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07:08:35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凌乱万界
  4. 第二章 殇(下)

第二章 殇(下)

更新于:2018-03-16 16:15:48 字数:3303

  “雪儿!!!”

  目睹自己妻子的消散,李云烈愤怒至极,只见他仰天长啸一声,一股血色气浪以其身上为中心爆发出来,强烈的气浪把还在与其缠斗的李云天直接逼退了数百步之外!

  “大哥…”一直面无表情的李云天看到李云烈此时的状态,脸上首次出现了一刹那的担忧!

  “李伟!我李云烈发誓,今生与你不死不休!”此时的李云烈双眼赤红,一缕缕血色的气息萦饶在身,李云烈为了杀死李伟竟然不惜燃烧血脉,现在他的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杀了李伟为自己的妻子报仇,哪怕是要付出自己的生命!

  血色的气息越发的强烈,当达到极至之时,李云烈前方出现了一把银色的古剑,古剑周围镌刻着无数的灵纹,散发着摄人的威压!只见李云烈在古剑出现之后,猛的咬破舌头,往剑身上吐出了一口精血。

  古剑低鸣,本来银色的古剑在沾到精血之后周身缠绕上了血色,一股疯狂的气息在古剑上显露了出来。

  李伟似乎早就意料到李云烈会有如此过激的反应,在李云烈大吼之时,李伟根本就没有在意,那时的他还在不断的尝试着想要破开慕容雪临死之前布下的屏障,他没有想过要放过李浩两人,他要赶尽杀绝!

  直到感觉到那疯狂气息,李伟淡然的脸色才发生了变化!没有继续攻击屏障,李伟猛然回头看向了李云烈的方向。

  准确来说,李伟是看向了散发这股疯狂气息的所在,那把已经变成了血色的古剑,当看到那把古剑之时,李伟的脸色终于大变!

  “那…那是天残剑!”失声之中,李伟不自觉的退后了几步:“他为什么会拥有天残剑,那是与族火同等的存在…”一想到刚才族火轻易就焚灭慕容雪,李伟不禁头皮发麻。

  根本就没有给李伟太多的思考的时间,当李伟退后之时,李云烈就已经大喝一声,右手紧握着古剑,骤然的往前一刺。

  随着这一刺,李云烈如同跟古剑融合在一起,在半空之中化成了一把数十丈长的血色巨剑,带着一种决然的气势,剑尖所指正是李伟头颅所在!

  “人剑合一!不好!”看着空中那气势非凡的巨剑,李伟毫不犹豫祭出了一块青色铁牌,疯狂的往其上输入着法力,只见铁牌青光大放,主动飘浮到李伟的前方,以铁牌为中心,快速的形成了一个丈许方圆的青色钟型光罩,把李伟护在里面。

  “为了一个魔女,真的值得么?”同一时间,李云天神情复杂的看着血色巨剑,心里似乎正在进行着一番激烈的斗争,不过他只是犹豫了一瞬就重新坚定了起来。

  轻叹一声,李云天把全身法力都倾注到手中长枪,只见长枪同样发出低鸣,从李云天手中飞奔而出,在半空中化为了一条巨大火龙,咆哮着突向了血色巨剑的方向,而消耗法力过度的李云天此时脸色发白,正缓缓的从空中降落到地面。

  带着李云天坚定的信念,火龙撞向了血色巨剑,可就在这个时候,巨剑突然一分为二,巧妙的让火龙从双剑中间穿过,从而撞向了远处的地面上,躲过火龙之后,巨剑又重新合一,继续的刺向李伟。

  这一幕让李云天略有所思,巨剑在闪过火龙之后,猛然加速,下一刻就刺到了由青色铁牌形成的光罩之上。

  一声惊天巨响,两者撞击处掀起了一阵气浪,吹散着周围的一切。撞击中心更是龟裂了一片,扬起了一片风沙。

  本来就算李云烈燃烧血脉,也不会让李伟如此狼狈,可是在天残剑的加持下,这攻击已经能够威胁到李伟的生命了。

  这时的李伟头上冒着丝丝的细汗,正竭尽全力的维持着铁牌的防护,这青色铁牌是李伟的保命之物,防御力惊人,在李伟全力输出法力下,一时之间勉强阻挡住了李云烈所化巨剑。

  可这阻挡只持续了几息的时间,巨剑之中就传出了李云烈疯狂的吼叫声:“李伟,今天你必须要为自己所做的付出代价!”

  话音刚落,一股更加浓郁的血气从巨剑上涌出,紧接着巨剑闪烁着耀眼的红芒,下落之势猛然的加重了几分!

  本来就只是在勉强支撑的光罩,在这股巨力冲击下渐渐不支,“咔嚓”一声,剑尖所撞之处出现了一条裂痕,随着时间的推移,裂痕逐渐的增多,直到十息之后,光罩终于支撑不住,化成了漫天的碎片,那青色铁牌也在光罩破裂之后化为了灰烬。

  铁牌消散,李伟如受重击,猛然吐出一口鲜血,这时的李伟看上去气息混乱,仿佛已经失去了抵挡能力。

  击碎了光罩,巨剑并没有受到太多的影响,一股凛冽的剑意骤然而出,此时巨剑离李伟只剩下三步之遥,望着近在咫尺的巨剑,李伟能清晰的感受到从巨剑上传来的杀意!

  “放肆!”

  就在李云烈马上就要手刃仇人的时候,虚空中突然传出了一声如雷般的大喝声,一只有如枯枝一般的手掌毫无预兆从巨剑剑尖前方的虚空中闪现。

  就这么一只平常人大小的枯掌,却惊人的把李云烈所化血色巨剑挡在了李伟眉心三寸之处。

  “哼,只不过是解除了天残剑的第一层封印就妄想轼叔!李云烈,你心中还有没有家族!”

  如雷般的声音再次一响遍虚空,在声音之后,只见挡下巨剑的枯掌突然五指往内一抓,一声声碎裂之声响起,那把血色巨剑竟然在这轻轻一抓之下四分五裂!

  巨剑碎裂,李云烈的身影重新出现,不过刚一出现就好像给一股巨力击中,往后滑行了很长一段距离才堪堪停下了脚步!

  捂住自己的胸口,李云烈半跪了下来,连续吐出几口鲜血,而其手中的天残剑血色暗淡,明显也受损不轻。

  “枯荣手?!原来如此!怪不得家族里只来了两人,原来李伟除了利用云天的忠直外,还请到了六祖出手!可就算如此,那又怎样!”

  擦了擦嘴边的鲜血,李云烈挣扎着从地上站了起来,血红的双眼看了一眼枯掌,没有任何回答,李云烈的身上再一次萦饶起浓郁的血气。

  “冥顽不灵!那就别怪本祖了!”

  没有想到李云烈竟然还想出手,枯掌的主人似乎有所温怒,一股威压刹时出现,把李云烈锁定了起来。

  这时,在枯掌的掌心处突然燃起了一缕绿火,绿火幽幽,摄人心神。

  绿火的出现让枯掌多出了一份灵性,就如心脏一样,绿火每晃动一下,枯掌都会涨大几分,只不过几息的时间,原本常人大小的枯掌就变得无比巨大,看上去就像是遮天盖地!

  巨掌悬于李云烈的上空。带着一种压迫性的气势,缓缓的朝着李云烈压了下来!

  面对下压的巨掌,李云烈无动于衷,现在他的眼中只有李伟!只见他此时紧握天残剑,转眼间化作一道长虹,剑锋所指,正是李伟所在!

  可下一刻,当李云烈重新露出身影的时候却一脸的难以置信!因为他发现自己发出了攻击,可现在却回到了原地!

  “这…不可能!”

  看着不远处的李伟,李云烈疯狂的发动着一次又一次的攻击,可结果就是他无论发动多少次攻击都会回到原地,而李伟却没有受到哪怕一点的伤害!

  这诡异的一幕让李云烈不得不停下来,抬头望向那不断下压的枯掌。

  “看来这一切应该跟这枯荣掌有关!”李云烈眼中精光一闪,轻哼一声,轻提天残剑快速升空,果断的往枯掌上那绿火燃起之处奋力一刺!

  “你果然是这一辈中最有仙资之人,可惜却执迷不悟,不过现在这场闹剧也该结束了!”

  六祖话音刚落,就见巨掌骤然加速,并且变得灵活了起来,朝着李云烈的方向就是一扇!

  轰然一声巨响,哪怕上升中的李云烈气势如虹,可在巨掌面前,他又显得那么的渺少!在巨掌一扇之下,李云烈就如断线风筝一样,给重重的扇飞到地面上,生生的砸出了一个大坑!

  在李云烈砸到地面时,巨掌也同时压向了他,从巨掌中伸出了一条条藤蔓,把李云烈重重的捆绑了起来,而原本枯掌现在变成了一棵擎天的大树,把李云烈镇压在里面。

  从枯掌挡下巨剑到李云烈给镇压,看似漫长,其实也只不过过去了十几息。

  一切结束,虚空中再一次传来了六祖的声音:“李云烈勾结魔女,还试图轼叔,本应马上赐死,可念其平日功劳,现判其在天狱里思过千年!至于那两个孽障…”

  六祖的话说到这里竟生生的出现了一顿,就好像有什么打断了他的话一样,直到过去了十几息之后,六祖的话才重新响起:“至于他们,云天,把他们流放到蛮荒之地!记住,今天之事绝不能外传!”

  有如宣判完毕,镇压李云烈的擎天大树消失不见,而慕容雪所设光罩在一缕绿火中也逐渐消融。看着擎天大树消失之地,李伟仍心有余悸,不过他也没说什么,迈步间就消失在了原地。

  李云天同样看了一眼消失的擎天大树,良久之后轻轻的摇了摇头,叹息一声,来到李浩两人昏迷之处,把他们抬在身上,然后三人身影也消失在原地。

  雷霆禁制随着李云天的离开也随之解除,这深山中的小屋终于在这一刻又重新归于了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