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12:13:28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仙心成魔
  4. 第九章 白香

第九章 白香

更新于:2016-03-14 17:39:54 字数:2164

字体: 字号:
  正当昏睡的石峰口干舌燥浑浑噩噩的时候,忽然感觉一滴滴甘露从天而降,像是在干旱的沙漠里遇到水源一样拼命地汲取着水分,意识慢慢的恢复过来,睁开眼时吓了一跳,一双像黑宝石一样而又带着淡淡忧伤的眼睛正在直勾勾地盯着他,手里拿着一个精致的银水壶。

  ”你醒了,起来吃点东西吧小叫花子。“漂亮女孩淡淡一笑说道。

  ”哦,好“,还没搞清楚情况的石峰轻轻答应,看样子是人家救了自己,看着宽阔敞亮马车内豪华精致的装饰,还有女子的穿戴,应该是名门望族之后,不知为何会救他。

  在石峰吃着精美点心的时候,两个人互相聊着天。

  在相互交谈中得知这位女子名叫白香,是不夜城五大势力中的白家家主白破天的外甥女,因为白家势大所以白香随母姓,白香这次去舅舅家是因为从小身患奇症,她的父母四处寻医问药多年无果,她舅舅知道后说不夜城明年风云学院招收弟子,到时候学院许多前辈会现身学院挑选弟子。

  凭着他舅舅的实力可以找些前辈看看,或许可以找到治愈的方法,实在不行留在不夜城也会有机会,不夜城四通八达虽然龙鱼混杂,但也是高手如云之地。

  石峰也知道白香病痛发作的情况,白香小时候还像其他孩童一样,可是六岁时生了一场大病,之后每到月圆之夜便浑身发冷,随着年龄的增长,每当发作之时不但浑身发冷,还伴有抽搐之感,有几次差点丧命,所以才想到她舅舅,不然以现在的情况看,怕是命不久矣。

  看着漂亮的白香,想不到她柔弱的身体竟然承受了这么多的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心里不由燃起一股敬佩之意,心想以后有机会一定会报答她的救命之恩。

  白香看着这个像小叫花子一样的小弟弟,知道他家里遭遇了土匪,家破人亡无家可归,以后还要浪迹天涯,心中起了一丝丝可怜之意。

  就在两人谈天说地,相互敬佩之时,那名钟姓管家来了。

  ”小姐,这个小叫花子你救也救了,不过他来历不明,不能留下,更不能让他待在你的车上,不然让人看见虽然不敢怎么样,但难免背后说三道四的,有伤白家的面子还请小姐三思。“钟管家语重心长的说着。

  ”钟叔,我知道你最好了,你就留下他吧,给我做个小跟班也行啊!“,白香皱着漂亮可爱的眉毛嘟着粉红的小嘴哀求道。

  ”好吧好吧,别在那装可怜了,让他留下可以,不过肯定不能留在你车上,而且到了不夜城不能让他进白府。“钟管家也拿这位大小姐没办法,只好勉强答应。

  ”石峰,没办法只好委屈你了,后面有辆装药材的马车没满,你就在那将就一下吧,前面不远就是蓝山城了,那有我们白家的分会,我呢给你谋个差事,你看怎么样?“

  ”这个其实我也要去不夜城,我要进风云学院,修炼好法术将来为我的亲人报仇雪恨,只是不知道我有没有灵根,如果没有的话,再做打算吧!“

  ”那好啊,反正顺路你就跟着我们吧!“

  ”这不太好吧,钟管家好像不太乐意。“

  ”你就放心吧,钟叔最疼我了,他一定会同意的,再说我救了你一命,要是再饿晕在路上了,那时可不一定还有人会救你,那我不是白忙活了,万一你是一个修炼奇才,以后说不定我还得找你帮忙呢!“

  ”那就多谢大小姐了“,石峰也想跟着商队,但又怕人家不愿意,听到白香的一番话总算吃了颗定心丸,心里的感激之情更甚,希望一切顺利吧。

  俩人又聊了片刻,随后石峰便下了白香的车,找到那辆没有装满药材的马车休息去了。

  时间一天天过去,那位钟管家也没有再赶走石峰,应该是白香为他说了情,每天除了晚上打坐修炼之外,徐半仙交给他的玉简他也看了,也知道到了徐半仙和翁元之间的关系。

  徐半仙本身是凡俗中的一名江湖郎中,一次偶然的机会让他踏上了仙途,因资质不好又错过了修行的最好时机,宗门又不收没有潜力的他,只好加入散修一道,但他又喜爱钻研医术,又经常帮一些散修调理身体,有一次给一位散修治好了一种怪病,那人却囊中羞涩无力支付,拿出一块叫做《百草要术》的玉简来抵债。

  徐半仙本想算了,但一看内容虽有修炼之法,却还有一部分有关医术药草方面的,也就收下了。

  哪能想到有位宗门之人想用一颗筑基丹来换此功法,徐半仙想着一把年纪筑基无望就推辞了,可是万万没想到他的徒弟翁元却起了心思,最后给他下了毒,幸好他医术了得才有幸活了下来,躲到了石家村。

  一座宏伟的城池坐落在四大帝国中间,如此要地四国都想得到,几千年前争来争去谁也得不到,只好放弃,因此形成了这一奇异之城,城池不算高大,因为没有战乱经济富裕,是很多人淘金的地方,但也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狱。

  经过月余的长途跋涉白家商队终于安全回城,来到了白家的商会总部,伙计们开始卸货,从车上下来的石峰径直向白香的马车走去。

  ”香儿小姐,大恩不言谢,日后必定报答,我先走一步。“石峰在车外对白香说道,随后抬腿向着远处走去。

  ”那以后有困难一定要来找我啊!“

  听着背后传来的声音,石锋苦笑了一下。

  刚来到不夜城的石峰身无分文,想着凭借对药理的认识当个药童还是绰绰有余的,想着便向一家药铺走去。

  听着肚子‘咕噜咕噜’的叫着,石峰就郁闷了,找了好几家药铺都被轰了出来,正苦恼之时忽然看见一个写着招人的牌子,没来得及细看就连忙跑了过去。

  顺着牌子来到了一家铺子,听着‘咣当、咣当’有节奏的敲击声,原来是打造兵器的铺子,只见一个精壮的中年大汉在屋檐下的椅子上坐着,喝着不知名的茶叶,边上是几个光着膀子的彪形大汉,拿着大大小小的锤子在不断敲击着手里的兵刃。

字体: 字号: