可能有机关。”那搞机关的老头像吃了火药,一个劲的顶黄。

  “当然”邓雨希点点头:“我相信您的话,这钥匙里并没有机关。但如果这三个半圆缺口根本就不是钥匙的口齿呢?”

  “那你告诉我,你还能看到哪里有口齿?”老头毫不示弱。

  邓雨希并没有立马回答,而是转头看向了大伟:“大伟哥,我现在有两个猜想。第一个比较靠谱:这把钥匙是反的,钥匙的握柄才是口齿,而那三个半圆是用来迷惑人的计谋……”

  “握柄肯定不是”还没等邓雨希说完大伟就打断了她:“我看过这把钥匙的照片,照片上钥匙已经插进锁芯,并且已经旋转了半圈,而握柄是露在外面的。我们也是根据那张照片才得知了钥匙的存在,所以这个猜想肯定是不对。”

  “那就只有第二个猜想了”邓雨希道:“但是这个猜想……几乎不可能。”

  “你说就是了。”大伟道。

  邓雨希拿起钥匙,指了指钥匙上的三个半圆缺口:“你们忘了,这钥匙上雕刻的文字。”我顿时明白了她的意思,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而那吴老头子更是站了起来,大声道:“这怎么可能!”

  邓雨希瘪了瘪嘴,大伟则示意吴老头子先坐下,那老头子可能也觉得自己的反应太过激动了,尴尬的咳嗽两声就坐了下来。

  “雨希”大伟皱着眉头:“你的意思这些刻文才是钥匙的口齿?”

  “是的”邓雨希点头:“这是唯一的解释。”

  大伟没有接话,而是摸着下巴思考着什么。这也太夸张了,那些刻文不敢说达到了纳米级别,但怎么也有丝米(计量单位,1丝米=0.1毫米)水平,什么锁芯可以精确到丝米的水平,那他娘的还是锁吗,都快成集成电路了。

  “现在技术能做出来这种锁芯和钥匙吗?”一旁的二叔突然问。

  邓雨希摇摇头:“我的大学导师是一名古锁专家,可以说是中国研究锁的第一人。我问过他,他的回答是再过20年也做不出这种纯机械结构的锁芯。”

  房间里开始陷入沉默,别说20年后,这钥匙怎么看都是个古董,也不可能是电子锁,那时候就连有没有电都是个问题。何况如今的工业技术发展如此迅速,邓雨希的导师敢肯定的说20年以后都无法制造这样一把钥匙,可见其工艺有多难。

  就这样,沉默持续了近五分钟,每个人似乎都在思考着什么,就连憨子都装模作样的摸着下巴。而直到外面的一个士兵告诉我们可以出发了,大伟才将我们都叫了起来。

  带着疑惑走出了房间,我的心里开始不安起来。如果邓雨希说的是真的,连一把钥匙都做得这么精密,那墓里的机关还不得上了天了,这斗还怎么倒,不是去送死吗?但看着大伟等人坚定的眼神,我知道说什么都阻止不了他们,只能祈祷是邓雨希这小妞搞错了,这钥匙指不定还有其他什么道道。

  大伟将上山的装备分配给每个人之后,大部队开始出发。

  这次上山的人员加上向导总共有20来个,大部分都是军人,其中不包括跟我们一起讨论的那几个老者。大伟说这几个老者都是搞学术的,不能跟着一起上山,我们进去之后将里面的情况用设备发送到营地,他们分析之后直接远程反馈给我们。

  而这次的向导是个纳西族当地族民,我们叫他鞑子。这家伙身高目测不到165,一身黝黑,手臂上的肌肉都快赶上憨子了。关键是这家伙的普通话简直烂得令人发指,刚开始我还以为这货是个日本人。

  鞑子告诉我们,玉龙雪山是他们当地纳西族的圣山,旅游路线只开发到了4000多米的海拔,在往上就是无人区,没有路了。而且现在马上就是9月,山上的气温十分低,如果不走旅游路线,雪线以上车就上不去,得步行。我问鞑子他最高到过多高的海拔,鞑子回答去过4700米的地方,当时正值盛夏雪不多,要是现在这个季节4500米都是不可能的。

  清点好装备一行人就这样浩浩荡荡的上了山,鞑子带我们走的旅游路线,一路上都是皑皑的白雪和高耸入云的山脉,风景美不胜收。我和二叔、大伟、邓雨希、憨子还有鞑子同坐一辆车,大家都被玉龙的美景所吸引,而鞑子则在一旁给我们讲述雪山的一些传说。

  不过在我听来这些传说都是扯淡,什么神仙仙女,玉皇大帝,全国各地的景点几乎都能编几个出来。

  “我说鞑子”二叔一边吊着根烟一边问:“这雪山上有没有关于皇帝的传说,比如哪个皇帝在这山上修过陵墓?”

  “啊?”鞑子一愣:“没有勒,哪里有什么皇帝,我们这里自古都是蛮荒之地,怎么会有皇帝勒。”

  “那有没有传说,曾经有一大批汉人来过这玉龙雪山呢?”我也问道,如果这山上真有大型陵墓,那必然是一个浩大的工程,需要非常大的人口量和时间。

  鞑子歪了歪头,道:“这我就不知道勒,你得去问问我们族长,他年纪大,知道的传说也多勒。”

  我瘪了瘪嘴,心想我这会儿上哪去问你族长去,但还是继续和鞑子寒碜起来,希望打听点有用的东西。

  就这样看看说说,我们很快就到达了旅游路线的尽头。

  “大家跟着我下车,前面没路就要走上去勒。”鞑子跳下车对我们说道。我们也跟着下了车,鞑子用一根尼龙绳将所有人串成个葫芦,给我们讲了讲一些重要的注意事项之后,大部队就开始往山上进发。

  不爬不知道,一爬吓一跳。对于从来没有爬过雪山的我来说,走在这根本没有道路的雪山上无疑是一种噩梦。先不说每一步几乎都末到膝盖的积雪,山上那无时无刻呼啸的寒风夹杂着积雪打在脸上,真他娘跟刀刮差不多,从下车到现在才走了不到2个小时,我的脸就已经没有了知觉。要不是眼睛上带着护目镜,我敢肯定我的眼睛现在多半已经冻掉在地上了。

  其他人的情况也跟我差不多,特别是二叔,一路骂骂咧咧嚷个不停,有几次甚至骂孕育出玉龙雪山的神仙娘娘(鞑子给我们讲的传说)是个傻逼,我能清晰的看见前方的鞑子身子都颤抖了……但好在今天并没有什么大雾或者飘雪,视野还是非常不错。

  就这样行进了不知多久,直到太阳逐渐西落,大伟这才让我们停下脚步。

  雪线以上夜晚的行进无疑是种不明智的行为,在这种雪山上视野是非常重要的。鞑子告诉我们,由于山体地势并不平坦,一些积雪和山体之间常常会形成架空结构,这就像一个天然陷阱,外表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异常,但只要人一走就会掉下去,严重的话甚至会引发雪崩。鞑子是唯一了解玉龙雪山的人,没人敢忤逆他的话,大伟让他找到一块安全的地方作为营地,等我们打好帐篷生好火,再吃了顿压缩饼干,星星已经布满了天空。

  “好美”这是我对玉龙雪山上的星空唯一想到的词汇,实在是太美了。由于海拔的高度和零污染,从山上看星空,仿佛只要一跳起来,就能碰到星星,加上今天的能见度真的十分的好,夜空就像一面纯黑色的眸子,无数的星星嵌在空灵的眸子里,发出点点星光。

  面对这美到极点的夜空,就连鞑子都走出了帐篷,对着夜空跪地匍匐,轻轻地念着听不懂的语言。每个人都没有说话,就这样静静的听着,仿佛忘记了古墓,谜团,甚至一切,就这样,伴随无垠的星空,倾听圣山的呢喃……

  但好景不长,这静谧的一刻,随着一个不和谐的声音而打破。

  “扑哧…………”他娘的,有人竟他妈放了个屁!

  所有人都转过头去,只见坐在最后的憨子,双手捂着屁股,满脸从脖子红到了耳根。“我草!”二叔当即破口大骂,那憨子我我我我了半天都蹦不出一个字来,顿时几十号人轰然大笑,就连扑克脸大伟也破天荒的哈哈大笑起来。

  一阵哄笑之后,大伟便叫大家回帐篷休息。士兵们一个个钻进了帐篷,而大伟却叫住了我们,说是商量明天的行程。

  来到帐篷里几个人盘膝而坐,大伟看向二叔,问道:“杨叔(我第一次听见大伟尊称二叔),你现在能不能确定墓的位置。”(听大伟说过二叔是行里有名的寻龙点穴高手,我暗暗乍舌,这老狐狸藏得真他娘的深)

  二叔点点头,从兜里掏出根树枝比划道:“上山之前我看了下,这玉龙雪山形态似龙,坐南朝北,是条万中无一的极品龙脉。但是由于常年积雪且地势险峻,建陵工程十分困难,绝不是一般王侯能染指的,所以这墓肯定是个皇陵。”

  “既然是皇陵,墓址的选则必然非常苛刻。根据《葬经》中‘山者,势险而有也,法葬其所会’的原则,山地来龙最好的风水处便是群龙众支会聚之所。而纵观整个玉龙雪山,这条大龙里隐藏的无数小龙汇聚的地方,恰恰就是这里。”二叔用树枝在雪地上画个了圈,然后指了指。

  “你是说?”

  “没错”二叔呵呵一笑:“群龙众支会聚之所,也就是主陵幕所在之处,就在我们头顶的某一个地方。但具体是哪里,必须上去了才知道。”

  大伟点了点头,然后又道:“现在我们大概在海拔4400米的地方,继续往上会十分危险,我希望你们做好心理准备。明天的行程就按照杨叔的推断进行,我们继续往上。”

  “好了,今天就这样,大家都早点休息养足精神,进去之后没有时间给我们睡觉,墓穴里机关重重,最好能速战速决。”

  每个人都明白大伟的意思,这也许是我们最后一晚能睡个安稳觉,所以会议结束之后大家就各自回到了帐篷休息。

  经过一天灾难般的行程,我早已精疲力竭,几乎钻进睡袋不到一分钟就睡了过去。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